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有狐顏如玉
有狐顏如玉 連載中

有狐顏如玉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鷺酒香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珺璟 顏如玉

她是一隻半妖
生性懶散、喜歡到處惹事生非,修行千年卻連一隻區區幾百年修為的小妖都打不過,本想苟在狐村安逸度日,不想因為他,被鬼仙隨便找了個理由趕了出去
他堂堂滅妖司大弟子
苦修八百年,單挑幾千年的大妖面不改色,嫉妖如仇、誓要滅盡天下妖,可偏偏讓他碰見了這隻,讓他束手無策的半妖
(腹黑除妖師男主VS沒心沒肺半妖女主,無修仙成份,換個背景談戀愛,HE
展開

《有狐顏如玉》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你這人有病吧


天順元年

萬妖出世,民不聊生,為救百姓於水火,滅妖司掌門孤身一人下山,殺妖斬魔無數,立下不朽功勞。

遂得天神青睞,助他成仙。從此滅妖司一舉成名,而後便有了,加入滅妖司就等於一隻腳踏入了天門傳說。

無數修道之人心之所往,但卻只能望而興嘆!

「爺爺,這是為何?」小女孩打斷了正在與人,侃侃而談的老者。

老者挑眉面露神秘之色,端起桌上的茶碗,不緊不慢的抿了一口後,微微一笑道:

「想要加入滅妖司說難也難、說易也易,只需殺滿一百隻!滿九百年修為的狐妖,帶着它們的內丹上山即可。」

「這狐妖也太可憐了!」

「可憐?爺爺告訴你,狐妖是這個世界上最惡毒的妖怪,陰險狡詐、無惡不作,死有餘辜……」

啪!一聲憤怒、響亮的拍桌聲,吸引了祖孫二人,以及茶館內其餘茶客的目光。

只見茶館的正**,一個看起來只有十七、八歲的少女,一手掐腰、一腳踩在方桌旁的長凳上。

少女髮髻上的蘭花步搖,還在一前一後不停的搖擺,膚若凝脂的白皙面容、以及那一身優雅的鵝黃長裙,和她此時的站姿極不相配。

她氣呼呼盯着老者,質問道:

「你說狐妖惡毒、陰險狡詐,你是親眼見過,還是親身經歷過?少在這造謠生事、敗壞狐妖的名聲!」

老者拍案而已:

「造謠生事?那老頭子倒要問問你,後山接連有路人被狐妖挖去心肝,這是不是事實?」

「胡說!那是狼妖做的,干狐妖何事!」

老者不服:「小姑娘少在這信口雌黃,滅妖司的話還能有假?再說,你說是狼妖?你看見了?」

少女反駁道:「我不僅看見 ,還差點……」

「顏~如~玉!」一手持藤條的中年男子,氣沖沖的衝進了茶館。

顏如玉臉色驟變,忙往桌上扔了茶資,管他三七二十一,踩着坐在窗邊一位白衣公子的腿,慌裡慌張的跳出了窗外。

「你給我站住!」中年男子緊跟其後、縱身一躍,順着窗戶追了出去。

茶館窗戶邊的氣壓驟降,白衣公子捏在手中的茶碗,毫無徵兆的碎成了幾瓣,杯中的茶水順着桌角滴在了地上、衣服上。

「珺璟師兄,莫惱,找鎮魂鈴要緊,這種小妖交給我就行。」

「自尋死路!」珺璟強忍着怒氣,起身脫下外衣,扔出了窗外。

外衣正巧蓋在了顏如玉的頭頂。

她貓着腰,取下衣服嗅了嗅:淡淡的松香味還真是好聞。

顏如玉施法除去了衣服上的腳印和茶漬,又將衣服認真折好後,才起身回了茶館。

她本想將衣服還給珺璟,可惜並沒有找到人,有些失望的提起落在桌子上的禮盒,出了茶館。

半道上一抹高大的身影,擋住了她的去路。

顏如玉止步抬眸,忙抱歉的將手中的衣服遞了出去:

