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哥哥的小青梅超甜
哥哥的小青梅超甜 連載中

哥哥的小青梅超甜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嗷嗚煎餅果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林枝 江厭 現代言情

【青梅竹馬 久別重逢】 【痞帥腹黑毒舌男×迷糊社恐小乖女】 五歲時的慕林枝不僅顏狗還社牛,見到大她三歲的鄰家哥哥江厭第一眼就纏上了他,江厭為人清冷在父母的逼迫下對她照顧有加
一經分離,小姑娘從社牛成了社恐,深知竹馬哥哥對她的好全來自於叔叔阿姨的管教,於是下定決心把心意藏好做一個矜持的淑女,盡量和他保持距離
結果臉皮薄膽子又小的她第一天就遭不住了
事後她要坐后座,他語氣冰冷:「怎麼,哥哥身上有刺?」 她想離他遠點便說:「你……你能不能別跟着我了……」 他一笑,湊得更近:「小氣包不生氣了?想吃什麼,哥哥給你拿
」 慕林枝總覺得自己的竹馬哥哥不太正常,直到後來他強勢證明了一次又一次
「……」小姑娘哭了,她錯了還不行嗎!展開

《哥哥的小青梅超甜》章節試讀:

第6章 可愛死了


男生唇角微勾倚靠在沙發,長腿無處安放,雙手隨性搭在沙發背,神色悠然自得,快活得像個神仙。

顯然是免疫了。

慕林枝:「……」也就只有她……

經受不住兩人輪番的語言夾擊,慕林枝掃了眼放在沙發旁的行李,機械地走過去,「那……那個,我先拿行李上樓。」

這怎麼行,蘇懷清想都不用想跟着跑過去給兒子來一腳,「幹什麼吃的!能讓妹妹拿行李嗎!」

蘇懷清那一腳是真踹啊,慕林枝被嚇得差點沒丟了魂,急忙蹲下抱行李,「不用不用,阿姨我自己來吧。」

她可不能再麻煩阿厭哥哥了!

江厭倒也沒脾氣,低笑一聲,大掌落在慕林枝腦袋,抬抬下巴示意,「乖,坐着。」

慕林枝:「……」

「甭管他,裝呢,」見人識相拿行李上樓,蘇懷清招招手,示意慕林枝到她身邊,「枝枝呀,先吃點水果墊墊肚子,阿姨馬上幫你把飯菜熱好。」

幫我?慕林枝愣了愣,連忙擺手,「啊不用不用,阿姨我吃過了。」

「吃過了?」蘇懷清震驚。

慕林枝:「……昂。」

有什麼問題嗎?

晚飯過後已經是十點,江厭爸爸公司有事要忙沒回來吃飯,慕林枝跟着江厭和蘇懷清三人吃了整整一桌。

準確來說是蘇懷清自己一人吃了整整一桌。

今晚大家心情似乎都很不錯,胃口特別好,飽腹一餐後,幾人坐在沙發嘮嗑。

蘇懷清很興奮,一直拉着慕林枝的手聊以前的事,不知道聊到了什麼,矛頭開始轉向旁邊沉默不語的江厭。

「誒兒子,你還記得你十三歲那年不?那年枝枝她媽說枝枝已經回老家了,你偷偷一個人跑廁所裏面哭鼻子去了……」

江厭:「……」

慕林枝:「?」

阿厭哥哥哭了?

