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的紋身能養鬼
我的紋身能養鬼 連載中

我的紋身能養鬼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小小智同學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任彎彎 懸疑驚悚 秦不易

「我叫秦不易,舊日之神是我,黑暗如來是我,無始魔尊是我,至於哪個是真正的我,我也不知道
」 詭異的紋身,遮天蔽日的觸手,這是一個地獄已空的世界
展開

《我的紋身能養鬼》章節試讀:

第3章 深夜的陌生人


晚上七點,秦不易騎着電動車,準時來到學校交接班。

白班保安有兩個人。

一個中年大叔,學生們都親切的稱呼他老馬,為人比較和善。

還有一個乾癟老頭,名叫楊偉,做人比較死板,學生們給他起了外號,痿爵爺。

「小秦,來了哈,每次都是這麼準時,咱這杏花實驗中學,論敬職敬責,你排第一。」

學校門口,來回踱步的老馬遠遠看見秦不易後,大咧咧地滋着牙。

「說笑了,老馬,敬職敬責你才是當之無愧。」

商業互吹,秦不易也會。

「這話可沒加水分,這些年遇到過很多年輕保安,像你這麼有板有眼的,還真不多。」

老馬滋着個大板牙,表現出一副推心置腹的樣子,可惜,大板牙有點煞風景。

「老楊呢,到點了,你們可以走了。」

把電動車停放在校門口的停放區。

朝着保安室的方向,秦不易邊走邊問。

他不想和老馬繼續探討剛剛的話題,所以選擇轉移話題。

「老楊在保安室,老楊,老楊,下班收工了。」

提到老楊,老馬直接大喊了起來。

晚上七點是晚自習時間,學校門口連個鬼影都沒有,只有老馬的聲音回蕩四周。

「知道了!」

拉長的尾音,濃重的鼻音,老楊穿着一身皺巴巴的保安服從保安室走了出來。

「小秦,那我們走了,有啥事給我們打電話。」

老馬急着回家,說完就去取電動車了。

老楊家離得學校不遠,對秦不易點點頭後,邁着略顯蹣跚的步伐獨自離去。

兩人的家不在一個方向,一東一西。

兩人走後,學校門口只剩下了秦不易一人。

走進保安室,一屁股坐在室內唯一的椅子上。

拿出手機開始打發時間。

他喜歡看小說,最近迷上一個網站孤兒院的小說網站,裏面的作者個個都是人才,文筆好又會開車,他超喜歡這裡的書。

這一看,就入了神。

晚上十點整,下課鈴聲準時響起。

「叮鈴鈴……」

晚自習結束,活力充沛的學生人潮湧出教室,你追我趕的奔向學校大門。

不願意被束縛的少男少女,這個時候是他們最快樂的時候。

一個獃頭獃腦的男生被幾個狐朋狗友一番攛掇下,鼓起勇氣把一份情書塞到了一名女生手中。

幾個校霸一樣的男生,圍住一個木訥的眼鏡男生,動手動腳。

教導主任像個舔狗一樣,圍着一名年輕女教師大現殷勤,看那嘚瑟樣,今晚會是個忙碌的夜晚。

洋溢着青春氣息的少女們,騎着單車組團回家,風鈴般的笑聲灑滿校園。

坐在保安室內,秦不易不由感嘆。

年輕,真好!

十五分鐘後,人已經走的七七八八。

奇怪的是,今天沒看見付雪雪。

一如既往地巡視整個學校,沒有什麼異常,秦不易返回了保安室。

時間滴答滴答地流逝,路過校門的行人也越來越少。

沒有特意觀察時間,秦不易低頭徜徉在書籍的海洋里。

「嗚嗚……」

「嘟嘟……」

「呲……」

連續三輛黑色路虎極速駛來,極速剎車。

全身心遨遊在知識海洋的時候,莫名**擾,他心頭湧出一點火氣。

抬起頭,看向窗外。

三輛黑色路虎整齊地排成一排,停在校門口,剎車印都被校門口大燈照的一清二楚。

最前面的車牌號是晉AV0013。

龍城市作為晉陽省的省會,車牌都是A開頭。

但是晉AV很少見。

「咣當……」

「咣當……」

「咣當……」

車門齊齊打開,三輛車上下來八九個黑色西裝大漢。

一水的墨鏡,藍牙耳機。

像極了拍電影。

其中一個西裝大漢,走在最前面。

「秦不易?」

大漢走到保安室窗戶外,居高臨下地看着裏面。

「額,我是。」

秦不易有點犯怵。

對付鬼,他現在勉強有點手段。

對付人,他不知道怎麼處理,總不能直接殺了吧!

