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龍珠悟空之勝天
龍珠悟空之勝天 連載中

龍珠悟空之勝天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百年過客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冥(孫悟 愛麗絲 穿越重生

孫悟空,人類的救世主,宇宙最強的男人,被稱為神的男人,曾經在無數次危機的情況拯救了世界
如今為了某個承諾,穿越時空,來到了那個世界,承擔起拯救起那個世界的命運
不一樣的孫悟空,不一樣的異世界之旅,不一樣的精彩.....展開

《龍珠悟空之勝天》章節試讀:

第2章 少女艾蓮


狹長的土路上,兩邊樹木的枝條在微風的吹拂下,來回的搖擺,那泰然的姿勢仿若在向路過的行人招手問好。

此時在道路的**,一個挎着灰色布包的藍衣少年正緩步行走其間。

少年留着一頭流利的黑色短髮,清秀的臉上還未褪去稚氣,唯一特殊的是少年那雙烏黑的眼睛特別明亮,猶如一汪清泉,透徹心靈。

這少年不是別人,正是從大山出來的冥。

冥已經離開大山三天了。

這個世界,沒有可以召喚的筋斗雲,沒有發達的交通工具,他也不能使用舞空術飛行,因此只能身上最有用的工具,雙腿來走,這一走,就走了整整三天的路程。

可是在這個陌生的世界,他卻失去了方向。

他要找的方向在哪,路在何方,這一切,他不清楚,也不知道,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又往前走了幾里,冥打算坐下休息一番,說實話,村裡人給的乾糧,他已經吃的差不多了,要不是為了省吃儉用,就憑他賽亞人這大胃王的胃,一餐就搞定了,當然冥也知道出行在外不容易,所以能省則省。

從背包里拿出最後一塊乾糧,冥吞了吞口水,這塊乾糧,他不能吃,吃了,下頓就沒得吃了。

哎!

冥嘆了口氣,他好懷念在山裡的時候,那時候餓了,他可以去打獵物,自給自足,根本不用為食物的問題而煩惱。

然而現在,這裡別說是獵物了,連個人影都沒有,空有餘力而無用武之地。

哎!

冥又嘆了口氣,打算靠着樹榦睡一會,誰知前面的聲響驚擾了他,聽着那噼里啪啦的聲音,明顯是有人在爭鬥。

說實話,冥不是個喜歡多管閑事的人,但也不是個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人,雖然他現在是冥,但他骨子裡那股愛好和平的心還是依然存在的,對於這樣的事冥不會貿然行動,也不會置之不理,他打算先上前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再做決定。

於是他站起了身體,背好了行囊,快步朝前奔去。

剛走了幾百米,聲音逐漸變得清晰起來,越往前走,聲響越大,也越清晰,還伴隨着嘶喊和慘叫聲。

冥又往前走了一段路程,終於發現了聲音的源頭。

他看到一群人在打鬥,地上還躺着一些死人。

這一群人中,穿着花里胡哨的人居多,大概四五十人,穿着黑色服飾的人居少,大概十餘人。

雙方都互有死傷,整體還是花里胡哨的那方死的人居多,不過黑色服飾的人也有幾人死傷,剩餘人等拚死的護着旁邊的黑金馬車,顯然車上有很重要的人物需要他們護衛。

看着那群穿着花里胡哨打扮的人,冥不用想都知道那群人是強盜土匪。

強盜土匪還能做什麼,當然是來搶劫的了。

這件事讓冥想起了那個世界的一個沙漠強盜,同時也是他的好友之一,樂平。

樂平,看過龍珠動漫的想必都非常清楚,他是龍珠中前期重要的角色,跟孫悟空,即這個世界的冥一同並肩戰鬥過,是他的好朋友,好兄弟。

樂平跟那個世界的他相遇,是在他在山中遇到出來尋找龍珠的布瑪,在布瑪的說動下,他跟着她一起下山,踏上了尋找龍珠的旅程。

樂平就是在這段旅程中遇到的。

當時,樂平在沙漠中當強盜為生,用的理由則是打劫。第一次跟樂平對戰,因為輕敵,還有肚子沒吃飽的緣故,他被樂平的狼牙風風拳打敗,第二次,他吃飽了,小勝了樂平,在後來武道大會,他完全捏壓樂平。

