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切骨非寒
切骨非寒 連載中

切骨非寒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頭髮不能少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花溫阮 蘇白澄

女主:心狠手辣+外冷內熱+呆萌善良+堅強果敢 男主:心機深沉+白切黑+偏執病嬌+八百個心眼子 四海七國,千百年來各國君主都妄想得到傳說中能夠召喚陰兵並且得之能夠長生不死的龍魂 為拯救家族與蒼生,花溫阮尋找能夠打開龍魂的命珠
她招惹到八百個心眼子的勤王世子,不斷掉入他的一個又一個圈套
但是她總是能夠全身而退,把他耍的團團轉
他給她下了同生共死的情蠱——「你說你恨我,但是每到朔月之時,你的情蠱就會發作,只有我的血才能夠緩解你的痛苦,所以你是逃不掉的,你不僅愛我,還對我情根深種
」面容扭曲的男子掐着她的脖子,逼迫她喝下他的血
她在收集命珠的一段段冒險中不得不與他互相合作共謀,被迫成為「一條繩上的螞蚱」
當她終於毀掉了龍魂,得償所願,安心迎接死亡時
他卻近乎放幹了一身的血,用自己的命將她拉了回來
原來她所以為的背叛,也是他「心眼子」中的一個! 「這樣,我們就流淌着彼此的血液,永遠分不開了
這就是真正的同生共死!」展開

《切骨非寒》章節試讀:

第3章 西華山莊已經不再太平,她不能坐以待斃


西華山莊一向是四季如春花開不斷的,老莊主疼惜女兒,將最好的一處地方建造了霜花閣。

霜花閣沒有「霜」,但是有頂雪的紅梅,含露的荷花,開不斷地丁香,甚至有世間難見的紅顏花。

花溫阮卻沒有像親人期盼的那樣,健康安寧。

八年前,她遭叛徒暗算,身中寒毒。任何奇珍靈藥,用在她身上就像是投到了無底洞,沒有任何效果。

蕭念白為了減輕她的痛苦,從沒有停止尋訪名醫,甚至費盡心思請到了聖醫穀穀主為她診治,聖醫穀穀主只搖了搖頭,一張藥方也沒有留下。

「子沐去凌珏山莊也有些時日了,他本來性子就浮躁,容易被他人所影響,我怕他在外久了,被凌珏山莊那紈絝的少莊主帶壞了。」

花溫阮裹着被子,跳下床,如玉的腳踩在地板上,襯得更加白皙。蕭念白見了忙呼,急惶惶的將她橫抱起來,放回了床上。

「你是我的祖宗。」他掐着花溫阮的一邊臉頰,惡狠狠的說「你還有那閑心擔心李子沐,他都十六歲了,你十六歲時,就已經將破敗凋零的西華山莊重新整頓,殺伐決斷除盡叛徒,當年的你成就了如今的西華山莊。」

蕭念白摟緊懷裡的她。「現在你還有我,有我們,等到我們成親之後,我就在碧華山莊的西面圈出來一片地,用波斯運來的那批上好水晶給你蓋個彩虹樓,你想養什麼都可以,給你堆滿南珠。」

花溫阮聽他像是哄孩子一般的語氣,很是無奈,整個天下恐怕也就是蕭念白能夠這樣看待她了。

「李子沐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失去雙親的可憐孩子了,他在凌珏山莊不僅是功課最好的弟子,今年開春他在八大門派的第一次簪花會預選大會上取得頭籌,現在是武林中勢頭最好的後生。」蕭念白想起當時他坐在比武台北側,一路看着李子沐打敗一個又一個對手,比他強壯的有,比他年長的有,比他架勢足的也有,可是無論什麼路數,什麼詭招,都被李子沐一一化解,逐個擊破。

台上的李子沐意氣風發,少年風流,頎長挺拔的的身姿若蒼柏勁松,眉宇間似有寶器霞光,璀璨奪目。

蕭念白一直不贊成花溫阮收留李子沐,這個孩子就像養在身邊的一條蛇,會不會反咬一口完全取決於他的意願,畢竟他是那個人的兒子,身上流着他的血,況且李子沐的容貌與那個人太過相似,就像一個模子印出來的一樣。

只是這點,就足以讓蕭念白忌憚,他不想一個有着那樣容貌的人在花溫阮身邊,更不想他將來接管西華山莊。

花溫阮自收養李子沐以來,就從來沒想過他會離開西華山莊,她自然而然的認為李子沐是西華山莊的下一代莊主,在她離開之後,他能夠接下莊主的擔子,承擔起守護龍脈傳承鑄靈鎖魂技藝的責任,她並沒有想到李子沐也有自己的想法,也會嚮往江湖的精彩,外面世界那麼大,她沒有理由將李子沐這隻雄鷹困在西華山莊這一方天空中。

「李子沐8歲起便在山莊內學習鑄魂,如今已經16歲了,他很聰明,甚至說是奇才,學什麼的都是一點就透,如今他掌握了山莊內所有鑄造兵器的技藝,但是你並沒有將核心的鎖靈方法傳授給他,恐怕引起了他的不滿才會不想再在山莊內待下去。」

「沐沐不會這麼想的,他一向對權力不感興趣,只是近期有些叛逆而已。」花溫阮不贊同蕭念白的看法,掙開了他的懷抱,坐了起來,攏了攏披在身上的狐裘與錦被,不讓冷風順着縫隙灌進去的機會。

李子沐是她看着長大的,他兒時還是很活潑的,會偷懶,會撒嬌,甚至也會調皮搗蛋捉弄鑄劍師父,但是隨着他一天天長大,性子慢慢有了變化,雖然沉穩了,但是對她也不是什麼話都說了,逐漸沉默寡言,甚至有時候拒絕溝通,譬如此次的凌珏山莊之行,他從來沒有說過任何理由,面對她的疑問也只是沉默以對。

蕭念白搖了搖頭,笑着重新將女子攬在懷裡,用胸膛的溫度來溫暖她。花家的人什麼都好,就是看人的眼光不行,可能是居住在與世隔絕的山莊中,他們自帶一種天真,這是一種不世故的善良,就像是自帶珍寶與絕世神兵的孩童處在豺狼虎豹的密林之中,雖有神兵護體,但是也保護不了他的周全。

那個人在她年少時傷了她,甚至是害她家破人亡的始作俑者,她卻在西華山莊腹背受敵時毅然決然親自去棲梧山莊在三大邪教圍攻下救出那個人唯一的血脈,並且不計前嫌將他帶在身邊,親自教導,將他養大,這無異於養一隻狼在身邊,還是一隻有野心的狼。

蕭念白眼神微暗,眼底幽深若古井,花溫阮與他相處那麼久,自認多少知道他的一些想法,關於李子沐的事情,他雖然沒有與她多說過什麼,也沒有插手過問任何事情,對於她的要求從未有半點怨言,一律以最快的速度辦好,但是花溫阮知道,他對於以前的事情還是有心結,對那個人的背叛還是耿耿於懷。

一束陽光,透過琉璃窗,打破了室內的靜謐,萬物就像是突然蘇醒,山林間傳來蟲鳴獸語,外庄的晨練弟子也陸續成群在練武場操練。

花溫阮知道,西華山莊已經不再太平,她不能坐以待斃,要早早做好主動出擊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