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一不小心成為不可名狀
一不小心成為不可名狀 連載中

一不小心成為不可名狀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多元黑洞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多元黑洞 林銳 都市小說

【自製系統 諸天萬界 腦洞 無女主】 自從撿了邪神與系統火併後的屍,林銳開始一發不可收! 「這不可能,我才是最強的!」——這是來自某個世界中無敵存在的臨終遺言
林銳兩手一攤,無奈的說道:「學海無涯,我只是好學了億點點
展開

《一不小心成為不可名狀》章節試讀:

第2章 滅世


部長連忙起身走出修鍊室,來到了會議室,召開了緊急會議。

「各個國家與組織從始至終都在嚴控這件事發生,可是此事竟然毫無前兆,無跡可尋,連神算、先知、巫師、預言家......都無法預料到。」部長坐在椅子上對着會議室的其他人說道。

神算子揪着小鬍子,臉色不佳的說道:「並非完全沒有前兆,只是發生的太快了,而且關鍵的信息被隱藏起來。」

「我們都被祂給騙了,先前各地方的大暴亂,只是吸引我們注意力的障眼法,我們根本算不出、看不見與祂有關的的信息。」

坐在下方的其他人臉色也是極為難看。

情報信息中心負責人一臉懊悔不已的說道:「當時我們就該派利劍大隊出擊,而不是當做一件件普通的儀式處理。」

「真真假假、虛虛實實,誰又能想得到五十幾起獻祭都是假的,正真的降世獻祭居然……」

利劍大隊總隊長亦是怒氣攻心,並非是他不願意出動利劍大隊,而是那些邪教丨徒只是普通人,交給其他行動隊就可以解決。

利劍大隊只有處理涉及到毀滅城市危險程度才會出動。

利劍大隊內的每個人除了人體需求外,所有的時間精力都用在了提升自己身上。

其他隊伍里人可以輸可以敗,但是他們不能。

眾人都慌了神,皆是在後悔與自責。

部長則是閉目不語,待在眾人發泄的差不多了,於是輕呵一聲。

這聲輕呵帶有心靜、寧神之效,眾人腦中感覺一陣清涼,不再渾渾噩噩。

「現在說這些已經沒有任何意義,必須要在最快的時間內想出應對措施。」

很快眾人進入狀態,討論起來。

此刻各個國家都在思考應對這滅世之災。

在這一刻所有的國家都放下了矛盾與仇恨,只有團結一致才能擁有一絲希望。

背叛與投靠於祂是完全不可能的,神根本不需要螻蟻。

站隊於祂除了變為養分以外,沒有其他結果。

在降世之地,那血肉組成之物猶如狂暴的洪水,快速蔓延開來。

所經過的地方,全部都被這血肉所侵蝕,無孔不入、勢不可擋。

慘叫聲接連不斷,人類死亡的數量開始逐步增加。

車輛發出的滴滴聲,人類恐懼發出的暴怒與哭泣聲,簡直就是人間地獄。

儘管警衛隊、救援隊等等官方組織出面維持秩序,積極快速地疏散群眾前往安全的地區。

但在這晚一步就可能死掉的情況下,幾乎所有的地方都是處於一片混亂的狀態。

不過很快人們就想到應對的辦法,雖然治標不治本。

在眾多辦法中,要數火焰類的攻擊是最有效果的。

血肉之地看似邪乎不已,但它的本質上還是一堆血肉而已。

目前只是暫時緩解血肉之地蔓延的速度,不管怎麼說,這也算是給了人類一口喘息的時間。

可惜好景不長,這場生死拉鋸戰只持續了幾天幾夜,人類的防線就被血肉之地所攻破。

抵抗血肉之地所需要的物資,哪怕是再快速度運輸到前線,也抵擋不住這不知疲倦、時時刻刻都在進行地侵蝕。

所有的超凡戰士與超凡修行者,每個人幾乎都是累到昏厥以後才會被抬回去休息,更別提那些普通人戰士與群眾了。

一個城市、兩個城市......無數的村莊、城鎮淪陷為血肉之地。

兩周之後,暫時苟且偷生下來的人類,已經全部轉移到南北兩極這樣極端的地區。

在早已建造好多十年的巨型庇護所內生存。

這樣的低溫環境,也最大程度壓制住了血肉之地的蔓延。

不過一切都是徒勞的。

剩下的人類猶如溫水煮青蛙一般,只是在慢性死亡。

原本全球加起來80多億的人口,與數不盡數的動植物,現在也僅存寥寥無幾不到幾萬人口。

一切來到都太突然了,不然人類可以通過航天手段,暫時前往太空之中。

夜晚是如此的死寂,所有的生物都被血肉之地所侵蝕。

那個大腦手持血肉邪燈的神,靜靜地漂浮在空中。

祂能很清楚地感應到還有生物在這顆星球上存活。

不過祂不在意,那群生物的滅亡是早晚的事。

時間對於祂而言,毫無意義。

祂現在要做的就是回收血肉之地其中的能量。

只見祂那由血管組成的手臂微微上抬,那盞血肉邪燈高高飛起。

在空中原地旋轉起來。

一顆顆血紅色的光球從血肉之地中飛出,朝着血肉邪燈涌去。

當血紅色的光球觸碰到且融入血肉邪燈之後,那原本處於熄滅狀態的燈芯被點燃起來。

一個極小的火苗,散發出與祂身上相似的駭人的氣息。

隨着血紅色的光球不斷融入血肉邪燈,燈芯處的火苗也越來越大,火勢越燒越旺。

火苗發出的亮光,照射的地方詭異的發生了扭曲。

而此時在南極庇護所裏面的人類,個個面如死灰,絕望的氣息瀰漫在整個庇護所內。

他們看不到任何的希望,不管怎麼樣的抵抗,都是徒勞無功。

不過並非每個人都已經麻木。

還是有很多的人在努力的尋找生的希望。

至於如小說、影視描繪的末日下,有些人類會陷入瘋狂,從而迫害同胞這種事情。

根本就沒有發生。

每個人都太累了,這是從身體到精神上的疲憊。

活在都很艱難了,哪有精力去播種留下後代。

不能說現在的情況下每個人都聖潔無比,心中沒有黑暗與齷齪的想法。

只是剛到庇護所的時候發生過幾次。

結局可想而知,不會好到哪裡去。

領導者們是不會允許混亂的發生。

「叮鈴鈴……現在是午餐時間,請各位有序排隊,到就餐廳就餐。現在是……」

庇護所內的廣播準時準點的響起。

林銳面如蠟色、雙眼失神且布滿了血絲,像一個喪屍一樣,慢慢悠悠地來到了餐廳。

從穿越時的驚魂不定到快速冷靜下來,從雖然擺爛但是有錢的富豪到將死的倖存者。

林銳的心理落差非常之大,他已經決定好了,晚上在房間里結束自己的生命。

自丨殺這件事在庇護所內屢見不鮮。

時間慢慢流逝,夜晚如期而至。

林銳掏出早已準備好的小刀,朝着心臟一刺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