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女帝歸來後,她飛檐走壁震驚全球
女帝歸來後,她飛檐走壁震驚全球 連載中

女帝歸來後,她飛檐走壁震驚全球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金鹿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封弋梟 現代言情 雁許

【玄學 娛樂圈 爽文 甜寵 黑暗懸疑】 玄門大佬雁許再睜眼,變成了某檔綜藝選秀節目里即將要被淘汰的小透明
小透明沒背景,實力低,但顏值高
被公司拉來給其他成員當陪跑,製造話題,準備利用完後再將她淘汰出局! 雁許冷笑,讓她堂堂女帝當陪跑?讓她淘汰出局? 下下輩子都不可能
於是,大腿一拍,當即來了一套完美的飛檐走壁,俠行天下和飛鶴騰空.. 看着這套行雲流水的動作,眾人驚爆了眼鏡,紛紛刷彈幕吐槽: 「我丟,這女人會飛?」 官方瑟瑟發抖,闢謠: 「莫慌,是吊了威亞的...」 票數瘋漲,人氣爆升
小透明驚艷翻身,以女團第一名正式出道
成員眼紅,水軍叫囂,黑粉更是扒出她的窮家底,一頓噴
雁許反手一個反咒符扔過去,黑粉少一半
眾人嘲笑:什麼年代了還這麼迷信? 後來,她參加綜藝,拍電視拍電影,一路爆火成為了娛樂圈頂流! 代言拿到手軟,獎項多到抱不住
世界大腕紛紛慕名而來,請她看相,觀風水,驅邪,除害捉鬼.. 黑粉們被紛紛打臉,由黑轉粉.. 最後,所有人在她直播間喊她一聲:「雁帝!」 雁許表示這個名字她很滿意
可身後的男人在直播間一閃而過:「老婆,我不滿意
說好的二胎呢?」 網友們炸了展開

《女帝歸來後,她飛檐走壁震驚全球》章節試讀:

第3章 有沒有想孤?


保鏢齊齊攔在了媒體的面前,遮住了攝像機。

助理陳耀和手下羅佑站在前面,擋着記者:

「麻煩各位讓一讓,梟總現在不方便接受採訪..」

「請各位讓一下,梟總需要趕飛機,下次有機會一定解答媒體朋友的問題!」

正說著,媒體的後方出現一陣騷動..

「..那是什麼?」

「靠,什麼鬼」

所有人往後一看,頓時瞠目結舌。

遠遠的看去,只見一個披頭散髮的瘦弱人影,正輕盈的猶如飛燕一樣,從路邊的風景樹上向這邊飛掠..

每一棵樹距離遙遠,但是她卻能輕鬆一躍,跳上另一棵樹的枝丫上。

眾人驚呆。

「我去,飛人?」

「快拍,快拍..」

這時,那人影已經從樹上跳下,落在了一個車頂上,再穩穩落地。

陳耀和羅佑看的發愣。

怔怔開口:

「梟爺,我們走..」

話還沒說完。

咻,風聲從耳邊划過,陳耀和羅佑猛然回頭,身後的宮弋梟已經被人擄走了!!

各方媒體還沒拍到那個飛人,就發現太子爺的保鏢和助理瘋了一樣的向著側門追了過去!

「太子爺呢?」

「咦,太子爺怎麼不見了?明明剛剛還在這呢?」

「剛剛那個人拍到了嗎?」

「沒有啊,太快了,我只拍了個虛影!」

雁許直接把宮弋梟擄到了億騰大廈側樓的公共衛生間里。

宮弋梟被雁許抵在馬桶上,整個人都傻了。

他腦袋裡嗡嗡的..

一向薄涼疏冷的眸子里硬是破出了一絲驚愕!

他竟然被眼前這個披頭散髮的女人,單手提進了洗手間??

而且,這女人的速度快的就像是一陣風,整個過程中他壓根都沒反應過來..

雁許看着宮弋梟那張一如既往的俊臉,眼裡聚起了複雜的情愫。

那英挺到如同刻畫出來的五官,冷毅的眉峰下還長着一雙攝人心魄的眸、

就是這雙眸子,可是勾的她為之神魂顛倒!

她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道:

「孤的梟貴人,沒想到你也來了這裡?」

她將他的臉抬高,居高臨下的逼視着他:

「你來了多久了?有沒有想孤?」

宮一梟被緊扣着下巴,被迫仰着頭與她對視。

他聽不懂這個女人在說什麼!

眼中捲起了淡淡的疏冷:

「這位小姐,還請你自重,我的人馬上就會包圍這裡,你還有三十秒的時間可以離開。」

雁許聽言,捏着他的下巴微微用力,眼神有些危險:

「你就是這麼對孤說話的?」

很明顯她的語氣有些生氣了。

身上亦是散發著來自一個異世界女帝該有的威嚴和怒氣。

宮弋梟感覺到女人身上裹挾的壓迫感,他眯了眯眼。

這種感覺讓他極為反感和不舒服。

他眼裡的涼意更深了:

「這位小姐,如果等我的保鏢來估計你就走不掉了!」

這時,陳耀和羅佑已經帶着人沖了進來,整個洗手間都被清場。

廁所的門是大開着的,所以眾人一眼就看到被雁許壓在馬桶上的宮一梟、

陳耀和羅佑愣了一下。

他們難以相信,一向身手了得的梟爺竟然被一個女人捏着下巴。

此時的宮弋梟,怎麼看都像是雁許手裡被拿捏住的小媳婦。

要是平時,他估計早就把這個女人砸成肉泥了。

但現在,只有他知道,這個女人的力氣有多大,她竟然僅憑一隻手,就鉗制住他讓他絲毫動彈不得。

羅佑着急的開口:

