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靠種田當大佬
我靠種田當大佬 連載中

我靠種田當大佬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櫻桃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果 櫻桃桃 現代言情

【休閑,美食,種田,異能】藍星進階當天,渣男渣女自作自受摔殘了
林果立馬覺得腰不疼了,腿不酸了,心裏也不憋屈了
覺醒了特殊植物異能,連生活都變得妙趣橫生了
其他人的異能,金系打鐵強,木系種地棒,水系灌溉好,火系燒鍋窯,土系蓋房忙… 衣食住行最重要→_→ 林果的異能,天上載人飛,地上帶人跑,水上水下自由行
她的奇思妙想下,農作物產量變高,口味變好,生活悠哉美滋滋
展開

《我靠種田當大佬》章節試讀:

第 8章她的異能植物有意識


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林父哈哈笑出了聲,臉上的笑容帶着點得意。

林果看她爸還賣關子,撒嬌,「爸~親愛的老爸~」看林父還是不說,她就拿出殺手鐧,「再不說我就喊老媽了。」張開嘴轉頭就要對廚房喊。

「哎哎,我這不是要講了嘛。你看看你,都多大了,還動不動就喊媽。」林父連忙攔住林果,就怕她又要去告狀。

林果立馬笑嘻嘻的轉過臉。

女人就是善變,大的小的都一樣。林父心裏嘀咕着。

「你知道咱們村現在有多少人覺醒異能嗎?」林父神秘兮兮的問林果。不等她回答,自己就興奮的接了下去。

「下午我們統計了一下,村裡差不多一半的人已經覺醒異能,照這樣下去,再過幾天,全村的人都會覺醒。這樣就算動物植物進化了,我們也不怕。」這才是林父神色放鬆的原因。有實力了就有底氣。

「真的!」林果驚喜的看着林父,全球進化才第二天就有這麼多人覺醒了!她心底的那點擔憂也徹底消失了。只要村裡不會出事,村外跟她也夠不着關係,她安心過自己的小日子就可以了。

「那他們都覺醒了哪些異能?還有爸你有沒有覺醒?」沒了心理壓力,林果就專心八卦。

林父掰着手指,「什麼金木水火土,都有,還有一個能聽懂他家狗的叫聲,這個有點雞肋,他只能聽懂他家養的那條狗的話,別人家的狗和其他動物的叫聲,他都聽不懂。」

接着嘿嘿一笑,「你爸我覺醒的是土系異能,我還在回來的路上試了試,抬手就能壘堵牆。」他不好意思說他差點撞在自己壘的牆上。

「今天時間有限,明天上午我們土系異能者在村口集合。其他人都摸索摸索,自己的異能能咋用。」

林果心裏期待明天快點到,她自己的異能很夢幻,就很想看看別人的異能都是怎麼樣的?是不是也這麼有意思。

清晨,林果在一陣雞鳴狗叫聲中醒來,漱口,洗臉。然後拿着塊巴掌大的沒了框架的鏡子,坐在門口台階上。看着鏡子中的自己皮膚更加細膩水嫩,連黑眼圈都沒了,早睡早起的效果未免也太好了吧!

林母看到她一大早就在那臭美,「怎麼樣,看了半天有沒有再變漂亮點?」打趣道。

她吐了下舌頭放下鏡子,「媽,我們早上吃什麼?吃完我跟老爸去看看。」

「吃網站雞蛋面。」

林果坐在桌前,左手扶着碗,右手大筷的往嘴裏扒拉,今天的面怎麼這麼好吃,雞蛋好香,湯也好好喝。

「你吃慢點,每次吃面都吃的那麼快,要消化不良的。」林母習慣性的對林果叨叨。「都怪你,果果都是跟你學的。」

林父也正吃的香呢,聽到林母的話,抬起頭一臉懵逼。

「果果,你說你媽是不是不對,什麼事都能怪到我,你說是不是……」林父碎碎念。

「嗯,嗯,對……」林果點着頭一邊嘴上敷衍着林父,一邊環顧四周。

道路一邊是房屋,另一邊是一條彎彎曲曲的河,河面在陽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河的對岸是一大片水田,一眼望去滿目翠綠,水田的盡頭在連綿的大青山腳下。

林家村四面環水,三面環山,從空中俯瞰就是一個有稜角的橢圓形。橢圓的一頭是村口,村口再往前走一百米就是馬路,馬路的另一邊是高低起伏連在一起的山脈,馬路就是沿着山腳修的。

