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感覺他要害我,所以我決定先下手
感覺他要害我,所以我決定先下手 連載中

感覺他要害我,所以我決定先下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齊天大聖不是佛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秦仁 蘇啟 都市小說

2050年人類首次大規模登陸月球,同年地球靈氣復蘇
靈氣復蘇,修仙大世降臨,說起來多麼冠冕堂皇,令人嚮往
不過在無權無勢的普通人眼中,卻是上天和他們開的最大的玩笑... 作為被官方修仙制度拋棄的超齡人群之一,天才學霸蘇啟陰差陽錯下接觸到了修仙者們,並且開始與修仙者們打交道
但是他潛意識一直認為自己是普通人
一名修士讓蘇啟滾,蘇啟:這傢伙平白無故針對我,肯定是看上了我的寶貝,要趕我走方便他下手,我不能這麼被動
一名修士多看了蘇啟一眼,蘇啟:這傢伙看我眼神不對,肯定想對我不利,得找個機會先下手為強
一群修士談論的時候提到了蘇啟的名字,蘇啟大驚:這次竟然有這麼多人想對我不利? 一群被蘇啟困住的修士大聲咆哮:用計困住我等真是宵小之輩,有種與我大戰三百回合! 蘇啟:呵呵,我只是普通人而已,你一介修士有臉說出這話? 修士:是男人就來1v1大戰! 十分鐘後,一群只剩褲衩的修士躺在荒郊野外,無人問津.... 夕陽西下,蘇啟站在山頭,瞭望天際飛過的戰鬥機:修士,不過如此
展開

《感覺他要害我,所以我決定先下手》章節試讀:

第002章 上古論氣


「霜兒。」

章霜兒,蘇啟的女友。

看到這個名字,蘇啟總算是露出一絲笑容,就好像行走於黑暗中的人看到了一絲曙光。

他接通電話,準備告知章霜兒他工作上的問題和以後的打算,想聽聽她的意見和想法。

結果還不等蘇啟開口,章霜兒第一句話就讓他瞬間破防:「蘇啟,我們分手吧,昨天家裡給我介紹了一個築基期修仙者,他在麟州有房有車,還是一座修仙學府的助理教導員,半年後能轉正。」

蘇啟如遭雷擊,整個人都呆住了。

他沉默了。

沉默了很久。

章霜兒沒聽到回答,不耐煩的「喂」了兩聲,他才黯然開口:

「你真的考慮好了嗎?」

「嗯!」

章霜兒淡淡的嗯了一聲,聲音毫無波瀾,頓了頓又說道:

「他是我父母的嬸嬸的哥哥的父親隔壁家鄰居介紹的,他家族在麟州很有實力,遠不是你可以比的,所以我同意了。」

「你年齡也這麼大了,又不能修仙,在這個時代毫無前途可言,相對而言他才是我理想的另外一半...」

章霜兒以平靜的語氣,非常認真且理性地和蘇啟分析道。

「修仙?」

「又是修仙!」

「修仙又如何?他不過是區區築基期修士,若是我能踏入修鍊大道,必定會遠遠超越他!」

蘇啟嗤笑一聲,語氣中透出強大的自信。

說出這句話時,他眼神前所未有的璀璨,宛若一條蟄伏于田野間的真龍,窺探世間造化,等待時機降臨將衝破一切阻礙,驚天而起!

「呵呵,區區築基期修士?」

「你別大言不慚了,修鍊不像讀書那麼簡單,更不是吹牛這麼容易,沒有資源,沒有功法,沒有老師和背景,你憑什麼步入修鍊大道,憑什麼超越築基修士?」

「就憑一張嘴么?」

「我承認你學習天賦的確驚人,以前非常有潛力,但是現在天地不同了,修仙也不是學習,你明白嗎?」

「在這個時代,你這樣的話只會讓人覺得不知天高地厚!」

電話中,傳來了章霜兒諷刺不屑的聲音,彷彿她已經和蘇啟不再是一個世界的人,有一種高高在上的味道。

她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如一柄柄鋼刀扎在蘇啟的身上!

