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真的沒有殺人
我真的沒有殺人 連載中

我真的沒有殺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病中惡狐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病中惡狐 陸離

陷入親手殺死自己摯愛的青梅竹馬的詭異案件,最後假死的陸離一年後再次歸來
「陸家鎮三十年的恩恩怨怨,就由我陸離來做個決斷吧!」展開

《我真的沒有殺人》章節試讀:

第1章 殺人者,陸離


陸家大宅空無一人,聽說有命案,所有的人都跑去鎮醫院湊熱鬧了。

只剩下男人靜靜地躺在沙發上,眼神空洞無神。

他今天有約。

但他此時心裏極度煩躁,鬱悶。

為什麼?

他似乎也不知道。

也許是他病了。

前日他去鎮醫院看病,是心病。

醫生笑呵呵地告訴他心病還須心藥醫。

而藥引子就是女孩兒的真心。

當天下午,醫生髮現自己的手術包不見蹤影。

隔夜,獨居的醫生死在了家裡,被人用手術刀殘忍地一刀一刀刺死,並且挖走心臟。

青州城已經快二十年沒有發生過這麼慘無人道的凶殺案了。

鎮**局配合鎮民兵以及青州城檢查官行動,勢必要快速把犯案之人捉拿歸案!

圍觀的陸家鎮百姓把現場堵得水泄不通,但沒人敢指指點點,因為陸鎮長親自在場。

畢竟為了好好活着沒有人會想不開。

「陸哥哥,聽奶奶說你找我。」

聽見熟悉的聲音,男人在這一刻下定決心,優雅起身坐起來。

「因為雨兒很聽話,所以我想送給你一件禮物作為獎勵!」男人望着眼前惹人憐愛的女孩兒來到身前,伸出手輕輕地撫摸着她羞紅的臉蛋。

「就不能告訴我是什麼東西嗎?」女孩兒嘟囔着**小嘴連連撒嬌。

男人搖搖頭,面對自己最憐愛的青梅竹馬,臉上露出十分寵溺的微笑。

他領着女孩兒一路進到房間,身穿白色長襖的她像一個純潔無瑕的天使一樣活潑可愛。

站在男人面前的女孩兒抿着小嘴,清澈天真的小眼神里是滿滿的期待。

他也異常期待。

「雨兒,你轉過去,我沒喊你不可以回頭哦!」

女孩兒很聽話。

男人很開心,拿出給女孩兒準備的禮物。

……

不知道過去多久,他異常冷靜地看着躺在地板上的女孩兒,這不是第一次,他的臉上看不出一絲害怕或者恐慌的情緒。

男人的的臉上似乎受到不小的傷害,血流個不停,但他一點也不在意,蹲下身子一刀又一刀地劃開女孩兒額頭的肌膚,行為瘋狂而又血腥,他一絲不苟的樣子像極專心創作的畫師。

女孩兒的額骨似乎本就有一個細小的洞,隨着皮膚被破開,緩緩流出些許粘稠的白色液體。

男人撥弄着女孩兒的髮絲,遮住額頭的血色。

女孩兒宛如一個文靜可愛的睡美人

微閉的雙眼噙着絲絲淚花

如同流雲掩映在月華之間

身姿微微曲張

構成柔和優雅的完美曲線

胸前的朵朵殷紅

如同璀璨的玫瑰

在雪地里獨自凄美綻放着

這個女孩兒

是一幅傻傻的白色

由他畫龍點睛之後

才是女孩兒最美的模樣

男人看着眼前的如同畫作一般的藝術品,露出滿意的微笑。

但女孩兒的心不見了,他仔仔細細地檢查過,這讓他很苦惱。

……

作為全程觀看這場變態殺人事件的我,早已被嚇得魂不附體。

我叫陸離,現在是在我的夢裡。

我已經連續好幾天做這個恐怖的連環夢。

也許有人會說,為什麼不閉上眼睛不看呢?

因為縱使陸離閉上眼睛,也能看見,彷彿是擁有第三隻看不見也不受他控制的眼睛。

迷情的花香拂過煙波渺渺的河塘,越過紅妝綠繡的小路,飄灑在安寧祥和的小鎮里。男人早已洗凈渾身的血漬,換上一身行頭,不緊不慢地走在花絮飛舞、樹蔭濃密的幽巷裡。

好一幅暮春美景圖,真是令人感到輕鬆愜意啊!

