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至尊仙王
至尊仙王 連載中

至尊仙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淡定的淡然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清雪 都市小說 陳星河

欲練此功,必先自爆! 星河至尊轉生成為一個傻子少爺,前世記憶尚未覺醒,卻被人發現和未婚妻的妹妹......展開

《至尊仙王》章節試讀:

第6章 負金請罪?


「你問吧。」林雨薇吐氣如蘭,神色平靜,並未因為未婚妻三個字而表現出異樣情緒。

「為什麼是你妹妹,而不是你?」陳星河直接拋出最核心的問題,這也是他最想知道的地方,怎麼就把林清雪給牽扯進來了。

林雨薇早已想好說辭:「你暈倒之後,我不放心留你一人,而我剛好遇到事情,便讓清雪過來照顧你,沒想到你會對她做出那等禽獸之事。」

說著說著,林雨薇眼中的自責與憤怒初見顯露,還別說,這演技絕對吊打演藝圈一眾小鮮肉。

陳星河有些錯愕,這理由還真是,漏洞百出呀。

「你們相信嗎?」他面向眾人,雙手一攤。

林雨薇不放心留他一個人?明知他心懷不軌還把妹妹叫來?這話說出去也有人信,不是擺明了欺負傻子嘛?

好吧,看着眾人憤怒的表情,終究是他高估了有些人的智商。

「我當時昏迷不醒,隨你怎麼說嘍。」陳星河聳聳肩,心中已然不抱什麼希望,他算是明白了,真相併不重要,有些人只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

林雨薇冷聲道:「我妹妹親口所言,還能有假不成?她一個女孩子總不會自毀清白吧。」

陳星河點點頭,對這句話表示認同,想起和林清雪的第一次見面,也覺得以對方的性格應該不會故意陷害於他。

這麼說來倒的確是自己對不起林清雪。

既然如此,他也沒什麼好辯解的,看向林承遠鄭重道:「我甘願受罰。」

林承遠先是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林雨薇,隨後對陳星河說道:「好吧,既然你來負荊請罪,那便成全你。」

有些事情他其實心中有數,但這種情況下不便多說,更不會當眾指責自家人。

「爺爺,讓我來!」

林飛揚立馬跳了出來,難掩興奮之色,可算逮着機會了,以前欺負陳星河總是暗戳戳的,被發現後還少不了一頓批評教育,現在可以當著眾人面抽陳星河,莫名的刺激。

林承遠沒有說話表示默認,讓林飛揚這個小輩動手,的確更合適一些。

「嘿嘿,沒事裝什麼逼,學習古人負荊請罪,看本少不抽死你。」

林飛宇陰惻惻的走到陳星河身邊,搶過麻袋打開一看,整個人頓時傻眼了。

「荊條呢?特么的荊條呢?」

陳星河一臉無辜,反問道:「裏面不是金條嗎?怎麼樣,這些金條夠不夠粗?」

「神特么金條,我說的是帶有荊刺的藤條。」林飛揚氣急敗壞的將麻袋裡的金塊倒了出來。

雲里霧裡的眾人這才明白二人在說些什麼,錯愕的看向陳星河,還真是負金請罪吶。

「我都差點忘了,他好像是個傻子。」

「哈哈......應該是陳家長輩讓他負荊請罪,他自己聽岔了吧。」

眾人一陣鬨笑,這才想起眼前之人可是南陵市有名的傻子,負金請罪,真有他的。

陳星河不以為意的笑了笑:「既然是請罪,總該賠償貴重些的東西,藤條也太沒誠意了。」

「煞筆!」林飛揚鄙夷之色更濃,「你覺得林家在乎這點金塊?」

「你才煞筆,真以為我會乖乖讓你抽?」陳星河語氣變得不客氣起來,玩歸玩鬧歸鬧,總罵人他就不能忍了。

「找死!」

被一個傻子罵煞筆,林飛揚怒了:「既然沒有荊條,那就嘗嘗我沙包大的拳頭。」

只見他一拳揮出,明勁初期的力量徹底爆發,沒有絲毫留手的意思。

林雨薇雙手抱胸,冷漠的提醒道:「下手輕點,待會他還有用。」

「也行,那就慢慢玩。」

林飛揚知道姐姐待會還要退婚,他可得給人留一口氣,當即收起五分力道,自以為一切盡在掌握之中。

反觀陳星河這邊,依然站在原地沒有半點反應。

「他不會被嚇傻了吧?」

「別亂說,他本來就傻,這個鍋飛揚少爺不背。」

眾人嘲諷之際,陳星河動了,只見他緩緩探出右手,「啪」的一聲,輕鬆寫意的接下林飛揚這一記重拳。

「什麼!不可能!」有人驚呼出聲,像是看到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林飛揚雖然修為不算高,但畢竟邁入了修行者層次,豈是區區普通人可以抵擋?

在場唯有兩人察覺出一些端倪,一是林承遠,剛剛那一瞬間,他似乎感應到一股微妙的氣息波動,另一人則是林建明,他想起陳星河躲過自己一腳的情形,之前是巧合,那這一次呢?

林雨薇秀眉輕蹙,她雖看不出什麼,但莫名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

「沒必要,真的沒必要,以你這三腳貓的功夫,大可不必收着力道。」

陳星河搖頭輕嘆,神情中還帶有一絲興奮,剛才那一擊讓他明白,自己的實力遠在對方之上,他的鍊氣初期和別人的明勁初期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林飛揚又驚又怒,完全沒想到會是這種結果,一個經常被他欺負的傻子怎麼可能接下這一拳?更可恨的是,那個傻子還當眾嘲諷他,這叫他如何能忍?

為了面子,林飛揚逞強道:「狂妄,本想給你留幾分顏面,便只用了一分力道,沒想到你還裝起來了。」

「原來如此,飛揚少爺太善良了,沒想到卻給了卑鄙小人裝逼的機會。」

「下一拳飛揚少爺不必再留手,我們等着看好戲吧。」

不明真相的眾人對於林飛揚的吹噓深信不疑,在他們眼裡,這就是最合理的解釋,否則總不能是陳星河真能抗衡林飛揚吧。

陳星河嘴角掀起一抹笑意,「是這樣嗎,那你下一拳不用留手,請用十成力道打我,不過作為回應,我也會以十倍的力量還擊。」

「十倍?呵……吹牛誰不會?」林飛揚表面嘲諷,實則內心一陣發慌,若陳星河真的擁有這種力量,那自己這點實力不夠看吶。

「究竟是誰在吹牛,試試看不就知道了。」話落,陳星河身形一動,向林飛揚發起攻擊。

「混蛋!」林飛揚臉色無比難看,沒想到陳星河竟然率先出手,真當他好欺負嗎?

於是凝聚全身力量一拳打出,事已至此,躲是肯定不能躲的,只能祈禱對方和他一樣是在吹牛皮了。

然而,結果註定讓他失望。

「砰」的一聲,兩拳相撞,林飛揚如風箏斷線般倒飛出去,「哇」的一口鮮血噴出。

反觀陳星河,站在原地紋絲不動,更可氣的是,他的神情還帶着一絲驚訝,彷彿在說:我還沒用力呢,他怎麼就飛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