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末日:站在榜一大哥的角度看大家
末日:站在榜一大哥的角度看大家 連載中

末日:站在榜一大哥的角度看大家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齊神大聖熏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晨 齊神大聖熏悟

林晨 三年做了三年的噩夢
從一開始的間隔五個小時強制入夢,到後來的白天間隔一小時的強制入夢,到最後晚上根本停不下來
噩夢裡他一直在戰鬥,不停的戰鬥! 時間間隔越來越頻繁,它可能要來了! 某一天彷彿整個世界所有人腦海里皆出現,如同魔音般的深沉言語, 恭迎魔界老祖【蟹老闆】降臨現世!成功幹掉了遠古巨人林晨
恭迎魔界老祖【海綿王】,成功施展神羅天縮,將卑劣的人類縮小100倍
恭迎魔界老祖【只強】,迎戰人族眾方神佛,使出了畢生最強一擊,我與吉吉神王畫押,將爾等變成王八
就這樣人類黑暗飄血的時代來臨了
展開

《末日:站在榜一大哥的角度看大家》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這隻喪屍看起來心情不好


松戶市。

炎炎夏日。

早上五點半,一棟廉價出租屋的四樓,梨子牌的鬧鈴聲準時準點開始此起彼伏響起着~

吵鬧的鈴聲喚醒了一群暴躁的打工人,不管做什麼事都是噼里啪啦,樓道里到處飄蕩着打工人怨氣形成的「怨魂」、

與吵雜的其他住戶相比,那間門牌號已經褪色的特價房404號,就顯得格外詭異安靜。

昏暗逼厭的房間內,瀰漫著渾濁的空氣~

俗氣的床單上躺着一位穿着厚棉衣,厚牛仔褲,保安靴的男子,此時正滿頭虛汗,雙眼緊閉,神情痛苦的掙扎着。

木床周圍三台玫紅色扇葉的小風扇開着三檔,暗合某種規律正對着男子直吹着。

在鬧鈴聲,打撲克牌聲,洗漱聲,視頻聲,甩門聲,咳痰聲,聲聲交織成的一首交響曲,在交響曲達到頂點時~

終於將林晨從噩夢中拉了出來,林晨艱難用手將自己撐起癱靠在床頭,如同上岸的擱淺的魚,大口大口的喘氣着。

緩過勁之後,林晨,吃力的脫掉厚重的衣服褲子鞋子甩在地上,抓起床頭旁的三元大綠水,咕嚕咕嚕的一口吹掉了~

意猶未盡又帶有點不舍的情況下,又開了一瓶冰箱里的黃罐小甜水吹掉~

啊~真享受啊,大夏天的穿厚衣服睡覺,真是遭罪啊。

仰頭張着嘴,搖一搖吸溜的喝完最後一滴紅牛,男子才真正的回魂了過來~

坐起在床邊一手撐在膝蓋,另一手點燃昨天業主散的有點歪的華子、

「嘶」呼~

煙雲翻騰散去,露出林晨臉龐上那兇狠的眼神!

正盯着地上令人毛骨悚然的衣服鞋子,衣服上竟慢慢自已憑空浮現殘損破口!

看着破口林晨知道他又從真實的噩夢裡活下來了!

林晨隨即對木門上的通風口一聲大吼:古莫令!我親愛的鄰居啊,我愛你們。

隨即收穫一片對他身體精神狀況和他自己都沒見過的母親,發來特別關心和慰問,

特別是那一早就打撲克的男的,對他家譜上下最為熱切關心。

有這樣的關心他的鄰居們,男子真心感到欣慰,感覺到生活處處充滿陽光。

男子心想我是真的真的真心感謝你們啊!比啊珍還真啊!

沒有你們,我都差點被噩夢殺死了啊!

這噩夢林晨做了三年了!

最開始是間隔五個小時,強制入夢一次。

遭遇怪事的頭兩天,感到這一切非常詭異邪性,以為碰上了髒東西,或者被下蠱了,還是被詛咒了,惶惶不可終日。

但是一兩天後也就習慣了,其實也沒有什麼.掌握訣竅.總能速戰速決?

但現在每隔一個小時就要強制入夢一次!

好,可以!行!操控一切的黑手,總有一天不要讓我逮到你,你等着!

在噩夢影響下林晨就一路從送外賣工作被迫換到服務員工作最後又換到後廚切菜的工作~

但是還沒完最最最後換到了保安工作,總算消停了、不會在撞車,或者把菜倒在客人身上,或者切掉手指!

