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高質量追夫,高冷總裁別想逃
高質量追夫,高冷總裁別想逃 連載中

高質量追夫,高冷總裁別想逃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予你何求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彧 現代言情 遲晚

【不太霸道霸總 主動型女主 悶騷】 遲晚嫁給了自己愛慕許久的男人,但她過的不開心
她愛他,他不愛她
她受不了提出離婚,他卻二話不說拒絕
手握不離婚守則,霸總還不手到擒來? 一個活潑逗趣沙雕女俘獲外冷內騷霸道男的故事
展開

《高質量追夫,高冷總裁別想逃》章節試讀:

第3章 為什麼離婚


遲晚跑回了房間,還以為他會追上來,還心虛的反鎖了房門,坐在床上拍拍胸口,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真刺激啊,不過她喜歡。

放飛自我的感覺,真棒!

殊不知隔壁房間的男人已經在心裏把她千刀萬剮了好幾遍。

-------------------------------------

沈彧生病來得快也好得快,睡一覺就精神了很多,不過天已經黑了,能看到窗外樹影在飄動。

他打開窗戶,微風鋪面而來,倒是吹散了身上幾分燥熱。

沈彧站在窗前,心思飄遠。

娶遲晚並不是自願的,甚至對他來說,更加傾向於恨她,但她又是自己目前唯一的籌碼。

一切都和她沒關係,他很清楚,可是,一想到她是遲家人,那股仇恨就好像會轉移。

蘇綰失蹤了,中間只隔了一個月,沈庭就給他帶回了一個新媽媽,叫遲毓婷。

遲毓婷是遲家的外室所生的女人,也就是遲家的某個私生女,雖在遲家不太受待見,但遲家一直養着她,她自己也以遲家人自稱。

他討厭遲家人。

他六歲了,不是兩三歲,他已經有辨別的能力,親媽剛離開他,就要讓他認一個新媽媽,他做不到。

尤其這個女人還總是裝着溫柔的樣子來抱他,手卻掐進他的肋骨,總是在他去上學的時候微笑着朝他揮手,轉身卻變了臉色,總是讓他好好吃飯,卻專挑他不喜歡菜做。

他每次做夢,都會夢到那個白衣飄飄朝他溫柔張開手的媽媽,卻在下一秒,那張臉變成了遲毓婷。

他的媽媽,那個溫柔賢惠的女人,因為抑鬱症,某一天突然就失蹤了,這件事就慌亂了一時,很快變得無人過問。

他恨蘇綰,忍心拋下他,他恨遲毓婷,裝模作樣愛他,他恨沈庭,把這一切強加給他,他恨……

他生病了,他被仇恨蒙蔽了。

偏偏,偏偏爺爺還逼着他娶遲家的女人,偏偏他無法拒絕,只有他足夠強大,他才有能力,有機會找到蘇綰。

和她結婚,是爺爺把沈家交給他的唯一要求,他並不明白,為什麼爺爺一定要他娶這個女人,他問,沈衛國只告訴他,照做。

只有維持和遲晚的婚姻關係,沈家才能在他手裡,這個婚,他不能離,至少沈家沒有徹底握在手裡之前,不能!

收拾好心思,沈彧關上窗戶,出門去喝水,卻被廚房窸窸窣窣的聲音影響到。

「你在幹什麼?」

突然的聲音讓遲晚嚇了一跳,轉頭就看見那個冰木頭,更恐怖了,遲晚害怕他拿下午的事情說事,結結巴巴的說,「我…我做飯啊。」

沈彧看着眼前的女人,穿着淡黃的睡裙,圍着一個卡通圍裙,頭髮整個亂糟糟的,臉上還有幾顆淺淺的痘印,在燈光的照印下,竟有別樣的美感,當然,他是不會承認的。

張嘴就是冷酷的話:「大半夜這副鬼樣子,你想嚇死誰?」

遲晚聽了他的話一臉懵逼,抬頭看了他一眼,又低頭看了看自己,左看看右看看,沒什麼問題啊,乾脆不理他,繼續手上的動作。

沈彧見她不回,罕見沒有生氣的心思,有些不自在的咳了一聲,徑直走進廚房想看看她在做什麼。

「喂,你幹嘛,小心燙到!」

遲晚見他頭都快杵進菜里,連忙用手一推,有些氣急。

沈彧被推了一下,有些一怔,嘴角卻泛起了一絲笑意,轉瞬即逝。

「我也要吃。」

沈彧留下這句話,自己去餐桌坐着了。

遲晚原地風化,這人,發燒發傻了?

雖說這麼想着,但是還是不敢惹惱了那位閻王爺,做東西的動作都變得精細了,生怕一個不合他胃口,自己又涼涼,小命要緊。

沈彧坐了沒幾分鐘,遲晚就把做好的小菜和麵條端上了桌,小心翼翼的把屬於他那份推給他。

沈彧用筷子挑了一口麵條,味道不算差,就繼續吃起來。

「遲晚,為什麼要離婚?」

「咳…咳…咳咳。」

遲晚被他突如其來的問題嗆住了,麵條都從嘴角噴出一根,怕他生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抽出餐桌旁邊抽紙擦掉,整個小臉漲得通紅。

這要她怎麼回答?因為他不愛她?不行,他肯定又會覺得自己在裝。

「你對我不好!」

遲晚大聲說,頗有真實的樣子,不過這也確實是事實。

沈彧看着她嗆成那個樣子,以為這是什麼難回答的問題,就這?

那是不是只要他對她好,她就不會再提離婚了?

「那我以後對你好,我們能不離婚嗎?」

什麼情況?這是在挽留她?不對啊,怎麼不拿遲家說事了?遲晚的腦子炸開了。

「不能。」

事出反常必有妖,她才不上當。

「那你說,怎樣你才不離婚?」

這件事絕對不能傳到爺爺的耳朵里。

遲晚嗦着麵條,心中已經有了答案,合著這傢伙害怕離婚啊,早知道,就不這麼憋屈了。

她突然有了一個想法,不過她得細化一下。

「我…我考慮一下,吃好了嗎?吃完了我就收拾了。」

「好。」

沈彧難得的這麼好說話。

「那好,你快去休息吧,你燒剛退,小心再來一次。」

遲晚莫名的覺得自己有了底氣,推着他讓他往他房間走。

「那你什麼時候考慮好?」

沈彧被她推着也沒有拒絕,轉頭看向她,黑眸深不見底。

遲晚被他盯得發毛,心咚咚的跳,索性給他確定了一個時間。

「最遲,最遲明天,好吧?」

「嗯。」

沈彧得到準確的時間,滿意的轉身,他倒要看看,她能整出什麼花樣。

遲晚感覺今天的沈彧尤其好相處,是不是人生病的時候都會脆弱一點。

遲晚心情好,刷鍋的時候都在哼着歌。

沈彧突如其來的轉變一定有陰謀,但那又怎樣呢?他們可以更進一步了。

收拾完廚房,遲晚幾乎是跑着回房間的,她得想一想自己的條件了。

這個婚,暫時就不離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