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替補掌門,她還要加班種樹?
穿成替補掌門,她還要加班種樹? 連載中

穿成替補掌門,她還要加班種樹?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雙不是地上霜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喬酒 北冥持 古代言情

又可名《救命,我穿成掌門了》或者《關於我們掌門是毛絨控這件事》又或者《為什麼山上樹越來越多了啊喂》
22世紀的「我」因加班猝死在工位上,竟穿越成修仙門派掌門?嘿嘿,自己當老闆!這一世誰也別想讓我加班!什麼?還要加班,還是加班種樹?? 整個人都不太好了,需要毛絨絨貼貼才起!不過這個毛絨絨我瞅着怎麼有點不對勁呢?展開

《穿成替補掌門,她還要加班種樹?》章節試讀:

第3章 古木帝休


這老頭聽見我不認識他不怒反笑,「好,好啊,哈哈哈哈,吾就喜歡你這沒見識的樣子。不像其他人要不就是恭敬磕頭,要不然就是為了個黑果子拼個你死我活,太暴躁不好不好。」

我警惕着往後退了一步,嘗試給自己一點心理上的慰藉。

「所以,你是帝休,是一棵樹?展開說說。」我被這老頭插科打諢弄得有些不耐,都過去半天了我甚至還是不知道自己是誰,像一隻無頭蒼蠅,不想浪費時間在一些莫名其妙的事上。

一點兩點熒光突然從帝休的身體里漂浮出,融進了我的心口,沒有給我反抗的機會。

不等我發作,先前心裏焦躁和不耐的情緒突然消失殆盡。

帝休滿意的看着我面上表情的變化,緩緩說道:「帝休,也可稱不愁木。上古異木,食其實可解除憂愁。」

在感受這神奇的的變化同時,我也終於想起了,帝休乃是《山海經》中記錄的傳說中的樹木,「少室之山,百草木成囷。其上有木焉,其名帝休,葉狀如楊,其枝五衢,黃華黑實,服者不怒。「

這世界竟是真的有記錄中的奇樹,前世我雖是一個遊戲開發設計師,但自初中起就特別喜愛華夏古代文學史,讀了不少歷史文學書籍,本以為其中所記錄的都是臆想誇張,想不到在這異世確是真實的。

記得猝死時就是在加班檢查即將公測的遊戲的缺陷,那款遊戲是一款異世玄幻抽卡遊戲,叫......什麼來着?

