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南北往
南北往 連載中

南北往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九四九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時歲 現代言情 顧景淮

高二開學,松柏中學開了一場秋季趣味運動會,時歲很隨便的報了跳遠,結果在比賽當天出了點小問題,他一個不小心跳到了「瘟神」的身上
展開

《南北往》章節試讀:

第 1章 他說少年


[小扇引微涼,悠悠夏日長。]

江北市的夏天晝長夜短,下午六點的太陽要落不落的懸掛在半空,沒有絲毫要歸家的意思。

時歲頂着有些晃眼的陽光走出校門,身旁儘是扯着嗓子的喧囂,吵的人腦瓜子嗡嗡作響,他抬起手揉了揉快要被震聾的耳朵,伸長脖子向四處張望,視線巡遊一圈也沒看見熟悉的身影。

松柏中學門口的這條路,叫做南北路。

從南到北綿延數十里,馬路的兩側種滿了枝繁葉茂的黃桷樹,樹影婆娑,交織成片,影影綽綽的遮擋了烈陽,留下了陰涼。

微風吹動枝葉,莎莎作響,細嗅還能聞到淺淺的草木香。

今天正好趕上周五放假,原本雙向八車道的大馬路,這會兒擁堵的不成樣子。

歸心似箭的學生,望眼欲穿的家長,賺的盆滿缽滿的小商販,還有那卡在路中間挪不動道的小汽車……

全部堵在門口,等着下餃子。

時歲逆流而上,走出老遠也沒看見賀清的身影。

賀清是他的表姐。

今天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非要來接他。

時歲好說歹說的勸了半天:

不用了,認得路,能回去,走不丟。

奈何這個女人柴米油鹽不進,死犟死犟的,磨破嘴皮子都沒能讓她改變心意。

時歲東瞧瞧西看看,眼珠子都快瞅出來了,也沒看見賀清。

這個時候找人無疑是大海撈針。

天氣燥熱難耐,他躲在樹蔭下揪着衣領扇風,騰出手戳戳點點的給賀清發了一條消息:

【歲歲平安:在哪呢?我出來了】

【歲歲平安:小狗張望jpg.】

兩分鐘過去了…

鴉雀無聲。

這可不像賀清的作風,平時自說自話也能聊上半天的人,今天既沒發消息也沒打電話,反常的行為堪比太陽東落西升。

時歲不放心的插上耳機,翻出通訊錄主動打過去,在機械的「嘟嘟聲」快要結束的時,電話接通了。

「喂?賀女士?在哪呢?」

「有點事。」賀清說。

電話里的人不知道在搞什麼鬼,氣喘吁吁的像剛剛翻過山越過嶺,火急火燎的沒有停頓,也沒有安排他的去處,莫名其妙的就把電話掛了。

「喂?喂?喂喂喂?」時歲一臉懵。

這是被狗追了?

時歲晃晃腦袋心想怎麼可能,以賀清的的彪悍程度,狗惹了她都得躲三條街。

他撇撇嘴把耳機線纏繞在指尖,揉成團裝回口袋,目光百無聊賴的左右巡視着。

馬路對面的奶茶店今天開業大促,廣告打的震天響,隔着一條馬路都聽的一清二楚。

紅黃相接的氣球人在門頭兩邊相對而立,圓滾滾的肚皮上寫着方方正正的四個大字「歡迎光臨」,嘴角掛着開朗的笑容,露個大白牙,身子隨着熱鬧妖嬈的扭動着,格外會勾引人。

時歲想閑着也是閑着,去奶茶店等吧。

黏膩的汗漬浸**發梢,他將頭髮捋到腦後露出光潔的額面,雙手插兜恢復一副日天日地拽樣,隨着人群朝路對面走去。

腳步還沒正兒八經的邁開,這股拽勁就消失不見了。

他悄默默的躲在樹榦後面,眯着眼睛窺探着馬路對面的兩個人,他有點近視看的也不是很清楚。

一個約摸三十來歲的女人,身穿Versace最新款,腳踩恨天高,頭髮一絲不苟的高高挽起,蒼蠅落上去都得打滑。完全一副女強人的樣,此時正滔滔不絕說著什麼。

是賀清。

乍一看還以為是傳銷公司在拉客戶。

天地良心,時歲發誓他絕對沒有冤枉賀清,此時的賀清激情澎湃,手舞足蹈,感覺隨時都有可能從價值不菲的手拿包里掏出小紅旗,左手搖旗,右手吶喊,吼出響亮的口號:好!很好!非常好!越來越好!

