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情滿申城
情滿申城 連載中

情滿申城

來源:知推文 作者:琳婧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嘉 現代言情 申城

一個女人的史詩
寒門女孩成為申城女企業家
展開

《情滿申城》章節試讀:

第 4 節 再次患病


劉紅留下陪着影子,她讓大勇和小波回去休息一下,約好下午兩點多送飯過來。
一身輕鬆的劉紅和影子,躺在病床上睡著了。
直到大勇和小波來送飯,才喊醒她們。
化驗單顯示,影子病房的四床病人,是陽性,她偷換了影子的採樣。
醫生、護士趕到病房,誠懇地向影子道歉。
大勇和劉紅也誠懇地向醫生道謝。
影子和劉紅拿過大勇和小波帶來的飯菜,開心地吃起來。
吃完飯,劉紅從書包里拿出兩頁紙說:」這是編輯老師讓我給你的約稿提綱。」
接着從書包里拿出錢,遞給影子說:」這是你的稿費,一共六十八元。」
另外把幾本資料書和小說遞給影子,說:」看書學習不要影響休息,記住哦。」
影子握着劉紅的手,說:」記住啦,記住啦。」
弟弟妹妹快開學了,我想麻煩你幫我去買禮物,給他們寄回去。」
說完遞給劉紅一個清單,上面寫着:」爸爸媽媽:一包點心,二弟:鋼筆,三弟:筆記本,四妹:文具盒,五弟、六弟:書包、鉛筆等文具各一套,七弟、八弟:玩具汽車各一個,九妹、十妹、十一妹:彩色發卡各一隻。」
又交給劉紅一個信封,說:」這裏面有二十元錢和一封信,一起郵回去吧。」
然後拿出厚厚的稿件,遞給劉紅說:」這些是我前幾天完稿的,麻煩你轉交給編輯老師,一定替我好好謝謝他。」
劉紅看着影子布滿血絲的眼睛,說:」你在這裡是治病的,不是熬夜的。
如果你再這麼拚命,我不幫你帶稿了。」
影子舉手作揖說:」好姐姐,都是這場意外鬧的。
放心吧,我一定早些休息,好好吃飯,好好養病。」
大勇也笑着說:」小不點兒,你可要好好吃飯,不要熬夜,一定好好養病哦。」
小波也說:」是的呢,是的呢。」
影子再三向他們保證,三人才走出病房。
劉紅還是不放心,跑去找主治醫生詢問了影子的病情。
從醫生那裡得到了影子基本好轉的確切消息後,才放了心。
他們三人來到文具商店,反覆挑選了各種文具,又去買了糕點和玩具。
剛好趕到下班前,把包裹和錢寄出去。
在匯款的時候,劉紅又添上三十元,準備匯五十元。
大勇和小波各自拿出來二十元,交給劉紅。
大勇說:」我爸爸是高工,他爸爸是局長,我們倆這個月的生活費全部捐給小不點兒。」
然後從劉紅手裡的五十元里,拿出十元塞進劉紅的手裡。
說:」你留下十元,咱們一人拿二十元,這樣公平。」
劉紅內心充滿了感動,發自內心地說:」我替影子謝謝你們兩位。」
從郵局出來,劉紅說:」我回學校了,累一天了,你倆也回去休息吧。」
大勇說:」水退下去了,地面上全是淤泥,我們倆幫你去清理一下,你自己搞不定的。」
說完拉着小波就走,劉紅只好跟在後面,坐上回學校的公交車。
劉紅和大勇、小波、學長、值班師傅、輔導員等人,經過一個多星期的勞動,終於把宿舍樓室內外的衛生清理乾淨了。
學校給每個宿舍配發了一袋白灰,撒在地面上消毒。
九月初開學的時候,同學們都住進了清爽、乾淨、衛生的宿舍。
紛紛對劉紅他們豎起大拇指。
十月初,學校新建的兩棟宿舍樓,裝修完畢。
全校學生都搬進了新宿舍。
新宿舍左鄰教職員工公寓和食堂,右鄰教學樓和圖書館。
男女生各住一棟樓,每個房間都是八人、上下鋪。
影子的病也痊癒了,直接從醫院搬進了新宿舍。
她和劉紅分在 405 房間,她倆還是上下鋪。
405 房間還有李芬、於潔,水利毛、張清、豐華、巴黎冰。
影子吸取了教訓,每天按時在食堂吃飯,而且注意營養搭配。
很快又長高了,面色紅潤了,已經出落得亭亭玉立,優雅端莊了。
真是女大十八變,越變越漂亮了。
她仍然每天都泡在圖書館裏,一篇篇論文完稿了,在國內外有影響力的專業刊物上先後發表了。
美國的幾所大學,也向她發出留學的邀請。
鑒於她的突出才華和業績,學校準備將她留校工作。
她和林阿姨商量後,林阿姨建議她考研,劉紅也建議她考研。
最後採取二人意見,決定考研。
靠着她賺取稿費郵給家裡,二弟順利考進了京城清華大學。
三弟以第一名的成績進入了高中。
四妹、五弟、六弟、七弟、八弟,分別以優異的成績升入了初中、小學。
父親在繼母的照顧下,精神狀態越來越好。
特別是二弟考上了清華大學,更讓他神采奕奕,滿面紅光。
只是繼母,日夜操勞,頭髮全白了,腰彎背駝,所有的滄桑似乎都刻進了她細密的皺紋里。
影子和弟弟妹妹們,因為家境貧寒,學習出色,在太陽升這個地方,聲名鵲起。
