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我成了國朝第一相術大師
穿越:我成了國朝第一相術大師 連載中

穿越:我成了國朝第一相術大師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許你浪跡天涯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墨子祁 蘇玄

蘇玄,國都大學哲學系高材生,大四馬上畢業,而且剛剛拿到哲學系知名教授的保研通知書,為了成為教授的得意弟子,她幾乎每天都泡在圖書館,這天中午正在書海中遨遊,只感覺一陣天旋地轉,再次醒來已經是另一個的國度了
青玄門,國朝最受尊崇的玄門,沒有之一
蘇玄正是青玄門門主蘇元青的得意弟子,也是關門弟子,在以修鍊氣功聞名的青玄門,蘇玄卻成了另類,劍法登峰造極,氣功嘛......一言難盡...... 帶着自己的愛犬穿越來到墨氏國朝,擁有一身武藝和極高造詣的相術,蘇玄醒來之後本來是過着無憂無慮的生活,但是因為墨子祁的闖入,讓她背上了一生的仇恨...... 從此蘇玄便踏上了為大林村復仇的不歸路,你們在意的皇朝,我要讓你們看着失去......展開

《穿越:我成了國朝第一相術大師》章節試讀:

第4章 刨根問底


清水閣

「大牛,你說咱們去哪兒好呢?」

大牛晃了晃狗腦袋,「影都。」

「直接去皇城,不好吧。」

大牛白了一眼這個傻女人,「當然是城外找個地方先住下來,肯定不能直接進城嘛,青玄門之人接二連三的去皇城,你也不怕皇帝針對你們。」

蘇玄贊同的點頭,雖說師姐這次離開之後基本不會再回來,但是到底是青玄門出去的人,自古以來帝王多疑,是非對錯難免都算在青玄門身上。

大牛:「你說你相術這麼好,你幫我算算,我能不能比其他狗活的久一點。」

蘇玄笑容漸漸消失,單手摟着大牛,「大牛,我不想算。」

大牛:「那就不算,我一定會好好惜命,陪你長長久久。」

「真是一隻好狗。」

......

翌日一早,蘇玄帶着大牛早早的來到靜心閣外拜別師父,許是真的捨不得這個徒弟,蘇元青並沒有出來相見,只是讓蘇龍送她下山。

「師妹,記得常回來看看,你可是師父的心頭寶,你這一走,師父心中肯定失落。」

在蘇玄的記憶中,大師兄似乎一直都是一身玄衣示人,只有在山上的時候偶爾才能看到他穿其他顏色。

「師兄,你喜歡師姐為什麼不說出來。」

有情人終成眷屬這是每個人都樂見其成的事情,尤其是大師兄這麼好的人,更應該得到幸福,那什麼二皇子根本不配。

蘇龍淡笑,「傻妹妹,以後她叫慕容芸了。」

蘇玄:「......」

青玄門規矩,入青玄門需改祖師姓氏,如果有一天離開那這個姓氏也不屬於你,大師兄的言外之意就是師姐已經離開師門。不再是青玄門之人了。

「為什麼?」蘇玄不解,這麼好的師兄,這麼好的青玄門,為什麼要離開。

「師妹,青玄門眾多師兄妹中,就你我和三師弟是孤兒,其他人都是有家族,有家人的,他們有他們的使命,我們自有我們的責任,他們學成離開是他們的選擇,我們無權干涉。」

是呀,她在這一世是孤兒,是師父將她將她撿回來的,是師兄一手將她帶大,這個如兄如父的男人,到底是被人辜負了。

「師兄,我到了地方就會傳信回來給你,記得來看我。」

「我會的,保重。」

「保重,師兄。」

青玄山下,蘇玄帶着她的大牛開始了他的江湖之行。

「主子,咱們要跟上去嗎?」

墨子祁帶着屬下在山下守了整整十天,他料到蘇玄會下山,但是這傢伙也太能沉得住氣了吧,這麼久才下山,再晚點自己就要回影都了。

「你是在說廢話嗎,不然呢?」

屬下默默退回幾步,自己似乎真的說了廢話,這些天不就是為了等這位嗎。

「主子,你真的相信那位大師所說,蘇玄就是您的命定之人嗎?」

一年前墨子祁遇到一位大師,說自己的命定之人就在青玄山上,但是沒有具體說是誰,只是說她是庚子年生,現年應該是十七有餘,且是孤兒,而蘇玄今年恰好十八,且一歲才到清玄山,青玄門就三個孤兒,還有兩個是男人,自己的命定之人肯定不會男人呀,除非清玄山還有自己不知道的人。

