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因為只會吃米而被熒拋棄
原神:因為只會吃米而被熒拋棄 連載中

原神:因為只會吃米而被熒拋棄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鄉村愛情殺馬特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派蒙 遊戲動漫 阿貝爾

花了16000原石的熒
星降之湖的天空中,閃過的不是金色而是從沒見過的彩虹色光輝
但是掉下來的竟然是個只會拿着勺子吃米,毫無戰力的廢柴男人阿貝爾 尋找哥哥的旅途被阿貝爾和派蒙弄得一團糟
終於,被魔女蠱惑的熒
做出了拋棄兩人的決定
依靠魔女的力量,祈願得到了傳說中的強力夥伴
和家產萬貫的貴公子以及爽朗的帥哥踏上了愉快的旅途
留下了2隻可憐的米蟲
實在走投無路的兩人,選擇了寄生西風騎士團
成為了榮譽米蟲
兩人的吃米冒險,堂堂開幕展開

《原神:因為只會吃米而被熒拋棄》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000章 序章-最古之戰·曉


(這一章交代一下主角阿貝爾的來歷,和主線無關,不想看的可以跳過看主線)

古神的遺迹

一個穿着厚重的白色鎧甲的女人彷彿像是警惕着什麼一樣,在破敗的空間里,回過頭。

跟在後面如同軍醫一樣的女性,似乎被前面的大幅度轉身嚇到了。

腳步踉蹌,差點沒有站穩。

「等..等一下啊,弗洛澤殿下,怎麼突然回過頭了啊?」

白色鎧甲的女人弗洛澤像是將想要說的話咽了回去一般,沉默着甩了甩頭。

「...............沒什麼」

軍醫似乎是認為弗洛澤是擔心還在遠方征戰的摯友的安危

她改換了明朗的表情。

「不用擔心阿雷克西亞殿下啦,有「黎明的鳳凰-塞雷斯蒂婭」的火焰加護的她是無敵的,但是,我們也在這裡呆了很久,是時候該回去了呢」

弗洛澤閉上了眼睛,像是說給自己聽一樣

「啊啊,我知道,我知道的」

她朝着出口的方向,略微有些猶豫。

「................」

「(.........深淵之王)」

「(...現在在背後感受到的,是你的視線嗎?不是睥睨也不是敵視,僅僅是看着遠行的小孩後背的大人一樣的眼神)」

「(你到底在想些什麼....深淵之王-普羅米修斯)」

............

在暗處,一個長着龍的尾巴和翅膀的白髮男人沉默着,他的眼裡,是遠去的弗洛澤和軍醫的身影。

而在數分鐘前。

在古神的遺迹深處。

弗洛澤和深淵之王有過簡短的交談

「能和人交流的幻魔們的王啊,你我之間難道沒有互相理解的道路嗎」

「沒有.....應該,只要「他們」還被名為「過去」的鎖鏈所束縛着的話」

「...........」

弗洛澤短暫的沉默之後,眼裡的火焰開始燃燒。

語氣堅定,並不是說給眼前的超越人智的深淵之王

而是說給自己聽一般

「......我總有一天會解開「鎖鏈」,我....還有人們的思念,會將悲哀的連鎖切斷」

深淵之王沉默了許久。

回憶起剛剛自己數千年澎湃起來的內心,彷彿像是回到了過去一般。

深淵之王露出了苦笑

「.............呵」

「解放「鎖鏈」嗎?......如果是過去的你聽到了那句話,又會是什麼表情呢」

「英雄之王---阿貝爾啊」

--------------------

10000年前,幻魔戰役

在虛無的空間之中,有兩個人影對峙着。

黑髮的男人身材不高,身上的革制鎧甲變得破破爛爛,手中的劍也斷了一半。

那可以看出鍛煉的痕迹的精悍的肉體,也被開了好幾個洞,鮮血不斷湧出。

和奄奄一息的男子不同,站在另一端的白髮男人,根本就沒有任何傷痕。

表情也始終沒有變化,眼神冰冷,彷彿對眼前的對決根本就不關心一樣。

黑髮男人---阿貝爾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僅僅只是呼吸,都能感受到胸口在刺痛,血液涌了上來,看來是肺部也受了傷。

