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萬里無雲,天下為頃
萬里無雲,天下為頃 連載中

萬里無雲,天下為頃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庸人不擾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依,萬頃 雲春和 古代言情

天下初定,百廢待興
然當今聖上昏庸無能且膝下無子
各路藩王蠢蠢欲動,周邊小國摩拳擦掌
雲家,擁有六州之財富,富可敵三國,是天下當之無愧的巨富之首
可惜盛世都難保其家族之安全,更況這山雨欲來之境
雲家嫡女雲春和,慘遭滅門之禍,為保家族之榮耀,為定天下太平,以女兒之身入朝堂,書寫一段傳奇
展開

《萬里無雲,天下為頃》章節試讀:

第5章 狹路相逢


快樂茶鋪亂作一團,各路看客也不一而同。有的在青衣女子一降落,就發出尖叫聲然後朝着門外跑去,有的穩如老狗端坐在原坐,甚至還饒有趣味的望着打鬥的中心,就比如那個叫作萬征的男人。還有就是對於偶像過分迷戀,有着可以為偶像豁出一切的勇氣,趁着場面混亂一下子就跑到了偶像面前拔出劍鞘,宛如一位勇士,如果不是體型過於肥胖,以及拿劍的手過於顫抖的話,勉強也能稱之為一位勇士。沒錯,這類人就是以咱們的姚掌柜為代表,沒有之一。還有一類人簡稱看熱鬧不嫌事大,憑藉著嬌小的身體和靈活的步伐,在躲過各種砸向自己的物品之外,還能不慌不忙的看着打鬥的人群,看到精彩之處還會發出「哇~」的讚歎之聲。

坐在二樓的萬征其實在青衣女子腳尖剛落在快樂茶鋪的屋頂上就有所察覺,無他,只能說這名青衣女子漏出的破綻太多了,倒像刻意而為之。她會是雲春和嗎?萬征望着那正在纏鬥的青衣女子,沉沉的思索着。她的身形、樣貌都和畫像無二,就連自己私下調查的雲春和左手肘關節處有顆小紅痣也不差分毫。但是,一切都太巧合了。但如果不是巧合,那又會是什麼呢?一切彷彿一個謎團一般,就如同雲春和這個人一樣,忽遠忽近,似真似假,難以捉摸。

就在萬征還在沉思時,這邊的山娃和姚掌柜「不期而遇」。

姚掌柜正護着青鸞向門外走去,可惜向外涌的人實在太多了,反而大家都被困在裏面。這時姚掌柜望着正在吃瓜的山娃,靈機一動,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加上山娃他們三個怎麼也能回到開心茶鋪。但是天不遂人願,原本山娃躲在一個高大的桌子底下,退可攻進可守,還掌握最佳觀影位置。可這姚掌柜過來後,突然身後響起一陣巨響,而後四五個銀縷衣從天而降並且各個手持流星錘,向著姚掌柜和山娃衝來,且錘錘致命。

山娃內心一陣咒罵,但為了能保住自己的飯碗,不得不保住自己這除了金錢充足其他一路霉運的姚掌柜,不得不保住那瑟瑟發抖,淚雨如花的絕世歌姬青鸞。過了幾招,山娃明顯感到銀縷衣的目標不是姚老闆和自己,很明顯是他們身後的青鸞。原本山娃想着把姚老闆打昏扛起就走,但是也不知姚老闆哪來一股蠻勁,衝著銀縷衣就是一個猛衝。這還沒完,也不知那個青衣女子怎麼想的竟然也向他們這邊打過來,這下金縷衣也沖了過來。如果說還有什麼比這更混亂的場面,那就是萬征居然也加入了戰圈。山娃心想,毀滅吧。

場面異常混亂,簡直分不清對手是誰,但是不知為何萬征不去追那青衣女子,反而對這個開心茶鋪的店小二處處下狠手。

「閣下,為何處處對我下狠手?」山娃一臉無奈一邊與萬征過着招一邊詢問着萬征。

萬徵人狠話不多隻說了一句:「無他,看你不順眼。」

山娃翻了個白眼,覺得莫名其妙,這下山娃不僅要護住姚掌柜和青鸞還得防着萬征下死手。

萬征也是當之無愧的戰神,三兩招就將對面只有三腳貓功夫的山娃制服了。萬征摸了摸山娃的手,雖然嬌小了些但卻是一雙十足男人的手而且極度粗糙根本不像一位閨閣貴女之手。然後萬征又摸了摸山娃那張黑漆漆的臉,竟然也沒有易容和人皮面具。萬征的眼眸暗了下來,突然趁着山娃不備向山娃胸前摸去,竟然也是一片平坦。