樂平之前有個缺點是怕女人,後來遇到布瑪治好後,又變得沾花惹草起來,要不然特蘭克斯的父親就不是貝吉塔,而是樂平了,只能說沒娶到布瑪都是樂平自己作的。

這件事情勾起了冥深深的回憶。

可是現在,冥卻生氣了,那個世界的樂平打劫是事實,但不會殺人,可是這群強盜土匪幹的卻是殺人越貨的事,明顯不把人命看在眼裡,這也激起了冥的殺氣,賽亞人本來就有暴力因子,這伙土匪好巧不巧撞到了冥的槍口上,不知道是運氣不佳還是今天沒燒香拜佛求保佑。

眼見黑衣的那方人數越來越少,土匪變得愈發的囂張跋扈起來。

冥不是一個喜歡打抱不平的人,也不是一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人。

至於人們常說的嫉惡如仇,冥也沒那種感覺,弗利沙是賽亞人的仇人,也是他的殺父仇人,可是對於這個殺父仇人,當初那美剋星被他打的奄奄一息的時候就不會分氣給他,而是毫不留情的將他殺死了。

只是冥不喜歡看到弱者被欺負,而且還是被人殺死。即使是那個世界前期的窮凶極惡,臭名在外的紅緞帶軍團,只是毀在了他的手上,而死在他手上的人卻沒有幾個,這就是冥的行事原則。

扶弱鋤強。

當冥看到這種情況後,分析了利弊,他還是出手了。

一出手就是風馳電掣,當先就有兩個土匪被打翻在地,那速度快的連影子都抓不住。

冥不喜歡這群強盜土匪,但他也不想殺人,所以每次出招,他都是避開要害,不是打在土匪的手上,就是打在土匪的腳上,讓他們失去行動能力,疼的一群土匪是哭爹叫娘的。不過以冥出手不注意分寸的做法,即使被他打倒的土匪不變成廢人,也無法再繼續作惡下去了。

不到一分鐘,幾十名土匪全部被冥制服了,躺在地上,痛苦的哇哇叫着。

冥大手一揮,冷聲喝道:「這次我放過你們,趕緊給我滾,下次若是再讓我遇到你們作惡,絕不輕饒。」

土匪一聽,如蒙大赦,點頭哈腰着,相互攙扶着離開了。

黑衣人這邊此時還剩下四個人,一個身材高大健碩,比冥整整高了一個個頭,看樣子是領頭的人看着冥居然就這樣放跑了土匪,生氣的上前質問冥道:「為什麼放這群土匪離開。」

冥看着這人不僅不對他感恩戴德,還質問他,特別的不爽,連回答都懶的回答,轉身就要離開。

那人似乎感覺被輕視了,舉起手中的劍就要砍冥,卻被馬車裡一道好聽的聲音喊住了:「住手,萊。」

那人,也就是叫萊的男子聽到馬車裡人的聲音,立即收住了手中將要劈向冥的劍,趕忙來到馬車前,向馬車裡恭敬的低頭喊道:「大小姐。」

冥還在不忿,這時馬車裡的主人已經掀開了車簾,輕步走到了他的跟前,對他感激道:「謝謝你救了我等的性命。」

「我只是有些看不慣土匪的作為罷了。」冥冷哼。

聽着冥還是不高興的答話,那人又忙道歉道:「對不起,是我管教家僕不嚴。」

「大小姐,你看他那樣子,讓我教訓他一番。」旁邊叫萊的男子不滿道,讓大小姐道歉,還愛搭不理的,他以為他是誰,真是欠揍。

「萊,退下。」

那人,就是萊口中的大小姐厲聲斥道。

而冥這時也正眼看了過來。

兩人四目相對,久久難以回應。

冥眼中看到的是一個穿着黃衣的女孩,女孩的肩上披着一件帶白色狐狸毛髮的紫色披風,瘦削的身體看起來很柔弱,感覺被風一吹就能吹倒似得,不過那精緻白暫的面孔,水靈般會說話的眼睛,嬌俏粉紅的小鼻子,彎彎眨動的睫毛,柔順的黑直長發上掛着兩隻左右擺動的粉色蝴蝶結,以及那帶着善意的笑容,讓冥忍不住驚訝,多看了幾眼。

