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帶着空間在六零過小日子
帶着空間在六零過小日子 連載中

帶着空間在六零過小日子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是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沁 趙觀棋

重生到饑荒年代,看着一張張枯瘦如柴的臉為了活命而努力找吃的
蘇沁也想試着在這個沒有唐藝的世界裏為珍惜自己一次,而且那人後來也只有自己,有吃的也是先緊着她
這糟糕的環境,人心卻是暖的
展開

《帶着空間在六零過小日子》章節試讀:

第七章 趙觀棋


蘇沁跟着趙文博走進正房左邊的屋子,走到裏面,首先注意到的是那種雕花古床。

趙觀棋聽到聲音,看了過來。

蘇沁就看到一個溫潤如玉,清秀的男孩子正半躺着,手上拿着書,真真是陌生人如玉。

第一感覺,**啊。

「咳咳咳~」

蘇沁聽到聲音一回神就看到趙觀棋和趙文博都看着她。

趙觀棋看着眼前的小姑娘雙眼直溜溜的看着自己,看得趙觀棋都不自在了,所以才不得不出聲提醒她矜持一點。

嗯,不過趙觀棋沒有覺得被冒犯,反而覺得蘇沁看他的眼神帶着欣賞和滿意。

沒有和別人一樣用可憐和惋惜的眼神看他,也沒有嫌棄他殘疾。

就自己爺爺奶奶有時看着自己的左腳,都會漏出可惜和恨,可惜的是自己,恨得是他媽。

只有眼前的蘇沁沒有,很平常的眼神,還帶着欣賞。

趙觀棋不知道她在欣賞什麼,但不妨礙自己很是歡喜的。

眼前的小姑娘雖然模樣不好,個子也小小的,但眼睛很大還很亮,看着自己的時候滿滿的都是他。

趙觀棋自己沒有覺得因為跛腳和身體不好而自卑自憐,他也不需要別人可憐他。

嗯,趙觀棋不知道的是蘇沁不知道他跛腳,不過就算知道了,也不會覺得有什麼。

社死現場,沒誰了,真的是丟人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

蘇沁看着自己因為看面前的小男孩好看,而入迷了還被人逮了個正着,主要是還有相親對象他爺爺。

自己可不是真正的15歲,怎麼還看男色迷了眼啊!

主要是對方的顏正好對了自己眼,就喜歡這種溫潤爾雅的,對面的趙觀棋正是這種,還帶着一種乾淨和這個時代特有的那種氣質,對沉靜的書香氣質。

越往後時代雖說在發展,但社會和人都是帶着浮躁的。這個時代獨特的美是不可複製的,所以趙觀棋的美在蘇沁眼裡是後來無論怎樣的美色都不能及的。

看着兩人都看着自己,蘇沁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反應了,羞的她連忙低了頭,假裝自己不存在。

趙文博看着小丫頭的反應挺滿意的還想笑,不過忍着沒笑,還是要顧及小丫頭的羞意。

從小丫頭看自己孫子的眼神和表情,沒有嫌棄沒有異樣,都看的挪不開眼了。

趙文博心裏是滿意的,覺得小丫頭很合適。

只能說美好的誤會,那明明是「好色」。

看小丫頭恨不得要鑽地縫裡,自己準備出去,把空間交給兩人,讓趙觀棋自己看人。

「我出去,你們兩人熟悉熟悉。」

趙文博說完就出去了,不過這話也表明對蘇沁是滿意的。

趙觀潮聽出自己爺爺話的意思了,也知道他是滿意的,不過還是看自己的決定。

趙觀棋看着對面的小姑娘還低着頭,無聲的笑了笑,這是不打算抬頭了嗎?

「旁邊有椅子,你先坐着吧。」

趙觀棋還是先開口,讓她坐下來再說話。

蘇沁聽趙觀棋說話了,連忙抬頭看了他一眼,結果趙觀棋正看着她。

兩人就對視上了。

她終於抬頭了啊!

他在笑着看我!是在笑話我嗎?

兩人各自在心裏想着。

蘇沁看了一眼旁邊的椅子,感覺好貴啊,坐不起。

「不坐了,我身上衣服好長時間沒洗了,髒的很。」

蘇沁心裏想坐的很,那麼長的路,腿都走疼了。

蘇沁雖然不認識是什麼木材做的,但是看着就很貴,自己身上的衣服又臟又臭還是不「玷污」了它。

趙觀棋看着小姑娘眼都往椅子上看了。

聽着她的話,趙觀棋知道她怕弄髒椅子,是個有禮貌的。

蘇沁進來後都站了這麼長時間了,趙觀棋又不瞎也沒有失去嗅覺,當然知道小姑娘的衣服看着就很長時間沒洗了,都有味了。

這個時期,趙觀棋就算不怎麼和人接觸,還是知道的。

喝口水都困難,人都餓死了,還談什麼乾淨啊!

能活着就很好了,多的是熬不過的。

「坐啊,椅子不就是給人坐的,髒了擦擦就乾淨了。」

「別擔心,你看見了嗎,院子里有井,我們家井裡還有水。」

蘇沁一聽趙家有井而且井裡有水,眼都瞪大了,上午直白的感受到因為乾旱,人活着有多艱難。

「那我坐了啊。」

說完,蘇沁就一屁股坐上去了,真的再不坐着,蘇沁都要癱地上了。

上午上完工都沒歇口氣就直接走了兩個小時左右,上午上工後來坐的那個小時不算。

從來沒有走過這麼久,真的是累啊!

