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剛重生,就被豪門大佬拉去領證
剛重生,就被豪門大佬拉去領證 連載中

剛重生,就被豪門大佬拉去領證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七迷知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東籬 現代言情 錢千金

她是個十足倒霉鬼,獲得重生機會,重生N次才成功
剛重生,就被既定豪門大佬未婚夫拉去領證,然後一起見她情夫
帶着前世被渣男拋棄的記憶,這一世果斷跟渣男切斷聯繫
本就有名無實的婚姻,她也不相信會有好結局
於是,偷偷開始整理一切與他相關的信息,尋找他可能出軌的證據,為自己分家產謀求更多利益
所謂「來而不往非禮也」,誰更勝一籌呢......展開

《剛重生,就被豪門大佬拉去領證》章節試讀:

第2章 回江家


錢千金大口呼吸着,眼淚卻不受控制地大顆大顆流了下來。

當她提出分手的時候,心還是會疼。

畢竟在一起三年,那些曾經也還是美好的。

「哭了?」

過了一會兒,江東籬低垂着眼眸問。

「沒哭。」

錢千金擦了擦眼淚。

「看着不像專情的人啊?」江東籬悠悠地說。

「怎麼說也是分手吧,象徵性地流點淚。」

江東籬睫毛微動,語氣不似往常般冰冷,「爺爺問,要不要回家吃飯。」

「今天,必須嗎?」

看着她眼中有充盈的淚光,似是下一秒就會滑落,又將淚水吞回眼眶。

江東籬心底的柔軟被輕輕觸動,他看向別處,「你自己問他。」說完,把手機遞給錢千金。

「爺爺...嗯嗯...」

「好。」

「知道啦,爺爺。」

聽着錢千金跟爺爺聊着,江東籬也搞不懂,怎麼每次她的話爺爺都會聽,到了自己就只剩下無盡的責備。

「回去吃吧,家裡準備好了。」錢千金把手機還給江東籬。

A市,江家別墅,位於市中心富人區。

由於江老爺子對中式傢具的喜愛,家中裝修風格偏中式復古風。隨處可見各種紅木傢具以及別緻的擺件兒。

門口的管家已等候多時,「少爺,少奶奶。」

「衛叔,爺爺呢?」江東籬把外套遞給旁邊的阿姨。

「老爺在書房,我去請他下來。」衛叔說。

「不用了,我們去吧。」江東籬看了眼錢千金。

「好。」衛叔退下了。

錢千金是第一次來江家,之前見江爺爺也是在醫院。

一個月前,錢千金爺爺突然生病住院,等她趕到醫院的時候,就看到了江爺爺跟江東籬。

當時江爺爺還笑着問,要不要嫁給江東籬。

錢千金只覺是玩笑,也就沒放在心上。

後來爺爺病危,江爺爺再次找到自己。

才知道江爺爺跟爺爺以前是戰友,爺爺救過他的命。

本就打算結兒女親家,不料兩家生的都是男丁。

好在江家生了個孫子,錢家正好有個孫女兒,這下正好了。

錢千金當時有男朋友了,但聽到是爺爺生前遺願,也就答應考慮考慮。

「想什麼呢?」

江東籬的聲音將她拉回現實。

「沒什麼。」

「男朋友?」江東籬輕笑了一聲,故作遺憾地說,「前男友了。」

錢千金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有意思嗎?你也別讓我逮到。我可是心狠手辣的,到時候別怪我棒打鴛鴦。」