「公子,實在是對不起,剛剛情況緊急。這是你的衣服,我已經弄乾凈了。」

珺璟擰眉盯着,顏如玉手中沾滿妖氣的外衣,臉上毫不掩飾的寫滿了厭惡。他抬手喚出乾天劍,迅速將衣服挑起,扔了出去。

顏如玉錯愕的看向地上的外衣,委屈瞬間填滿了眼眶:

「踩臟公子的衣服是我不對,但是你這樣,未免也太侮辱人了吧!」

「人?我看你是狐才對!」

話音落,一道滅妖符朝着顏如玉飛去。

顏如玉惱怒的抬手取下額間的滅妖符,扔向珺璟:「你這人有病吧!」

珺璟雙眸閃過異色,他畫的滅妖符從未失手過,這是怎麼回事?

見珺璟不說話,顏如玉咬着唇,努力剋制着想打他的衝動。

她彎腰撿起地上的外衣,扔給跟在珺璟身後的人,餘光撇向珺璟:「氣你也出了,衣服我已經弄乾凈還給你了,但願這是我和你最後一次見。」

顏如玉提着禮盒剛走出幾步遠,就聽見身後有人低聲念咒,她停下腳步深吸了一口氣。

「砰」地一聲,綁着禮盒的麻繩斷裂,禮盒散落一地。

顏如玉怔愣看着散落在地的禮盒,本就委屈的她,鼻頭一酸,眼裡湧出淚花來:

「不過是一件衣服罷了,有你這麼欺負人的嗎?」

見除妖咒依然不奏效,珺璟身後的少年,有些心虛:「珺璟師兄,難道是咱們弄錯了?」

珺璟冷眼盯着蹲在地上,邊抹眼淚邊將禮盒撿起,抱在懷中的顏如玉:

「你回師門後讓師父放心,我定會找到鎮魂鈴,將它帶回去。」

「好!」少年有些為難的將外衣遞到珺璟面前:「這外衣你還要嗎?」

「扔了!」

珺璟看都沒看,冷着一張臉率先離去。

「不通人情的爛木頭,祝你寫字時,身上必會滴上油墨!吃飯時,衣服上必會沾上湯汁!總之就是身上的衣服永遠弄不幹凈,哼!」

口中低咒了幾句,顏如玉抱着禮盒委屈巴巴的朝着狐村的方向,以最快的速度跑去。

站在暗處的珺璟,臉色越來越難看,握劍的手也跟着不自覺的緊了緊。

顏如玉心虛的站在,離狐村村口兩、三米遠的地方,停滯不前,她忽然「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癟嘴求饒:

「郡君,如玉再也不敢了!」

又是這一套!郡君怒氣沖沖的走向顏如玉,狠狠舉起手中的藤條……輕輕的落在了她的頭頂上,責備道:

「整個狐村就你讓我最不省心,說了多少次了,不要去招惹那頭惡狼、不要去救那些人,你就是不聽,以你現在那摻了水的道行,那惡狼真要發起瘋來,我看你怎麼辦!」

顏如玉揉着腦袋抬起頭,一副狗腿子的模樣,衝著郡君「嘿嘿」的笑着,撒嬌道:「有您在!那隻臭狼他不敢。」

郡君揪起顏如玉的耳朵:「少在這跟我嬉皮笑臉的。」拽着她進了狐村。

「郡君不好了,有除妖師闖進了村子,已經傷了好幾個村民,您快去看看。」

郡君鬆開顏如玉,剎那間出現在村口,拂袖除去倒地村民身上的縛妖符:

「敢問道兄尊姓大名!來自何處,為何要來我這狐村找事?」

一雙綉着雲紋、仙鶴,白底黑面的皂靴,帶着戾氣踩在了狐村的土地上,手中的劍閃過一道寒光,半豎起的墨發隨風亂舞,薄唇微動,冷聲道:

「滅妖司珺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