年紀輕輕當保安,月薪就達到了2300,你敢想嗎!

上班時間每一個小時發獃半小時,來應對強制入夢的手段沒問題吧。

最後剩下的半個小時,還可以愛業主小丹,還可以吃小熊餅乾。

但是我沒想到,幕後操縱者,你個小垃圾你玩不起啊,白天一小時搞我一次,就算了,現在晚上睡覺不停的搞!

一開始林晨也被這種無下限的詛咒方法,搞得精神恍惚,彷彿一天強魯了七次,整個人快要灰飛煙滅了!

就像一部短片主角,一個人活生生被拿着湯匙的惡魔無限追打至死。

後來林晨也想到了短期應對的辦法,那就是多穿點衣服,入夢後,實在困了就直接睡~

擺爛吧、任那些不幹凈的東西折騰自已。

就是比較廢電廢衣服紙巾,但是沒關係,根本花不完,在碧貴園當保安工資,根本花不完。

等他什麼時候混到了北大門小隊長了,工資還能漲二百塊錢,到時候一個月還可以奢侈的開一天空調,享受下!

真是讓同齡人羨慕,嫉妒的好工作啊,還有晉陞空間,未來可期啊。

不說了,體面人洗漱去了,林晨穿上短褲,拿上工友贈予的友情紀念品紅色塑料盆,光着黝黑的膀子就去了公廁。

剛走出房間林晨就遇見了,一早打牌的女方選手,是一個滿臉青春痘但是身材發育不錯大概二十歲出頭的小姑娘。

林晨猜測她和男方選手估計是附近廠里一起上班的,住廠里不方便,就出來住了。

女牌手還一臉傲嬌又帶有鄙夷的看了林晨一眼,弄得像是住隔壁的林晨好像會偷聽偷看她一樣?

呵呵,真是笑死掉,如果不是看在你把我從噩夢中喚醒,每天早晚出力出聲最多,我會住你們旁邊?

如果不是你顯眼的身材擋住我去洗手間的路上,我才不得不瞄一眼,預判下走廊剩餘空間能過嗎?

二出祁山只為所以不走尖沙咀,難道就是因為我的黑眼圈很重,會影響我邁克每次越獄成功?啊?

不過實際她也沒全錯,她是出現在我的視野中了,只是是在妨礙我看這棟出租房的女神!

在碧貴園附近珠寶店上班的裴娜、

今天她身穿銀灰色半身包臀裙職業套裝,那修長的黑絲**踩着高跟鞋,急匆匆的下樓去了、

萬惡的資本家是怎麼想出讓女員工上班穿黑色**的!可惡!太不尊重女性權益了!

資本家你這想法很不錯,繼續保持。

簡直是我等野生純種屌絲,平時能看到的人間福利!

我超愛這個夏天的,放我出去,我要趕緊出去,我要出去追趕這個夏天尾巴!

得。。真的是追趕了尾巴,只是是公交車的尾巴,

林晨在後面追了一站才趕上的,然後使出了觀想了二十年開山烈陽圖,習得的高峰期上車技術!

在一片抱怨、尖叫,驚呼聲中成功擠進了公交車。

上車後竟然在車上遇上職業裝美女裴娜,今天她洗頭了,挺香的,待會問她什麼牌子的!

裴娜留着動漫人物「2B「一樣的短髮,染着褐紅色的發色,活脫脫一枚二次元美女。

林晨單向對她一通輸出(熱情開朗)的打招呼後,就一直直勾勾的看着她,而因為車內擁擠的原因,她也沒辦法轉身,就只能和林晨相對着,被林晨盯着。

雖然林晨小模樣生得好生俊俏,但是那濃濃的黑眼圈,加上容易讓人誤會是精神科在籍出逃人員的誇張式的咧嘴微笑。

裴娜心中忍不住想要給眼前莫名其妙的男的一巴掌!

裴娜心想,眼前這個變態,肯定是在腦海里正在想怎麼跟蹤她,闖進她的房間,怎麼虐待她!

在這短短三秒她腦補的劇情進度條已經到達了常威在打來福那一幕了,只是常威變成了林晨....

一看就是變態,十足的變態,裴娜心中感到今天真晦氣,早知道就不要懶床那十分鐘了,就不會遇見他了。

但其實她誤會林晨了,黑眼圈是真的,像變態一樣一直到處要黑絲也可能是真的.....