「....噶....哈啊....哈啊...」

白髮男人---深淵之王對這個死不認輸的男人感到一絲驚奇。

「還有呼吸嗎.....明明連續7天一直在用你的那副身軀接受我的攻擊」

阿貝爾豪爽地笑着,像是對自己的傷勢一點也不在意一樣。

半跪着的他依靠斷劍站了起來。

「.....彼此...彼此啊」

「你才是...7天一直不防禦吃我的劍擊,竟然還能站的起來啊...吶?...深淵之王啊」

「.....竟然還沒有喪失鬥志啊」

阿貝爾的腦海里,浮現了比眼前男人高大好幾倍的狂野的猛獸的身影

「互毆這種事..早就習慣了」

深淵之王改變了姿勢,那並不是一直以來嘗試性的小打小鬧,而是認真起來的架勢

「....無聊...下一擊,就葬送你」

明明是決死的瞬間,阿貝爾的表情卻變得爽朗起來,彷彿像是等這一刻好久一樣。

「你辦得到就試試看啊...但是啊」

和一直以來的被動吃招後退不同,阿貝爾前進了一步

「....在下一擊之後也無所謂,有沒有興趣聽聽我的話啊」

「話?......」

阿貝爾咧開了嘴,露出了笑容

「啊啊」

「不通人言的幻魔們,而身為它們一族的王,竟然能這樣和我互相用語言溝通,那麼,不是有不用戰鬥就能解決的方法嗎」

深淵之王嘆了口氣

「....天真啊,能理解人的語言和有沒有心思去聽是兩碼事」

他的眼神變得凌厲起來,語氣有着一絲堅決

「你我是不相容的,所以對話根本就不可能」

「做得到的」

阿貝爾的腦海里,閃過了無數的人影。

有長者翅膀的吸血鬼,半人半龍的騎士,潔白羽根的天使。

「....一直以來,我都是這麼做的」

「.............」

深淵之王握緊的巨爪放了下來,隱約間彷彿能看到一絲微笑

「........是嗎」

但是下一秒,那幻像一般的笑容就消失了。是凜凜的深淵之王那認真的表情

「那麼,我就讓你去切身體會吧!」

一陣黑暗的漩渦中,深淵之王的人形身影消失

取而代之出現在阿貝爾面前的,是比他高了10倍左右的黑色巨龍的體軀

「嘗試和我等對話的你的愚蠢,以及絕對切不斷的這個世界的「詛咒」!」

面對常人早就跪地等死的巨大的絕望,黑髮的男人舉着斷劍站了起來。

在他的臉上,有着無限的鬥志和絕對不屈的意志。

「求之不得!深淵之王!」

「你才是,給我用你的眼睛好好見識見識「人類」的力量!」

-------------

永無休止的戰鬥終於迎來了尾聲。

黑髮男子那超越人類常識的動作,閃避了巨龍那能將一切吞沒的光炮,阿貝爾在這個虛無的空間里,第一次用自己的劍閃,觸及了無人能擊敗的深淵之王的頭顱。

「這就是...人類的強大!」

被斷劍擊中的巨龍搖晃着巨軀,縮小變回了人類的形態。

在他的脖子上,能明顯地看到一個漂亮的切口。

但是他並沒有倒下,而是不可思議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

「.......怎麼樣」

「我還活着,深淵之王,這樣終於能對話了」

「剛剛的那個動作....為什麼你能用我的力量?你到底做了什麼?」

阿貝爾看着自己的身體,並沒有什麼變化,自己還是個普通的人類。

剛剛那超越常識的動作,僅僅只是憑藉氣勢用出來的。

這麼說,7天里,自己見到了不少次閃開自己攻擊的那個動作,正是眼前的深淵之王常用的,人類根本做不到的----「飛翔」

阿貝爾撓着頭,笑着

「啊啊,我也不懂」

「但是....你的力量的深處,那顯現的意志,和我的意志產生了共鳴」

阿貝爾肯定着自己的想法,並且覺得這一定不會有錯

「拯救人類這個種族的想法,你和我抱有相同的願望,不是嗎」

深淵之王看着眼前的男人那澄澈的目光,塵封的記憶開始迴轉。

那是自己曾幾何時,還身為「人類」時的過去。

「....................

你知道了又怎麼樣?我等還是危害人類的存在,這一點根本就沒有變化」

「那我就教給你好了,英雄王,世界比你想像中的,還被黑暗所籠罩着」

「..............」

和一如往常冷淡的深淵之王不同,白髮的男人少見地變得多話了起來。

「束縛我等的是名為「過去」的鎖鏈,因為破壞世界的絕對意志的存在,我等會在未來永劫一直重複着毀滅人類的行為」

「無論何人,都沒辦法切斷這道鎖鏈,災厄的連鎖是永遠不會結束的」

阿貝爾閉上了眼,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一樣,點了點頭

「.......

..啊啊,也許確實是這樣」

「和你的戰鬥的時候就傳達過來了,將你們支配的那個仇恨的鎖鏈,還有深刻的絕望,並不是那麼簡單就能切斷的東西」

「...............」

然而阿貝爾卻像是看到了之後的未來一般,滿是傷痕的手,像是握住了希望一般。

「但是....我們能用同樣的「鎖鏈」把我等聯繫起來」

「..........」

「被過去的意志所支配,因為切不斷的鎖鏈而痛苦,並不是只有你們」

「讓我也一同痛苦把,堵上性命,去探索切斷鎖鏈的道路吧,然後總有一天,將你們從仇恨的因果中解放出來」

深淵之王的臉上帶有着懷疑

「....愚蠢,你以為你能辦得到嗎」

然而阿貝爾卻傻傻地笑着

「啊啊」

這一瞬間,深淵之王彷彿看見了,阿貝爾的背後,那無數閃耀的人們的身影,那是他一路走來,最終抵達這裡的,為其獻出援手的人們的身影。

柔和微笑的星護之聖女,喜歡惡作劇的東方之神。

還有數不盡的,舉起劍追求光芒的普通人們

「我會貫徹作為人類的一生,取回這個世界的光芒.....我是如此約定的」

「.............我等的生命是永遠,人類的生命過於短暫,死亡和時間,終將終止你的道路」

「就算我倒下了,我的孩子,繼承我的意志的人們,總有一天會達成這個夢想」

「所以看着吧,深淵之王啊,人類從這個地上取回尊嚴之後,這個世界的未來」

宛如對着老友一般,阿貝爾伸出了那本應該用來握劍的手

「你和我有共通的地方,那就是拯救人類的願望,還有由這個願望所紡織的....未來啊」

「...........」

「.........呵」

「說大話的傢伙」

苦笑的深淵之王的巨爪握住了人類的手。

----------

時間轉回現代,在黑暗中,深淵之王沉思着

「................

我等的戰鬥,還以為那7天就結束了」

「但是,這麼思考的,也許只有我一個吧」

那個黑髮的穿着白色鎧甲的名為弗洛澤的少女,她凜然的表情。

和過去的「友人」重疊在了一起

「我會....用人們的思念,切斷悲哀的連鎖!」

「你....還有你的孩子,現在仍然在戰鬥着啊...英雄之王,阿貝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