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天降錦鯉公主是皇家團寵
天降錦鯉公主是皇家團寵 連載中

天降錦鯉公主是皇家團寵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冰糖清甜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弘毅 古代言情 夏玦

掉進河裡的夏玦被逆轉人生系統綁定,來到了未知名的世界,成了夏朝的七公主
系統給了她一本書,讓她知道,自己穿成了那個母妃被陷害打入冷宮,帶着弟弟艱苦生活的病弱公主,夏朝戰敗後被迫和親,病死他鄉
趁着現在,母妃還沒入冷宮,戰亂還沒有開始的時候,努力逆轉人生! 被人陷害?帶上錦鯉buff,逢凶化吉! 天災盛行?改造農具!興修水利!耐旱高產的番薯、馬鈴薯、玉米輪番上場! 外敵來襲?整改部隊!提升裝備!再有罐頭毛衣即食麵等等能把敵軍饞哭的物資
後勤有保障,兵將放心沖! 再有對外貿易,草原部落吃飽了,不來騷擾邊境
傳播種田技術,西南小國前來俯首稱臣
京城眾人無人不敬佩,全國上下無人不愛戴
一眾兄弟姐妹:「我家玦兒/玦皇姐最厲害了!」 皇后:「玦兒貌美又聰明能幹,哪兒個凡夫俗子配得上?!」 就連不苟言笑的皇帝,也在夏玦身後大力支持,為她撐腰,痛罵反對她的迂腐老臣
等一切安定,驀然回首,那俊秀的竹馬成了大將軍
夏玦對着竹馬大膽示愛
竹馬明面不為所動,暗地裡悄悄紅了雙耳
正當她以為沒了迴音時,一向沉默寡言的大將軍,在醉酒之後翻進長公主府,將她扛回他的將軍府!展開

《天降錦鯉公主是皇家團寵》章節試讀:

第六章 八年前的批語


龍潛殿距離淑芳殿十分之近,夏玦還沒想到個所以然來,人便到了龍潛殿前。

守門的太監見到夏玦前來,立馬扯着嗓子大喊道:「七公主到!」

「進來。」

裡頭傳來了皇帝威嚴的聲音。

夏玦進去行禮,然後半低着頭站在那書桌面前,腦子裡還是一片空白。

「朕聽說你造出了紙?還是用樹皮所制。」

夏玦連忙抬起頭來看向皇帝,卻見到皇帝手中捏着一張眼熟的紙。

這就是為什麼收紙的時候少了一張的緣故嗎?她還以為是惠妃帶走的。

「這是朕派去保護你的暗三給朕的,這紙不錯,還能寫字。」

夏玦又看了一眼桌上的紙,發現它上面寫了幾個蒼勁有力的大字。

她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擺出什麼表情。

這都不等她或是惠妃告訴皇上,她做的所有事情他都知道了。

「玦兒這漏洞百出的『暗地裡』行事,不消說燒火那飄上天的黑煙能驚動多少守衛,就是剛一開始買的那些個東西,那個小太監出入宮中多次,要是被抓住關起來,就能讓這事早早夭折。」

