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吳三桂外傳
吳三桂外傳 連載中

吳三桂外傳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飛舞的蒲公英花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吳三桂 穿越重生 陳園園

一代兵王,殞落沙場,飄渺殘魂,穿越到大汗奸吳三桂身上
是順從命運成為一代梟雄,遺臭萬年
還是改變歷史,另闢一片天地,造福億兆人民?既然不想留下千古罵名,那就按自己的本能去創造奇蹟吧! 上天待他不薄,賜給他蓋世武藝,滿腹經綸,當然還有那迷倒萬千英雄的陳圓圓!展開

《吳三桂外傳》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兵王殞命


一聲巨響,一代兵王吳雙為了保護他那青梅竹馬的女友。被炸的粉身碎骨,一縷殘魂,悠悠蕩蕩,在無垠的天地間肆意的飄飄蕩蕩……

「吳公子,吳公子。怎麼啦?〞一陣嬌媚的呼聲,把渾渾噩噩的吳雙喚醒。

吳雙慢慢睜開雙眼,—張嬌柔的臉龐在他眼前慢慢放大,清晰起來。只見她。烏髮如漆,肌膚如玉,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美而不妖,艷而不俗。千嬌百媚,無與倫比。

「小沅!」吳雙驚喜萬分。他分明記得是他為了避免未婚妻陳小沅被辱,在逃跑無門,救援無望的絕境中,親手按下了猛龍寨末日毀滅按鈕,在一陣毀天滅地的爆炸聲中,他緊緊地抱住陳小沅,與大毒梟猛龍及其手下五百餘人,一同被炸得灰飛煙滅。可是眼前的陳小沅,卻完好無損地出現在他的眼前。

「吳公子,你醒了?」眼前女子關切地問道。

「吳公子?」小沅從小到大一直稱呼自己雙雙哥,現在叫什麼吳公子?吳雙向四周看去。房間裡布置得華麗無比,漂亮的百葉窗上綉了⼀層薄薄的窗紗。棕紅⾊的桌椅,靠牆擺放着。另外還有三男三女,都坐在桌子旁,皆是關心地注視着他,奇怪的是這些人皆是古代裝扮。

吳雙又望向陳小沅。烏黑的頭髮,挽了個公主髻,髻上簪着一支珠花的簪子,上面垂着流蘇,她說話時,流蘇就搖搖曳曳的。白白凈凈的臉龐,柔柔細細的肌膚。雙眉修長如畫,雙眸閃爍如星。小小的鼻樑下有張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彎,帶着點兒哀愁的笑意。整個面龐細緻清麗,如此脫俗,簡直不帶一絲一毫人間煙火味。她穿着件白底綃花的衫子,白色百褶裙。坐在那兒,端莊高貴,文靜優雅。那麼純純的,嫩嫩的,像一朵含苞的出水芙蓉,纖塵不染。

這哪裡是那個英姿颯爽的緝毒女警陳小沅,分明是身着古裝絕代風華的美嬌娘!

突然,一陣撕裂般的頭疼襲來,許多不屬於他的記憶強行擠入他的腦海:吳三桂,遼東總兵吳襄之子。兄弟三人,大哥吳三鳳,三弟吳三輔,他行二,名叫吳三桂。

千古罵名吳三桂!倒霉的穿越,為什麼偏偏穿到了這個大汗奸的身上?

「二哥,你怎麼了?這幾碗酒至於讓你昏迷半天嗎?」一個十四、五歲的男子上前用濕毛巾給他擦擦臉。這是三弟吳三輔。

「吳公子這是身體欠佳?」陳小沅端來一杯茶,一邊服侍吳雙,一邊關切詢問。

陳小沅,春風樓頭牌歌妓,琴棋書畫,無所不精。吳三桂心中摯愛,無日不想娶回家中。只是襄王有意,神女無心。多次表白,皆被婉拒。只是雙方眼中那愛意,兩人心中都互相明了。刻骨之情,銘心之愛,那是瞞不住對方的。

吳三桂就陳小沅的手喝了一盞茶,腦子漸漸清明。望向上首端坐的一位男子:董行端,其父董其昌,授翰林院編修,官至禮部尚書兼太子詹事。

董行端身旁男子,明眸皓齒,飄飄並不染塵埃;綠鬢朱顏,耿耿全然無俗態。名叫賽諸葛金忠。

董行端和金忠都是吳三桂的結拜兄弟。三人情投意合,過從甚密,誓要同生同死,造就人生大業。

這三人今天都是陪着吳三桂到春風樓遊玩,以方便吳三桂和陳小沅見面。誰知酒過三巡,還未等吳三桂和陳小沅聊上幾句。這吳三桂就一頭趴在桌上,任別人怎麼呼喚,皆不醒來。現在醒轉,只叫了一聲「小沅」,便再無言語,一幅呆傻模樣。