慕林枝稚嫩的臉龐浮起幾分古怪,在她記憶里,江厭一直對什麼都淡淡的,無欲無求,儘管那會他們天天待在一塊,他也鮮有主動。

張口閉口都是小鬼,出去找小哥哥玩也很少帶她。

偶爾帶她,都是江川叔叔和懷清阿姨逼着上崗的。

雖然也有主動溫柔的時候,但純純屬於一巴掌過後再給一顆糖那種。

那個眾星捧月的阿厭哥哥會哭?慕林枝有點想像不出來畫面。

蘇懷清本來只是想稍微懲罰一下平日里對她冷冷淡淡背地裡卻偷偷摸摸帶兒媳去乾飯的兒子,不料她的呆兒媳反應比那沒良心的臭小子還大。

心裏憋着笑,她免不了繼續添油加醋膈應他兒子。

「唉枝枝你都不知道,你哥那會哭得可傷心了,三天三夜沒吃飯,關了自己幾天後出門第一句話就是要立馬接你回臨江。」

「接……接我?」慕林枝眼睛亮了。

「嗯對,」蘇懷清輕颳了下小姑娘鼻樑,「你哥那會還發誓說,滿十八歲一定先考個駕照好去接你呢。」

「沒多久他又改口和你江川叔叔說要出國,說要讀好書賺好錢等你哪天想回來了再去接,想哪天結婚就哪天結婚。」

「你別看他以前和現在看着挺冷,都是裝的,他愛你愛得死去活來。」

蘇懷清發誓她只是稍微添油加醋了點,兒子當時真的哭了很久,她好心好氣哄着吃的飯,小姑娘奶奶癌症,前期基本花光了兩家所有積蓄,孩子不得不回老家,而他們江家人脈資源都在臨江。

兩個孩子被迫分離,兒子估計是一時心裏落差太大才那樣。

至於其他,都是她臨時編的,兒子太傻,她只能幫一把。

他現在怎麼想她壓根就不清楚,什麼結婚和死去活來,兒子現在能改觀就已經很不錯了。

兩孩子現在好好讀書,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兒子能不氣她就夠了。

蘇懷清一頓猛操作,慕林枝人傻了,耳邊只回蕩着那句「愛得死去活來」。

蘇懷清快笑趴了。

唉呀媽,這孩子也太好忽悠了吧,好好玩。

臨時改了下說法,蘇懷清又颳了下慕林枝鼻樑,眼神滿是寵溺,「反正乖乖呀你要記住,你哥他心裏在乎你在乎得不要不要的呢,只要你說一,他絕對不敢說二。」

「啊這……」緩衝了下,腦子慢半拍的慕林枝清醒了過來。

她可不相信自己有那麼大的能耐。

阿厭哥哥寵歸寵,但絕對不會什麼都聽她的。

蘇懷清忽悠小孩忽悠多了,已經造成了狼來了效應,長大後的慕林枝不會再輕易信她的話了。

不過這一番話倒牽扯出小姑娘那幾年的美好回憶。

像吃了一顆糖,小傢伙幾個腳趾頭在粉色棉鞋上愉悅得張張合合,眉眼也彎彎的,眯成一條縫,雖什麼也沒說,表情動作已經言明了一切。

江厭手搭沙發後方,瞧見這一幕,喉嚨莫名癢得很。

媽的,可愛死了。

被忽悠這麼多次,屢次不爽,兒媳婦不但沒變心,還和以前一樣傻白甜很好拿捏,蘇懷清這下放心了。

大概是太開心了,慕林枝忘了她前面和男生有過不太「愉快」的經歷,彎了彎嘴角,開始偷偷觀察坐她左邊的他。

這次視線還沒投出去,目標者就已經看了過來,江厭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嘴角也彎彎的,看過來的眼神很柔和。

慕林枝呼吸一滯,立馬低下頭。

他他他怎麼在看她?

蘇懷清似乎又想到了什麼,拍着慕林枝手心笑得可歡了,「我還記得呀,枝枝你小時候特別喜歡跟在我這傻兒子後面,到哪都不肯撒手,並且揚言要嫁給他呢!」

「哎呀,你說你們這兩孩子感情怎麼就那麼好呢。」

慕林枝:「……」

怎麼又來了。

這事過不去了是不是……

慕林枝如坐針氈,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怕蘇懷清繼續揭以前的囧事,她打算上樓暫避風頭。

「阿姨,我有點困了……」

眼下蘇懷清狠拍一大、腿,驟然從聊天中反應過來:「哎喲!阿姨給忘了!你瞧我這記性,枝枝快快,阿姨帶你洗漱,好休息去。」

走了幾步,女人臉色突變,捂着肚子朝躺在沙發的男生招手,「誒誒誒那個兒子,別躺了,帶你妹妹上樓洗澡去。」

慕林枝:「!!!」

阿姨你認真的嗎!

江厭沒作聲,蘇懷清分貝又高了幾分:「怎麼不說話,這回裝啞巴了?妹妹回來了又端着了是不是?你媽我是怎麼教你的?再不主動點這輩子準備好收拾包裹進廟去吧!」

蘇懷清聲音不是一般大,慕林枝手心捏着一把汗,正想着要不自己先走,女人又吼了聲:「你是不是忘了那天把妹妹扔外面的事了?!」

慕林枝:「……」

江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