夏玦這才知道原來事情這麼順利,沒別人發現,感情還有皇帝給她收拾首尾。

「這是兒臣考慮不周。不過,只是這樹皮造紙還是第一次,並不知道結局如何,不敢告知父皇。」

「現下的結果兒臣也十分意外,只等證實這紙的其他用途,才敢來一一道與父皇聽。」

「嗯,那玦兒便去證實。要是有什麼不便利的地方,直接叫喚暗三,他可救急。若是事關重大,他便會來告知朕,朕便會看情況給玦兒便宜行事。」

夏玦告辭後轉身離開。

而在她前一步剛走出龍潛殿,後一秒御書房裡多了兩個人,正是暗一與國師。

身着茶褐斗紋鶴氅,頭戴白玉蓮花冠的國師從暗一背上下來,向著皇帝拱手作揖,口中念道「無量天尊」。

「國師請起,朕請國師來的目的已經告知國師。那麼,國師可否告知朕,那批語是否應驗了?」

國師點了點頭,皇帝見到後滿意地捋一把自己的鬍子。

八年前,夏玦出生時,正是清晨,東方霞光滿天,甚至出現了七彩祥雲。

但是西邊陰雲密布,電閃雷鳴。

當時國師趕了過來,給尚在襁褓中的七公主算命數,給了皇帝這樣一個批語。

「貴不可言,或是厄運纏身。」

「七公主八歲時有一劫難。若是熬不過去,就會身體孱弱,年少早夭。死後破軍降世,彼時皇子相殘,國家動蕩,生靈塗炭。」

「若是熬過去了,便會福星降世,神女歸位,國運大增,綿延幾百年。」

之後國師掐指一算,用毛筆在帛上批語旁寫下一字,「玦」。

「七公主以此為名,可為渡劫難添一大助力。等劫難一過,若是成功,七公主會有不同尋常之處。」

國師沙啞的聲音打斷了皇帝的回憶。

「神女歸位,只要不阻擾七公主所做之事,便可承天之恩澤,使夏朝昌盛。」

淑芳殿中,剛剛回去的夏玦正在驗收新建成的溫室。

竹樁深深扎進土裡,地上部分的竹子被劈開,火烘過彎曲成半圓形,與竹樁緊緊綁在一起。溫室除了前後進出的兩個門是用麻布做的,其餘用塗了熟桐油的紙封住,不留一絲縫隙。

布簾垂下來時,溫室外春寒料峭,溫室內暖意遍生。若是晚上堆上兩處火盆,作物不至於會冷得長不好。

夏玦比划了一下,大致分為幾個區域,其中有兩塊肯定要用來培育禾苗的,其他的就種些好養活又長得快的蔬菜。

她似乎還要囑咐入冬去買一些稻穀。

那兩位小太監正在溫室裡頭鋤鬆土地,夏玦在他們面前比划出兩塊土地。

「這兩塊地都是用來撒穀子的,要讓苗緊緊生長在一起,那麼這兩塊地,共要多少斤的穀子?」

兩位小太監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種法,他們以為身處宮中的七公主並不了解這些農事,便想着給她解釋。

「公主。奴婢家中種過稻穀,都是將谷種稀疏地撒在耕好的田地中。若是禾苗種的密集了,長的不好,還會顆粒無收。」

夏玦聽這話就知道這兩位小太監誤會了她。

她也是十分理解的。夏朝如今種植稻穀所用的法子,便是將谷種直接播撒在耕好的水田裡,讓它自由發芽生長。

「只是為了育出苗來,等天氣暖和了,就要將禾苗移到外邊的水田裡,並非讓它們在這溫室里一直生長。」

那說話的小太監眨了兩下眼,瞬間明白了夏玦所表達的意思。

「奴婢已經明白了。只是這兩塊地,奴婢先要丈量,然後才能估出大致的谷種用量。」

夏玦點了點頭:「等你估算好了,便直接去告訴入冬。明早他便要外出買菜種,得趕在今晚前告知他。」

小太監低頭應答。

入冬近些時間來經常出入宮門,幾乎將所有的守衛都認識了個遍。

他十分淡定接受重重檢查。為了給七公主買種子,他連早飯都不曾吃,就匆匆出門去了。

將種子交給迎春逢秋,入冬就火速的趕往旁邊的廚房。

七公主可憐他還沒有吃早飯,已經讓人開小灶給他煮了碗面。這碗面量大料足,入冬吃得十分滿足。

那些菜種、谷種經過溫水浸泡萌芽之後,就被撒在了溫室里。

龍潛殿里,按三依舊慣例,前來給皇帝報告情況。

皇帝聽到夏玦的隨從跑出宮去,買了許多的菜種子,還有好幾斤的谷種,就猜到這是不是與那個新搭的、用紙張蓋成的小屋子有關。

但是他又想起來,之前他將夏玦召來御書房裡,和她講紙張事情時,夏玦那不是很高興的小表情。

罷了,由她去吧。要是惹急了,說不定他這唯一的樂趣也沒有了。

「暗三,日後,你便不必向朕稟告這些事情,只需負責七公主的安危即可。」

夏玦要做什麼事情,反正日後他總會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