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狼寨
狼寨 連載中

狼寨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銀工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戚思妮 渡邊三郎

故事講的是1934年秋,一位日本青年渡邊三郎受奶奶和父親的影響來到中國南方一省城留學中醫,邂逅心儀的一位來自狼寨漂亮聰明的姑娘戚思妮,並對其展開熱烈的追求,得以前往夢寐以求的狼寨
因其醫術高超救人,受到寨民的極大歡迎
畢業前夕,由於母親原因,渡邊三郎回了國
七年後,渡邊三郎帶領哥哥的隊伍借道山寨撤退,因鬼子一路的暴行,遭到狼寨全民殊死抵抗,後在共產黨的隊伍幫助下全殲了鬼子
書中既有少數民族特色的風情歌舞,也有凄美的愛情故事,更有保家衛寨蕩氣迴腸的抗敵民族精神
展開

《狼寨》章節試讀:

第6章 竹林風情


年初二九點多鐘三郎才醒過來,只覺腦袋有點沉,起了床搖搖頭,幸好山裡人釀的野葡萄酒好喝不上頭,想一想昨晚自己怎麼回來的,腦子像斷片一樣,也記不起了。

早餐後,思妮和三郎準備出屋,麗愛和思燕穿着過節的盛裝進來了。思燕背後拿着一包東西,臉上滿是羞澀和疲憊。

思妮看了一眼閨蜜,麗愛用眼示意。

「小妹,你背後藏什麼東西?」思妮盯着思燕道。

思燕低下頭臉紅了,囁嚅道:「沒……沒什麼?」

三郎讚歎道:「哇!你們兩個妹子今天好漂亮喲。」又轉向思妮問:「今天是不是有節目表演了?」

麗愛說:「今天是大年初二,對歌節,你們不去嗎?馬上要開始了。」

三郎興奮道:「去去去。」又對思妮說:「這麼好的活動為什麼不告訴我呢?」

思妮回道:「昨晚你喝得酩酊大醉,睡了十二個小時,酒味還濃怕你去出醜態。」

三郎拍胸脯說:「沒事了,精神好得很。」

麗愛用手指點了思燕肋處,思燕咬着紅唇走向三郎把一包東西遞給三郎,然後迅速跑出去了。

「這是什麼?」三郎問麗愛。

麗愛微笑:「三小姐送你的禮物,你打開就知道了。」

三郎打開一看是一件寨上阿哥常穿的馬甲服,樣式新穎,刺繡精美。

「怎麼樣?」麗愛對三郎道。

三郎穿上馬甲非常合身,高興道:「這衣服真的太漂亮,尺寸簡直是量體裁衣,線條圖案太精美了,好看嗎?思妮同學。」

思妮一看這布料就知是寨上上等織布,線條及圖案的刺工也是一流,緩緩道:「三小姐熬了兩個通宵為你精心製作能不好看嗎?」現在才明白為何這兩天思燕早上眼圈變黑的原因了。

麗愛對三郎叮囑道:「三小姐對阿爸都沒這麼上心,你是第一個,等下對歌你要穿上它喲。」

三郎一臉幸福:「太感謝三小姐了,這衣服我穿上就不想脫了。」

竹林泉在寨子東北面山溝旁,山溝兩旁都是茂盛的竹子,雖然是冬季,泉水依然冒個不停,一條清澈的小溪一直流到四家寨,每年對歌節四家寨的少男少女都前來對歌。

思妮、麗愛、思燕及三郎來到竹林泉時,小溪兩邊已站兩大群都是十四五歲到十八歲的阿哥阿妹。大小姐和三郎身着寨服的出現,引起了眾人的歡呼。

思妮看到大家那麼熱情高興道:「今天是農曆大年初二,是對歌節,也是兩寨阿哥阿妹們結良緣的好日子,我已是超齡老阿姐了,今天是帶我的同學前來觀看,你們盡情唱吧。」

對面的一阿哥說:「大小姐,能歌善舞,我們請大小姐開場,好不好?」

「好!」兩邊的少男女齊聲喊道,還有人吹着響亮的口哨。一旁的三郎雖聽不懂方言也跟着喊。

思妮白了他一眼,他假裝不看見。

看到眾人的盛情,思妮略思一下唱道:

