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季少,您的未婚妻成年了
季少,您的未婚妻成年了 連載中

季少,您的未婚妻成年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西紅柿嘻嘻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孺牧 戚風 現代言情

戚風這次回來,本就是拿回母親留給自己的一切,也順手把那個血緣上的渣男父親解決掉,畢竟裝傻充愣這麼多年,也是時候霸氣回歸了
但誰知道,母親留給她的,不單單難以估量的財富,還贈送了一個未婚夫,這算是買一贈一嗎? 傳言這未婚夫雖是個經商鬼才,但有斷袖之好,本以為只是簡單的退婚,誰知道這男的竟然比自己那個渣男爹還難對付
戚風:那個,季總好,我是戚風,你傳說中的未婚妻
季孺牧:哦
戚風內心:就這?????? 戚風:知道你喜好偏愛,我也不是愛攀權富貴的人,不如


季孺牧:不如?我破產? 戚風內心:這貨確定是經商奇才?腦子是有問題吧? 戚風:倒也不必,要不我們選個良辰吉日,咱們退婚吧
季孺牧:退婚的良辰吉日到沒有,你要是着急,結婚的吉日有幾個,你挑一個? 戚風:不都說你,你,你斷袖之好嘛,你還讓我結婚,我得罪你了嗎? 季孺牧:那不是因為那時候你還沒長大嘛
戚風:所以,還是我錯了???? 季孺牧:道歉到不用,反正都是一家人



展開

《季少,您的未婚妻成年了》章節試讀:

