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一月一千秋
一月一千秋 連載中

一月一千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akiram0ke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千秋 古代言情 墨情

於花門柳戶出落成少女的千秋是不拘於命運的存在
因緣際會認識並被義父青意收養,後在望京認識了少年將軍墨情,之後陪同義父青意到漠北駐守,在漠北的少女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溫暖
而陷於權力之爭的清官青意,在守護陲關的過程中被人算計,最終喪命於陲關之戰
而千秋正因此而下定決心,毅然返還望京,陷入權力之爭
展開

《一月一千秋》章節試讀:

第3章 斯人若彩虹


千秋正躲着,這時一個小廝卻突然走進巷裡,用狠勁把她拽出了巷子。隨後質問,「我就說巷子里有風聲,你鬼鬼祟祟的躲在這裡,不會偷了我們店的東西吧?」

千秋的眼淚再也沒剎住,隨即哭了出來。難過但偏執的回答「我...我沒有。」

小廝卻非要搜身,戲謔地撥弄她身上凌亂的衣衫。

此時官兵路過,千秋幾乎閉上了眼,她不敢看,也不敢想此時被官爺發現的後果。

可卻不是她想像的那樣,一位眉目溫潤的男子走下了步輦。撫弄着自己的扳指,饒有趣味的看着遠處的小姑娘哭的發抖,哆哆嗦嗦的。他偏過頭去對手下說了什麼,隨即一個身形高大的官兵過來詢問小廝,「小姑娘做什麼了?要你如此詰問。」

小廝氣結「回稟官爺,這小丫頭手腳不乾不淨的,想必偷了我們客棧的東西。」

「你說她偷東西,也得講求有理有據。我看你搜了半天,有任何證據可以表明是她偷的嗎。」官兵質問。

小廝自知理虧,就低頭說「沒有...但她這模樣也不是什麼正經姑娘。」

一旁領頭的那位男子冷笑道,「你自稱替天行事,乾的卻是欺軟怕硬的勾當。望都城下,是不是容不下你這張狗嘴胡說八道了?」

小廝剛想反駁,霎時就閉了嘴。因為瞥見那人的腰間的蹀躞帶上,別著一塊望都城的玉質門契,這塊是開啟望都城門的兩塊之一。

那人一擺手,小廝就被拖了下去。「帶去報案。」他輕飄飄的說。

在那個男子出現以前,千秋一度認為自己死定了。或被林氏的黨羽趕盡殺絕,或是被小廝送去官府。

滿月樓,雲韶府,有數不盡的「千秋」,死了一個千秋,或許整個望都城也無人憐惜。伶人的生命從來都是綺麗又輕賤。

千秋眼角的淚痕還未乾透,那男子就掏出一方手帕,躬下腰為她拂去了眼角快滴落的淚。

近七尺的男子,蹲下來與千秋保持一般的高度,給了千秋一個讓人安心的笑容,隨即把手帕遞給千秋。

「跟我說說吧,小姑娘。髮髻為什麼這麼亂呢?」他歪着頭認真看着眼前的女孩。

「我自知...有罪,但林大人...」千秋啜泣着,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男子低下頭思索着林氏平日的舉止,不覺得他能幹出什麼窮兇惡極的壞事。卻驚覺瞥見女孩裙擺的血。

「先帶你回去換件衣裳,那時再說也不遲。」男子站起來,背過了身。

只見男子邁進的府邸中,掛着一塊紫檀的牌匾「都督府」。讓千秋不易察覺的有些緊張。

提督作為重臣,府邸卻同她見過的一般臣子一個大小。

屋內陳列的擺件,像是久未擦洗,蒙上了一層厚厚的灰。

後來才從侍從的耳中得知,提督常被左遷貶職。這宅子,他也不曾住過幾日。

換好衣物的千秋,隨即步入了大堂。

還未走近就遠遠瞥見那男子。跪見男子後,便落座於男子身側。

男子展開手中的摺扇,步履翩然的在堂中踱步,先發制人道「該叫你千秋嗎?還是...阿四?」

想必是都知道了,千秋默然。很久之後才憋出一句「大人還是叫我千秋吧。」語氣幾乎哀求。

阿四這個名字,像是她稚嫩的十二歲中唯一不能提起的傷疤。

「我呢,陸青意,在望都有個閑職。」他玩弄着自己的鬢髮,並隨即湊得更近一些。

「林大人秉性公正,更有甚者頌其為竹君。小姑娘,你讓我很難相信你。」他望向千秋的眼睛,如同在對峙。

往昔的情景歷歷在目,千秋甚至有些溫怒。「如果大人想知道的話,千秋可以如實奉告。」

青意看不透這個女孩,眼底是複雜又難言的情緒。聲音卻稚嫩堅定,於是淡淡的說「講。」

千秋聞聲答道,「那晚,我本打算賦一首好曲贈予林大人。可大人卻帶來了一幅春宮圖,浮想男歡女愛之事。所以我潑了他一整壺雄黃酒,還刺傷了他的腳。如今我已是負罪潛逃,請提督寬恕。」

青意突然懂了,那天在巷口,她身上濃重的血跡和哭花的脂粉,好一個清官。

他雖經常被下遷官職,但人不壞,有不少的禍端都是為了替人出頭,剩下的都是遭人誣陷。

他心底突然生出一絲悲哀,這不是他想看見的天下大同。

一日為官,終生為官,何況他祖輩為國效力。前朝從未有過如此慘狀,那以後也不會是。

至少,他不允許。

像是沉寂太久沒有再敲過的編鐘。他突然發問,「小姑娘,我認你做義妹可好?」

千秋錯愕,但並非不情願。

他訝異道,「難不成你是不願意啊,我這個閑職收留你還是綽綽有餘吧。」隨即笑開。

「如果說我是開心呢。」但千秋明明在哭。終於有人不會像丟垃圾一樣丟掉她了。

「我改變主意了。」青意甚至沒敢看千秋的表情「我做你哥,也太佔小姑娘便宜了。我做你義父吧。」

他繼續說,「到時候何人都知曉,你是我青意的義女。如此,你大可放心。林氏的事不會再有第二次,我自然會維護你我之間的體統和分寸。」

青意沒注意到千秋眼裡蓄滿的淚水,下一秒這淚就浸**他的衣擺。

「小傢伙,還會抱大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