「嗯。」

趙觀潮真的是好想笑啊,還是忍着了。

怕自己一笑,她就要羞的低頭了。

趙觀棋覺得自己從來沒有像今天因為一個人,多次的開心想笑。

蘇沁要是知道趙觀潮心裏的想法,肯定要說「知道社死嗎?,對,就我這樣的。」

「你叫什麼?」

「蘇二丫。」

「我聽說你是15了吧?」

「嗯,我是15了。」

蘇沁表示,這長不高,是因為吃不飽還沒發育。

趙觀棋問這些,是因為之前爺爺就告訴他今天來見的是趙大娘的妹妹的二女兒,是個老實勤快的小姑娘,其它的就不知道了,想多了解她。

聽完蘇沁的回答,趙觀棋自己就開始說些自己的。

「我叫趙觀棋,今年18了,家裡就我和爺爺兩個人。」

「我左腳本來就是跛腳,半個月前又摔了,我左腿可能好不了。」

「你留下來的話,家裡可能大部分事都要靠你。」

「就這樣,,但有吃的都讓你先吃飽。你願意留下來嗎?」

趙觀潮知道現在很多家裡都是重男輕女的,而且這個時候缺糧,基本上都不把女孩子當人看的,就貨品交易的。

但趙觀棋還是想問問她,想聽她自己說她是願意的。

「願意的。」

說完,蘇沁怎麼感覺這最後一句一答怪怪的。

(能不怪嗎?像不像「你願意嫁給我嗎?」「我願意」)

不過還沒來的及想就聽趙觀棋要自己去喊趙爺爺。

「你能去幫我喊一下爺爺進來嗎?」

「好,那我出去了。」

「嗯。」

然後趙觀棋看小姑娘抱着自己的衣服起身。

「你可以先把衣服放着。」

蘇沁起身準備出去,剛起來就聽見趙觀棋叫她把衣服放下。

蘇沁自己都忘了手上還抱着衣服。

「好。」

放下衣服,蘇沁就轉身出去了。

趙觀棋就看着小姑娘走的有點急,這是又害羞了嗎?

自己一個人無聲的笑着。

「你們談好了?」

趙文博和楊大蘭楊菊花兩姐妹正說著話,就看到蘇沁從自己孫子房裡出來了。

「嗯,趙爺爺,他讓你進去。」

蘇沁也不知道怎麼叫趙觀棋,不好直接開口,就用了他。

「好,我先進去看看。」

趙文博前腳走進趙觀棋的房間。

楊菊花就急忙搶先開口:「趙家小子對你滿意嗎?」

「觀棋和你怎麼說?」

楊大蘭緊接着開口。

「他滿意的,應該是給趙爺爺說他同意了。」

蘇沁直接說了,不想和這兩姐妹拉扯。

「好,好,好,有糧食了,這下家裡不用愁了。」

「這事謝謝大姐了,麻煩你了,等拿到糧食,就給你說好的。」

……

蘇沁看着楊菊花迫不及待的樣子,雖說趙家就目前看起來真的很好,但心裏就是止不住為原身感到心酸。

她和原身一樣,至少她前世6歲以前還感受過愛,原身就從來沒有過,不過原身至少還有一個暖心的妹妹,即使基本上都是她照顧妹妹。

一對比,她覺得她比原身還慘,她有的那點愛,隨着其中一個人的死,過的更慘,慘到她都自殺了。

「你能閉嘴嗎!等會看趙伯怎麼安排,人不會少你的。」

「你不要開口了,人馬上就要出來了」

楊大蘭真真是看不上她妹這副鬼樣子,心裏想想就算了,生怕別人不知道你急着賣女兒啊。

楊大蘭話剛落,趙文博就出來了。

「我和觀棋了,對小丫頭挺滿意的。」

「事先說好的給30斤糧食,現在這情況,這糧食是有錢都買不到。」

「所以算是相當高的彩禮,你們沒意見吧。」

「沒,沒,沒。」

「趙伯是很誠意了,這都是在救命了。」

楊家倆姐妹聽到趙文博的話,覺得很高興的,30斤的糧食妥了。

「那我拿這麼高的彩禮,你也算是嫁女兒,嫁出去的女兒以後就是趙家人了。」

「這點你認可吧?」

「認可。」

聽着趙文博看向自己問話,楊菊花那是急忙回應。

趙文博不是沒有看出楊菊花的急切。

「不僅你認可,還要你們家裡都認可。」

「認可,我能做主。」

「行,不過我明天還是去你蘇家走一趟,把丫頭的糧食戶口轉到我趙家來。」

「正好當著你們全家人和隊里都講清楚。」

「好。」

「我明天陪着您去。」

楊菊花和楊大蘭一前一後開口。

「行,那就都麻煩你了。」

楊大蘭聽着趙文博的話,就明白不會少了她的,心裏高興着,就算一天的公分也不急趙伯給的。

「糧食明天晚上讓趙勇過來拿,怎麼拿回去你們自己安排。」

「我們說好是30斤,但明面上就直說10斤,最好你們和家裡所有人統一一下。」

「這個時候這麼多糧食也不安全。」

兩姐妹連忙點頭,這還是知道,萬一別人來偷來搶來借,就不好了。

特別是兩人有自己的娘家婆家兄弟姐妹,還有兒媳婦的娘家人,可不敢讓人知道。

楊菊花準備回去就和蘇愛華蘇二妞好聲說道,這可是命,不準拿去給蘇二妞她娘家。

楊菊花這時候想的挺好,還不是被摳了一斤給蘇二妞提回去了她娘家,這話暫且不說。

「還有一些,等明天我親自去蘇家了再說。」

「小丫頭今天就在趙家住下來,以後就是我趙家人了。」

楊菊花聽到這話巴不得,本來今天就沒打算再把她帶回去,少一個人就少吃一頓是一頓。

看也沒什麼說的,事都定了,楊大蘭特有臉上的表示要去上工了。

楊菊花也要回去上工了。

趙文博把兩人送到院子的大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