影子和她的幾個弟、妹成了學習勵志的榜樣,對於她家的困難,電廠和村委會都曾伸出援助之手。
現在農村實行了土地承包改革,包產到戶了。
公社革委會、大隊也變成了鎮**、村委會。
影子一家的土地,主要靠繼母去耕種。
但懂事的九妹,總是跟在母親後面,用她稚嫩的小手幫着幹活兒。
在母親歇腳休息的時候,九妹就拿起小手絹兒給她擦汗。
看着懂事的九妹,明年也該上學了,母親禁不住嘆息一聲。
三弟、四妹、五弟、六弟、七弟、八弟放學了,也去幫助媽媽干農活兒。
父親在家照看着兩個小妹妹,坐着輪椅,做好飯菜,等着全家人一起回來吃。
影子一方面完成編輯老師的約稿,賺取稿費;一方面苦讀專業課,準備年末的考研。
每當宿舍熄燈後,趴在被窩裡用手電筒看書的影子,總能聽到水利毛越來越頻繁的咳嗽聲。
水利毛和張清上下鋪,她倆每天用一個飯盒吃飯。
就像影子和劉紅一樣。
水利毛咳嗽得越來越嚴重,甚至發起低燒。
影子勸她去醫院看看,她總說老毛病,吃點葯就好了。
看到水利毛這樣,影子說:」看你這樣我都渾身無力了。」
張清也說:」這段時間,我也挺乏的。」
一天傍晚,剛吃過晚飯的水利毛和巴黎冰發生了激烈爭執。
住在上鋪的水利毛,突然噴出一大口鮮血,接着又吐了幾口。
用手沒捂住,吐到了床單上。
躺在下鋪的張清見狀,急中生智,拿起床頭的飯盒接起來。
巴黎冰也嚇壞了,急忙跑出宿舍去找輔導員。
輔導員找來兩名男生,背起水利毛,巴黎冰陪着,坐上公交車去了醫院。
宿舍的人都在教室學習,或泡在圖書館裏,輔導員老師讓張清留在宿舍清理衛生。
她只好捏着鼻子,將一飯盒的血,倒進衛生間。
接着又打了一臉盆涼水,用笤帚刷着滿地的血。
又爬上床,把水利毛帶血的被褥,拆下來扔進盆里,到盥洗室的水槽里沖洗。
等到收拾完,她也累得趴在了床上。
劉紅和學長的愛情越來越甜蜜,他們經常約會,討論學習,爭論問題,一起忙碌學生會的工作。
影子照常把飯菜放在床下的臉盆里,劉紅不管回來多晚,都能吃上溫熱的飯菜。
最近,影子晚上趴被窩學習的時候,總感覺渾身乏力。
她感覺今晚少點什麼,好像沒有聽見水利毛的咳嗽聲。
順手拿起手電筒照過去,水利毛的床上空蕩蕩的。
她接着照照床下,劉紅也沒回來。
她的手電光晃來晃去,把張清晃醒了。
她有氣無力地說:」別照了,水利毛吐血住院了,巴黎冰在醫院陪着呢。」
於潔、李芬、豐華和影子幾乎同時從床上坐起來。
異口同聲地說:」什麼病呀?
吐血了……」張清拖着疲憊的聲音,說了水利毛和巴黎冰吵架、水利毛吐了多少血、她又怎麼打掃衛生的事兒,說了一遍。
幾個女孩兒不淡定了,李芬的母親是衛生防疫站的醫生。
她說:」這種情況,可能是肺結核吧?」
幾個女孩商定,明天叫着劉紅,一起去醫院做檢查,最好不要傳染上。
她們各懷心腹事,躺下了,但誰都沒睡着。
影子翻來覆去睡不着,不知不覺想起了林阿姨上次來看她的時候說起的話:」水利毛的父親曾是理工大學的鍋爐工,因出身好,能言善辯,在」文革」中一躍成為造反派。」
有名望的專家、學者、教授,在批鬥會上都遭到過他的拳打腳踢,有的含冤致死。
後來被結合進班子,成了革委會副主任。」
當時水利毛是某中學的紅衛兵小將,曾經衝上批鬥台,打斷了老師的肋骨,逼死出身地主的校長。」
父女倆叱吒風雲,整個申城都傳遍了。」
撥亂反正後,因為父親的關係,水利毛頂替政審不合格的學生,進入大學學習。」
這樣的人,骨子裡都透着冷酷和惡毒,和她交往一定小心。」
看看窗外還是漆黑一片,她又翻身從枕頭下拿出弟弟的來信。
輕輕打開手電筒,看起來:」我們化工系正在綵排話劇《鐵人王進喜》。
我們系代表學校,準備參加全國大學生文藝匯演,我在劇中扮演工程師……」」在老師的指導下,我有一項發明正在實驗中……」」學校抽調我,每周給夜校上四次化學課,每節課補貼兩元錢……」弟弟的十幾封來信,影子都看過一遍,然後提筆給弟弟寫了一封回信:」排戲豐富你的生活很好;去夜校賺補貼很棒,但一定要保證學業優秀;每天堅持鍛煉,保證身體健康……」天邊露出淡淡的白色了,她伸頭看了一下劉紅的床,心裏」咯噔」一下。
劉紅一夜沒回來,不會有什麼事吧?
她悄悄穿好衣服,翻身下床,她想借去食堂吃飯的時間,拐彎去趟男生宿舍,問一下學長。
她拿出臉盆里的飯盒,感覺是空的。
打開蓋子,裏面有張字條:」親愛的影子,我家裡有事,請假兩天,回家一趟,不必擔心我。」
這時起床鈴聲響了,宿舍的女孩兒們都開始起床了。
豐華說:」劉紅一夜沒回來呀。」
影子說:」她給我留了紙條,家裡有事,請假回家了。」
說完,影子背上書包,拿着飯盒,跑出了宿舍,她氣喘吁吁地來到男生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