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她的裙下臣
她的裙下臣 連載中

她的裙下臣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恰時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衛引刀 古代言情 申澤

【玻璃糖,深情不露女帝×因愛生妒小瘋狗】 她並非水性楊花,只是自古帝王多薄情
男寵三千,她殺了就有一半,只給他一個人用了假死葯送出宮去
但流浪狗總是很珍惜他得來不易的主人
被扔一次,他下蠱附身害他的女將軍,殺了她美麗的新歡;被扔兩次,他承擔了她在戰場上所有與的傷痛,轉生後想方設法護她周全
被扔三次,即便是用別人的身體守護在她身邊,他也要以命相搏
他們愛過彼此,卻從沒有相愛過
手染鮮血之後他才發現,自己蓄謀已久的愛,也在她的計劃之中
展開

《她的裙下臣》章節試讀:

第4章 她的辦法?


「朕知道。」拉起跪在地上的符磯子,女帝想了一個辦法,「朕讓慧心先送你出去。」

「皇父後那邊……」

「朕自有辦法!」

慧心將符磯子送出去,侍寢公公看着還覺得稀奇——

沒想到被女帝私藏在殿里的男人居然會被原封不動地送出來,真是奇了怪了。

就在他還想不明白的時候,衛引刀就招呼道:「敬事房的人還不快進來!」

一路小跑來到後殿,侍寢公公跪地,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裡又得罪了聖上,頭緊緊貼着地:「奴才在!」

「以後要是再給朕挑來這些用不成的繡花枕頭,你們的腦袋是不必再要了!」

一聽女帝的話,侍寢公公也大概明白是什麼意思——

原來剛才那個白頭髮的侍男不中用!

雖然覺得他面生,但從女帝房間里變出一個美男子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想來也不過是外面送進來的風塵男。

緊緊皺着眉,侍寢公公等着挨訓:「奴才該死!」

「是該死!」衛引刀尋摸着,突然,她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張面龐,眨巴了兩下眼睛之後她張口,「去,把申澤給朕帶過來!」

回到宮中,一下子從流落紅塵館的乞丐成為宮中的小主,直到坐在浴桶里由宮人伺候着洗澡時,申澤都感覺像做夢一樣。

「小主,按照您的吩咐,這是清澤江水伴了虞美人的汁子凍成的冰塊!」

拿起一塊冰,申澤將它敷在臉上,揉搓間,他的面前又浮現出那個用扇子挑起自己珠簾的女人——

她的領口上綉着金色的鳳凰圖樣,想必定是親王貴眷。而今日女帝在我發間也插入了一朵虞美人……

難道那個人就是女帝?

申澤沒有睜開眼睛看女帝——這在宮中第一次侍寢不允許的——但這就愈發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究竟是怎樣一個女子才能夠如此攝人心魄?

申澤沒有愛過什麼,也沒有被任何人愛過。但今天那位女子的話,還有女帝簪在他鬢邊的花,都給了他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小主!」

申澤剛從浴桶中出來更衣時,一個公公就跑了過來,「侍寢公公傳旨,今夜皇上要小主去螽斯大殿伺候!」

「我?」申澤還有點兒不敢相信,底下的公公就連忙幫他換起了衣服。

「小主您還在等什麼?這可是上上榮寵!」

還在恍惚間,申澤就穿上了淺藍色的寢衣被送上暖轎。到了螽斯大殿門口,侍寢公公用一條藍色的綢緞蒙上了他的眼睛,而後牽着他的手送到後殿。

本來,應該由侍寢公公直接將申澤送到鳳榻上,但這次衛引刀有令,剛來到後殿侍寢公公直接將申澤的手交給了衛引刀。

什麼也看不見,只能透過綢緞感受到一個身影,申澤發現牽着自己的手突然變成了一隻柔嫩纖長的手時,整個人都緊繃了起來。

侍寢公公退下,一時間空蕩蕩的房間里就只剩下衛引刀和申澤兩個人。

喉結滑動了一下,申澤有些緊張,他想請安但身體卻動不了。

感覺他的反應有些可愛,伸手一捋他烏黑的髮絲,衛引刀看到他面上的傷好了些:

「你穿有顏色的衣服比白色的好看,這一套甚美。」

「謝……謝女帝。」

因為什麼都看不到,申澤格外依賴這種牽着自己的手,跟着衛引刀走床鋪邊,他有些局促地坐下:「女帝,妾身……」

「不用怕,」將申澤放倒在床上,衛引刀的手划過他的面龐,挑開他的腰帶,「朕有分寸。」

聽說……

感覺到女帝的身子欺了上來,渾身一股熱浪。

女帝會……

她柔柔地觸碰着申澤的胸腹,身上帶着好聞的香氣。

殺死和她同房的人……

雖然申澤的腦海里突然冒出了關於女帝可怕的傳聞,但那一時間,似乎這些都不重要了,感受着她的侵略,申澤只想抱着她,任由她踐踏。

但是不論女帝對其他人多麼殘忍,她對於我……

是舉世無雙的好。

一夜承寵,清早起來本要侍奉女帝更衣卻被她阻止了:「禮儀嬤嬤沒有教你么?第一次侍寢是要等朕走了之後才能起身。」

「妾身知罪,還請女帝寬恕!」早上,申澤顯然沒有了昨日的拘謹。

轉頭看了他一眼,衛引刀叫來了慧心。

聽着旁邊人窸窸窣窣地穿着衣服,申澤莫名感覺有些失落,他希望這個女人能夠留下來再陪陪自己,但顯然不能。

正衣領,就在衛引刀準備出門的時候,申澤突然張口:

「女帝,妾身斗膽想求一求女帝的恩典。」

「何事?」

「妾身能否……看一眼女帝,以報女帝……賜花之恩。」

眨巴了兩下眼睛,衛引刀輕笑:「今日你去育靈園之後,下午來書房伺候。」

「謝女帝!」

慧心皺了皺眉,看着這榻上的男人,心裏隱隱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衛引刀離開之後侍寢公公就帶着申澤來到了育靈園。

育靈園中平日里百花齊放,可以當做景物觀賞,有時候還散養着三兩個小鹿或者白鶴,倒也清凈雅緻。

「小主,您選一朵花兒來將精血滴上去吧!」

看着這滿園的花朵,申澤指着開的最明艷的虞美人說:「就那一朵吧!」

「好嘞!」侍寢公公邊說,邊拿出銀針扎了一下申澤的手,隨着他的血滴落在花上,本來盛開的虞美人瞬間變成了花骨朵包裹住了落下的鮮血。

不遠處,金羽秦看着申澤,眉眼一低低聲問隨侍公公:「申澤什麼時候侍寢的?」

「就昨晚的事兒。」

「還有了精血?」金羽秦的語氣顯然低沉了下來。

「是,金妃。」

眯着眼睛,金羽秦咬了咬牙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