第03章 唧唧唧,丫丫丫


眼見回來也有半個多月了,無論是玉衫還是顧笙歌,明裡暗裡都給自己下過不少絆子,但都被自己裝傻充愣的糊弄過去了,有時候還讓她們吃了啞巴虧。

但就是不見顧離居有什麼舉動,不應該啊,這麼多年把自己流放在外,雖然按計劃自己的確打算是時候回來,但這次是顧離居主動叫自己回來的。

都說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他顧離居這麼主動,定然是有目的的。

但就是這目的是什麼,自己一時間還真沒看出來。

戚風很不喜歡這種事情不受控制的感覺,她喜歡掌控一切,但現在,不知道顧離居的目的,她就無法進行下一步的動作。

越想越是心煩。

酒精一向是麻痹大腦最好的解藥,對於嚴於律己的戚風也不例外,在及其少數的情況下,戚風也會選擇用這種方式短暫的放鬆。

CLUB酒吧內

有的人喝酒之前是個人,但喝了酒之後,就不一定還是、、、、、、

這句話用來形容戚風簡直是再恰當不過了。

戚風一向都是冷漠的,除了對於自己過世的母親之外,她不會信任任何人,也不會對任何人有依賴感,所以,也就養成了她話少的性子。

但喝了酒的她就不太一樣了,活脫脫一個話嘮,那感覺好像是剛學會說話的原始人,恨不得把整個新華字典都說一遍。

「哇,小哥哥生的好漂亮,就是不知道怎麼稱呼呢?」

「季孺牧。」

「什麼,什麼?雞?雞什麼?還是母的?」

某人此時的臉,只能用陰雲密布來形容,但凡換一個人敢這麼說,他發誓,明天整個錦城都看不到那個人的身影。

「不對啊,你們這行業,不都叫丫嗎?你,你,你不是男的?我看錯了?」

說話間,戚風倒是不客氣,一下子靠的很近,雙手捧着某男子的臉,很認真的端詳着,因酒精而微微泛紅的臉頰更顯可愛。

而戚風沒有注意的是,兩人之間的距離是那樣的近,近到季孺牧都能感受到戚風呼吸間的熱氣。

那麼近的距離,她的眼竟是那樣的好看,好一雙丹鳳眼,眼眸是那樣的清澈、乾淨,琥珀色的眼睛,好像又在閃閃發光一般。

她的臉頰雖微微泛紅,但卻好似故意平添上去的腮紅一般,竟然毫不違和,更顯的她多了幾分俏皮可愛。

季孺牧的心跳竟然漏掉了幾拍,就在她靠近的那刻。

「不對啊,你就是男的,我,我沒看錯嘛。」

「我是男的,但不是丫。」

「唉,算了,算了,知道你們這行自尊心重,行行行,公關行了吧,這樣吧,你今天晚上,姐姐我包了。」

「你、包、我?」

「放心,你要是業務能力好的話,說不定姐姐還能當個回頭客,多照顧照顧你呢。」

「所以,這種地方,姐姐常來?」

「那是,姐姐是誰,左刀怒斬霸王龍,右劍挑斷西門慶,黃浦江里喝過水的主,什麼場面沒見過?」

「行,看來玩的挺多的。」

老天作證,要是給戚風一次機會,她保證再也不喝酒了,尤其是在某人面前。

當然,這個結論是很久之後的自己才知道的。

接下來的時間,請欣賞戚風酒後的廢話文學。

「小哥哥吃晚飯了嗎?」

「吃了。」

「哦,那小哥哥晚飯吃的好吃嗎?」

「還行。」

「晚飯是別人請你,還是你請別人,還是自己吃啊?」

「自己。」

「自己一個人啊?那是在酒店吃的,還是在家啊?」

「酒店。」

「酒店哦,那是酒店餐廳,還是叫的外賣嗎?」

「餐廳。」

「哦,那餐廳人多嗎?用不用排隊啊?」

「不多。」

「那一定不好吃,好吃的都排隊,那你吃飽了嗎?」

「恩。」

此處省略幾萬字、、、、、、、

接下來的近兩個小時內,戚風從晚飯聊到了宵夜,事無巨細,完美的把廢話文學的精髓發揮到了極致。

而季孺牧雖然表面上不耐煩,但卻還是耐着性子把每個問題都回答了。

但那臉色,卻是多少不太好看,如果眼神能殺人,戚風現在估計已經轉世投胎好幾輪了。

上一秒還在說個不停,下一秒倒頭就睡,這戚風的酒品實在是不敢恭維。

季孺牧看着眼前的她,明明剛剛還恨她恨得牙根痒痒,可此時她安靜的樣子,又是那樣的乖巧,讓人忍不住想疼惜。

果然,能讓自己這麼束手無策的,只有她了。

「季總,您出來了,車就在前面,我馬上通知開過來。」

「小點聲,別吵到她。」

這時,江昀才注意到,像個小貓一樣,整個縮在季孺牧懷裡的戚風。

這,這,是他江昀看錯了,還是有生之年系列?從來都不近女色的季總竟然抱着一個女的出來,還是喝醉的?

咱說,就算您不喜歡那些投懷送抱的,偏偏有點特殊喜好,也不能這麼趁人之危啊,畢竟大小也是個人物,不要面子的嘛。

要不,我先聯繫聯繫公司公關?做好危機處理?

「叫車啊。」

「哦,好的,季總,那,您手上這位,要不我先幫您拿會?」

「不用。」

還挺護食,看來,季總這次是真的鐵樹開花了。

「去附近的酒店,環境好點的。」

「好的,放心,季總,保密性一定是最好的酒店。」

畢竟是咱季總的第一次。

「南非的項目,是不是差個負責人?」

「是我的錯,季總,您就別讓我去南非了,我,我紫外線過敏。」

「那腦子就別瞎想,想點有用的。」

「哦。」

停頓了幾秒鐘,江昀還是鼓足了勇氣。

他發誓,他真的不想這樣在作死的邊緣瘋狂跳躍,但不問也不行啊。

「那,季總,您看等下是用您名字開個套房,還是用這位小姐的?」

「你沒有名字的嗎?」

熟悉季孺牧的人都知道,他此時的語氣,明顯已經在生氣了。

但又因為手邊那個像貓一樣安靜的女孩,而隱隱不能發作。

這邊,剛到酒店,季孺牧就徑直抱着戚風去了電梯,留下江昀處理剩下的瑣事。

江昀本來還在思考要不要上去,沒想到季孺牧已經下來了。

什麼?這,我們季總這,難怪這些年都不近女色,明天,要不先給季總安排個醫生?

不過吧,這種事,季總不好開口,咱也不好提醒啊。

但作為一個合格的助理,必須急老闆之所急,想老闆之所想,大不了一死,豁出去了。

「季總,您,現在回家嗎?」

「恩。」

夜晚的錦城不同於白天的忙碌,更像一個遊走在人間的暗夜精靈,耀眼奪目,卻又多了些神秘俏皮。

看着今晚的錦城,季孺牧又一次想到了戚風,莫名的感覺她們是那麼的相似。

「她就是戚風。」

季孺牧好像在跟江昀說,又好像在自言自語一般。

什麼?所以,剛剛的一切都是我猜錯了?是我想多了,我們老闆身體沒問題,也沒趁人之危。

那個醉的一塌糊塗的,就是我未來老闆娘。

就是我老闆想了八年的人?

??????

真後悔剛剛沒仔細看看,這傳說中的戚風到底長什麼樣,能讓錦城家喻戶曉的商業奇才記掛八年。

為了她,更不惜平添上斷袖之好的緋聞。

「那,既然如此,我們剛剛為什麼不把戚小姐送回家呢?」

「還不是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