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孌兮天下
孌兮天下 連載中

孌兮天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涘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孌兮 白蕭昱

平元怎麼都不會想到自己竟然是神界下凡歷劫的仙女,孌兮大人,身價直接番了個番,且看她如何翻手為雲
等等!這個跟在她後面和跟屁蟲一樣的天帝是怎麼回事兒? 不是說天帝冷峻不禁嗎? 司命,救命啊!!!展開

《孌兮天下》章節試讀:

第8章 回宮


又住了兩日,平元對王朗愈發滿意。打探消息他在行,出謀劃策也積極得很,關鍵是,他每每前來還要帶上幾樣小吃。

平元醉心於美食幾乎是整個天啟都知道的事情,不久之前,她的人生兩大目標,一是嫁給安懷遠,二是吃遍天下美食。

不然,謝柔藉著她的名頭套交情的時候,也不會帶着一盤松子糕來。

至於元淳,平元不曾見她,只命人送了她千兩白銀,便叫她走了。

可當時平元不曾料到,元淳竟是知道了她的身份,在佛堂里跪了三日,再後來出了廟門毅然為她受盡磨難,最終搭出一條命去。

王朗第三日來時,平元穿着一身火紅的大氅撐着傘在院子中看雪,他愣了愣,陪了許久,直到平元發覺,招手叫他進屋子。

然而,這回王朗沒帶來什麼小吃,卻是帶來一條消息,一個計劃。

消息是,宮中出了事情,太子元佑落水,聽說是受了幾個小太監的教唆去冰上抓魚,結果在數九寒天掉進了冰窟窿里。

那幾個太監當時便被太后杖斃,可太子卻高燒不退。

平元心急如焚,宮中的事情歷來沒有那麼簡單,這一場落水也是,其中有多少陰謀的滋味不言而喻。

她急急回宮,王朗便將擬定好的計劃說了出來。直到這時平元才知道,即便她一直將王朗看得很高,卻仍舊對他的估量不夠。

不過兩天的時間,他竟將一切計劃妥當,這樣的智謀,當真可怕。

是時,她緊盯着王朗,這個俊美的幾乎有些妖孽的男子。

「愛卿,你若是反,這天下,怕是沒誰能製得住你!」

只見王朗忽地抬起頭來,衝著平元露出一個迷人的笑臉。

「能得陛下如此讚賞,微臣當真欣喜至極。」

寂靜……

呔,妖孽,別衝著朕笑。還有,朕真的不是在誇獎你啊,喂喂喂!

正在洛城的大街小巷遍傳南公主現身花樓一事,宮中卧病足足半月有餘的皇帝陛下終於上朝了。

不過他上朝之後的幾道旨意頗耐人尋味

一是嘉獎邕城太守江觀治理地方有功,回京任給事中。這個位置是皇帝近臣,監察朝臣,職權不可謂不大。

朝臣們幾乎要將江觀的祖宗十八代都挖出來,想要知道這個人到底是從哪裡蹦噠出來的,更想知道,他背後究竟是得到了什麼人的支持。

二是任命稱病賦閑在家多時的王朗為御史大夫,兼任太子太傅!御史位列三公,僅次於宰相之職,受百官奏事,監管朝政。

三是調任焦城謝乾為京兆尹,掌洛城大小事務。京兆尹本是正四品官職,比起謝乾原本正三品看似是降職。

實則,京兆尹掌管京畿瑣事,天子腳下的官,比起外調的官員來說,實在是一個美差。

況且,名門謝家的嫡子,即便身在四品,也沒什麼人敢真的拿人家當四品小官兒,辦起事來,自然是方便的多。

可最令人震驚不已的卻是皇帝陛下的最後一道旨意,將盧家家主的三個兒子盡皆封侯。

盧家原本就穩穩壓着其他三大家族一頭,先不說盧家的女兒們是兩朝的皇貴妃,受盡了恩寵。單是盧家的財富,便是富可敵國。

現下,又憑空多了三個侯爺。這盧家,當真是如日中天,壓不住了!

這一回皇帝連封幾大官員,於各家皆有好處,只有安家未得封賞。可外人瞧着這一場封賞熱鬧,卻不知其中兇險。

盧家勢大,皇帝忌憚已久,恨不得將盧家連根拔起,這一回卻一連封了三個侯爺。

各家的智囊們細細一琢磨,再比對着地圖一看,瞬間驚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那哪兒是封侯,分明就是要牽制盧家現如今的家主,皇貴妃的父親盧韋士。

按照天啟的規矩,若是皇帝不曾下令各地諸侯進京,最多不過一個月,諸侯就得返還封地。

他那三個兒子的封地四周都是親皇帝的駐軍,去了封地之後哪裡還有命在。

這名義上是封侯,實則皇帝這是要觸盧韋士的逆鱗。

盧韋士在朝堂上混跡了大半輩子,這點兒門道一眼就看得出來,皇帝這是在示威?難道,是準備動手了?

安家這回無人受封,可安家的老祖宗們心裏都和明鏡兒似的,平元有心庇護安家,不願叫他們直接卷進這一場風波,尤其安懷遠點兵出征,安家現在禁不起折騰。

不論怎麼說,封了官兒的還是要大肆慶祝宴請賓客,朝堂明裡一片紅火,大臣們日日忙着去那幾家祝賀送禮。

暗裡,一些小家族則惶惶不可終日,這回朝廷中一場風波是難免,盧家若是下台,牽連到誰都不好說。

萬一盧家要是勝了,皇帝就更是成了傀儡,一朝天子一朝臣,他們這些人又不知是何境地。

平元回宮之後日日守在元佑身邊,看着小傢伙病情漸漸好轉,她心裏也不禁鬆了口氣。

又掐了一把小傢伙胖嘟嘟的小臉,平元轉身去批複半個月以來積攢下的摺子。

近幾天的摺子,她已經命人撿了出來都堆在一起。一米多高,儘是說什麼無功不得封侯之類的,看着煩人。

這就是盧韋士的試探了,想要看看平元到底有幾分決心。

他更知道,平元對他一直容忍,這回突然發難,可能是先前受辱,實在不能忍耐氣昏了頭,也說不準是真的拉攏了其他三家要來對付他。

像盧韋士這樣的老狐狸,即便他不認為皇帝半個月之內能拉攏了其他三族,可他卻絕不會冒險。

可平元壓着那些摺子,既不批複,也不駁斥,倒是叫盧韋士心裏一陣不安定。

又過了兩天,盧韋士有些坐不住,決定親自去王家先探探口風。王朗這回官拜御史大夫,皇帝對他下得功夫最大。

平元聽着宮外的釘子傳回的消息,不禁對王朗更是佩服不已。不僅僅是布局,連盧韋士的心性都了解的一清二楚。

盧韋士年邁,膝下就這麼三個兒子,平日里寵上了天。要想逼他出手,拿他三個兒子開刀再好不過。

若是盧韋士捨不得兒子,那麼便得在一個月內,密謀起事。匆忙之下,必有漏洞可尋。

若是他稍有遲疑,不敢造反,那更是好極,就將他三個兒子統統扣在封地當人質,還怕他不聽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