就在我沉思怎麼也想不起來的名字的時候,突然被一個枝條抽得回了神,「嘶,疼死我了。」

帝休也沒有想到我反應如此誇張,隨後上上下下仔細打量了一番:「弱,太弱了,和凡人稚子一個樣。」

出於對上古之物的尊敬,我憋着一口氣作揖道:「還請前輩指點迷津。」

「哈哈哈好,吾喜歡有禮貌的小朋友。」隨後便皺了皺眉頭認真說道:「你丟了一魄,導致你記憶不完整。」

我一驚,隨即更加恭敬道:「請前輩施以援手,我日後定會答謝。」這句話我是真心實意的。

帝休倒是擺了擺手,「行了,不用整虛的這套,就算你不開口我也會助你。」

「為何?」卻是無人回答,帝休迅速走到他原本獃著的那塊地方恢復了樹的樣貌。

周圍環境也變換成初見時池底的模樣,原本無色的偽裝也消失了。

不多時,帝休又變成人身,不知為何感覺他周身的那股生機似乎少了一些。

「來,拿着。只要離魄不超過三日,你的指尖血滴在這根上,它自然會回來找你,到時候記憶就完整了哈哈。」帝休爽朗一笑。

我目光落在在白凈的樹根之上,又望見原本乾淨的空地上溢出一灘汁液。

都說根乃樹之基,這與他挖肉又有何區別。

我抿了抿唇,終於是相信了這帝休。認真行了一禮,勢必要將此恩情銘記於心。

只不過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也沒有人會無緣無故對你好。

「帝前輩,有任何不違背道義的委託,喬酒只要活着定會盡全力去實現。」

帝休這次卻是沒有嬉皮笑臉,沉吟片刻後開口道:「吾還有三位好友,你務必去尋到他們。他們分別在崑崙以北,崦嵫山頂,最後一個在南方,具體在哪吾也不知哈哈哈。」

我嘴角抽搐暗道:「果然正經沒幾秒。」隨後又問道:「另外幾位前輩的名號能否告知?」

「哎~」帝休嫌棄地看了我一眼:「那樣就不好玩了,待你尋到他們你自會知曉。」

「......好吧,那等我找到另外幾位需要做些什麼嗎,還是帶什麼話?」我追問。

「一切都有定數,他們看到你就自然懂了。」帝休老神在在地回答。

「......恩恩,您說得都對。」既已知異木帝休對我沒有惡意,並且素來愛看古籍的我很快接受了植物會說話的設定,便對這帝休也有幾分親近了。

何況,樹的心眼可比人少多了。

我扯起一抹略帶討好的笑道:「放心吧,這事兒我一定給你辦妥了。不過吧......」

我露出一臉忐忑的愁容,唉嘆一口氣接著說:「您看您也說過我好弱好弱的,我這一魄也丟了好多東西都忘了,這外面的高手林立危險數不勝數,酒兒我怕是活不到那個時候啊。唉好想見一見另外三位前輩的真容啊,可嘆......」

我低頭故作可惜,心底卻有些打鼓,眼神瞟向帝休,心底卻有些打鼓。卻見他笑得眼角褶皺更深了幾層。

「哈哈哈哈你這小丫頭倒是聰明。」他竟絲毫不芥蒂這點心機,笑得那黃花木簪直顫,「行了行了,不就是要好處嗎?」

只見帝休伸手扯了根自己的頭髮,對着不知說了些什麼,竟只見口動聽不見內容。

我一臉嚮往,「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隔空傳音吧,以後我也要學這個。」

帝休說完後一鬆手,那頭髮便直接消失得無影。隨後便看向我說:「行了,又找了個小朋友和你一起,兩個小朋友剛好作伴一起玩,它懂得可比你多。」

我一臉疑惑:「可是這附近的人?」

「哎~都說了什麼都告訴你了就不好玩了。」

「好吧......多謝帝前輩。」我一臉無語。

「嗯,」帝休一臉滿意地撫了撫掌,「待你上去後去那醉翁樹下,小朋友自會來找你。」

我抱拳:「是,那喬酒便先走一步了,後會有期。」說出這句話感覺特別的江湖,有幾分大俠的味道了。

轉身走了兩步,我又走了回來,認真問道:「前輩,你怎樣才能離開這裡?」

帝休顯然我會問這個問題,一直帶笑的面容也靜止了一瞬,隨後便又笑道:「你倒是有心。不過,樹無根不長,而根無土不基。有些修為的植物精怪倒是可以隨意行走移動,但吾......因為一些事修為大跌。這千萬年過去,吾這紮根之土雖可暫保吾不散,卻沒有精力再去尋那古土了。」

「如果我替你找到那古土了呢?」我快速問道。

帝休瞪大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喃喃道:「你?難於登天。不,等等,你是她......那或許這天,可以一登。」

我皺眉:「嘀嘀咕咕什麼呢?就說行不行吧,我要是遇上那土怎麼才能分辨出是不是你要的。」

帝休哈哈大笑:「想不到你還是個有志向的,哈哈哈,你就留着我那根,觸碰到古土發光就是了。那古土可不好找哇,可都是那媧皇的收藏寶貝呢。」

我心頭更重了重,卻是擺了擺手道:「好了我知道了,以後有機會定幫你找到,好處就等以後再說吧。」

時間已過去了些,我有些怕那些丫鬟還有那鈴兒去房間尋我,便正式辭別了帝休前輩。

走的時候仍是來時帶我來的那株水草引我,按理說這些水草都一個樣子我應是分辨不出的。

但就在它葉子纏上我的一瞬間卻清晰地感受到它的情緒和特有的靈氣,這便是來時救我的那一株沒錯,我驚異地又摸了摸它的葉子。

就在我已離地時,帝休的聲音傳來,語氣充滿了古老的滄桑:「世人都推崇那神獸異寵,卻遺忘了同樣經歷了荒古的古木奇植,兩者相生相剋,吾一族非不善殺伐而是不喜,亦有擅長奪人性命之植。你,或許可以讓世人想起吾族的榮光。」

我慕然轉身,只見一顆黑色果實向我飄來穩穩落在我手上,卻沒有看見帝休的身影,那原本帝休實體所在的地上又變成了一塊「空地」。

收好帝休的果子,我便繼續隨着水草的力道向上方游去。

陽光,似乎越來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