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誰謂姚遠,近在眼前
誰謂姚遠,近在眼前 連載中

誰謂姚遠,近在眼前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雲說芸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姚茴 寧遠 現代言情

講述寧遠對姚茴一見傾心,從而慢慢靠近她,突破她的心房,最終與她有情人終成眷屬,成為一對平凡的小夫妻
詳細講訴了這對平凡的戀人在相愛的過程中,如果處理父母、朋友之間的關係,以及在面對一些小日常時的處理方式,全文貫穿親情、友情和愛情
展開

《誰謂姚遠,近在眼前》章節試讀:

第2章 確定方向


夜幕降臨,夏季的夜風仍舊燥熱,就如同奔波旅人那顆歸家心切的心。

姚茴和表妹兩人拖着疲憊的身軀,提着笨重的行李箱走出出站口。

「小茴,這裡這裡。」姚父姚母早早等在車站口,等待着離家一月的孩子。

姚茴看到父母,收起臉上的疲憊,奔向父母:「爸媽,你們等很久了嗎?」

所有父母在這種時候,總是會說善意的謊言:「剛來,我們家離車站那麼近,我聽到車進站的聲音才來的。」

姚茴一聽就知道是假話,但是也不戳破父母的謊言,挽着姚母的手,招呼表妹進入車內:「爸媽,我們回去吧,這一趟路程,我好累哦。」

看着熟悉的景物,姚茴在心裏感嘆:「我終於回到我溫暖的家了。」

一路的奔波前行,漂泊不定的心在此刻終於安定下來。

果然,家是走得再遠也無法放下的地方,是飄忽不定的行人的定海神針,是永遠給人溫暖的港灣。

姚父把表妹安全送回家,然後再開車開回家。

「爸媽,禮物在我的行李箱,你們自己看。」回到家進房間拿衣服進入洗漱室,帶着疲憊的聲音對着在客廳的父母喊:「我太累太累了,要洗澡然後睡個昏天暗地。」

父母確定姚茴安全歸來,懸着的心也終於放了下來,邊回應邊整理她放在一邊的行李箱。

這就是天下同款父母,無論何時,總是不自覺的圍着孩子轉。

過去的問題如果出現的時候,如果沒有得到妥善的解決,就會無時無刻成為你的困擾。

周末姚茴一家去姚伯父家吃飯,家人聚餐,滿桌美味環繞,姚茴整個眼睛都亮了起來:「哇,好多好吃的呀?」

姚伯父特別寵愛姚茴,桌上還燒了好幾道她愛吃的菜,內心無比滿足:「伯父,你真的太好了,都是我愛吃的。」

「就是專門給你做的,你看你出去旅行一個月,都瘦了。」姚伯父寵愛的看着她。

「是的是的,所以等下我要多吃一點。」說著夾起桌上的菜,大口的吃起來。

作為廚師,看到自己做的菜有人如此的捧場,都會很開心。

「小茴,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姚伯父看着吃得歡快的姚茴突然關切地詢問。

聽到姚伯父的詢問,姚茴突然想起來,家庭聚餐除了美味,還有長輩殷切的關心。

上學的時候問成績,畢業之後是工作,不久的將來就是婚姻大事,這個人類頭疼的事情,想想都覺得可怕,內心竟然感到一絲絲的恐慌。

「我還不知道呢。」帶着一絲的迷茫,自己內心確實不知道接下來該何去何從。

回到本地的小縣城,小地方工作比較難找,除了單位還是單位,至於企業什麼的,對於小地方是不存在的。

而且自己回來肯定是準備考編的,畢竟這是小地方穩定工作的唯一途徑。

而應屆考編一族,還需要考慮一個問題,是否需要保留應屆生的身份。

畢竟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應屆生在考編中是具有較大的優勢的。

姚茴想起考編,頭瞬間就大了。以她的頭腦,還無法確定能不能考上,還不知道具體要奮鬥幾年,是不是考到35歲,不能再考還沒考上。

「邊工作邊備考吧,我也不知道明年能不能考上,也不能一直在家待着,都畢業了。」姚茴覺得還是需要工作的,不然天天待在家中,想想都覺得父母的嫌棄在跟她招手:「但是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呢?伯父,你們單位要不要招人呀?」

姚伯父在**工作,一般**或者事業單位都會有招聘編外人員的需求。

「那你要保留你應屆生的身份還是?」姚伯父詢問,畢竟這個問題是需要當事人考慮清楚的。

「不需要了吧,誰知道什麼時候能考上。」姚茴有氣無力的說著泄氣的話,說起這個,桌上的美食突然不香了。

姚伯父輕輕的敲了一下姚茴:「這麼沒自信的嗎?如果不需要的話,就去應聘一下公務僱員,不過我們單位沒有招人的計劃,如果你需要,我幫你留意一下,我們單位現在基本招見習生,你不保留身份,就不要去當見習生了。」

所謂的公務僱員與見習生最大的區別就是,前者在單位工作是交五險的,見習生類似於暑假工。

我們確認工作身份最大的證明就是社保證明,一旦存在記錄,那麼應屆生的身份將不復存在。

對於姚茴來說,保留應屆生倒也不必要,畢竟她選擇的省考,應屆生也沒有占很大的優勢。

社保能早交還是要早交的,畢竟以後算工齡的時候可是根據社保的繳費年度算的,不交才傻呢。

「那伯父,您幫我留意一下。」姚茴實在沒有招聘途徑,她沒有在這個圈子裏面,消息會比較滯後。

「大哥,你幫小茴留意一下。」聽了很久他們談話的姚父看着姚茴泄氣的樣子說:「也不要太有壓力,考不上就考不上唄,又不會餓死。」

「話是這麼說,但是……」姚茴想着自己剛畢業,突然又豁然開朗,突然壯志豪言:「不過我有大把多時間,我就不信我十幾年還考不上,哈哈哈。」

「那不是,想那麼多幹什麼?」姚伯父附和:「這才對。」

「對呀,你也知道,你大哥也是考了五年才考上的。」姚伯母插話,拿兒子作為例子激勵姚茴。

突然被點名的堂哥也表達一下他的關心:「對呀,小茴,你不要有壓力。」

「我會加油的。」說著夾起桌上她愛吃的菜,繼續吃了起來。

天大地大,乾飯最大,什麼事情也不能阻止她多吃兩口。

不過在長輩的關懷下,姚茴也基本確認了接下來的方向。

好好找工作,然後邊工作邊備考。

而現在首要的目標是在單位找一份工作,提前感受一下以後自己即將奮鬥的單位,感受一下在裏面工作是什麼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