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皚皚
皚皚 連載中

皚皚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劉七葭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程諾 言宜蓁

言宜蓁是個極古怪又不知所謂的女孩, 尋常人大致很難想像一個二十四歲的未婚少女, 會同意一個失婚男子搭夥吃飯的提議, 程諾也是個極古怪又莫名其妙的男人 尋常人大致很難在不愉快的「初遇」之後, 大獻殷勤,又千方百計甜蜜投食
但……這一切發生在他們倆身上, 就顯得似乎是冥冥之中、是命中注定
她, 一面因他忘記了十九年前的諾言而憤懣, 一面因難以克制他如昨的魅力而沉淪…… 他, 一面因終於能與心心念念的她重逢而慶幸, 一面因橫亘在自己和她之間的現實而彷徨…… 十九年前,是兩人短暫卻彼此治癒的時光; 十九年後,是兩人悠長又相互陪伴的歲月
皚皚諾言,將生命之樹點綴的銀裝素裹, 與你相遇,何其有幸;而今重逢,定當不負展開

《皚皚》章節試讀:

第001章「上車,晚上冷,你穿太少。」


「實在是太感謝您了!」言宜蓁對這個西裝筆挺幫她把行李箱放在行李架上的男人說。

可從這個男人放好行李坐在座位上開始,她就隱隱感覺到這個男人總是把目光投向自己。

「先生,您為什麼總是看着我?」言宜蓁終於還是忍不住,將自己的頭髮捋到而後,偏過頭看着這個男人。

「……」男人似乎想說什麼,但是並沒有開口,依然自顧自地打量着她。

言宜蓁覺得氣氛有些尷尬,便不再看這個男人,靜靜地靠在座椅上,但心裏多少還是被看得毛毛躁躁。

「先生,您到底是在看什麼?」被盯得有些緊張,言宜蓁突然有點不耐煩地發問。

鄰座男人嘴角輕抿,「別會錯意,把美瞳摘了。」

「看就看了還不敢承認。」言宜蓁小聲嘀咕着,隨後瞥見男人手上些許明顯的戒指的痕迹,想必戒指還在口袋裡揣着呢吧?是為了撩妹就把它摘下來了吧?

分明是個已婚男人,卻肆無忌憚地撩妹,唉,剛剛還以為這個很有紳士風度的男人不錯,現在看來人真的不可貌相。

「我只是想告訴你把美瞳摘了。」鄰座的男人從公文包里拿出眼罩戴在自己的眼睛上,身子一側,背對着言宜蓁。

言宜蓁不再與這個男人糾纏,一路上聽着音樂,思量着這次回家後,要做些什麼,總不能靠父母養活自己。

「宜蓁,你幾點到站,我想去接你。」還沒想通自己到底是該做喜歡的工作,還是做所謂的穩賺不賠的工作,就被微信提示音打斷了。

言宜蓁看着手機上提示的微信內容,覺得林佑瑞就是沒有心,但凡有點心的人,都知道通過時刻表就能查到時間,自此便莫名的煩躁起來,翻開通訊錄,撥給林佑瑞。

「林佑瑞,我希望你能認真地考慮一下我們之間的事情,我不想我們之間還有什麼關聯。既然我們已經分手了,就不應該再有什麼牽連不是嗎?我想好好地和你說再見,我沒辦法和你保持友情。」

言宜蓁沒給林佑瑞任何答話的機會,只是單方面宣布自己打算好好和過去告別的決定,就匆匆掛斷了電話。

剛剛到站,鄰座男人幫着言宜蓁取下行李架上的行李箱,言宜蓁簡單地道了謝,就繞過他提着自己的行李,行色匆匆地穿梭在地下通道。

言宜蓁心裏打的算盤無非就是:要早點出去,不然一會兒下車的人越來越多,會很難打車的。

無奈,言宜蓁的屬性完全就是個路痴,什麼東出站口,西出站口,她完全就搞不懂啊,在地下通道里拎着行李,看越來越多的人湧入通道,卻還是沒辦法決定走那邊。

一路上尋找着能幫助自己的安保人員,當她終於找到路的時候,面對人頭攢動的畫面,她就知道自己要在夜風中蕭瑟了,好凌亂。

站在路邊,看着男男女女搶走自己視野中的的士,果斷放棄等車這個想法,拎着自己的行李箱,尋着家的方向。不過幾站地,走一走頂多也就是一、兩個小時就能到家,何必在這裡和人家搶的士,就當做運動了。