同時女孩的樣子讓冥想到了一句成語:弱柳扶風。

而女孩對冥的印象也超出了自己的意料之外。

少年一身灰色布衣,初一看就知道這是個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可是少年銅色的面孔,厚厚的嘴唇,高蹺的鼻樑,漆黑的眼眸,濃黑的眉毛,以及那流利的黑色短髮,尤其是這少年自帶着一種天然的傲氣。

這讓女孩有些驚訝,這樣的少年,她還是第一次見過,況且還是救了她命的恩人,這讓女孩印象更是大好。

站在旁邊的萊實在看不下去,就故意大聲喊道:「大小姐,天快黑了,我們必須趕在天黑之前回到明月城。」

果然,萊這一喊,拉回了兩人的思緒。

冥倒是沒什麼,一副自然模樣,倒是那女孩有些臉紅,畢竟她一個女孩家居然盯着一個男孩子看,還**裸的,直勾勾的,無不讓人遐想連篇,可是再看那男孩一臉平靜的樣子,女孩有些失望,難道他不喜歡漂亮的女孩子嗎?

「我叫冥。」男孩突然開口了,還說出了他的名字。

他居然主動報名了,女孩略微驚訝,但很快回過了神,看着冥,笑着說道:「我叫羅恩斯.艾蓮,你叫我艾蓮就行了。」

說完她臉色微紅,她竟然就這樣輕易把自己的名字告訴了只見過一面的陌生男孩。

「艾蓮。」

可是當男孩喊她的名字的時候,她竟禁不住下意識去回應,這種感覺從未有過,真的很奇怪,不過她很喜歡,所以就應道:嗯。

旁邊的萊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加上剛才放跑強盜的事情,讓他看冥更不順眼,但是又不能違背大小姐的命令,只得又大聲喊道:「大小姐,我們要走了。」

「好的。」

女孩,即艾蓮對萊應了聲,又跟冥說道。

「你和我一起走吧。」

「會不會打攪到你們。」冥就是這樣,一般人都會拒不拒絕的問題,而冥考慮的是不是麻煩人家,這也是他的心性,因為他就是個不喜歡給人家添麻煩的人。

「不會。」艾蓮微笑着搖搖頭說道:「這樣的事算不得打擾,跟您的救命之恩相比,這點小事微不足道。」

其實艾蓮就是單純的想報答一下他的救命之恩,並無他意。

「這樣啊。」冥想了想,很快就笑着對艾蓮說:「我明白了。」

可是萊的臉色卻很差,他的如意算盤打的很好,卻忘記了大小姐這一層,他沒想到大小姐會邀請那個鄉巴佬一起走,這真是他失算了。

不過他不會讓那鄉巴佬如願的,於是便上前勸道艾蓮:「大小姐,帶着這個人會影響我們的行程。」

誰知艾蓮有些不悅道:「能影響多少行程,萊,難道你忘了,是誰從土匪的刀下救了我們。」

「可是小姐,這小子底細不明,我怕?」萊忙辯解道,她不想惹大小姐生氣,但也不想讓那小子跟他們一起同行,尤其大小姐看那小子的樣子,就讓他憤恨的咬牙。

「我相信他。」

艾蓮聲音堅決,目光堅定,這讓萊很無奈,只能暗自嘆氣離開,不過他看着冥的眼神愈發的不善起來,居然敢迷惑大小姐,等回到了城裡,他一定會讓他好看。

冥就這樣和艾蓮,萊在天黑前趕到了明月城,至於剩下的三個黑衣人則負責收拾戰死的同胞的屍體。

明月城是西方大陸靠近邊緣北部的城池,這裡駐紮着一個強悍的軍團,而當代城主就是艾蓮的父親羅恩斯.凱特。

城主府建在城內東南方向的豪華區域,知道女兒歸來的城主凱特,今天特地在城門口迎接。

城門口兩排各站立着十數名威武勇猛,執手長矛的,並穿着銀色鎧甲的衛士,而城主凱特則穿着金色錦衣站在門口正**等待着女兒的歸來。

城主羅恩斯.凱特有兩子一女,女兒艾蓮是老幺,是最後出生的,長的又極像她死去的母親,所以凱特對艾蓮這個女兒愛護有加,兩個哥哥也是如此,艾蓮被並視為家族的掌上明珠,凱特恨不得含在嘴裏怕化了。