「梟爺,你沒事吧?」

陳耀看着披頭散髮的雁許:

「這位小姐,有什麼事你可以跟我說,我是梟爺的特助。如果你有任何困難需要我們幫忙,億騰公司可以儘可能的為你解決,你這樣衝動行事,只會害了你自己!」

陳耀說著,就準備向著雁許靠近,想要解救宮弋梟的危難。

雁許壓根就沒有回頭看,只是看着宮弋梟,她明白了這些人口中的梟爺應該就是梟貴人:

「這些都是你的人?」

宮弋梟壓下心頭的驚愕,挑眉看着她,眼裡的神色不言而喻。

雁許見此,眼裡的怒意化成冷意,她繼續道:

「沒想到孤的梟貴人在這裡竟過的這麼好,這麼滋潤,還有一群忠實的屬下,看來你是真的一點都不想念孤?」

她的手像是懲罰似的,在宮弋梟的下巴上狠狠的摩挲着,甚至指腹還移上了他的唇..

就像是玩弄一個被自己看中的獵物:

「可是孤卻十分想念卿。」

宮弋梟眯了眯眼。

這是他生平第一次有女人敢這麼明目張胆的戲謔和觸碰他!

而且在這個女人的眼神里,他感覺自己就像是她的所有物。

那眼裡流露出來的霸道,專橫,高高在上,侵佔,無禮…等等一系列說不上來的神色,讓他極為不舒服!

他心裏頓時浮出了強烈的殺意,就連眼底都泛起了血色。

雁許怎麼會看不出他眼裡的神色。

她嘴角一勾,捏着他下巴的手猛地用力:

「孤在問你話!」

宮弋梟的下巴一疼。

那帶着逼人和命令的語氣,讓他全身的暴躁因子都活躍了起來、

看着自家的主子被一個女人居高臨下的掐着下巴逼問着,陳耀和羅佑都緊張的溢出了汗。

這個女人明顯不簡單。

剛剛在外面,梟爺幾乎是眨眼間就從他們眼皮子地下被她擄走了!

而且,她在問什麼?什麼孤?什麼梟貴人?

他們怎麼一句都聽不懂?

雁許看着宮弋梟:

「還是說,看到孤你驚訝說不出話來?」

宮弋梟不語。

雁許手上再次用力,命令道:

「說話。」

身後的陳耀和羅佑焦急的瞅着宮弋梟。

梟爺這是怎麼了?

就算這個女人不簡單,但那也不可能是梟爺的對手啊!

畢竟,梟爺的身手可是在整個聯盟里是無人能敵的…

宮弋梟哪裡顧得到兩人焦急的心情。

他眼裡神色一轉,開口:「這位小姐,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雁許眼裡似笑非笑,身上的威壓濃烈:

「孤的愛妃,孤怎麼可能把你認錯?你就算是化成灰孤都都能把你認出來!」

愛妃?

陳耀和羅佑對視一眼,這女人到底在說什麼?

其實剛才宮弋梟一直聽不懂雁許在說什麼,他潛意識的已經將她當成了精神不正常的瘋子。

可是現在他才察覺自己怕是猜錯了。

他再次開口:

「可是,我並不記得有見過小姐你!」

他這話一出,捏着他下巴的雁許明顯怔了一下。

她俯下身,靠近他的臉,仔細認真的觀察起他來。

半響。

「你不認識孤?」她微微眯眼。

孤??

這是在形容她自己?

宮弋梟任由她審視的目光在他臉上和身上遊走。

然後給出她準確的回答:

「不認識,宮某從未見過小姐。」

雁許眼裡的神色變幻不停,隨即:

「你叫什麼名字?」

她不知道他的名字,倒是讓宮弋梟有些意外!

他開口:「宮弋梟。」

雁許的眼睛定在他臉上。

同樣的一張臉,同樣的名字,可是她卻忽略了一點,那就是他看她的眼神,明顯不是梟貴人看她時的神色!

梟貴人是出自名門大族的男子,從小被家裡養的性子嬌貴自傲,當初她把梟貴人強行逼進宮時,梟貴人心裏其實有心儀的女夫。

是她硬生生把梟貴人和他心中所愛之人拆散,所以梟貴人一度很怨她,不肯給她侍寢。

後來她花費了些心思,給他建築單獨的宮殿,栽花種草收集寶物只為博得梟貴人一笑。

可即便她對他百般縱容,就算後宮男妃三千也只集寵愛於他一人。

但梟貴人每每看她時的眼神,總是帶着淡淡的埋怨和哀愁。

而現在,面前的這個男人卻不是。

他眼裡是看陌生人的疏涼和冷漠。

而且他全身散發出來的氣息,是梟貴人身上不曾有的霸氣,陽剛,不拘一世,甚至眼神里還透露着目空一切的強者神色。

雁許明白了這點,眼裡神色一收。

然後把手從他的下巴上快速鬆開:

「你確實不是他。」

剛才是她太衝動了,看到一個跟梟貴人長的一模一樣的人就以為是他!

宮弋梟準確的捕捉到了她眼裡一閃而過的失望。

甚至他還能感覺到,她鬆開手時還帶着幾分嫌棄!

這世界上竟然有人嫌棄他?

雁許放下了踩在馬桶蓋上的腿,然後,退出了門外。

她將披散在臉上的頭髮別在了耳後,露出了精緻冷艷的小臉,對着宮弋梟道:

「抱歉,認錯人了。」

話落,不打算再多留一刻。

轉身,邁開步子就從陳耀和羅佑身邊走過,向著洗手間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