又是一年山歌節,

竹林溪邊搭歌台。

阿哥唱來阿妹合,

唱起山歌樂逍遙。

(嘿……你是我的相思阿哥,我是你的相思阿妹,阿哥唱來阿妹合,唱起山歌樂逍遙。)

山裡這種韻調三郎第一次聽到很興奮。

有了思妮的開場,對面的一瘦小阿哥唱道:

自從那天遇見妹,

從此害了相思病。

秋去冬來人憔悴,

何時才能牽妹手。

(嘿……你是我的相思阿味,我是你的相思阿哥,秋去冬來人憔悴,何時才能牽妹手。)

三郎看了聽了對思妮說:「這小瘦哥,行阿,歌如其人。」

思妮只是微微笑。

這邊的阿妹不知是害羞還是因為思妮和三郎在場,沒人敢接。

三郎急了:「對過去呀!」

對面的阿哥見沒人接,起鬨了。

「我來!」思燕唱道:

阿哥人比黃花瘦,

大風吹過對面山。

三天六夜爬不回,

阿妹望天淚漣漣。

(嘿……你不是我的相思阿哥,我不是你的相思阿妹,三天六夜爬不回,阿妹望天淚漣漣。)

最後兩句是合音,這邊的阿妹都為思燕伴唱。

三郎又聽糊塗了,問思妮:「前面唱的我是你的阿哥阿妹,怎麼對的又不是你的阿哥阿妹?」

思妮說:「你傻呀,不喜歡就不是了。」

三郎想了想,哦!終於明白了。

對面阿哥被嫌瘦不好意思退下,旁邊一結實膚白又胖的夥伴接上:

阿妹長得乖又巧,

歌聲賽過百靈鳥。

阿哥有心連阿妹,

奈何阿妹十二三。

(嘿……你不是我的相思阿妹,我是你的相思阿哥,阿哥有心連阿妹,奈何阿妹十二三。)

合音時,對面所有的小阿哥也都為夥伴助唱。

唱完就「嗚呼!」起鬨來。

思燕臉頰緋紅,扭頭跑進竹林的小屋,阿哥們樂得更歡了。

三郎不明白問麗愛:「唱得好好的,思燕幹嘛害羞跑了。」

麗愛捂嘴笑了:「唱山歌就是為情緣而來,十四歲才能上場,三小姐方齡十二。」

三郎頓悟:「我懂了,剛才那句『奈何阿妹十二三』就是說她年紀小。」

周圍的人都笑了。

麗愛說:「小哥已表白了,『你不是我的相思阿妹,我是你的相思阿哥』。」

三郎恍然大悟:「哦……一語雙關。」

思妮對三郎說:「走吧,別把自己當大師了。」說完和麗愛走進林子。

三郎興趣正濃,坐在一旁欣賞。旁邊女孩看見他不好意思唱了。

三郎忽地明白了,說:「你們對過去呀。」贏了幫你們照相,說著端起相機。思燕曾把阿姐的相片給眾人看過,大家可高興了,現在有了拍照獎賞,勇氣就來了。

一個阿妹開腔了:

阿哥長得肥嚕嚕,

一看模樣就有福。

阿妹邀你把歌唱,

唱到月亮掛樹梢。

……

對面阿哥唱到:

很久不見今天見,

阿妹長得靚又乖。

若是同妹成雙對,

做對蝴蝶翩翩飛。

……

這邊阿妹唱到:

阿哥若是有情義,

把心刻在石板上。

三年風雨痴心在,

阿妹梳妝當新娘。

……

合音剛唱完,兩邊人呼叫。

三郎問:「怎麼了?贏了嗎?」

一小哥說:「輸了。」

一小妹反駁:「沒有,還要等三年呢。」

三郎想了想:「也對呀!」

小哥譏笑說:「心刻石板上,千年淋不爛,還說三年,不就想嫁早點。」

對哥的小妹臉紅了:「呸,你才想呢。」

三郎笑了,還是拿起相機拍了。

對面又有一阿哥唱到:

哥有情來妹有意,

最恨相思路漫長。

不如阿妹松金口,

阿哥明日牽妹手。

(嘿……你是我的相思阿妹,我是你的相思阿哥,不如阿妹松金口,阿哥明日牽妹手。)

