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銜洺君
銜洺君 連載中

銜洺君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一隻二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俞銀微 古代言情 岳晴遲

我是屹蒼山丙兌仙尊的第十九弟子,也是屹蒼山上仙齡最小的小師妹
原本我以為可以在師兄師姐們的寵愛中快快樂樂修鍊,過上無憂無慮的閑散日子
可是直到一場大雪,那個據說失蹤多年的俞銀微師姐回來後,我想像中的生活好像發生了改變……展開

《銜洺君》章節試讀:

第6章 夢境


待飛塵散去,只見俞銀微坐在地上,一手杵着劍支撐着身體,一手抱着岳晴遲。

結界打開,式風與白殷因為離擂試台最近最先沖了上去。白殷蹲下扶着俞銀微,式風則接過岳晴遲橫抱了起來。這時仙尊們和其他師兄弟們也圍了上來。

真憐看了一眼,對式風說「先把小晴天送到憐天殿」(因為岳晴遲是整個屹蒼山最小的弟子,又活潑開朗可愛,所以很多人都叫岳晴遲為小晴天)然後蹲下探了探俞銀微的脈搏,對真憐門的弟子說道:「這裡交給你們。」隨後便跟着式風回到了真憐門憐天殿。

式風將岳晴遲放在屋內榻上後真憐就讓式風在門口等着了。不久其他弟子也趕來了,丙兌也來了,丙兌望了眼屋內向式風問道:「十九現在怎麼樣了?」

式風看了眼丙兌,置氣抱着手偏頭往旁邊挪了挪沒理。

丙兌有些無措望着白殷:「誒這,你看他……」

白殷無奈的解釋:「十八師弟脾氣是倔了些,師尊莫怪。」

丙兌當然了解自己的徒弟,但是他也有自己原因啊,哪有徒弟生氣了還讓師父來哄的道理?又嘗試開口:「嘿,你這,那不是……」

還沒說完又被白殷打斷了,白殷走過去扒拉着式風:「式風,師尊自有自的道理,莫再置氣了……」

丙兌聳了聳肩,看來還是自己太過於和藹了,堂堂戰神,弟子怎麼如此不敬畏自己!

這時,真憐從裡屋走了出來,式風馬上站了起來,丙兌正要開口,式風便問個不停:「仙尊,仙尊,晴遲沒事吧,傷到哪裡了,現在怎麼樣了啊?」

真憐揮了揮手:「無礙,無礙。只不過氣急攻心,體內突然積攢太多能量一下沒承受住昏了過去。我已經幫她穩住了,再也就是些小傷,醒了就沒事了。」

眾人都鬆了口氣,式風聽完還有幾位弟子也都進了屋內看岳晴遲去了。

真憐:「銀微那邊怎麼樣?」

丙兌:「沒什麼大礙了,已經有弟子給她上完葯了。」

真憐又準備說什麼,但頓了頓後又才開口:「走,去玄知那裡說。」

丙兌也明白了,點了點頭,吩咐其餘弟子讓他們好生照顧後便與真憐離開了。

「你怎麼可以騙我!」一個面容姣好的俊俏男子跪在地上抓着岳晴遲的雙手,眼中噙着淚。周圍到處都是屍體,男子身上全都傷痕,眼中遍布血絲,彷彿下一秒便會長眠不起。

岳晴遲想掙脫,男子的面容和聲音讓她莫名感到心痛,眼淚控制不住的從眼眶湧出,想說什麼但像突然間便不會說話了般,怎麼都發不了聲。

畫面一轉,剛剛還在發生爭鬥的懸崖邊,現在眼前卻變成了精緻裝潢的宮殿內。

「你喜歡我對嗎?」聞言是個好聽的女聲。岳晴遲尋聲而去,路過幾個奴婢身邊,他們也好似看不見自己。

說話的是個長相艷麗的女子,打扮的十分精緻,眼角的一顆淚痣更是勾人心弦,散發著一種嫵媚的氣息,全身上下飾品繁多卻不顯得俗氣,反倒與那嫵媚的氣質結合成一種高貴大氣,艷而不俗的華麗美。女子面前站着剛剛那個悲情男子,此時的男子身上沒有任何傷處,一身玄衣金邊好不威武霸氣。原本沒有任何錶情的臉上聽見女子的話有了一絲動容,剛想上前卻被女子又一句話打退回去。

