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靈魂畫手:我的火柴人活了
靈魂畫手:我的火柴人活了 連載中

靈魂畫手:我的火柴人活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菠蘿蜜王子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菠蘿蜜王子 遲義光 都市小說

如果你畫的火柴人活了,你會畫些什麼? 趕快來評論區告訴我吧 我會根據劇情,酌情寫入小說 (作者君急需讀者們的支持,不要太無敵了,主要是走設定)展開

《靈魂畫手:我的火柴人活了》章節試讀:

第1章 陰影裁決


叮咚

「先生你好,你的快遞到了,請簽收。」快遞小哥面帶笑容,遞出快遞包裹。

遲義光拿着素描筆套裝悶悶不樂,買個素描筆,居然還是到付。

【購買:0元】

【快遞費:22元】

虧到爆炸。

「黑心商家,人心不古啊。」遲義光痛心疾首的拍打着自己的胸膛。

遲義光昨天發現了一個帶貨主播,說是給家人們整點優惠,搶購的前一百人,可以獲得22元優惠券,他本着隨緣的心態,點擊了搶購,結果還真有優惠券,於是遲義光便本着拿都拿了,有便宜為什麼不佔的心態。

不花一分錢,購買了一套品質堪憂的素描筆,然後是到付。

好可惡的商家!

痛失22元的遲義光,打開了素描筆,在以前讀高中時的一大摞A4紙上,再次本着來都來的心態,開始了精彩的人物素描。

不一會,一個栩栩如生,惟妙惟肖,活靈活現,出神入化,呼之欲出,鬼斧神工,頗為逼真的火柴人就完成了。

看着逼格十足,完全沒有任何明暗線條的火柴人,遲義光滿意的點點頭,不錯,寶刀未老,火柴人線條分明,威猛霸氣,有當年小學五年級時候的水平了。

這個身披漆黑斗篷,手持獨特袖劍,周身線條張狂的火柴人,遲義光命名為【暗影裁決者】。

與一般的火柴人靈魂畫手不同,遲義光喜歡給畫出來的人物,進行背景或者能力上的描述,這樣不會讓火柴人更好看,但是會有一種奇怪的逼格。

炫酷的火柴人,理當擁有炫酷的名稱,吊炸天的技能,本着這一樸素的畫火柴人原則。

遲義光抄起素描筆,在A4紙張上默默寫下如下描述。

【暗影裁決者:序列1】

【描述:行走於暗影間,存乎於黑暗之中。正義的仲裁者,苦痛的復仇者。】

【能力:操控暗影,罪惡嗅覺,以牙還牙,陰影仲裁】

【直面暗影,找尋真理】

簡單進行描述之中,遲義光帶着三分自豪,六分喜悅,一分嚴肅,可是轉頭之間笑容很快消散,小時候一起畫火柴人的小夥伴,早就已經各奔東西,與生活開始對線了。

大家都長大了,已經不再幼稚了,想到這裡,遲義光頓感乏味,有些疲憊的放下手中的素描筆,靠在座椅上,雙手背在後腦勺。

「算了,洗澡去了。」

他已經過了畫火柴人,討論超級英雄的時候了,和生活對線,他只能做自己的英雄。

......

【序列1已構建,生成描述中......】

【描述生成成功,加載能力中......加載能力失敗,加載能力失敗】

【下級構建,已加載能力:以牙還牙,陰影仲裁】

【人物生成中:10% 20% 30%......】

【能源即將消耗殆盡......】

【人物生成成功!】

【暗影裁決者:序列1】已啟動!

......

漆黑的夜晚,繁華的都市,暗影裁決者站在高樓上遙遙遠眺,只見遠處的建築物鱗次櫛比,一條條縱橫交錯的街道上車輛穿梭,行人往來不斷。千姿百態的高樓大廈雨後春筍般拔地而起。遠處是五十三層的國際商場大廈,大廈披紅掛綠,巍然屹立。

這裡高樓林立,街道上車水馬龍。熙來攘往的人群,好像潮水,霓虹刺眼,燈光恍惚,亦幻亦真。

酒吧內外大呼小叫恣意放縱的人群,古香古色的街道閃爍著名牌啤酒的廣告燈,黑夜對於繁華都市的影響似乎並不大,電網的搭建,大規模使用的霓虹燈,早已將光明帶入黑夜。

「直面暗影,找尋真理。」

暗影裁決者從大廈一躍而下,轉瞬間融入陰影之中。

有光便有暗,繁華的都市,何嘗不是罪惡的搖籃。

「罪惡在滋養,不要讓仇恨蒙蔽你的雙眼。」

一道漆黑魁梧的人影,如同穿透水面般,靜靜出現在外國女人的面前。

「訴說你心中的苦痛,暗影將會給你答案。」

「你...你是!!」外國女人望着突然出現的人影,驚慌的後退,露出了桌面上拆成零件的手槍。

「你打算做什麼?用這些武器,射殺你仇恨的對象。」暗影裁決者如同鋼鐵碰撞的鏗鏘嗓音,穿透漆黑的面罩,發出了沉悶的混響。

「做不到的,我做不到的。」外國女人一時忘記了詭異出現的人影,陷入了長久的苦痛哀傷之中。

「手槍帶不進去的,我沒有機會了。」外國女人淚如泉湧,絕望的搖晃着腦袋。

「我當時就該直接射殺他的!為什麼這種人渣能夠逃脫法律的制裁,為什麼!!」

「當法律無法給當事人帶來正義時,私人報復從這一刻開始就是正當甚至高尚的。」暗影裁決者--福爾摩斯。

外國女人的面容逐漸冷峻,言語中滿是刻骨的恨意。

「那個畜生**,虐殺我的女兒,卻連一點點懲罰都沒有,憑什麼!我不服,我不服!只要一想他還能在這個世界上呼吸,而我的女兒卻痛苦的離開世界,痛苦與仇恨便將我沖刷。」

「以牙還牙,以血還血,殺人償命,天經地義!」暗影裁決者雙手一抖,改裝版誇張的袖劍彈射而出,矗立在陰暗角落裡的漆黑人影,配合魁梧的身姿,誇張的武器,充滿了力量的壓迫感。

「你的苦痛將由暗影裁決者伸張,陰影裁決將會給予罪惡沉重的打擊。」

外國女人望着緩緩消失在陰影中的暗影裁決者,不可置信的臉龐,帶着些許期盼的雙眼。

「暗影裁決者?」

也許這位失去孩子的母親,能夠看到正義得到伸張的一天,母親看着照片里笑容燦爛的女兒,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安妮,對不起,媽媽好沒用,不能親手替你報仇了。」

「不要怪媽媽好嗎?」

......

【暗影裁決者先生,請務必要用最殘忍的手段殺死那個畜生】

......

【以牙還牙:已啟動!】

【母親的委託:痛苦的結束邪惡之人的罪惡一生】

【世界影響點:+100】

......

「傑森,傑森!攝像頭怎麼黑了?!快和我來檢查一下。」

「難道是斷電了,沒有啊,WiFi都沒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