可惜的是女兒剛出生就體弱多病,七歲那年,女兒又發病了,要不然他也不會把女兒送到雲來山交給索拉大師治療,沒想到一別十年過去了。

想到那個時常圍繞在他身邊甜甜的叫着他「爹爹抱」的小女孩如今就要回來,他的嘴邊不自覺的露出了笑容。

不知道現我的小寶貝長成了什麼模樣,凱特在期待着,期待着馬上可以看到女兒如今的模樣,是瘦了,還是胖了,凱特在遐想着。

而這時,隨着一聲「停」,馬車也到了城門口。

趕車的萊先下馬,下來之後,就忙上前一步,向著城主凱特,半跪抱拳,行禮道:「城主大人,萊幸不辱命,平安把大小姐接回來了。」

凱特點了點頭,把萊扶起來說道:「萊隊長辛苦了,我會給你記一功的。」

「這是屬下應該做的。」萊謙虛應道。

「快帶我去見艾蓮,不知道我這女兒怎麼樣了?」

凱特迫切說道。

「大小姐,一切安然無恙,只是?」萊欲言又止,為的就是吸引城主凱特的注意。

果然,凱特一聽,皺眉問道:「只是什麼?」

萊見成功吸引了城主的注意,得意的笑了下,忙趁熱打鐵道:「大小姐和一個男人坐在一輛車上。」

「男人,什麼男人?」凱特變了臉色,他的女兒豈能和一個男人坐在一輛車上,這豈不是故意損壞他女兒的名聲嗎,所以此時凱特的臉色愈發的冷了。

萊知道自己的目的達成了,不能在繼續激怒城主,凡事點到即止,否則對自己也沒好處,就對凱特道:「城主,要想確定事實,還需要您親自去看。」

「嗯。」凱特點了點頭,臉上陰沉不定。

「走,帶我過去。」

馬車內,冥睡著了,這不是最關鍵的,關鍵的是冥睡在了艾蓮的肩上,而艾蓮也沒拒絕,這本來沒什麼?

可是,當車簾打開,城主凱特看到這一幕時,臉色立馬就變的陰沉起來,並斥聲問道:「艾蓮,他是誰?」

這是凱特第一次對女兒發怒,他的女兒是什麼身份,怎能容許一個來歷不明的小子靠在他女兒的肩頭。

而艾蓮則不慌不忙,看着滿臉怒火的老子,微微笑道:「父親,你在說什麼呀?」

凱特看着女兒裝傻充愣,氣不打一處來。

「我說什麼,你說這小子怎麼回事?」凱特指着靠在艾蓮肩上,依舊在呼呼大睡的冥冷聲問道。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艾蓮不慌不忙的說道,十分淡定。

「救命恩人。」凱特愣了愣。

這是怎麼回事?

「是的。」艾蓮笑了笑。

「難道父親想讓我在這和你老人家敘舊嗎?」努了努嘴。

看着女兒語氣中略帶不滿,凱特只能先收斂了火氣,他相信回城之後女兒一定會跟他解釋這件事的,這一點時間他可以等,他更相信女兒。

馬車外,萊一臉陰笑,得罪了城主,這下看你還不死。

可是當他看到城主從馬車內出來一臉平靜的模樣時,他又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頭腦,想不清為什麼城主見到了那一幕,沒有懲罰那小子,這到底怎麼回事?難道城主不在意,這不可能,以他的了解,城主是最在乎這個最小的女兒的,看到自己的女兒跟一個陌生男子在一起,絕對不可能不在乎的,難道是怕這裡人多口雜,萊想到應該是這樣,等到了城裡,城主一定會拿他開刀的,他便不擔心起來。

