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天道亦是我
天道亦是我 連載中

天道亦是我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黑夜輓歌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陳逸 黑夜輓歌

經過高考既是新的人生,經歷無數的生死輪迴,在仙域與三清論道,與佛祖論佛,與玉帝同坐天庭管文武百官
從如夢如幻的仙域回到高樓聳立的都市,從新開始修成真正歸宿
展開

《天道亦是我》章節試讀:

第7章 交易


上到二樓,明顯陳逸明顯感覺不一樣,在這層的東西也變少了。看着一件件物品擺放在玻璃櫃里,陳逸也是一掃而過,沒做過多停留。

店小二看見陳逸這樣掃過,都沒停留,繼續帶他上到第三層。

第三層的東西就更少了,陳逸看了看,有瓷器、有玉器、有銅器、有各種各樣的物品,但是還是不入陳逸的法眼。

在第三層走着,陳逸終於看到一個羅盤,那是一個破損的羅盤,這時店小二看陳逸終於有一件物品吸引他,就走了過來。

對於聚寶閣來說,第三層已經是平常人接觸不到的地方了,店小二也深知不到第三層引不起陳逸的注意。

看着這個羅盤,陳逸不禁搖了搖頭,對着店小二說:「這個羅盤只能再使用一次。」店小二聽見後:「說,這位客官,我們聚寶閣的東西都是精品,至少可以多次使用哦。」

陳逸並沒有在意,而是繼續向四層走。店小二看着繼續往上面走的陳逸,感到奇怪,這個羅盤之前有大師說可以召喚雷電,攻克一切妖魔鬼怪,怎麼就只能用一次了?店小二也沒管那麼多,直接跟着陳陳逸上了四樓。

上到四樓,完全和下面不同,四樓的靈氣比其他地方充裕,陳逸就知道這有一個小型聚靈陣。

在四樓有一位老人家正在擦拭玻璃櫃,看見陳逸上來感到不滿,什麼時候這麼年輕的小伙能上到羊城總店聚寶閣四樓了。

權老問跟着陳逸的店小二:「什麼人都能上四樓嗎,難道聚寶閣規矩還需要我提嗎?」店小二一看權老在此,馬上鞠躬對着權老說:「權老,這位客官,是一位前輩,一下子就能看透我的境界,還說可以幫我提升,並且還在三樓店評那個驅魔羅盤。」

權老聽見後,打量着這個年輕人:「小夥子,看你還年輕,應該不過二十,怎麼有這樣的口氣評論那件寶貝?」陳逸看見他好奇,就說道:「這聚寶閣是好地方,與旁邊建築都不同,是因為有着陣法,而這四樓也有着一個聚靈陣,想必是你的作品吧,而且看你大宗師後期境界,應該也是羊城總店負責人吧。」

在他說出聚寶閣和其他建築不同的時候,權老也只是表示讚許,但是當陳逸說出這裏面的秘密的時候,就已經開始震驚,最後還精確說出自己的境界,權老就已經確定這是一位前輩,因為實力只有比自己強的人才可以看出境界的高低。

權老震驚的說到:「不錯,看這位客官能如此看出,看來也是不速之客,來我聚寶閣有什麼事情呢。」

陳逸並沒有聽,而是在這四層看了起來,走了一圈後,看着正中間的玉佩,他發現在這裏面,玉佩是與外部自成世界,就好像他家裡的雙龍玉佩。

玻璃櫃里的玉佩,光澤靚麗,深綠似水,還有一絲漂白。權老看見陳逸對這玉佩感興趣,就走了過來道:「這玉佩是我們羊城總閣中最神秘的一件物品,也是希望有人能認識此物。」

陳逸說:「我和你們做個交易,我幫你突破至大宗師圓滿,可否把這玉佩給我?」權老似乎像聽錯一樣,每一個突破都是一個機遇,而他自己的能達到大宗師後期,也都是因為聚寶閣的財富勢力,所以才能達到如此境界,如果再進階成大宗師圓滿,就可以成為聚寶閣全國總店長老,權力更是提升一倍。