「好,我等着。」

「咳咳,」爺爺從書房走出來,慈愛地笑着,「你們小兩口聊什麼呢?」

「江爺爺。」錢千金扶着爺爺的胳膊。

「證兒都領了,該改口了。」爺爺輕輕颳了一下她的鼻頭。

「爺爺。」錢千金不好意思地笑笑。

「證兒呢?快拿給爺爺看看。」爺爺朝江東籬伸出了手。

江東籬想起樓下的外套,「在樓下呢,爺爺。」

「你這個臭小子,什麼事兒也辦不好。」爺爺拍拍錢千金的手,「千金啊,以後多看着點兒這個臭小子。」

錢千金笑了笑,「嗯,知道啦,咱們先下樓吃飯吧。」

「好,走。」

江東籬跟在他們身後,覺得自己受到了冷落,沒人關注。

「哎呦,真好,你看看,千金多漂亮啊!」爺爺拿着結婚證炫耀着,讓旁邊的衛叔也看看,「真好,老衛啊,你說說。」

「少爺、少奶奶,郎才女貌,天造地設。」衛叔看着也開心。

錢千金禮貌地笑笑。

江東籬也不以為意,自顧自地吃着飯。

爺爺瞥了他好幾眼,江東籬都沒看到,最後只能在桌下踹了他一腳,「東籬啊,你別光顧着自己,快給千金夾菜啊。」

「她自己...」江東籬看着爺爺的眼神,乖乖點頭。

他嘴角露出一抹邪笑,將一塊兒沾滿辣椒的魚肉,放進錢千金的碗里,「剁椒魚頭,嘗嘗,上等的剁椒。」

「哦,嗯,謝謝。」錢千金看着似火的剁椒,咬了咬牙。

「也不問問,千金吃不吃辣。這臭小子。」爺爺又踹了他一腳,「千金吶,能吃辣嗎?」

「不太能,但可以嘗嘗。」錢千金撥開層層剁椒,夾起那一小塊兒放進嘴裏,「嗯,好吃。」

然後趕緊連連喝着水。

「好吃就成,下次讓阿姨少放辣椒。」爺爺笑着說。

「好吃,多吃點。」江東籬把剁椒魚頭換到錢千金面前。

錢千金冷汗直冒,狠狠瞥了他一眼。

晚飯後,錢千金陪着爺爺出去散了會兒步,才回到房間。

「你在這兒?」

看到坐在沙發上對着電腦的江東籬,錢千金問。

江東籬看了她一眼,扔給她一部手機。

電腦里傳來,「江總,這個合同具體......」

錢千金自覺地抿了抿嘴巴,拿過手機擺弄了半天后,看着擺在柜子上的照片。

看着照片里的陽光大男孩,再看看現在冷酷的江東籬,她悄悄搖了搖頭,「還是以前帥一點。」

江東籬感覺到她的注視,抬眼看向她。

等到他工作結束,已經到十一點了。

江東籬拿了床被子放到沙發上,「你睡沙發。」

錢千金很是意外,「喂,我好歹是個女孩子。」

「這是我的房間。」江東籬理所當然地說。

「我去客房。」錢千金轉身就要走。

江東籬拉着她的胳膊,將她禁錮在自己的雙臂之間,「不許。」

兩人之間的距離很近,她能聞到他身上淡淡的香味。短暫的慌亂過後,錢千金淺淺一笑,「捨不得我?」

她的酒窩在臉頰上,可愛地綻放着。

「哼,」江東籬放開她,「爺爺會罵我的。」

「哦,」錢千金恍然大悟,「這樣啊,那既然我佔主導地位的話,我要睡床。不然...」

她見江東籬沒反應,她喊了一聲,「爺爺,江...」

江東籬捂住了她的嘴巴,「成交。」

錢千金露出得意的微笑。

門外處傳來衛叔的敲門聲,「少爺、少奶奶,老爺讓我過來看看,看是否收拾得妥當。」

「不用了,我睡了。」江東籬說。

「好。少爺、少奶奶晚安。」

江東籬輕舒了口氣。

看着她又黑又長的睫毛掩着那雙似一泓清泉的眼睛,線條柔美的雪白肌膚宛如出水芙蓉。

他瞬間放開了捂着她的手。

「過去。」

錢千金指了指沙發。

「我對你沒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