女子抬頭觀察着男子的表情變化邪魅一笑,輕飄飄的從嘴裏吐出幾個字:「但你不配。」

男子愣在原地,臉上不再看得出一絲情緒。然後轉身走出去了,岳晴遲想跟上去看看,卻又被吸到了另一個場景。

夜半幽巷,倆女子開開心心的拿着剛剛在街邊小販那裡買的小玩意。突然殺出幾個小混混:「把身上值錢的玩意都拿出來。」

其中一女孩將另外一個女孩擋在身後:「小姐小心。」

小混混聽見後哈哈大笑:「還是個有錢人家的女兒呢,今天得發財了。」

咚,悶的一聲,一顆石子敲在了剛剛說話的小混混的腦袋上,小混混一個趔趄摔倒在地。緊接着站回來一個春風少年:「大膽,敢在小爺面前欺負小姑娘?」

月光下少年如清風如半夜鳴蟬般美好,令女孩心微微一顫。

倒地的小混混爬起,見只有少年一人,怒意滿滿:「媽的,一個人也想英雄救美。打!」然後三四個小混混一擁而上。

少年見狀不妙,一腳踹飛最近的小混混就準備拉起女孩兒的手準備跑,可這手還沒拉上,便眼前一黑,然後伴隨幾聲倒地聲便暈倒在地。

少年醒來時,女孩正坐在桌前喝茶。見少年醒來,噗嗤一笑:「醒啦?」

少年晃了晃懵懵的頭:「姑娘沒事吧?誒,這是哪啊?」然後環顧四周又問到:「那些強盜呢?」

女孩為少年也添了杯茶:「這是我歇腳的客棧,盜賊已經被送到官府了,我的侍衛太過粗心,連着公子一同給打暈了真是抱歉。」

少年點點頭,喝了口茶見房內沒有其他人便匆匆站起身告別了:「姑娘在外還是小心點為好,裴某告辭。」

女孩點了點頭也沒做挽留。

場景再轉換,又是一片血戰之地。剛剛的女孩或是說那個美艷的高貴女子又穿上了鎧甲,手提利劍,身後跟着一隊人馬。劍起劍落,面前的男人隨着噴湧出的鮮血應聲落地,頭頂的王冠也摔落在女人腳邊。柱子後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看見眼前一幕叫出了聲:「父王!」見女人看了過來又慌忙的向外跑去。女人並沒有追,岳晴遲的耳邊傳來了式風的聲音:「仙尊,岳晴遲是不是要死了啊?」

岳晴遲緩緩睜開眼,艱難的開口道:「你咒誰呢你?」

式風忙撲上前來,激動的拉着岳晴遲的手說道:「你昏了好幾天了都,我還以為要死了。你要死了我可怎麼辦啊,這以後測試排名誰排我後面啊……」

岳晴遲想還嘴,可是被這式風一拉,身上的傷口好像重新撕開了一般:「啊啊啊,疼!」

式風悻悻的放下岳晴遲的手嘿嘿一笑。旁邊看熱鬧的真憐仙尊也鬆了一口氣:「醒了就沒事了,接下來靜養一段時間,身上的傷好了就沒有大礙了。」

岳晴遲白了式風一眼,然後乖巧的回復真憐道:「多謝仙尊,仙尊辛苦啦。」

真憐慈祥的笑着:「就你嘴甜,你好生休息。」然後便出去了。

不過白這式風一眼,看這式風的黑眼圈可有夠嚇人的,估計是在自己沒醒的這段時間照顧自己熬的吧,心底冒出一股暖意。不過這股暖意很快被式風又一盆涼水澆冷。

「快看看,快看看,看看你偉大的十八師兄為了照顧你,俊俏完美的容顏都有瑕疵了。」看見岳晴注意到自己的黑眼圈,式風馬上邀功,然後補充道:「小十九啊,看在師兄我如此辛苦的份上,難道你不打算將你私藏的靈珠分點給你的好師兄嗎?」

岳晴遲聽見這話,倆眼一閉裝昏過去,式風嘁了一聲:「扣死吧你,沒見過你這麼小氣的。」然後也出了門。

岳晴遲靜靜躺着,剛剛那是夢嘛?為何如此真實……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