這邊一個高個阿妹唱到:

阿哥想妹不必憂,

請個畫師來畫妹。

把妹畫在哥眼上,

開眼閉眼總見妹。

(嘿……我是你的相思阿妹,你不是我的相思阿哥,把妹畫在哥眼上,開眼閉眼總見妹。)

三郎聽到這阿妹唱的歌詞,耳朵像是懷孕了,十五六歲妹子,真是才女,心裏由衷佩服。看見思妮向自己招手,只好走了。

兩邊的竹林間建有竹涼亭和小竹屋,對歌后相上的阿哥阿妹就在竹屋交換定情物,這竹林也是有情人往後常約會的地方。

三郎離開後,沒了拘束,兩邊的少男少女亮開歌喉你來我往,鬥智斗勇,俏皮活潑,幽默又諷趣。

竹林漫步,三郎邊看邊聽,這種原生態的韻調即唱即答的對唱清新獨特,別具一格,猶如溪中潺潺流水一樣滋潤着全身,令人賞心悅目。

三郎感慨道:「都說城市好,其實大山裡別有一番風景。高山、流水、知音、情歌,那麼自然樸實。」

思妮說:「是呀,奔波喧囂繁華的都市,我更嚮往寧靜簡樸的山寨。」

三郎忽地抓住思妮的手動情道:「妮妹子,畢業了,我跟你回寨子吧!」

「好呀!好呀!」思燕不知何時躲在一排竹子後叫道。

思妮迅速掙開手,麗愛和思燕走了出來。

思燕俏皮道:「喲!有人臉紅了。」

思妮上前扭思燕耳朵:「就你多事。」

思燕嘻笑着躲開了。

麗愛在一旁看熱鬧吟道:「要想人莫知,除非己莫為。」

思妮聽了轉過來抓麗愛,麗愛早有防備,側身一閃跑走了,思妮追在她後面。

思燕笑嘻嘻走向三郎,三郎擔心道:「你阿姐不會真生氣了吧!」

思燕說:「放心,她們鬧着玩的。」說著瞪了三郎一眼噥道:「誰像你那麼小氣。」

「我?」三郎不服了:「我……我哪點小氣了。」

思燕本是無意說的,看對方認真的樣子故意道:「你大方嗎?說教我吹口琴,講了三次,就會騙小阿妹。」

三郎有點不好意思:「這……這是我不對,這幾天……挻……挺忙的。」

「那……現在呢?還忙嗎?」思燕緊追着。

三郎無言以對,只好掏出口琴對思燕說:「去竹屋吧!」

「好啊!」思燕高興極了,沒想到夢想成真了。

人的一生總有夢想,尤其是少年夢雖幼稚卻純真,有時候朝思暮想追求自己心中想得到的東西,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最後盼望變成失望甚至絕望。思燕也是如此,自從那晚聽了三郎用口琴吹《夜來香》,就如痴似迷,整日想着如何讓三郎教自己吹口琴。為了心中的夢想,她煞費苦心想好計策,又熬了幾個晚上終於在『山歌節』為三郎做好馬甲。所以人生實現夢想的機會很多,就看你能否把握。