「隊隊隊隊長,靈壓值爆了!」

西裝隊伍里,一個大漢因為發現了什麼恐怖的事情,再也維持不住緊繃的表情。

手掌里放着一個類似羅盤的物體,羅盤上,指針已經瘋了,瘋狂360%旋轉。

「什麼?」

領頭大漢掉過頭,一把抓起羅盤,當看到羅盤上代表靈壓值的圓形凹槽全部被水銀住滿後。

「戒備!」

一聲怒吼,領頭大漢閃電般從背後抽出一把手槍。

槍口直指秦不易。

其餘西裝大漢聽到隊長怒吼後,紛紛抽出背後的槍,指向保安室。

有生之年,頭一次被人用槍指着腦袋,還是八九把槍。

秦不易有點害怕。

可不知道為什麼,腦子一片冰涼,緊張或者顫慄的負面情緒一點都沒有。

他的害怕只是他認為自己應該害怕。

但是身體上,一點反應都沒有。

他想起了出院時,醫生說過的話。

醫生說,他康復的很好,骨頭沒有任何問題。

但是細胞有些不正常,比常人更快的裂變速度,分裂後的細胞卻是呈惰性狀態,體溫也比常人低。

「我想我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秦不易平靜地說道。

西裝大漢們舉着槍,緊張兮兮地盯着保安室,沒人說話。

又過了一會。

「隊長,他好像沒有鬼變,是不是靈壓盤壞了,該死的轉輪殿,給咱們用的什麼破爛貨。」

剛剛手持羅盤的大漢破口大罵。

「閉嘴,還不嫌丟人。」

領頭大漢制止了隊員的抱怨。

揮了揮手。

所有人把手槍收回了後背腰間。

「秦不易,跟我們走一趟。」

走到保安室窗戶邊上,領頭大漢沉聲說道,雙手保持着隨時拔槍的動作。

「你們是誰?我為什麼要跟你們走?」

看完了外面的大戲,秦不易平靜地說道。

「一會你就知道了,組織上有條例,現在什麼都不能說,放心,不會害你。」

領頭大漢盡量表現出了一個友善的表情。

「我憑什麼相信你們,就因為你一句話嗎?」秦不易翻着白眼。

「你老婆任彎彎二級警司,你岳父任立軍二級警督,說起來,我們和你們家算是一個部門。」

「你們調查我?」

「只是例行公事,一切為了國家。」

「我要值夜班,沒法離開。」

「我們已經聯繫過教育局,教育局通知了校長,不會扣你工資,一會你跟我們走後,會有兩名隊員留下來替你看門。」

一套組合拳下來,秦不易的抵觸心理降低。

領頭大漢見他還在猶豫,沒有強行逼迫,從褲兜里掏出一個證件遞了過來。

大大的警徽,黑色皮質。

打開證件。

姓名,安承玄。

職務,反恐特戰局第九小隊隊長。

警銜,二級警督。

合上證件,秦不易把證件給回安承玄。

「走吧,帶路。」

身正不怕影子斜,他沒做傷天害理的事,既然放下了懷疑,那就早去早回。

「上車,出發。」

西裝大漢們簇擁着秦不易上了車,安承玄一聲令下,路虎車隊迅速消失在校門口。

只有兩個可憐蟲當起了看大門的保安。

半個小時後,目的地越來越近。

一座高大的監獄映入眼帘。

秦不易懷疑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走流程就把他送進監獄?

「別擔心,這裡是我們在龍城的基地,表面是個監獄,裏面大有乾坤。」

主駕上,安承玄看了一眼後視鏡,擔心秦不易想多,安慰了一句。

「額,挺別緻。」

秦不易看着監獄大門打開,車輛緩緩駛入,一直開到一棟樓房裏面。

下了車,他跟着安承玄上到二層大廳。

令他沒想到的是,深夜這個點,竟然還有許多人在上班。

像話務員一樣接線的美女小姐姐,衣服穿的是百花齊放,爭奇鬥豔。

坐了一排排,個別小姐姐不知道和誰通着話,表情充滿擔憂。

布滿整個大廳的監控屏幕,屏幕旁邊到處都是來回跑動的年輕小夥子,身穿警服。

還有像安承玄一樣的西裝大漢,身邊跟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人,有的陰冷,有的狂躁,有的自言自語,沒個正常的。

有一個扎堆的人群,能看到一個美女小姐姐正嘰嘰喳喳說著話,被問話的是一個皮膚蒼白的三十多歲男子,旁邊黑色西裝大漢一直在苦笑。

「走吧,局長在前面等着呢。」

安承玄看着秦不易沒見過世面的樣子,沒有嘲笑。

跟着安承玄,秦不易一路從很多人身旁走過。

很多人對着他指指點點,最熱鬧的要數接線小姐姐那一塊。

不知道為什麼,秦不易總感覺這裡很陰冷。

難怪這裡的人穿得都很嚴實。

一路走到大廳最裏面,一間辦公室前。

安承玄敲了敲門。

「進!」

裏面傳來一道滄桑的聲音。

推開門,安承玄帶着秦不易走了進去。

辦公室內,一張簡單的辦公桌,上面擺放着一台電腦,一盆仙人掌,辦公桌後面一把電腦椅。

辦公桌對面,一個雙人沙發和一張茶几,茶几上擺放着茶具。

一名老者靠在電腦椅上,閉目養神。

「局長,我把秦不易帶來了。」

安承玄昂首挺胸,敬禮說道。

「嗯,辛苦了,承玄,你先下去吧。」

老者睜開雙眼,明亮的雙眸射出一道精光。

「是。」

安承玄轉身出門,把門輕輕合上。

「坐,不要拘束,你就是秦不易吧?」

老者捋了捋發白的髮絲,看着站在不遠處的秦不易,態度溫和。

「對,是您把我叫到這裡的嗎?」

終於找到正主,秦不易也沒拘束,一屁股坐到了沙發上。

「哈哈,是我這個老頭子找你的,自我介紹下,我叫李從善,靠着年紀大,眾人抬舉,現在是這個部門的局長。」

老者李從善很隨和,說話也是打着趣說。

「局長,您找我什麼事,我就一小保安,怎麼把您這尊大佛驚動了,您是反恐部門的局長,可我不是恐怖分子啊。」

秦不易雙手一擺,苦笑一聲,到現在,他都不知道為什麼找他。

李從善表情逐漸嚴肅,皺巴巴的皮膚上,褶子更深。

「歡迎來到地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