但是神情僵硬誇張的咧嘴笑,一直卡住笑容逐漸變態這個BGM的原因是....

時間又到了!林晨剛好又被強制入夢了!

只見林晨被帶到了一個古風的褐色石質雕花圓形擂台上。

擂台四周皆是一片黑暗,深邃濃重,如同化不開的墨色。

而擂台**對面有四隻普通雞蛋大小的猙獰怪物。

「喪屍」?

此時擂台**上方懸空處出現了數字三十秒紅色字符,正在快速的倒數中;

林晨看着眼前熟悉的小怪物,古井無波的念叨道:

「這次是小喪屍啊,那我要悠着點,踩死它時,不要弄髒鞋子。」

這可是我找管物料的張姐,犧牲一絲色相,這個月領的第十雙靴子。

林晨猴急的選擇眼前懸空的【攻擊】選項,他要趕緊幹掉這些小型喪屍!

外面的職業裝美女還等着他呢,今天一定要看個夠,不違法吧!

擂台直徑大概半個籃球場大小,在喪屍的視角里林晨就如同遠古巨人般跨步來到它們隊列、

抬起如磨盤般巨腳收割着它們的生命!

林晨選了一隻今天看起來心情不好的喪屍,一腳對它進行人道毀滅,瑞克所說的施予仁慈!

腳掌上方懸空處顯示出紅色字體-99999,一腳踩出99999傷害,歐耶!

林晨也覺得自已好傻,虐菜三年,小喪屍,全身膿包的小老鼠,全身藤壺的大海龜,滿身倒刺的小螃蟹、

這些玩意,還好就是小,對付他們還是不難,就是弄得他每天都沒有胃口吃飯,睡覺那就更奢侈了、

幾輪下來,除了有一隻喪屍竟然跳得有點高,但是看得出它儘力了,給他留下了-1的傷害,我斑願稱你為最強!

其它小喪屍賭上尊嚴的毀天滅地捨命全力一擊,皆被他的鞋子給擋了下來,miss!

戰鬥結束又得到了一百點經驗。

林晨三年時間無數次拿了一兩百點經驗了…一開始很興奮,以為自己要發達了!

要擁有小說中主角的系統金手指了,馬上就可以人前顯聖了!

沒想到...三年了......業主小丹都離了又結了,那一夜他躲被窩哭瞎了。

三年,老天你知道這三年我是怎麼過的嗎!

每天如同行為藝術家,每個小時都要打卡一次,整整持續數百天,林晨都不知道自己怎麼還活着的原因。

一陣索然無味的結算過後,林晨終於得到了釋放,回到現實中,時間過去了大概兩三分鐘,

神志又回到了公交車上,回神過來的林晨,才發現情形不對,公交車竟然停了!這還沒到站呢?

他對面的短髮美女,一臉委屈悲憤的看着他,一直問他你看見了嗎,你看見了吧..剛才是那個流氓他碰我了吧!

林晨一臉茫然的揉了揉僵硬發酸的臉龐,才恢復正常表情,但是【演員的自我修養】寫了幾百頁的閱讀心得筆記的林晨。

在0.001秒就入戲了,雙眼通紅的對着眼前短髮美女憐惜悔恨不甘的說道:「對不起,老婆,我來晚了,讓你受委屈了」。

啊哦額,不對,我早就來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重來:

「對不起,老婆我剛才反應晚了,讓你受委屈了」,接着林晨怒髮衝冠一怒為紅顏,上演了一場武打動作戲。

草,尼瑪,你敢碰我老婆!直接雙手借力公車的雙杠,身體懸空,彈射起飛~

一腳踹在了站她身後頂着一頭黃毛的瘦子身上。

當時整個公交車內包括當事人裴娜都被雷到了!瞬間石化了!

只見黃毛趴在地上弓着腰雙手護着肚子,嘴裏發出嘶嘶疼痛聲,嘴角口水不自覺的一直垂涎而下。

林晨雙手插口袋,準備迎接圍觀群眾的喝彩聲~

但是安靜的車內,除了空調出風口「呼呼呼」的聲音,掌聲遲遲都還未送上。。

只見被他護在身後,強行被擠貼在他後背的短髮美女拉了拉他袖口,小聲的說道:

「不是他啊.....你踢錯人了啊......」

我草......我現在也跟着躺下還來得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