小竹屋裡,三郎問思燕:「寨上的人都有花名,你大阿姐二阿姐花名叫什麼?」

思燕說:「不能告訴你,阿姐會罵我的。」

三郎拍胸脯說:「我保證不說出去。」

思燕若有所思反問:「你有花名嗎?」

「有呀!」

「那……那叫什麼?」

三郎想不到這三小姐夠精靈的。

思燕說:「這樣吧,我幫你取一個。」頓了下神秘說:「你也可幫我取一個,不過只限我們兩人知道。」

「好!」三郎說著拿出紙筆,自己先寫,再給思燕。

兩人打開對方給的紙片,不約而同:「哇!」叫起來。

「大灰狼!」

「小白兔!」

兩人開心笑了,三郎說:「我有一個妹妹叫惠子,她比你大一歲,我叫她小白兔。」

「那她肯定叫你大灰狼了。」思燕說。

三郎說:「是的,我妹妹又白又可愛,所以我叫他小白兔。我老是想咬她,她就叫我大灰狼。」

思燕眼眶**:「我也曾有一個哥哥,大我三歲,在我五歲時,他生病升天了,他叫我小白兔,我叫他大灰狼。」

三郎明白了,他握住思燕的手:「我以後就當你的大灰狼哥哥,你願意嗎?」

思燕心裏高興卻又為難:「我二阿姐不會同意的。」

三郎想想也是:「那就別告訴她,這是我和你的秘密。」

思燕不好意思笑了……

對歌半日到了最**,互有好感的阿哥阿妹兩邊各站一排,阿妹將自己心儀的繡球拋給阿哥,阿哥們爭着搶繡球。

竹林小屋隱約傳來琴聲,大家被吸引了,邊聽邊朝琴聲處走去。

思燕學得正興,忽然看見幾個腦袋在窗口不由慌了。

三郎出門一看,原來不知何時少男少女都來到了小屋。

有人喊:「三小姐,來一曲。」旁人也附和着。

好一會,思燕紅着臉出來:「我……剛學的……哪會呀!叫……三郎哥吧!」

「三郎哥,來一曲!」眾人紛紛喊道。

三郎盛情難卻,吹了一曲《夜來香》,深山裡的孩子沒出過山,第一次近距離看口琴演奏,都被三郎出色的琴聲深深吸引了,曲畢,掌聲呼聲響徹竹林。

正在竹林深處漫步交談的思妮和麗愛聽到呼聲,擔心發生什麼事,急忙朝竹屋趕去。

兩人匆忙趕到,只見竹屋外三郎正用口琴吹着山歌的曲調。

麗愛在思妮耳邊低聲說:「看緊點喲!一幫小阿妹盯着三郎呢。」

思妮白了她一眼:「你覺得好,留給你吧!」

三郎吹完曲,眾人又是歡呼。

看見思妮,三郎高興朝她走去。

思妮見他一副得意的樣子,挖苦道:「喲!又禍害一幫小阿妹了。」

三郎攤開手自信滿滿:「沒辦法,想低調,可實力它不允許呀!」

麗愛「撲嗤」的笑了。

有人喊:「竹鼠!」幾個小阿哥跑過去抓竹鼠。

已經是響午了,大家肚子也餓了。

思妮作了分工:小阿哥去抓竹鼠挖筍,小阿妹砍竹做飯。

竹林里有好多冬筍,麗愛和思妮在掰竹筍殼,不遠處三郎和思燕在找竹鼠。

一堆新鮮的泥土在竹根旁,思燕高興說:「哇!這隻竹鼠好大呀!」邊說邊用竹子扒開土。

三郎蹲在一旁好奇問:「小白兔,你怎麼知道裏面有大竹鼠?」

思燕指着土說:「這鮮土是剛刨出來的,棵粒大的土說明竹鼠就大了。」

「哦,是這樣。」三郎這才明白。

洞好深,思燕用小鋤頭小心翼翼挖,終於看見竹鼠尾巴了。她用手抓住尾巴往後拉,竹鼠勁也大,嘗試幾次才將一隻毛絨絨的大竹鼠拉出來。

「哇!好大好肥喲!」思燕興奮道,遞給三郎。三郎看見灰乎乎毛絨絨眯着小眼的竹鼠吱吱叫着,嚇得跌在一旁。

思燕見狀格格笑着,忽然又有一隻竹鼠從洞口跑出來,思燕快速幾步用腳去踩住,另一隻手抓住了竹鼠。

思燕兩手各提一隻竹鼠尾巴笑嘻嘻朝三郎走來三郎爬起來連連擺手嚷着:「別……過來,別過來。」見思燕還過來,爬起身就跑,沒幾步又摔倒了。思燕在後面追,大家見狀都笑得合不攏嘴。

這邊的麗愛和思妮看見也樂了。

竹屋裡油鹽柴米鍋碗瓢盆一應俱全,午餐的米飯是用竹子來做的,阿妹有的掏米,有的洗竹筍,有的生火;阿哥有的砍竹鼠肉,有的切竹筍,有的架鍋……眾人忙得不亦樂乎。

一個小時後,剝開一節節竹筒,擺上幾盆冬筍紅椒炒竹鼠,芳香四溢的米飯和辣香的肉味飄香竹林,三郎吃得滿頭大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