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熾熱顏陽
熾熱顏陽 連載中

熾熱顏陽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汪汪而川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白珩 顏曦和

傲嬌自戀小郡主VS溫柔深情白天師 雖然母親走的早,但父親是當今陛下的胞弟,位高權重,原配夫人走了,卻未曾有續弦的想法,父兄疼愛,顏曦和以為自己會就這樣吃喝玩樂,肆意瀟洒的度過此生,可因妖族凶獸蜚出逃而遇見他,妖族神樹預言,他乃是她的真命天子……展開

《熾熱顏陽》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真命天子,未來夫婿


大周皇城,夜幕降臨,本該熱鬧的皇城街道,此刻竟無一人

大周民風開放,不似別的國家,入夜有宵禁,入了夜,大周皇城熱鬧程度比白天更甚,街道更是熱鬧,到處燈火闌珊,歡聲笑語

可近來皇城中,闖入一隻凶獸,當天完全黑了,這凶獸便在城中大肆吞食百姓,據知情者言,那凶獸牛形蛇尾,有着牛的外形卻長着蛇的尾巴,而且只有一隻眼睛,有五人之高,滿嘴獠牙,一口可吞三人不止

元康帝束手無策,只好張貼皇榜,廣招能人異士,並許諾無論何人抓住或殺死這隻凶獸可賞金千兩,賜宮中至寶魂玉,如其名,魂玉是可以養魂的玉器,並且滿足他一個願望

皇榜一出,皇城湧入大量來自四面八方的奇人異士,皇城客棧皆生意爆棚,聽聞長白仙山上的臨仙派都派下弟子前來捉來凶獸,來的這些人,有的是為了那萬兩黃金,有的是為了那宮中至寶魂玉,有的人是為了那陛下的金口玉言,為了懲惡揚善的卻是沒有幾個

御王府

一絕色少女側卧在貴妃榻上,她抬起細長的手指,將額前垂落的髮絲輕輕了一撥,毫不矯揉的動作,似撥動琴弦般高貴,有一種天生的嫵媚,緋紅的薄唇微微一勾

榻旁有一長相同樣絕色的少年,一襲白衣華貴錦袍半跪在榻旁厚厚的軟墊上。長長的睫毛垂落,遮住一雙鳳眸。長發如墨,有幾縷垂落到額前,遮住了他的半邊臉

少年跪坐在貴妃榻邊,用手仔細把葡萄皮剝了,然後把葡萄果肉遞到少女嘴邊少女一口咬住果肉,嘴裏還含糊不清地嘟囔着,「再來一顆。」

「看來郡主這小日子過得還挺滋潤的啊!」顧其行從門口走進來,手中搖着摺扇,狠狠地瞪了一眼清玉

清玉彷彿沒有感受到顧其行那殺氣騰騰的目光,而是繼續剝着他的葡萄

顏曦和抬眸,朱唇一勾,「美男在旁,日子當然舒心了。」顏曦和直起身子,雙手撐着貴妃榻,不耐煩問「你有何事?」

顧其行側目看着顏曦和

顏曦和擺擺手,示意清玉先出去,清玉拱拱手,便出去了,還順帶把門關上了,直到外面的腳步聲消失了,顧其行抬手設了個結界,隔絕了內外

「倒是沒想到,郡主竟如此相信這狐族少年,和我說話都不設防了。」顧其行輕佻的對顏曦和說,有點抱怨的意思

「有事直說,別陰陽怪氣的。」顏曦和皺了皺眉,表示顧其行要是沒有什麼很重要的事的話,她一定提起她四十米的大刀宰了他,每次來都莫名其妙的針對清玉,也就清玉脾氣好,忍了他,他還蹬鼻子上臉的