權老說:「可以,但是你又怎能證明你可以幫我突破至圓滿呢,每一次突破都是一條鴻溝,我如今年已過百五,本想無望,我也不希望你騙我。」

陳逸提出的交易,權老是心動的,因為大宗師圓滿就證明了還有機會突破至武帝,這樣就可以保證他的家族在五百年間不受任何人的傷害。

陳逸並沒有表示什麼,而是招呼店小二過來說:「我能讓他瞬間突破至武者圓滿,這就是我的本事。」說著陳逸把手放在了店小二背後繼續說道:「運功!」店小二看着權老,不知所措,很怕陳逸突然把他殺了。

權老表示:「沒事,你儘管運功,如果不行我將發動大陣把他鎮殺。」店小二聽見後才開始運功。

運功的同時,陳逸也發現了如今末法時代的武者與仙域的也差很多,因為功法的缺失,時代的更迭,很多功法都在其中失去傳承。

陳逸引導店小二重新修鍊一道新的路線,店小二身體里突然砰的一聲,突破了,突破的氣流在旁邊衝擊着,而四樓里的物品也只是輕微晃動,可想權老的實力還是相當高。

看着自己突破的店小二十分高興,連忙感謝陳逸,陳逸卻說:「你按照我引導你的路線繼續修鍊,大宗師也是指日可待!」聽到這裡的權老雙眼一蹬,他知道了,陳逸就在剛剛幫忙突破的時候幫忙修補了他的功法,並且指點出一條全新的路。

陳逸笑着對權老說:「權老,你說這樣的籌碼,足夠還你那塊玉佩嗎?」權老笑着對陳逸說:「前輩,這足夠了,我現在就把玉佩拿出來與你交易。」但是陳逸打住了權老:「現在給我看你還不能幫你突破,可能需要幾天之後才可以。」

權老很不解明明剛剛一瞬間就能幫店小二晉級,現在卻不能幫我,這是為了什麼?但是他並沒有多問,一想到剛剛的那一幕,權老就已經從陳逸是一名顧客,轉變為一位強大的前輩。

權老表示沒問題,就走到擺放玉佩的玻璃櫃前,撤走覆蓋在玻璃櫃的陣法後,小心翼翼的拿出裏面的玉佩,雙手遞給陳逸。

接過玉佩後,陳逸放在手上觀察,發現這上面雕刻着是大好河山,裏面的河是白色,所以在看的時候那一絲白就是那一條河。

陳逸收起來後,對着權老說:」過幾天我會直接來找你的,你就在這等我就好,我解決完問題就來。」說完陳逸就往樓下走。

權老:「那我就在這等候前輩的到來,小子還不送送前輩!」店小二聽後馬上跟着陳逸走了下樓。

走到樓下的時候,店小二再次對陳逸表示謝意,如果陳逸說的是真的,那他以後的大宗師夢就會成真,而陳逸也就拍拍他說:「努力修行,逆天而行。」

待陳逸走後,權老叫店小二關門,這幾天都不迎客,等待陳逸的再次到來。

陳逸離開之後打車去到了白山,再次上到寺廟裡,但是因為寺廟關閉了,陳逸並沒有第一時間進去寺廟,而是在旁邊找了個地方盤坐下來,拿出玉佩。

這塊玉佩陳逸在進門的那一刻就已經感應到了,這其中白絲線就是一道虛弱的龍脈,這道龍脈是之前有人封印在裏面,給予他人佩戴後能延年益壽,加速修行,但是由於年代久遠,已經是瀕臨破碎。

但這也可以幫助陳逸進行築基期的突破,為了保證自己的突破成功,陳逸也來到此地,此地不僅靈氣充足還有佛光普照,自己突破不會造成巨大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