為了歡迎城主小女兒回來,城內的居民,自發的舉行了迎接活動,街道兩旁到處都是歡天喜慶,熱火朝天的景象,直達城主府。

城主府是哥特式的園林建築,佔地面積非常大,房屋也多。

進了城主府,冥還在睡着,不過被護衛給扔到了城主府內部的一處客房繼續睡着大覺,而艾蓮則在書房跟父親凱特說起了事情的經過。

凱特聽女兒講完後,還心有餘悸,沒想到女兒歸來的途中會遇到強盜,要不是那少年出手相助,恐怕他就見不到女兒了,瞬間對他靠着女兒肩膀睡覺的芥蒂也沒了,還要等他醒來,好好的謝謝他。

由於凱特的兩個兒子,艾蓮的兩個哥哥都已成年,因此都被派到帝國各處去公幹去了,再加上艾蓮的母親早亡,城主府只剩下城主凱特和艾蓮了。

再說萊一聽冥非但沒有被城主怪罪,反而被當成了上賓對待,心裏更加不忿,總想着找時機來對付冥,可惜冥現在還在睡着大覺,不知道有人要對付他呢?

冥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大黑,說是自然醒,還不如說是被餓醒的,因為他的肚子已經在「咕咕咕」的抗議個不停了。

冥一醒來就被請到了大廳。

大廳早已擺好了桌子,桌子兩旁坐着城主凱特的得力手下,城主凱特本人則坐在上位,他的女兒艾蓮坐在他的身側。

萊也在其中的位子上,不過冥一出現就完全蓋過了他的風頭,讓他十分不爽,想要給冥找點麻煩。

尤其是當他看到冥坐的位置是左邊第一位,比他還靠前的時候,他的臉色直接冷了下來。

鑒於冥是艾蓮的救命恩人,所以作為老子的凱特對冥非常客氣,當然還沒到把女兒許配給他的地步,畢竟英雄救美的情形在身份差距的情況下,不太可能出現。

當然作為城主的凱特對女兒的救命恩人也不吝嗇。他打算以美食金銀來報答冥對女兒艾蓮的救命之恩,卻沒想到艾蓮早已芳心暗許,這是作為城主以及父親的凱特沒有想到的。

冥剛一坐下,凱特就站起來發表了說辭,先是說他的女兒歸來,是他今晚很高興,接着又介紹道他女兒半路遭土匪襲擊,幸遇他這位少年英雄,才得以安然無恙,其實都是在做戲,冥也懶得管,懶得聽,他的肚子早已餓的受不了,所以就拿起桌子上擺的美酒美食,大手大腳的吃喝起來,絲毫不顧忌其他人的目光。

雖然凱特也很鄙夷冥毫無修養的吃貨樣,不過這樣也好,至少能打消他對女兒的心思,所以看着冥大口的吃喝,凱特不僅沒說,反而特地吩咐今晚要管足他的飯,卻沒想到暗自後悔自己的這一決定。因為凱特最後才發現這貨太能吃了,要不是他城主府財力雄厚,恐怕會被他吃窮。