大哥董行端。也是一頭霧水,摸不着頭腦。只好說:「散了吧。今日二弟身體欠佳。咱們改日再聚吧。辛苦三輔兄弟和金三弟,把二弟送回府中。

二人急忙答應,一邊一個,攙扶起吳三桂,走出春風樓,往吳府而去。

陳小沅依在春風樓前,望着遠去的吳三桂,心中滿是不解。這吳三桂每次到來,無不意氣風發,口若懸河,風采迷人。今日為何呆傻作愣不解風情。更何況今日相約,確有急事商量,否則便要誤了終生,遺恨百年了。誰知還未開口提及,吳三桂便昏暈過去,人事不省。「一切都是命呀!」陳小沅長嘆一聲,滿腹心事,轉回屋內。

吳三桂回到家中,打發走兩個三弟。獨自一人,坐在書房,禁不住長嘆一聲。歷史上吳三桂的一生,如畫圖一般,一幕幕從腦海中閃過。

吳三桂,字長伯,遼東廣寧人,錦州總兵吳襄之子,遼東總兵祖大壽外甥。

出身將門,善於騎射。崇禎年間考中武舉,憑藉門蔭,授都督指揮。屢立戰功,累遷寧遠團練總兵。崇禎十七年,歸降大清,參加山海關大戰,大敗李自成,跟隨清軍入關,受封平西王。順治十六年,鎮守雲南,後攻入緬甸,擒獲南明永曆帝並將其處死,晉封親王,與靖南王耿精忠、平南王尚可喜並稱「三藩」。康熙十二年,吳三桂不服朝廷撤藩,自稱「總統天下水陸大元帥」、興明討虜大將軍,開啟「三藩之亂」。康熙十七年在衡州(今湖南衡陽)登基稱帝,國號大周,年號昭武。同年秋病逝,時年六十七歲,只做了五個多月皇帝。

這樣一個歷史上的亂臣賊子,留下了千古罵名。吳雙啊吳雙,你今日成了吳三桂,難道你真的背負着他的罪惡,苟活一生?不行!既然讓我成了吳三桂,怎忍心再興三藩之亂,讓萬千百姓,萬千兵將,人頭滾滾,血流如河。讓中華民族數十年元氣大喪,讓億兆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我將盡我之力,改變這現實,改變這歷史。讓中華民族早日崛起,永遠屹立這世界的東方!

陳小沅呀陳小沅,上一世你我雙雙殞命,這一生既然又讓我見到了你,儘管這個陳小沅的靈魂並非是真正的你,但我要用上世那刻入骨髓的愛,以她為寄託,繼續轟轟烈烈地愛下去。愛個天翻地覆,愛到海枯石爛。

吳三桂起身,活動活動手腳,只覺得渾身力量充沛,似能舉起千斤之鼎。後世所習詠春拳,軍體拳,爛熟於心。又覺得馴馬控弦技藝十分嫻熟,十八般武藝,樣樣皆精。知是原主所習練之果。拾起原主記憶,今年一十七歲,正是大好年華。只是現在仍一介布衣,毫無官職功名在身。今後怎樣走上統兵之位,縱橫沙場,立下不世功勛,聳立萬人之上,實現胸中抱負。吳三桂陷入深思之中……

晨曦初現,東方既白。

吳襄得知愛子吳三桂昨晚患了迷糊之症,放心不下。天剛亮便匆匆忙忙來到吳三桂院落。吳三桂聽聞父親來到,急忙迎進屋內。

「見過父親,父親怎不多睡一會兒,這天剛剛亮便來到孩兒院中?有事吩咐一聲,孩兒敢不立刻前往拜見。」吳三桂一邊行禮,一邊輕聲說道。

吳襄見吳三桂神色平靜,語言正常,遂放下心來。一邊落座,一邊親切地說道:「聽說你昨天犯了迷糊,今日可是好了?」

「多謝父親大人關心!昨日里也不知怎地,兒子剛剛喝了三碗酒,便暈了過去。半天方才醒來。現已無礙,請父親大人放心。」吳三桂一邊給父親奉茶,一邊回稟道。

「既無大礙,也須凡事當心。你大哥文武不就,只能經商,雖能接濟府中開銷,也終難登大雅之堂。你弟年齡尚小,志向未定。吳家振興,為父全靠桂兒一人。千萬別讓為父失望。」吳襄凝視着吳三桂,殷殷叮囑。

吳三桂心中一熱,父子情深,望子成龍。自己當奮起圖強,做出一番成就來,方不負老父熱望。遂正視着老父親,緩慢而有力地說道:「父親對孩兒期望之深,孩兒心中感慨萬分。孩兒定當發奮努力,憑本事掙下功名,光耀門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