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糙漢家的胖心肝
糙漢家的胖心肝 連載中

糙漢家的胖心肝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曌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南晚 現代言情 韓颺

一個擁有律師證的著名律師的助理,在取證的路上碰上了地震,醒來變成了一個兩百來斤的胖知青,從此在七零年代過上了罵罵咧咧的生活…… 活着不易,且行且珍惜啊!展開

《糙漢家的胖心肝》章節試讀:

第四章 說客


韓颺自從退伍回來就被分進了縣公安局,本來以他的能力和原來的職位應該在公安局裡位置不會差的,但他卻偏偏自己主動去了檔案管理處。

檔案管理以前都是快退休的公安或是女同志在做的,沒想到一個前途光明的小夥子卻主動申請了那個位置。

自從那次任務之後,韓颺的眼裡好像沒有了光,他對自己的未來迷茫而沒有期待,只想這麼渾渾噩噩的過着,等父母老去韓棟長大他的任務也就完成了。

晚上韓颺回到家時,韓父已經回來了,韓母在餵豬,韓棟幫忙在餵雞鴨鵝。

「回來啦!」韓父邊洗着自己的鞋子邊說道。

對於兒子的變化韓父都看在眼裡,甚至有幾次韓颺晚上做噩夢驚醒他也知道,他經常翻韓颺奶奶留下的筆記,給韓颺喝了一段時間的安神湯,似乎有那麼點效果。

正因為韓颺是這個狀態,所以韓颺回來半年多了,他們也不曾讓韓颺相過親,外面傳韓颺和韓棟的關係,他也沒有做過解釋。

「嗯!」韓颺看了眼父親,就進了廚房。

話是越來越少了,韓父嘆了口氣。

「爸,你回來了啊?」韓棟喂完雞鴨鵝,扶着韓母從後院回來看到韓颺高興地叫道。

韓颺看着韓棟挑了下眉,這麼熱情?非奸即盜!

韓棟在家平時話不多,難得今天看到韓颺那麼熱情,真是太明顯了。

「今天看到你爸這麼熱情,想吃糖了?」韓母調侃道。

「奶奶,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是是是,你是小大人。」

韓颺看了幾眼韓棟,然後拿着毛巾和臉盆去井邊洗臉去了。

韓棟放開韓母,跑到井邊狗腿的幫韓颺打水。

「喲!我們家小棟是越來越懂事了。」韓父笑。

「爺爺洗鞋子你怎麼不給打水啊?」

「爺爺,我剛才不是忙着么,您現在還要嗎?我給您打。」

「好啊!爺爺等着你給爺爺打。」

家裡有了個孩子就是不一樣,比原來熱鬧多了。

韓颺洗了臉和手,把水倒在合歡樹下。

「有事?」韓颺問道。

韓棟打水的手頓了一下,笑着說,「爸,今天胖知青姐姐做了叫花雞,我和爺爺奶奶中午吃了小半隻,還有半隻留着下午吃,味道可好了。」

「嗯!味道是不錯,南知青這孩子手藝是不錯。」韓父誇道。

韓颺沒響,一直看着韓棟。

「爸,胖知青姐姐在知青點不受待見,我們家房間多,能不能讓胖知青姐姐來我們家搭夥啊?」韓棟每次看到韓颺的冷臉都有點犯怵,問的小心翼翼的。

「胖知青姐姐做飯手藝好,可以幫奶奶做飯做家務,再說了她現在在努力減肥,爸,您不是每天早上晨練么,剛好可以督促胖知青姐姐。」

韓颺很寵溺韓棟,聽到韓棟的話,他低頭笑了笑,臭小子,都給安排的妥妥的了,這還是請求?

韓母聽了韓棟的話皺了下眉頭,韓颺還沒娶媳婦,這讓一個女知青住進來好像不太合適吧?這樣韓颺以後還怎麼說親啊?

韓父也有同樣的顧慮,畢竟兒子的終身大事重要。

「小棟啊!你想讓南知青來我們家搭夥,南知青同意了?」韓父問道。

「爺爺,胖姐姐可好了,雖然胖了點,但她心地善良,人也勤快,我們家人口少,奶奶眼睛又不好,胖姐姐來了正好可以幫幫忙,我們跟她這是……是……」韓棟想了半天想不起這個詞怎麼說。

「哦!我們這是互惠互利。」韓棟看着韓父笑的開心,他現在也是個會用詞的人了。

「不錯,還會用詞了,今天再繼續抄書,再接再厲,你以後會用的詞會越來越多的。」韓父揶揄道。

韓棟皺了皺眉,還要抄書?還不如到山上去割豬草呢。

「爸,您覺得胖姐姐來我們家搭夥這事兒怎麼樣?」韓棟不死心,繼續問道。

「我沒意見,房間你自己整。」韓颺邊說邊往廚房走。

「好嘞!我等會兒就去告訴胖姐姐,她肯定開心。」韓棟高興地跟在韓颺屁股後面。

韓父好沮喪,說好他才是一家之主的,怎麼就不問他的意見呢?

韓父嘆了口氣,把洗好的鞋子放在窗台上晾曬,然後也轉身去了廚房。

今天韓母做的是南瓜粥,還炒了盤青菜,一盤韭菜炒雞蛋,然後就是大半隻南晚做的叫花雞。

韓家的經濟條件在洋凹村算是挺不錯的,可以在填飽肚子的情況下吃點好的,可奈何韓母節約慣了,怎麼都不捨得多放油和調味料,更不用說魚肉之類的了。

韓颺知道自己母親的心思,所以經常下班回來會帶點菜回來,也會時常給韓棟買零嘴。

韓棟快速的吃完飯,就一溜煙的跑到知青點去告訴南晚這個好消息了。

南晚很想去韓家搭夥嗎?其實無所謂啦,她這個人很能適應環境,到哪兒都能生存,至於別人待不待見她,她覺得無感。

至於韓家嗎?

那韓颺整天板着的臉孔好像挺讓人犯怵的,每次見到他好像見到以前班主任的感覺,有那麼點不敢出大氣。

沒辦法,南晚是天生的慫包。

遇到不好相處的人她會第一時間縮進殼裡,她不想得罪別人,但別人也休想欺負到她。

知青點的知青不待見她的原因無非就是眼紅。

南晚來洋凹村那年才十六歲不到,家裡給她塞了好多錢和票,還帶了好多稀缺產品,比如奶粉之類的,棉被棉襖等一些生活用品是早早的就寄到了洋凹村。

南晚當時到洋凹村的時候可是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在這之前,洋凹村的人可從來沒見過被養的那麼好的女孩。

由於南晚繼承了父親的身高,來洋凹村那年她已經一米七零了,那時是真的胖,真的有兩百來斤,這兩年磨礪讓她稍微瘦了點。

南晚在洋凹村不像其他知青那樣需要靠上工吃飯,她有錢有糧,又有村幹部的照顧,過的很是自在,想干就干,不想干可以整天閑逛,誰叫別人有個好父親呢。

剛開始還有知青覺得她年紀小,想騙她的東西,可別看她年紀小,人可精了,想要騙她想都別想。

時間長了,知青點的人就越來越不待見她了,也有好的,但大的氛圍是這樣,所以即使有人想真心待她也不敢跟她走的太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