奇怪,萬征如是想着。不應該啊。

饒是山娃再黑的臉,再厚的臉皮,臉頰兩側也泛起了絲絲紅暈,低聲呵斥了一聲:「流氓!」

姚老闆更是大受刺激,竟然掐着青姬的手臂直呼:「老天,綏王居然好這一口!」

萬征這下確定山娃不再是自己找尋的人,連忙解除了自己對於山娃的轄制,並作揖道歉道:「抱歉,在下認錯人了。」

山娃雖是憤怒但也連忙低下頭作揖回道:「沒衝撞到貴人就好。」

說罷,萬征也沒有在此處過多停留,就加入到青衣女子與金縷衣的廝殺包圍圈中,並且抱着剛才對山娃的歉意,直接順手幫忙解決了一直對青鸞窮追不捨的銀縷衣。

山娃見狀眨了眨眼,望了望遠處的青衣女子,連忙帶着姚老闆和青鸞回到了開心茶館。

那邊戰鬥還在繼續,這邊回到開心茶鋪的姚老闆也開啟瘋狂的獻殷勤模式。

「青青,你渴不渴啊。這是我們店裡上好的碧螺春。」

「青青,你累不累啊。我給你錘錘背。」

「青青,你困不困啊,我們店裡的上好包房已經收拾好了。」

「青青.....」

山娃見着姚老闆的樣子一臉無語,而後端起千里眼準備往對面望去。可惜青衣女子早已不在快樂客棧,萬征也消失不見了。但山娃依舊拿着千里眼不知道在望着快樂茶鋪的哪裡。

姚老闆的諂媚的聲音斷斷續續傳入山娃的耳中,那名叫青鸞的女子也在不動聲色的打探這一切。

「這位小哥是?」青鸞突然問起站在窗邊的山娃。

姚老闆趕緊狗腿的說了一聲說:「這是我們店的小二叫做山娃。」

「山娃?「青鸞低語重複了聲接著說道:「剛才多謝壯士搭救,只是青鸞身無長物唯有這支玉釵,還請壯士不要嫌棄。」

山娃見狀收起千里眼,深深的望了眼青鸞,而後搖手說道:「姑娘言重了,方才小的也只是聽掌柜的辦事,姑娘感謝錯了人。」

聽到這原本失落的姚掌柜瞬間恢復滿血狀態,望向青鸞的眼中閃閃發光。

青鸞也並無惱意,俯身作揖向姚掌柜表示感謝後,又與山娃說道:「壯士於我恩重如山,此生青鸞也無以報答,剛才那支玉釵乃前朝西陵氏親手所制,不僅成色一流若是磨成粉磨服用,不僅可以滋養美顏甚至可以讓腐朽的肌膚重新煥發光彩。若是壯士有心儀之人,此釵也可討佳人歡心。」

山娃見那玉釵似與普通玉釵別無二致,反而那點翠卻熠熠生輝。山娃抬眼望了望青鸞,依舊回絕道:「姑娘真的太客氣了,本就是舉手之勞,況且真正為姑娘解決後患的是對面的東家,若是真想感謝還得去對面登門拜訪。」

見此情景,青鸞依舊微微一笑,而後將玉釵插回髮髻又掏出一枚玉佩,遞到山娃面前,柔聲說道:「那這位壯士,可否認識這玉佩的主人?」

山娃雖是雖是一臉苦相,但眸中還是忽明忽滅,接過玉佩端詳了一陣,只見玉佩色澤溫潤,質地通透,中間還有一個若隱若現的雲字。山娃眼中寒意一閃而過,憨憨一笑將玉佩還給青鸞說道:「真可惜我也是第一次見着這麼好的玉佩,它的主人一定是個了不起的人。」

青鸞接過玉佩也微微一笑說道:「是啊,他真的很了不起。這枚玉佩是曾經雲家家主雲儀所贈。那時我生如浮萍,命似螻蟻,所遇非良人。如果不是雲家家主搭手相救,就不會有今日的青鸞。」

姚老闆聽到這滿眼心疼。山娃卻不是很觸動,反而回了句:「娘子想報恩,應當前往柳州,而非這京都。」

青鸞聽到此處,眼神黯淡,撫摸着這玉佩說道:「可惜這世間之事難得圓滿,天地之間哪裡還能尋得到雲家二字。」

此時姚老闆和山娃都沒說話,唯有窗外的蟲鳴襯的夏夜愈發寂靜。

青鸞暗自垂淚了一會兒,又笑道說:「哎,我說多了。今天本該是感謝兩位救命之恩的。多謝二位搭手相救,青鸞唯有以茶代酒方能表達感激之情。」說著就喝下眼前杯中的茶水。

姚老闆眼眶濕潤連忙一飲而盡。而山娃端起茶杯,眼眸閃了閃也盡數喝完。

夜還在繼續,山娃依舊做着雜活,姚老闆也依舊在和青鸞談笑風生,但是姚老闆卻覺得自己眼皮越來越沉。突然天旋地轉,姚老闆和山娃齊齊倒地,唯有青鸞含淚望着遠方,拿着玉佩喃喃自語:「儀朗,願你保佑春和,保佑雲家。青鸞很快就會和你相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