「你以後別聯繫我了,我怕唐濤會誤會。」

章霜兒見蘇啟不說話,又補充一句之後就掛掉了電話。

靈氣復蘇,工作被辭,女友分手...

多麼古老的故事橋段。

若是有人將這一切發在網上,蘇啟或許會一笑置之或許會說他的故事編得很好,可真當這些事發生在自己身上,蘇啟不得不承認對他有不小的打擊。

十年感情毀於一旦,憧憬的未來頃刻間轟然倒塌,重重衝擊下蘇啟急火攻心,竟噴出一口鮮血。

血色浸**蘇啟的白色體恤,看上去觸目驚心。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此時,蘇啟腦子只有一個字——亂!

....

等蘇啟再次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站在野外的公路上,身邊有一個半人高的黑色行李箱,身後黃色的士飛馳而去。

藍天白雲,清風陣陣,帶着泥土和花草的香味讓他如夢初醒。

他也不知為何自己會回到這裡,或許當受傷之後每個人都需要一個安靜溫馨的地方休養生息,等塵埃落定放下一切之後才能沖得更高更遠。

而小時候與父母爺爺們一起生活的村子對於蘇啟來說就是這樣一個的地方。

村子背靠大山離天海市中心有一百五十幾公里,並沒有車道直達他們村,所以蘇啟下車後還拖着行李箱走了近兩個小時才抵達村口。

靈氣復蘇後人們為了安全搬去了城市,曾經熱鬧的村子早已荒廢破敗。

村口那棵大柳樹依然茁壯,周圍全是半人高的茅草。

看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畫面,蘇啟苦笑。

沒想到當初網上那則段子一語成讖,不同的是他直接跳過了十幾年對修仙追求和探索的時間,直接回到了農村。

推開他家院子的大門,一股潮濕夾雜着腐朽的氣息迎面撲來。

院子裏面雜草叢生,破敗的圍牆落石如卧牛橫陳長滿苔蘚,曾經曬葯的竹編簸箕破了一個大洞,被隨意丟棄。

院子里的往事,歷歷在目。

蘇啟的奶奶走的早,去世的時候他爸爸那一輩也才幾歲而已,就靠他爺爺蘇中陽把父輩兄弟三人拉扯長大。

幸好蘇中陽醫術妙手回春,在十里八鄉也算是「名醫」,因此拉扯三個兄弟倒也沒有太大的負擔。

曾經蘇啟爺爺還在的時候,他們一大家子在這裡生活十幾年,其樂融融。

十年前他爺爺去世了,他父母還生活在院子里,大伯二伯幾乎每月都會拖家帶口回來。

五年前他父母也不知所蹤,那以後他大伯二伯也很少回來了,熱鬧的院落冷清下來。

後來他們每次回來都會喊上蘇啟一同在家裡小住幾日,閑看庭前花開花落,靜觀天邊雲捲雲舒,無限放鬆與清閑,也算是一家人少有的「團圓」。

可自從靈氣復蘇後他們便也不再來此,本來還有些紅塵氣的院子徹底淪為了腐朽,兩年不到竟然破敗至此。

蘇啟看着院子沉默片刻,便搖頭不再多想,開始動手清理院子。

在清理堂屋桌椅時,以前小時候在這裡與家人其樂融融的畫面浮現在他腦海中。

「記得當初我和文宇哥打鬧,不小心弄斷了一根桌腿,老爸修了半天都沒修好...」

蘇啟想起一些兒時趣事,好奇的找到了被他弄斷的那根桌腿,上面修補的痕迹隱約可見。

可他驚訝的發現桌子居然非常平整沒有半分晃蕩。

蘇啟仔細一看,原來是桌子下面墊了一本書。

奇怪的是,這院子很久沒人來這本書應該早就被腐蝕,可是這本書卻非常完整,絲毫沒有被腐蝕的跡象。

他撿起來彈掉泥土,上面有幾個歪歪扭扭的字,雖然是小篆,但蘇啟還是認識。

「上古論氣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