「滴、滴滴、滴」言宜蓁本能地往邊上靠了靠,想讓身後的車開過去,可是這車居然停在她身邊了。

「家在哪?送你回家。」車窗搖下來,副駕駛座上這張臉,讓言宜蓁莫名其妙。

「先生,您覺得交通工具上認識的人,很輕易就能勾搭上嗎?」言宜蓁站在車門旁邊,略微俯下身子,眼睛直直地盯着副駕駛座上的男人。

「上車,晚上冷,你穿太少。」沒有給言宜蓁任何猶豫地機會,程諾直接推開車門,逼得言宜蓁步步後退,下車後,程諾直接提起她的行李箱,而後又打開後備箱,擺好後便回到副駕駛座上,言宜蓁也不再推託,報上了自家地址,便決定搭上順風車。

上車後,言宜蓁悄悄地把手機調至撥號界面,想着如果真的出什麼意外,上了輛黑車,也能以最快速度報警求救。

「你倒是挺厲害的哦,那麼多人搶的士,你都能搶得到。」

「是朋友,不過我的確是比在地下通道里亂轉的你要厲害。」言宜蓁聽着程諾的話,雖然很想抬杠,但是一想到自己搭着一輛不能確定是否安全的順風車,就懷着忐忑又感激的心忍住了。

快到家時,車廂里的沉靜被言宜蓁的手機鈴聲打破,言宜蓁瞄了一眼來電顯示,無疑又是林佑瑞。

「你還有什麼事嗎?」言宜蓁毫無耐心地等着電話那頭的聲音。

「宜蓁,我在你家門口等你,你什麼時候到家?」只是聽見林佑瑞的聲音,言宜蓁就變得莫名的煩躁。

「你可不可以不要再做這些毫無意義的事了?我們都放過彼此吧,好不好?」言宜蓁對林佑瑞的粘人毫無對策,也不是沒把林佑瑞拉進黑名單,但最終卻還是擋不住來自相同朋友圈的轟擊。

「謝謝你們哦。」看到站在門燈下的林佑瑞,言宜蓁只覺得好丟人,要趕緊下車。而程諾則一併下了車,幫她把行李拿下車。

「宜蓁!」看到言宜蓁和一個男人一起從車上下來,林佑瑞從門燈下小跑到言宜蓁面前。

「要我再說多少次,我們已經分手了。我不想再見到你了,真的。」言宜蓁一臉無奈地瞪了一眼林佑瑞,而程諾直接將她的行李箱拎到她的家門口。

「開門。」程諾並沒有理會林佑瑞不滿的表情,也沒有給言宜蓁和林佑瑞對峙的時間。

「宜蓁,我是來告訴你,我可能要結婚了。」林佑瑞抓住言宜蓁的手腕,還甩出了個哀怨的表情。

「是嗎?這樣也挺好的,是和那個從大一開始就一廂情願追求你的楊藝情,還是今年春節回家和你相親的趙娜?我是真心祝福你的。」言宜蓁抽回自己的手,從包里掏出鑰匙,一邊開門一邊應付地做出揮手動作。

「我是真的很愛你,你為什麼不相信我?」言宜蓁聽到這句話,並沒有像偶像劇女主角一樣感動得痛哭流涕,反而覺得很好笑,這狗血的劇情發生在自己身上,並沒有覺得感動,而是覺得可笑。

「林佑瑞,你這又是把我當成哪部戲的女主角了?真的,我不是那塊料,咱倆在一起的時候,我從你眼裡就找不到我自己,你眼裡的我永遠是某部偶像劇的角色,一會兒讓我扮扮這個,一會兒讓我演演那個。你愛我?笑話,你愛的根本就不是我,你愛的是你沉迷的偶像劇里的角色。說真的,我一直以為應該是女人纏着男人模仿偶像劇,而咱倆卻剛好是顛倒過來的,我的確是女人,的確也看偶像劇,但我想要的是自己的感情,你懂嗎?就是那種真真切切只屬於彼此,兩個人的愛情。」 站在門口的言宜蓁說完這句話,接過行李箱,把行李箱推到玄關放好。「我是真心希望你能找到你自己的愛情,咱倆並不合適,強扯在一起也不會幸福,所以我們都不要再糾纏着這段錯誤的關係了,好嗎?」

「還有,如果你要的是祝福,我很願意去參加婚禮,如果不是,就不要給我送請柬了,再見。那個……這位先生,真是太感謝您了,一會兒開車回去,路上小心,注意安全。」言宜蓁說完自己想說的話便關上房門,不再理會門外的林佑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