這種花香肆溢、涼風習習的舒適感,讓陸離緊繃的神經得都已經快有幾分瘋癲的精神徹底放鬆下來,雖然前面的男人是個殺人犯讓他也很不爽。

一陣微風拂過。

走在前面的男人猛然回頭,目露凶光!

陸離被嚇了一跳,難道被他發現了?該怎麼辦?他不斷地朝後退。

微風輕輕拂動男人的發梢,他眼皮微張,眼眸一絲詭異閃過。

「今日的風,有些許奇怪。」

說罷就回過頭去,繼續亂逛起來。

陸離保持距離尾隨在後,但他不再敢有任何鬆懈,畢竟走在前面的男人可是兇殘作案三四起的變態殺人狂,稍有不慎,指不定自己就會被吃得一乾二淨。

不得不說,男人渾身散發著高貴優雅的翩翩公子氣息,就連回眸一笑也……男人又轉過身來,他慢慢地向著陸離走了過來!

陸離吞咽着唾沫,兩條哆嗦打擺的腿完全不聽使喚。

男人走得很慢,似乎是故意的。

剎那間,以往聽過的鬼怪傳說悉數湧現在陸離的腦海中,但他只覺得眼前走過來的男人比任何妖魔鬼怪都更恐怖。

陸離低頭看着自己的瘦胳膊瘦腿,再看看男人魁梧健壯的身姿。可惡,根本不在一個級別!

一步兩步,男人與陸離的距離越來越近,陸離好想逃,但他知道他逃不掉的!他會被殺死!

陸離沒有膽量和男人對視,也許不久之後他的屍體就會被人發現在無名的地洞里,散發著惡臭……汗水已經沾**他的後背,他的腿已經麻木到無法動彈。

男人與陸離擦肩而過,俯下身子看着泥路上綻開的無名花。

「花兒的生命是短暫的,在這暮春綻放,風雨過後轉瞬即逝,註定是個悲劇。花開,花落,也許就像我們的命運一樣,只是個輪迴,對嗎?」

男人起身望着遠處風雨欲來的天穹,漫不經心地說著似是而非的話。

……

「陸娃兒,你這是要去找陳阿婆家的丫頭嗎?」

男人提着一個黑色布袋子,悠閑地在街上散步,聽聞熟人打招呼聲,我跟隨着他回頭看見一個烤紅薯老人在馬路對面推着攤子,微微笑道:「顧爺爺,我只是偶染風寒,買點子藥材回去熬藥喝。」

「你這壯實的身子怎麼還感染風寒了?一定要注意身體啊!」老人連忙放下手裡的紅薯,跑到男人身邊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這個老頭兒,給陸離的感覺好親切。

「知道知道,我的顧爺爺,倒是好久沒在你這裡討紅薯吃,挂念許久。」男人三下兩下順走烤紅薯就一溜煙跑沒影兒。

「陸娃兒……」

顧老頭看着男人的背影欲言又止,但很快又搖搖頭推車離開。

陸家的權勢很大,一路上男人遇到的儘是阿諛奉承之輩,他總會禮貌優雅地回應,但在無人角落又會狠狠地咒罵。

好一個偽君子!陸離對此似乎十分不屑。

很快回到幽靜詭秘的陸家宅子,陸離覺得這是似乎是鎮子里花香味最濃郁的地方,但並不會讓人覺得齁膩。

屋裡似乎有人在討論什麼。

「醫生為人和善,獨身一人工作兢兢業業,居然有人害他!」

「是啊,上次我發燒,醫生見我可憐,就只收半分葯的錢……少爺好!」

原來是僕人們看完熱鬧已經回到宅子,見男人回來,紛紛彎腰請安。

男人紳士點頭微笑着離開。

剛一進到女孩遇害的地方,男人拿出布口袋裡裝的明顯不符合他尺碼的鞋子,擺弄起來,腳臭味似乎很重,熏得男人不斷搖頭。

陸離在之前看得一清二楚,這是男人從別人家晾衣處偷來的。

在有條不紊地處理好包裹着的屍體後,男人帶着屍體離開房間。

抱着屍體出去的男人很快不見蹤影,而陸離很想跟上去,卻發現自己渾身無力……根據他做夢這幾天的經驗來看,他快要醒了!

對了,陸離進門聽見門口的僕人喊那個兇惡男人的名字,好像叫什麼……陸……陸離?

陸離震驚不已,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不可能的,那個男人跟自己的長相完全不一樣…他長得……長得……啊啊……啊他到底是什麼樣子……為什麼我記不清夢裡的事?

風雨如期而至,陸離光很煩躁也很鬱悶。

你們相信我,我真的沒有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