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西遊:天道詭異
西遊:天道詭異 連載中

西遊:天道詭異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茶水好燙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凌霄 奇幻玄幻 茶水好燙

西遊結束無量量劫,天道演化趨於完美,然而終有一日天地發生異變,道祖的力量在流失,聖人遠走混沌,諸天神佛被不詳沾染墮落化身妖魔
  天庭墜落,天河傾瀉,地府開裂,黃泉倒灌,陰陽顛倒,五行混亂,放眼望去皆為煉獄
  作為天地主角的人族豈能眼睜睜看着自己家園破碎,他們奮起反擊,與墮落神佛殊死搏鬥,經過無數人傑聯合推演,終於為人族未來找到一線生機,一個不屬於此方天道時空的生靈被牽引而來……展開

《西遊:天道詭異》章節試讀:

第4章 遲來的大聖


此時的凌霄已經差不多心死了,後腦勺的金髮到了這時候依舊沒有表現出任何異常。

這讓他已經徹底失去了對大聖的期待。

抱着必死的決心,抱着哪怕死也要噁心一把獅子精的念頭,凌霄覺得此刻的它無所畏懼。

不就是吃人的畜生嗎,在地球的時候他吃得也不少。

獅子又能如何,還不是被人類關在鐵籠子里拿來觀賞。

走進山谷,穿過獸群,沒有多看一眼那些被妖獸正在啃食的人類。

這個世界我不待了,我不伺候了,這只是一場夢而已。

凌霄來到山洞獅子精的王座面前,正好看到他們這群人當中唯一的那個嬰兒被獅大抓在手中。

終於凌霄崩潰了,他再也忍受不了了。

明明他都已經要主動求死了,臨死之前還要看到這一幕。

「啊……」

「畜生,你放開他……」

正滿意的看着朝自己走來,準備接受被自己轉化為妖仆的凌霄,獅子精心情很不錯。

可對方突然狀若瘋魔一樣大聲叫着跑了過來嚇了它一跳。

「大王,凌霄瘋了,他罵您畜生。」

獅子精還沒反應過來,獅大的聲音就已經傳入了它的耳朵。

已經化形的獅子精早就開了靈智,「畜生」兩個字對他而言極為敏感。

「你聽清楚了?」

「奴才聽清楚了,凌霄剛才就是這麼喊的。」

獅子精面容陰沉,皺着眉頭,看向凌霄。

「凌霄,你怎麼回事?」

對於獅子精的質問凌霄置若罔聞,眼睛緊緊盯着獅大手中尖聲哭泣的嬰兒。

「放開他。」

「大王您看,我早說了凌霄是假裝臣服您的,他只不過是為了救這幫血食而已。」

獅子精神色更加難看,語氣低沉的對凌霄問道。

「獅大說的可是真的?」

然而凌霄依舊沒有看它,只是盯着獅大手中的嬰兒。

「放開他。」

「大王您快看,凌霄竟然敢用這種態度對待您。」

終於獅子精暴怒,一把將嬰兒奪了過去。

「回答本王的問題……」

終於凌霄將目光移向暴怒的獅子精,冷笑一聲。

「哼,一頭茹毛飲血,披甲帶毛的畜生也配自稱本王,你算什麼東西?

你以為你化身人形,學人類說話,腰間圍上獸皮擋住你那貓鈴鐺,你就和自己身邊這群畜生有所不同了?」

對於獅子精而言,擺脫野獸的劃分是它最大的心愿。

畜生兩個字對它更是禁忌,如今卻被凌霄如此**裸拿來辱罵諷刺它。

終於獅子精的怒氣徹底爆發,直接將手中哭泣的嬰兒張口吞入腹中咀嚼。

尖銳的牙齒帶着鮮紅的肉絲,嘴角流淌着血液一步步走下王座。

這一幕讓凌霄目眥欲裂,無窮無盡的怨恨如地獄之火炙烤着他的內心。

他的意識開始潰散,他的靈魂搖搖欲墜。

而此刻身高一丈的獅子精已經來到凌霄面前,蒲扇大的巨手當頭抓了下去。

當它的手掌剛碰到凌霄頭髮的瞬間,一陣刺痛傳來。

「啊……」

獅子精大聲咆哮着,凌霄的後腦勺突然爆發出一道金光將它的手掌洞穿。

一根金色毛髮飛向空中,然後極速變大,一直到成為一根棍子大小才堪堪停了下來。

驚魂未定的獅子精憑藉本能知道自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險,它使出全部力量張口吐出一抹黑光直撲金色棍子。

然而金色棍子裏面竟然走出一個讓獅子精,讓整個山谷所有妖獸感到靈魂顫慄,血脈恐懼的身影。

那身影頂天立地撐爆星空。

他身披鎖子黃金甲,頭戴鳳翅紫金冠,腳蹬藕絲步雲履,手握如意金箍棒。

星辰在其腳下顫抖,日月環繞其升降……

恍惚間獅子精似乎看到一段來自遠古祖先的記憶。

一頭身軀宛如太古神山的青獅,在一片星空當中,突然張開吞噬天地的大嘴將十萬身穿神光鎧甲的軍隊吞入腹中。

而那十萬軍隊當中任何一人,似乎隨手一指都能將它所在的這片山谷方圓數十里夷為平地。

接着畫面轉化,一個長着猴臉,手拿一根棒子的身影將剛才的青獅按着頭壓制的趴在地上難以掙扎。

突然獅子精感覺自己全身的血液似乎在離開身體,它猛的恢復清醒,然後便看到整個山谷所有妖獸都紛紛爆炸化為血霧。

而血霧剛一出現就朝着那根神秘的金色棍子飛了過去。

「身體好脹……」

「不,不……」

「我已經化形了,我不能死……」

「吼……」

「嘭……」

獅子精從人形恢復到獅子形態,然後體型繼續膨脹,直到炸開。

整個山谷此刻就像在放血肉煙花一樣熱鬧……

終於一切動靜都停了下來。

在昏迷不醒的凌霄身體上方一根金色棍子緩緩化為無數金色光點朝着他的全身每個角落滲透進去。

於此同時還有一個模糊背影手中捏着一團血光不斷將其縮小,最後變成一顆丹藥塞進了他的口中。

「不要怪老孫,比這還要絕望,還要黑暗的事老孫已經經歷太多了。

是老孫對不住你,可老孫也沒辦法,以後別叫老孫大聖了,老孫不配……」

突然虛空中產生了一道裂痕,裂痕當中有絲絲縷縷的灰霧溢出。

破敗,腐朽,邪惡,詭異……

似乎只要有生靈敢觸碰一下詭異灰霧,那麼他將會永遠沉淪其中,然後變成某種不可言喻的恐怖怪物。

模糊背影張開手無量金光散發,將裂縫溢出的灰霧凝聚在一起然後推進裂縫當中。

接着他雙手各自將裂縫一邊抓住,然後狠狠猛的往一起一拉。

就像門被關閉,裂縫消失不見。

「這鬼破滅,老孫的分身只能驅趕,不能消滅。」

「唉……神佛造的孽,卻要將整個天地拉着陪葬……」

「道祖,佛祖,誰又能躲得過呢……」

「那麼多英傑付出難以想像的代價才推演出這一絲勝利的希望,才制定了這個計劃。

老孫這十萬分身也不知道最後有幾個能將計劃完成,如今老孫已經將你接引成功,接下來的路只能靠你自己走了……」

在喃喃低語中背影逐漸消散,徹底在天地間沒了蹤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