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南柯詭夢
南柯詭夢 連載中

南柯詭夢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一隻小白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一隻小白羊 奇幻玄幻 楊修

「慾念未除空學道,貪心不斷漫求仙
閉目存思皆是妄,死心枯坐盡非真
」 楊修不知多少次從夢魘中驚醒,見自己盤坐在一破敗道觀,他迷茫地站起身來,舉目皆是邪魔外祟
他霎時驚醒,見四周邪祟環身,迷茫的臉龐逐漸扭曲,皮膚變得鮮紅,十八隻鬼臂從脊背長出,楊修的臉頰扭曲扭曲化成怪物,一雙血目綻放出恐怖血光,他猛然暴起,十八隻鬼臂朝着滿座邪祟抓去,怒道:「爾等邪神鬼祟,安敢亂我道心?」展開

《南柯詭夢》章節試讀:

第7章 圓盤異動


楊修推開了木門,沿着昨日的甬道回到大堂。

此刻入道堂的大門依舊是敞開的,此時外界天色還是漆黑一片。

楊修雖然不知道具體的時間,但是他通過之前的書信也能大概知道,這個世界的時間也和前世差不了多少,此刻差不多是前世四點到五點的樣子。

他又看了一眼圓盤,一夜過去圓盤依舊毫無動靜,昨日不斷轉動的指針就像是壞掉了一樣,至今都沒有任何動靜。

現在已知的是在附身時間之內,自己的學習能力得到大幅度的加強,甚至是生而知之的那種感覺。

如果能夠進入附體的時間修鍊功法,不知道能不能入道。

楊修一路朝着瞽獲院的方向走去,心裏還在一邊想着。

雖然天還沒亮,但是已有不少弟子聽到鐘響都已經起床,道觀的路上也能見到不少入道堂的弟子。

瞽獲院距離入道堂並不遠,楊修大概走了一刻鐘左右就到達了瞽獲院所在的位置。

此時天還蒙蒙亮,瞽獲院前已經站了十幾位弟子。

「昨日道明師弟成功入道了,我偷偷告訴你,他其實是用了取巧之法。」

「哦?師兄願聞其詳?」

……

楊修一來就聽到在瞽獲院前的一些弟子還在討論着入道之事。

取巧之法?

楊修聽到這個詞,自然是不由得靠過去想要聽上一聽。

這功法可不是那麼好修鍊的,要知道入道堂的一百六十八位弟子,現在已經一年了,楊修通過書信所知道的入道弟子不超過十位。

楊修一走前去,卻見那幾位弟子直接避開了他,走到了一邊,還時不時看一眼楊修等人所在的位置。

他見此狀也沒有繼續厚着臉皮靠上去。

事關修行大事,這些弟子都看得很重。

楊修雖見識過了入道弟子的癲狂,但是在他看來修仙絕對是必須去做的事情!

前世,他深陷於漸凍症,每日只能看着老舊的天花板度日,那種失控感是楊修這輩子都不想再度體驗的。

來到這個世界後,無論是修鍊還是園盤也都沒有他選擇的餘地。

楊修現如今的眼前只有一條路!

那就是修行!

這功法雖有兇險,但是這可是修仙的法子。

前世諸多文化之中所描述的仙人,長生不死、翻江倒海、摘星拿月等等強大的名詞,都是對仙人的形容詞。

仙人等同於強者的概念已經深深烙印在了楊修的心中。

這個世界的修行雖然看起來有些詭異,但是楊修依舊想要看看!

仙人!究竟是什麼模樣!

「今日,瞽獲院分為三組,北地澆水弟子十五人,南方採集弟子十七名,西方打水弟子三十名。」

楊修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瞽獲院的管事已經站到了門前。

楊修見管事前來,連忙收斂了心神,仔細聽着管事的安排。

「道玉,北地。」

「道孺,南地。」

「道近,北地。」

……

「道塵,北地。」

楊修聽管事連續念了幾個名字,聽到自己道號之後心中暗自記下。

去瞽獲院北地澆水。

這也不算是什麼重活,原身的書信之中評價只是有點繁瑣,但是並沒有說有多重。

不到片刻,管事就把所有弟子都安排下去了。

「待到鐘聲六響之時,不可在院中逗留,需前去入道堂修鍊1」

管事一如往日一般提醒眾弟子,然後就轉身離去。

「是!」

楊修與眾弟子一般作揖答是。

隨後楊修就隨着那周圍點名去北地的師兄弟朝着北地走去。

鐘聲六響之前就要將事情完成並且在瞽獲院中把飯吃完,然後等到七響之前前往入道堂修鍊。

楊修跟着那些弟子身後,朝着北地走去。

前方的那些弟子大多都是熟識之人,就算是這小小的路程下也是勾肩搭背得談天說地。

「那道明師弟入道的法子真的有用嗎?不會出什麼問題吧?」

「這怎麼可能有問題,若是不信你大可自己去嘗試。」

「這……」

……

又是道明?

楊修聽到那些弟子談論,心頭也不由得有些痒痒。

自己現如今可是對入道一點頭緒的都沒有。

這裡的修行法既不是有着靈氣這樣的氣感,也沒有肉體力量增長這麼明顯的指標,只有一個虛無縹緲的心中仙。

但是仙在何處,如何用心凝聚?

自己就算是進入了修行也是渾渾噩噩的狀態,根本感覺不到半分進度。

這些弟子所說的法子說不定真的有些作用!

楊修見這些師兄弟都在討論,而且傳播如此廣泛,他也不由得在心中暗自想到。

但是每次他想要前去求教的時候,那些人就像是有意避開一樣,直接閉口不談。

楊修試過一兩次以後,心中不禁暗道。

原身的人緣這麼差嗎?

前往北地的一行弟子很快就到達了目的地。

雲月觀所在的織山幾乎可以與楊修記憶中的名山大川一較高下,入道堂則是設立在半山腰處,瞽獲院則是更低一些,但是就算是在半山腰,瞽獲院的佔地依舊不容小覷。

北地上是梯田,由小到大,從高到低整齊排列在山上,遠遠看去就像是一綠色的金字塔,這些田上都種着楊修從未見過的植物。

那作物的桿和玉米一樣,但是葉子又柳枝一般根根垂下,在這些葉子的掩蓋之中,有着一個個如椰子一般的果實。

嬰果,書信之中記載的果實。

楊修第一次見到這作物,看了好一會兒都沒有從記憶之中找到類似的果子。

「不過嬰果這個名字可真奇怪!」

楊修在心中說了一聲,但是並未直接說出來。

「所來弟子,由上至下,各選一塊田地。」

「澆水所用器物來我處取,鐘響六聲前歸還。」

「田地所用之水,需從梯田最低處的水井中取,每一株嬰果草需按左三圈右三圈淋上六圈。」

北地管事在入門之處發放着工具,楊修前方散亂的弟子到達此處,很快就排成了長隊領取工具。

楊修也是老老實實排在後面等待。

但是只覺左邊突然傳出一陣呼吸聲,一隻粗糙的左手在他的左肩上拍了拍。

楊修只聽耳邊傳來一聲。

「師弟,你可想知曉道明師弟的入道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