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師承火影,會點水遁不過分吧
師承火影,會點水遁不過分吧 連載中

師承火影,會點水遁不過分吧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邑勿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江羲 穿越重生 邑勿

剛送走這一世的老爸,江羲清理遺物時發現了好陳舊的幾個捲軸還有一封信,隨手掏出一個看了看上面赫然寫着「互乘起爆符?」,二代的禁術會在他這小破屋? 直到江羲看完那封信,「木葉歡迎我
」 「我真的只會億點點水遁」江羲拿手指比出點距離說道
展開

《師承火影,會點水遁不過分吧》章節試讀:

第7章 紅旗下的好青年


算起來這是水門第二次解圍了,江羲表示感激不盡。

「江羲你不和繩樹他們一起嗎?」兩人一邊走着一邊閑聊。

「不用,咱倆比較熟。」江羲隨口回道

水門聞言眼睛一亮,「那要不要去我家做客?」顯然水門對於好朋友這個關係很是認可。

江羲看着旁邊這個自帶親和力的傢伙,擺了擺手,「下次一定下次一定。」

「好吧。」水門略帶可惜的說道。

兩人聊着天,很快水門先到了家,「明天見。」水門對着江羲揮手告別。

繼續向前走着,千手族地映入眼帘,江羲提着順路買的菜,直奔中心的綱手家,門微微虛掩着,江羲略帶好奇的打開門,卻見廳內空無一人。

隨手把菜放桌子上,洗把手開始準備晚飯。繩樹還在路上,在家的不是綱手就是水戶了,以千手的聲望,是不太可能有人亂闖的。

江羲摘着菜,聽見門被打開的聲音,抬頭看向來人,只見水戶從外面回來,手邊拉着玖辛奈。

「水戶大人好。」江羲放下手中的活,恭恭敬敬的打了聲招呼。看到一起過來的玖辛奈,便知道應該是尾獸轉移的事情,畢竟水戶老了,漩渦玖辛奈也就被選中了。

不過應該還有些時間,玖辛奈還太小了,對環境也還太陌生,人柱力要先穩定下來,才更方便轉移。

「是小羲啊,學校生活還習慣嗎?」水戶關懷道,看着江羲小小年紀這麼懂事,水戶很是親切。

「學校里什麼都很好,水戶大人不用擔心。」令人暖心的關懷也值得鄭重的回答,何況這個人是漩渦水戶。

「你們倆應該也認識,玖辛奈你今天可要留在這吃晚飯哦。」水戶看一眼玖辛奈又看一眼江羲笑着說道。

一番慰問以後,看着一個人在樓下的江羲,玖辛奈搖了搖水戶的手,微紅着臉說道,「水戶奶奶,我想去幫忙。」

「哦?」水戶活了這麼久心裏跟明鏡似的,玖辛奈這丫頭有情況,擁有惡意感知的她知道江羲是個好孩子,但扉間又給她出了個難題。

或許真如綱手所言,江羲太年輕了。想到這裡水戶有些頭大,不過這對轉移尾獸來說也算好事。

「好吧。」

玖辛奈鬆開手,開開心心的跑到江羲旁邊,水戶笑着搖了搖頭,回到了樓上。天邊的晚霞漸漸落下,綱手也從外面回家。

聞到家中美食的香味,一天的疲憊少了不少,五個人坐在一起吃了頓飯,玖辛奈跟江羲埋頭吃飯,繩樹則跟綱手說些忍者學校好玩的事,水戶也為了玖辛奈難得下樓一起吃飯。

照例吹捧一下江羲的廚藝,綱手準備休息一下再去洗碗,看向旁邊的女孩問道,「玖辛奈今晚要不要在這休息?」

「不用了,家裡還要整理一下。」初來乍到,玖辛奈還是想第一晚在自己家度過。

「行吧,以後常來玩。」綱手瞧見入夜的天色想了想,又對着江羲招了招手,「小羲等會沒什麼事就去送送玖辛奈。」

「多謝款待。」

就這樣一起走在夜晚的街道上,熱鬧的街上宣告着天色還不是那麼的晚。兩人一言不發的並肩走在路上。半響還是低着頭走路的玖辛奈先開口說話,想要打開氣氛。

「謝謝你,你是個好人。」

知道玖辛奈這個好人沒有任何歧義,只是想表達謝意,江羲也傳授給了她先進的同桌互幫互助思想。

「玖辛奈阿,我們身為同桌就應該互相幫助,互相進步,這次我幫你下次不就你幫我了,然後……」

打開了話匣子的江羲向玖辛奈持續灌輸着新時代社會主義思想,本意是讓玖辛奈快速適應環境。

就這麼一路叭叭,口乾舌燥的江羲終於到達了目的地,見玖辛奈從剛剛半途中抬起頭看着他走路開始,他就感受到了嘴遁的作用。

呼,江羲舒了口氣。接着玖辛奈睜着大眼睛看向江羲,總結出了一路上聽到的同桌思想,「所以你的意思是你管我是嗎?」

?江羲很想開個顱來看看女孩的腦迴路,想了想三代就靠她了,又縮了縮手。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

「那就好了,江羲晚安。」江羲話還沒說完,玖辛奈就把門一關,空氣中留下一句明天見。

屋內的玖辛奈背靠着門,原本平靜的臉上又爬上縷縷紅暈起來,玖辛奈舉起手對着月亮抓了抓。

「哼哼,說那麼多幹嘛。」空曠的庭院中傳來女孩軟糯的自語聲。她當然認真聽了江羲說的每一個字,只是自動過濾掉了不重要的而已。

望着緊閉的大門,江羲腦海上的問號又多了一個,這就是女人心嗎?

回到千手族地的江羲跟綱手打了聲招呼就回到了自家的小屋,一般的小孩現在是沒有查克拉提取法的,但江羲有二代留下來的。

應該是想讓老頭子學會之後多活幾年,拋開胡思亂想,江羲掏出那張跟他一起風塵僕僕的查克拉試紙,將查克拉輸送過去。

按設定來說,雷屬性紙就會變皺,風會切開,火會燃燒,水會變濕,土會碎掉,江羲自然希望自己是水屬性,不然豈不是空守一座寶庫,卻沒有開門的鑰匙。

查克拉試紙變得濕漉漉的,看來自己是單一屬性,江羲看着試紙思考着。要說自己穿越過來與他人有什麼不同,還真有,不止提煉速度變快了,另外還有一項能力。

隨着江羲對疲憊力不斷的承受,他一起修鍊的影分身也慢慢多了起來,解除影分身,再重新分一個,隨後鍛煉鍛煉身體,江羲就進入了夢鄉,身體還小,不能過度。

天邊的雲霞泛起了魚肚白代表着新的一天到來了,江羲和繩樹還有水門一起到達了忍者學校,至於為什麼有水門,只能說巧合。

因為這次沒有遲到,繩樹也就沒有走錯教室,掃了眼教室,玖辛奈趴在桌子上,江羲覺得這個姿勢好像有點眼熟。

玖辛奈發覺旁邊座位上來人,抬頭看見是江羲,心中的緊張消失的無影無蹤,她到的早,除了江羲都不太熟悉,於是就趴在桌子上當起了鴕鳥。

「早上好啊。」

「早上好。」

江羲發現玖辛奈是一點都不見外了,明明昨天還是個容易臉紅的小女孩。

卻不知道玖辛奈看着他一如既往的說話,自然是越來越大膽。

隨着鈴聲響起,今天的課程開始,依舊是基礎的忍具與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