林果家在橢圓的另一頭,也就是村尾。屋後是他們家的菜地,菜地後面是竹林,竹林深處連着小青山。這條環繞林家村一圈的河流,它的源頭就是小青山,一年四季從未斷流,滋潤着村子兩旁的田地。

在林果的記憶中林家村比周邊其他村子要富足,就是因為這個地理環境。

不過等她長大後,其他村子的人都外出打工,只有他們村出去的很少,也是因為林家村太安逸的緣故吧。

前方的嘈雜聲把林果飄散的思緒拉回眼前。

「有糧你來了,就等你了。」

「就是,有財有富住你旁邊早就到了。」

林父聽他們七嘴八舌的也不生氣,用比他們還大的聲音說,「我們明明是前後腳出門的,你們就知道胡說八道。」

林果站在旁邊笑吟吟的看她爸和村裡的叔叔們打嘴仗,都是四五十歲的人了,還是這麼有精神。其他人也都在一旁看熱鬧。

「好了,好了,幾個哥哥誒,再這麼下去要吃午飯了。」村長插到中間打圓場。

見他們消停了,就蹲下來把一直拿在手上的圖紙攤開在地上。上面畫的是圍牆修建草圖,沒有多精細,但還是能看得出對應的地方。

林果見他們幾十個人都湊在一起,圍的滿滿當當,就打消了上去看的念頭。村長真有先見之明,那圖紙有餐桌大小。

她走到橘子樹下,抬頭打量着。纖細修長的手貼在樹榦上,在灰褐粗糙樹皮的襯托下更顯白皙細膩。細看,兩者接觸間好像有綠光溢出。

林果輕閉雙眼,放空大腦,第一次專註精神跟它溝通,她懷疑經她催生的植物產生了意識,還能走動。

『母親『稚嫩的聲音在林果耳邊輕響。

『母親?你是這棵橘子樹嗎?為什麼叫我母親?『

『是的,我是橘子樹,因為是母親賦予我生命,讓我擁有自己的意識,我是因為你而存在的,你當然是我的母親。『

林果雖然做好了心理準備,但突然聽到橘子樹在她腦子裡跟她說話還是嚇了一跳。

可它的聲音奶聲奶氣的,如同幼兒一般,林果能感覺到它對自己的依戀,而且冥冥中她有一種感覺,這個因她而生的意識也隨時可以因她而滅。

這事雖然離奇,但對方的生死就在自己的一念之間,林果也就不害怕了。

和橘子樹的交流了一番後,林果才了解自己異能的使用效果。

只要是她一對一催長的木本植物,百分之八十會產生意識,一旦產生意識,就可以自由活動。

不過大部分時候它們是不會隨意走動的,像橘子樹這一次是因為林果離它太遠了,它才走了一晚上跟過來。有個別功能特異的例外。

草本植物單株催長只有百分之十的可能會產生意識。它們和木本植物不一樣,有了意識就會趕緊來到林果身邊。

林果聽了這個話還好奇的問了句為什麼。結果橘子樹說因為它們害怕被吃掉。←_←

林果,「……」

這是幾千年來刻在基因里的本能嗎?!

橘子樹說,主要是草本植物太容易被周圍的各種因素傷害。它們倒不怕果實被吃掉,果實沒了還能長出來,傷害不大。

就怕根系被毀掉或者整個被吃掉,燒掉,等等N種死亡方式,它們的生命太脆弱了。

『如果沒有外來傷害,我們會一直陪着母親,直到母親的意識消亡,我們的意識才會跟隨母親一起消失。』

『如果母親不喜歡我們,討厭我們,也可以隨時收回我們的生命。』

橘子樹說到這句話的時候,語氣明顯低落下來,但林果能感受到它對此只有一些不安和失落,完全沒有半點怨念和惡意。

『只要你們不危害到我的家人和林家村的其他人,我是不會傷害你們的。』

說到這裡林果停頓了一下,接着又說了句『只要你們不背棄我,我不會討厭你們。』

『嘻嘻嘻,母親你放心,我們都會聽你的話的,希望母親可以喜歡我們。』

林果緩緩的睜開眼睛,綠光在眼底一閃而過,更顯眼波柔和,耳邊彷彿還能聽到孩童稚嫩開心的笑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