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下山而來
我下山而來 連載中

我下山而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村口老樹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村口老樹 白十三 都市小說

天生十二死嬰,師承佛道兩教
踏五行,行八卦
驅邪斬妖,十二死嬰環周身
看市井之中陰暗面,見人性之中醜惡相
展開

《我下山而來》章節試讀:

第2章 山中遇事


原本我以為是出去玩耍,在這三年之中父母很少讓我出去,基本上就不會出去,所以這趟旅途我也表現得興緻勃勃,一路上被周圍景象所吸引,住持大師一路上都在對我講解着我所見到的景象,兩人一同朝山路往上走去。

直至我看到寺廟,金匾之上寫着靈渡寺,住持駐足停下,而我則是看着這所寺廟。

「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知道了嗎?」

主持看着我,嘴角含笑開口言道,我懵懂地點了點頭。

見狀住持方丈打開寺門,將我帶到正殿之上,在一眾僧侶注視下為我剃度,眼見眾多身前莊嚴佛像,一時之間竟感覺四周氣息讓我很是舒服。

待剃度完成,眾僧侶紛紛退下,住持方丈拉起我繼續朝寺廟深處走去,直到後山一山洞前時停下,之後拉着我踏步進去,山洞四周點燃着燭火照應着前路,在一山洞深處見到一位老僧,那位老僧盤坐在地,閉眼誦經。

「師兄,我將那孩子帶來了」

聞言老僧睜眼,仔細端瞧起眼前的孩童,而我也一動不敢動,想往住持身後躲去,但住持卻笑了笑。

「不要害怕,這是我的師兄」

聽到住持這麼說我忐忑的心慢慢平靜下來。

「孩子,你往前走走」

聞言我抬頭看着住持,見到住持微微點頭,這才敢上前試探性地走了兩步,那老者仔細端詳,見孩童體內十二鬼嬰身影,不由得震驚。

「百年難得一見啊,着實奇特,空想你打算怎麼辦?」

老者抬頭看着住持,住持思慮片刻,開口言。

「我本打算先用封魔咒鎮壓,然後再做打算」

老者深思片刻點了點頭,表示同意這樣,不過先讓住持帶我出去,而後再議,住持點了點頭,將我帶離此處,讓一小沙彌帶我認識認識寺廟環境,而後再度返身回到山洞之中。

而後我被帶着四處觀察了一番寺廟,最後到自己房間里獃著,靜等主持消息,直至日落夕陽,住持才回來,臉上並沒有什麼變化,只告知我日後都要在寺廟修行,明日起會有人帶我修行。