顧其行毫不見外,屁顛屁顛坐在顏曦和的貴妃榻上,「小郡主,這是在怪我趕走了那狐狸精嗎?」

看到顧其行這矯揉造作的模樣,顏曦和忍住想宰了他的衝動,咬牙切齒,拚命忍住,只是用手把他推開了一點

感受到了顏曦和的情緒波動,也怕自己真的被揍,顧其行收起了他弔兒郎當的樣子,開始講正事,「郡主可知妖族封印的凶獸蜚?」

「妖族封印了那麼多凶獸,我怎麼知道。」顏曦和側目,「難不成這最近弄的人心惶惶的凶獸是妖族放出來的?」

「正是。」顧其行語氣里有一股難掩的興奮,顧其行正經不過三秒

顏曦和看着一臉開心的顧其行,表示很無語,「哥哥不在,妖族便放凶獸出來行兇,你不怕哥哥怪罪嗎?」

「話可不能這麼說,妖王陛下可怪不到我頭上,這凶獸並非人為放出來的,卻是不知為何,這凶獸妖力暴漲,竟自己衝破封印,為禍人間。」

顏曦和的哥哥顏明淵是妖族的妖王,雖說兩人都是半妖,但兩人的妖丹卻都是百年難遇的金色妖丹,妖族王室嫡系只有顏曦和的母親一支血脈,加之顏明淵的金色妖丹,顏明淵這妖王當的倒也無妖不服,到底是老妖王的血脈

「我可不相信你竟抓不住這凶獸,卻不知你這麼弱了。」顏曦和拈起一顆葡萄,沒有剝皮,塞進嘴裏,「葡萄還是剝了皮的好吃。」

其實顏曦和表示不想理顧其行,凶獸蜚封印在妖族,此番衝出封印,為禍人間,妖族必定難逃其咎,也不知顧其行何來的興奮

顧其行聽顏曦和這話,難得沒有回懟她,「並非是我不去收了這凶獸,這是這殺凶獸的人不能是我。」顧其行一股喜色浮於面上,面上帶有一股「詭異」的笑容

顏曦和看着顧其行,心裏想着,顧其行臉真是越看越一朵菊花,也不知顧其行臉上的菊花和院中的菊花比,哪朵更好看

「為何?」顏曦和順着顧其行的話問

「神樹預言,這殺凶獸的會是個凡人」

「凡人?與我何干。」顏曦和又塞了顆葡萄到嘴裏,但是,沒有剝皮,清玉不在,她懶得自己動手

哎,自己真是變化太大了,看着顧其行都吃得下葡萄

「那人會是你的真命天子,未來夫婿」

什麼!這妖族的神樹什麼時候還承包了牽紅線的業務,她怎麼不知道

顏曦和被自己的口水噎住,使勁咳嗽,好一會才緩過來,「神樹預言又如何,你知道的,我顏曦和從不信命,我如今這樣便很好,美男在旁,悠閑自在。」

顏曦和瞪着顧其行,表示他再說一句,她那把四十米的大刀她就不藏着了

「神樹乃妖族聖物從未出錯,信不信由你,我先走了,提醒你一句,今晚,那凡人便會去殺了那凶獸,那凶獸的弱點是腹部,記得是腹部啊!」顧其行揮手撤了那結界,趕緊跑路了,等下顏曦和不忍了,是真的會動手的,這娘們不動手的時候還好,動起手來知道往死里揍啊

切,什麼真命天子,未來夫婿,顏曦和對着顧其行離開的地方揮了揮拳頭,下次看見顧其行,肯定要宰了他,縫了他的嘴,不讓他說話了

心想着煩心事,又想吃葡萄了,葡萄還是剝了皮的好吃,於是喚清玉進來剝葡萄,還真命天子,當葡萄進嘴裏的時候,更加不屑了,什麼真命天子,真命天子有葡萄好吃嗎,真命天子會給她剝葡萄嗎

清玉還能給她剝葡萄嘞,還會曬葡萄乾,真命天子能幹啥,啥也不是

清玉看着顏曦和這模樣,鼓着腮幫子的樣子,用力咬着葡萄,不由得想笑「郡主不要在意顧長老的話,雖然不知他說了什麼讓郡主如此生氣,但是郡主不要在意就好了,難道是葡萄不好吃嗎?」

「對對對,吃葡萄吃葡萄,不想了不想了,真命天子管我什麼事。」顏曦和接過清玉的葡萄,用力咬着果肉

真命天子?

清玉眼神眯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