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開局契約司藤,九叔非要收我為徒
開局契約司藤,九叔非要收我為徒 連載中

開局契約司藤,九叔非要收我為徒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痞爺火棒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九叔 司藤 懸疑驚悚

【番茄第一本真正意義上貼合九叔、司藤背景的民國小說~~敬請品嘗】 任重遠穿越到九叔世界,成為任家並不存在的大少爺! 感覺整個任家都籠罩在一場巨大的陰謀中,家人不是變成怪異存在,就是被這些東西追殺…… 怕自己小命頃刻也要交代之時,他忽然發現,自己不但身具「青帝長生體」之資…… 竟還取代了某位渣男,成為大妖司藤最為依戀的對象! 於是,人生蕪湖起飛…… 馭使司藤附身戰鬥! 爺爺、叔公!你們都想吸我血,那就莫怪孩兒不孝了…… 修行如喝水一日千里! 九叔、四目!連石堅也來抱大腿,求着要收我為徒了……展開

《開局契約司藤,九叔非要收我為徒》章節試讀:

第0002章 共生司藤,九叔迫來


當任重遠感受到司藤的靈力渡入自己體內,他瞬間便覺着本身彷彿一條積滿淤泥的小水溝,突然得到了新水源的灌溉。

原本水溝只剩一道細流在自上而下緩緩淌着,要是連這也乾涸的話,那就徹底完蛋了……

但隨着新水源看似輕慢的注入,不僅淤泥正在逐漸被清除,它似乎還有着某種特異能力,隨之一點一點向上侵蝕。

上游。

小水溝泉眼處,竟堵着一塊石碑。石碑通體青黑色,雖只有成人巴掌高大,卻足以截流。

一直淌着的細流,是從兩側與其他縫隙滲出來的。

注入的水源溯流到了這裡,竟毫無阻滯的,直接鑽入石碑底下。

而後,一條藤蔓悄然無聲探出,自下而上,將整個石碑纏繞了起來,且迅速收縮。

石碑頓時沙塵抖擻,沒過多久,當藤蔓放開了束縛,這玩意兒已完全不復存在了。

任重遠只覺着立刻如釋重負,之前那種渾渾噩噩,以及時而的刺痛感都消失了。

他舒服得忍不住直哼哼,卻也意識到不對,司藤要將靈力撤走,他本能地反抓住人家小手。

「再等等,再等等!讓我好好享受享受……」

任重遠話還沒說完,便能感受司藤小手在顫抖,小心肝更是跟着撲通撲通亂跳,臉也剎時間紅透了。

他輕笑出聲,正想再戲弄一番,卻怎料意外就發生了,那由手腕處渡入自己體內的靈力,突然變得躁動起來。

而且,量越來越大,司藤瞬間就失去了對它們的控制,不由心驚肉跳道:「夫、夫君!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我也不知道啊!」任重遠更覺錯愕,他這會兒只感到血脈中淤積的雜質,正在被清理,且迅速蒸發掉了。

「我不是故意的。司藤……」

「嗯!我相信你。」

在司藤眼裡,任重遠就是個連基本吐納之法都不會的門外漢。

可緊接着,她又秀眉微蹙:「丘山也不可能這麼做啊?要毀了你和我,他沒必要……」

司藤話到這兒,就沒法往下說了,因為她全身正在飛快的藤化。

與以往被迫藤化不同的是,她沒有感到絲毫痛苦,反而有種非常舒服的滋味。

任重遠更是震驚了,他沒有想過會出現這種情況,感覺就好像是冥冥之中,產生了某種契機,要促使着兩者結合似的……

司藤化成的無數藤蔓,正像許多蠕動的觸手般,接連往自己身上攀附,頃刻間就將整條右臂緊緊纏繞住,不透一絲縫隙。

「為、為什麼會這樣……」

「夫君!你感覺如何?」

「也還好吧。」任重遠不太確定的說。

已經覆蓋到他右肩處的司藤,沉吟稍許,建議道:「要不你閉上眼睛,靜靜感受一下……」

「看看咱們這樣能做些什麼?或者說,要如何咱們才能分離,讓我恢復人形?」

任重遠就納悶了:「你那麼厲害,難道也一點辦法沒有。」

「嗯!我已經嘗試過了,好像主導權在你身上。」

司藤這麼一說,任重遠聽來,心裏就直樂呵。

自己之前想什麼來着?

要是能把司藤一直留在身邊,那該多好啊……

這不就是瞌睡送枕頭來了嘛!

他當即於車廂內正襟危坐,閉上眼睛感受起來。

任重遠才察覺到,不知從何時開始,兩匹拉車的馬早變得異常安定,馬蹄正一提一放的,穩步向前邁……

卻原來是它們共四隻馬耳朵,都纏繞上了帶着嫩葉的藤蔓,致使它們盡皆不再受到驚嚇。

而在身上盤踞的司藤本藤,似乎也生出了種叫做「藤附」的特性,他忽然福至心靈一般……

感受出司藤這不僅僅是在保護自己,而自己好像也能驅使她變幻成各種武器形態,對戰妖魔鬼怪。

念及此,任重遠左臂下意識一抖,原本往頭部伸延,要編織成頭盔之類的藤蔓,便收住了勢頭。

而他的手掌上,也迅速生長出更多新的藤蔓來,且不到眨眼功夫,就糾結成了一柄木劍。

木劍通體翠綠色,周身蕩漾着一圈光暈,其上還點綴着不少柔嫩的葉子。

任重遠將這木劍握在手中,掂了掂分量,自覺跟普通鐵劍的質感差不多,又透着輕柔靈便的意味。

他感覺很滿意,連聲稱讚「有趣」,卻聽司藤忍不住訝異地輕呼起來。

「這這、這是怎麼回事啊?夫君。我怎麼能在你手上變成這樣……」

任重遠此時稍一沉吟,道:「我想!這大概是我與你心意相通,產生了共鳴吧。怎麼?你不喜歡?」

「嗯。沒有!這樣也挺好的……」司藤語帶嬌羞的說,可旋即,她陡然驚駭的叫起來。

「不!夫君。你快想辦法把我從你身上解除!」

任重遠這會兒就真有點摸不着頭腦了。

感受到一陣急迫而來的威壓,司藤知道沒時間再做解釋了。

她只能嘗試驅使依附在任重遠脖頸後的藤蔓,分出一條來。

「咻……」

藤蔓穿透車廂,疾射而出。

「砰……」

半空中一陣澎湃靈力擊打下來。

馬車車廂被摧枯拉朽間,兩匹馬驚惶嘶叫,更賣命的逃竄。

而任重遠則被藤蔓帶着,飛上了另一頭的樹梢,險些沒掉下去。

這時,他只聽下方傳來一道異常熟悉且顯雄渾正氣的聲音:「何方孽障?膽敢在我茅山門人鎮守的地界逞凶……」

「是九叔?九叔駕到,看來我可算安全了!」任重遠揚眉一喜。

他自然清楚,在這詭秘的民國位面,九叔就是妥妥的天命之子。

但凡遇到什麼妖魔鬼怪、殭屍的,往他身邊一站,就能保住小命。

只不過,任重遠立馬就忍不住破口大罵:「哇靠!林九。你這糟老頭真不要臉!任家鎮什麼時候成你家的了……」

「這聲音?怎麼那麼熟悉。」九叔抬頭望來,目光帶着審視意味。「哦!原來是大財主任老爺家那個孽障呀。」

隨即,他冷哼一笑道:「我說!你這孽障怎麼不好好待在外頭,跑回來做什麼?還招惹到另一個孽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