聞言我自然開心,在家裡幾乎沒有人陪我玩耍,在這裡有這麼多人我心裏還是很高興的,主持眼見我興緻勃勃,於是笑着點了點頭離開。

第二日我就開始了苦修,上午盤坐誦經,下午練武健體,就這樣春去秋來,時間不知不覺過了許久。

平靜的日子一直到到我十二歲那年,一日寺廟門口突然來了一黑衣人,站在門口指名道姓讓住持出來,自己有事要與住持講。

「這位施主佛門重地還請不要大聲喧嘩」

住持打開寺廟大門,眼見着黑衣人遮着面容,卻瞧不見長得什麼模樣,只得向其微微拱手,告誡道。

「施主,不知你找老衲有什麼事嗎?」

「空想你看看我是誰」

黑衣人說罷見自身黑袍一掀,空想的眼角一縮,隨後臉色平靜看着眼前之人,徐徐過後開口道

「原來是空覺師兄啊,沒想到此處千山萬水,還是讓你找到了」

「空想,我勸你還是交出金剛經,要不然今日老僧就要討個說法了」

「空覺師兄何必咄咄逼人,那日我等同時發現兩部經法,一人一部當時說好,怎麼還事後反悔,罔顧自己是個出家人」

「哈哈,我心本朝佛,何顧這些,今日若你不交出,那就別怪老衲出手了」

「那請空覺師兄自便」

來人也是一名出家人,看樣子應該是與住持相識,但瞅着樣子像是來討債一般,說罷空覺朝空想衝來,兩人頓時之間打鬥到了一起。

而此時在上早課的我們就被外面聲音所吸引,而後就有人進來說有人在與方丈打鬥,聞言寺院之人統統都衝到門口觀看,而我也衝到了門口扒在門口看。

「多日不見,你倒是有點長進」

黑袍空覺退在一旁,看着場中空想,空想並沒有回話,只是笑着看着空覺。

「不過我最討厭還是你這副笑嘻嘻的模樣」

空覺說完再次衝上前去,與空想混打成一團,久久兩人不見勝負,但細心的人都看出此時空想住持落在下風,落敗只怕是時間問題。

「方丈,我等來助你,十八銅人陣」

從寺廟之中衝出幾人衝到場中,站在空覺面前,空覺眼見幾人結成陣,忍不住開口譏諷道。

「怎麼空想,這就開始準備人多欺負人少啊?」

「是空覺師兄先來此搗亂的」

「我只是來取回我的東西罷了」

「空覺師兄不要再來搗亂了,在此清醒一下吧」

「呵,你不會以為憑這些人就可以阻擋我吧?」

空覺說罷直接上前準備破陣,一掌拍向眼前武僧,瞬息之間四周衝來六隻木棍打向空覺身上,而空覺面前武僧則是一棍後支,跳後一步,而空覺卻身中六棍,一招被打回。

空覺頓時惱羞成怒,面紅耳赤,怒視着前方的空想,而門口外的我們直接被眼前一幕所震驚,直誇這十八銅人陣好厲害。

而空覺還想嘗試幾番,衝上前去但都被打回,無奈他只好向著空想怒吼一聲,轉身跳出陣法,遠遁而去。

「空想你給我等着!」

而空想住持則是一臉擔憂,命人將我們帶回去,繼續早讀,而後向後山方向走去。

而我們則被繼續帶回去上早課,我卻是一臉擔憂的看着住持,連上早課時都在想,一旁沙彌發現我有些無精打采,開口小聲問我。

「怎麼了十三,怎麼看起來無精打採的」

「沒事,我就是在想今天早上的事情」

我看着一旁的小沙彌,這人是和我差不多時候進的寺廟,如今與我一樣上早課,法號妙仁,他是實打實的寺廟僧人,不像我仍是俗家子弟,所以還是本名,他是被父母送上來的,只因家裡糧食不夠,所以送上來當僧人的。

「昂昂你在擔憂那人臨走說的話吧?」

「是啊,我怕他會再來搗亂」

「那我們偷偷跟上去看看吧?」

「不好吧,萬一被師兄發現我們逃課,怕又是一頓責備」

「沒事沒事,走吧走吧,難道你不想知道他們接下來如何嗎?」

聽着妙仁的話着實打動了我,在我的世界裏不允許有人在山門搗亂,於是點頭答應下來,而後等到午飯吃完,休息之際準備下山看看。

但吃過午飯我就被師兄通知方丈找我,所以我準備先去方丈那裡,再準備和妙仁出去看看,等我到了住持房門外,叩響房門。

「進來吧」

聞言我推門進去,見方丈正在打坐,看向了我,於是我低頭雙手合十向方丈問好。

「方丈」

「你知道我叫你前來是為何事嗎?」

「不知,是這樣我想到了一個辦法,可以用來鎮壓你體內的鬼嬰」

聞言我還是十分開心,我已經從方丈口中得知了自己從小被鬼嬰附體,原本我還是很恐懼,但經過在寺廟待得這些年我對這些鬼怪之說也算有些了解,而且前些年隨方丈外出,曾見過。

「你準備一下同我去後山中」

我點了點頭,住持方丈就帶我向後山中走去,來到山洞中,在見到住持的師兄我也是點頭問好。

老者點了點頭,這時方丈開口言。

「你先坐下,等會不管多疼,都不要動彈,不要打斷我」

我點頭盤坐在地,而方丈與老者相視一眼點頭,二人就準備片刻就在我的頭頂開始畫符,頓時間整個山洞裏金光四現,而我的頭隨着他們第一筆落下就開始脹痛,像是氣球快要充爆似的,使得我的身體開始不自覺地搖擺。

「不要動,堅持住」

見我身軀開始晃動,方丈開口大吼,但我的意識漸漸有些不清晰,好像馬上下一秒就暈了。

「念清心咒」

一旁老者見我的模樣,大聲呵斥一句,這一聲猶如驚雷一般在我腦海中炸裂,這才讓我清醒過來,聞言也開始再開口念起清心咒來。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渡一切苦厄……」

清心咒一念,我就覺得自己的意識要比之前清晰的多,但頭顱之上的痛疼絲毫不減,而方丈與老者此刻額頭也滲出汗珠,兩人的氣息也漸漸弱了下來。

終於在漫長的時間過後,痛苦終於結束了,而方丈兩人則虛弱的坐在一旁,我的頭上則出現一道符咒,不認真的看像是一道蓮花一般。

「方丈你們沒事吧?」

我起身才看見身後兩人的情況,急忙上前查看詢問。

「沒事,就是累的有些虛脫」

方丈開口回答,方才讓我安心下來,我從心底感激這兩位,若非兩人怕是自己躲不過這一劫,於是跪拜兩人感謝。

「多謝方丈與師叔再生之恩」

見我跪拜下來,方丈也是讓我站起來,擺了擺手無須如此。

「十三啊,你在廟中待了如此之久,我與師兄二人早已把你當作自己人了,你不用這樣。」

聞言我心中更是感激,但念在方丈開口只好起身,扶起兩人坐在石頭上面,讓兩人安心休息。

「十三,雖然現在將符咒成功刻畫在你身上,但是時效終究是有效的,你需要找到其他機緣,方可結束此事。」

我聽見方丈所說,心中也徒增無力,但隨後看着一旁為我勞心勞累的兩人,心中再升起信心,總有一日會找到徹底根治自己的辦法。

「好了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對了這個封魔咒的印記是不會消失的,若是有一天消失了就是無用了,你要在消失之前找到辦法」

聞言我點了點頭,感覺自己身上的重擔很重,見方丈盯着我看看着我,我想他們應該還有什麼話不方便我聽,隨後我雙手合十拱腰退後,想山洞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