台上,艾蓮一顆心都放在台下的冥身上,可是冥卻只低着頭吃喝,這讓艾蓮不滿的嘟起嘴。女兒的小動作,凱特都看在眼裡,不過台下那小子倒挺識相,他不會為難他。

凱特不會為難他,可是不代表他手下的人不會為難他。

看這不就有一個身材高大,披着鎧甲的傢伙上前來挑釁,其實這傢伙完全是被萊激的,誰叫這傢伙跟萊坐在一起,頭腦簡單,被萊幾句話一挑釁,就忍不住了。

上前的的人是城主凱特的護衛隊長羅德,羅德身強體壯,長得非常魁梧,站起來跟個黑熊似的,算是明月城第一勇士。

如今他站出來就是因為他被萊一激,說他不是那個救了大小姐人的對手,還說他那人十分厲害,一個打幾十個,有些不忿的羅德聽了立馬上頭了,要跟冥比試一番,一較高下。

見羅德站起來,陰謀得逞的萊望着冥坐的位置勾起了一抹弧度。

這邊羅德剛站起來,就指着還在撕咬着羊大腿的冥叫道。

「你叫冥吧,聽說你很厲害,我要跟你比試比試。」

可是冥卻充耳未聞,只顧着啃着他的羊大腿。

見冥不理他,還是一副完全藐視他的行為,憤怒的羅德,不顧城主還在場,一拳擊向冥的腦袋。

面對着這突發的一幕,在場眾人全都驚呼起來,就連凱特也是如此,不過凱特沒有阻止,他想看看救了女兒的少年身手如何。

眼見羅德偌大的拳頭就要把少年,即使不打的腦袋爆裂,也會頭破血流,眾人紛紛露出了不忍的神色,艾蓮更甚,她想要下去制止羅德,可是卻被父親叫住了,她眼神哀求的望着父親,父親卻對她說「羅德有分寸」,她才只好忍着焦亂的心去看。

而萊已經迫不及待的等着看冥被羅德打的腦漿迸裂,鮮血橫流的慘狀了,他的嘴角都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可是,他的眼睛卻瞪大了起來,彷彿遇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

原來羅德憤怒的一擊,並沒有收到成效。

因為冥在羅德的拳頭即將碰到他的時候,頭一偏,堪堪躲了過去,唯一不動的是,他的口中還在撕咬着羊腿,讓眾人暗嘆這真是個吃貨,艾蓮見他躲過去了,美目顧盼間,也鬆了口氣。

至於羅德則大驚,暗道這不可能,拳頭偏轉,又想打向冥的腦門,冥微一彎腰,再次躲了過去。

俗話說:可一可二,不可再三。

當羅德第三次出手的時候,冥也動了,此時的羊腿,被冥一口消滅。

羅德拳頭徑直朝冥的面孔攻來,那一拳打上來,冥非得破相不可,可是這次冥沒有躲,而是伸出了拳頭,直接迎了上去。

看着少年的這一動作,在場眾人略有不屑,跟羅德比力氣找死,就連城主凱特也不看好少年這硬碰硬的舉動,萊內心則是大喜,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進,這次你該吃虧了吧!

台上,唯有艾蓮一臉堅定的望着冥,她相信冥不會有事,至於為什麼,她也說不清,她就是相信着他。

果不其然,正如艾蓮對冥的相信。

兩個拳頭,一大一小,碰撞在一起。

「砰」

打出大的拳頭的羅德卻瞬間飛了出去,而使出小拳頭的少年卻站在原地,不動如鍾,面色平靜,眾人看的目瞪口呆,暗道這怎麼可能?可事實就擺在他們眼前,容不得他們不相信。

凱特也是一臉驚訝,而艾蓮則露出了一臉會心的笑容,至於萊則滿臉沉色,他沒料到這傢伙如此厲害,連護衛隊長羅德都不是他的對手,甚至不如他的一拳。

萊突然有些害怕了,他發現遇到了他,就彷彿遇到了剋星一般,不除掉他,他內心難安。究其原因,還是他第一次見到大小姐艾蓮就喜歡上了她,可大小姐卻只對這個不知從哪個旮旯角里冒出來的鄉巴佬另眼相看,這讓他內心十分不忿,他發誓要除掉他,可是今天就連明月城第一勇士的羅德都不是他的對手,這讓他擔心的同時又十分沮喪。

他終究小看了這傢伙了,看來要除掉他,目前只能另想別的法子了。

晚宴結束了,城主凱特卻心疼了,聽管家報告說,那少年一下吃掉了他城主府十分之一的財產,這讓他差點發狂,這少年到底怎麼回事,為何如此能吃?

不過這少年終究是他女兒艾蓮的救命恩人,他心疼歸心疼,也不會小氣的去找他的麻煩,有失自己的城主風範。在他心裏,別說是吃掉城主府財產的十分之一,就是全部,他也甘願,因為在他的心中,任何東西都比不上他的女兒的生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