「不管是不是,這個人,我要定了。」

屬下脖子往回縮了縮,主子看上的,肯定會想方設法得到,但是看這姑娘的脾氣,以後肯定不對付。

影都途中

清玄山離影都很近,不過一個郡的距離,帶着大牛邊走邊遊山玩水,兩天應該能到。

「前面有個茶肆,我們去休息休息吧。」走了這麼久,就算是習武之人,也感到累了,畢竟是肉體凡胎,總是要吃飯喝水的。

「我看行,我的狗肚子都餓扁了。」說罷大牛用狗爪子指了指自己的狗肚子,確實消瘦不少,畢竟這裡不是22世紀,都是大馬路,這裡可都是實打實的山路,走起來硌腳不說,還翻山越嶺的。可累死本狗了。

「我就知道你餓了,走,去給你買兩個燒餅,喝點水。」

……

「主子,咱們要去嗎?」

墨子祁白了一眼屬下,自己這次怎麼帶了這個蠢貨出門。

「要不你上去告訴她,咱們一直跟着她。」

屬下捂住自己的嘴,知道又說錯話了。

……

「喲,姑娘還會玩劍呢,長的這麼漂亮可不能玩這麼危險的東西。」

蘇玄並未理會幾人,只是低頭吃自己的東西,一旁大牛也懶得理會,只是默默的替幾個傻子默哀。

「喲,還是個清冷的沒人兒呢,妹妹,去哪裡,要不要哥幾個帶上你呀。」

「就是呀,這荒郊野嶺的,多危險呀。」

正說著那隻咸豬手已經伸向了蘇玄。

一陣噁心湧上心頭,怎麼每次出門都能遇到這些不長眼的。

「啊!」

咦,自己還沒動手呀,遇到英雄救美的了。

墨子祁快步走過去,身後屬下默默念道,「說好了偷偷跟呢。」

蘇玄看到落到地上的斷臂,不得不得說一句是個狠人,完全可以好好教育,這手就這麼斷了。

看清來人之後,她愣住了,這哥們兒不是已經回都城了嗎?怎麼在這兒。

「是你。」

墨子祁依舊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似乎並不打算解釋自己出現在這兒的事情。

「你,你們,我們記住了,你們等着。」

很快路面的灰塵將幾人的身影湮沒,一旁茶肆的小二戰戰兢兢的端着茶水和吃食走了上來。

「客,客官,請慢用。」

蘇玄打量着小二,「你們經常被欺負嗎?」

小二慘白的臉色點頭然後 又搖頭,「那幾人是我們這裡的惡霸,以前經常白吃白喝,還喜歡調戲路過的姑娘。」

「那衙門都不管嗎?」

小二搖頭:「聽說剛剛那個斷臂在衙門裏面有親戚,每次出了事嚴重就拿點錢了事,一般都不會管。」

官官相護呀,怪不得幾人這麼囂張,剛剛還威脅他們。

「你下去吧。」

小二灰溜溜的跑進去,生怕粘上這些事情。

「殿......」蘇玄撇了一眼四周,立馬改口道:「公子請坐。」

墨子祁也不嫌棄,扯過衣袍坐了下來,甚至拿過碗給自己倒了一碗茶水。

蘇玄心中嘀咕:倒也不是個嬌貴的,這也能吃的慣。

不去的理會墨子祁,蘇玄自顧自的給大牛拿一些大餅,再遞了一些水過去,撫摸着大牛秀髮,自嘴裏也嚼着那硬邦邦大餅。

沉默良久的墨子祁盯着大牛是問道:「你這條狗倒是與眾不同,甚是少見。」

蘇玄:「......」

大牛:本大爺可是純種金毛,你們這兒根本見不着好嘛。

「清玄山上的狗,自然少見。」

小樣跟姐玩心眼兒,那麼喜歡刨根問底,去清玄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