時歲因為自己的腦補笑出聲,他向前挪動幾步想看清楚「聽傳銷」的人。

樹榦擋住了那個人的大半身形,依稀可以分辨出是男生,腿很長也很直,粗略估計很高。

從露出來的半邊身子還可以判斷出他的襯衣潔白如雪,紐扣系在最頂頭,臂彎連點褶皺都沒有,像個一絲不苟的小正經。

確認過身影,時歲最討厭的穿搭。

時歲向來屬於好奇心重的那一類人,今天的瓜今天不吃,他就心癢難耐。

所以,想都沒想果斷調轉方向朝對面的兩個人走去。

南北路正是高峰期,他左閃右避的躲過熙熙攘攘的車流。

還沒走近,就隱約聽到了對話。

「顧淵同學,星河娛樂在整個娛樂圈比較有名,你可以先搜一下,或者先試試,你氣質出眾,放眼整個娛樂圈都是獨樹一幟,如果不當明星,實在是可惜……」

這話聽着格外耳熟。

賀清從上高中開始的夢想就是當經紀人,坐擁萬千帥哥,現在她的夢想退而求其次,變成了實打實的星探。

夢想的開始都會有那麼幾個試驗品。

時歲就深受其害。

時間朝前推個七八年,賀清靠着三寸不爛之舌把他忽悠着參加了許多亂七八糟的比賽,黑歷史直到今天還能從網上搜到。

賀清最擅長的就是漂亮女人說鬼話,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她誇不出來的,各種甜言蜜語,零食小吃輪番上陣。

時間長了,誰能扛得住?

反正時歲不行。

如今賀清又故技重施了。

但是有人壓根不吃這套。

「不好意思,我不感興趣」

樹下的男生嗓音清透,完全不留一絲餘地,冷淡又不失禮貌的拒絕了邀約。

賀清也是爬過山,淌過河,見過大風大浪的人,這點拒絕壓根不會放在心上,她看邀請不行,立馬轉換思路,試圖從其他地方拉近聊天距離。

她翻出一段視頻。

一聽前奏時歲就知道這是什麼要命的玩意……

他的黑歷史!

無語聽了都要超級加倍。

視頻里的時玉只有13歲,嘴上的死亡芭比粉和紫藍色眼影加亮片,顯得整個人格外妖艷,臉上兩坨高原紅和身上是無敵爆炸炫酷的紅色亮片西裝相呼應,整個人看起來都是五彩斑斕的,妥妥的真人版二百五。

直戳人心的《小邋遢》傳出聽筒,聲音婉轉敞亮,特別能刺激耳膜。

他小時候因為這首歌很長一段時間在學校抬不起頭來

當然現在也是。

可是有人不覺得,賀清賣力的拉近關係:「這是我弟弟,也是你們學校的,剛好也是高二……」

然而,離他們兩步遠的時歲率先按耐不住了。他也管不了三七二十一,直衝沖的撞過去,趁着顧淵剛抬起手還沒拿到手機,他連人帶手機一起死死的按進懷裡。

一瞬間,三個人都石化了。

顧淵盯着眼前怔愣的人,輕「嘖」一聲,挑挑眉頭掛着揶揄的笑:「手感好嗎?」

見他沒有鬆手,賀清拍了一把他的後腦勺,義正言辭的問:「你耍什麼流氓呢?」

「咳咳咳……」時歲突然嗆了一下,咳得緋色從脖頸染上耳尖,他鬆開手,假裝鎮定的點評道:「手感不錯,挺軟的也挺涼的……」

這句話倒是沒虛偽,顧淵的手握着的確很舒服,他的掌心溫熱,指尖卻是涼的,像春天的江水,涼中帶柔。

都說十指連心,時歲此時此刻就實實在在的體會到了,他莫名其妙的想給顧淵暖暖手指。

樹下的三個人面面相覷,陷入了莫名的尷尬,就連賀清這種**湖都招架不住了。

時歲偷瞄旁邊人一眼,這才看清楚人。

臨近黃昏的陽光恰好有些溫柔,星星點點的落日餘暉鑽過樹梢,明暗交錯的落在少年身上,他身姿坦蕩,衣衫勝雪,神色悠然,唇角掛着淺淺的笑意,宛若迎面吹拂而來的清風,不染塵埃。

只看外形的話,頗有幾分「郎艷獨絕,世無其二」的味道。

但是,這個人徒有其表!

時歲最討厭的人就是顧淵。

沒有之一。

顧淵是學生會紀檢部的部長,主要負責抓違紀學生。

而時歲就是那個被抓的。

賀清目光狐疑的在兩人之間打了個轉,掐着時玉的後頸,側過頭咬耳朵:「你在搞什麼鬼?」

時歲搖搖頭。

「那你為什麼摸人家手?」賀清瞪他一眼。

「你別放屁!」時歲一秒炸毛,眼睛都睜大了不少:「我哪有?那是不小心的好不好!」

時歲擼起袖子準備和賀清好好說道說道,明明是這個女人拿着他的黑歷史把他當工具人,結果這會兒沒有一點點愧疚之心,反過來詆毀他。

能忍嗎?能忍嗎?如果能忍那他就叫賀玉!

賀清一把按住他的胳膊說:「請你吃火鍋。」

其實……也能忍。

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

「你不求我幫你一把?」時歲腦瓜子轉了幾個彎,湊在賀清耳邊,用自以為只有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問:「不讓我幫你助攻助攻?」

「幫什麼?助攻什麼?」賀清問。

「幫你忽悠他。」時歲先是偷瞄了旁邊人一眼,然後才接著說:「他看起來就很聰明,沒有我的助攻,你怕是騙不到。」

「你小子話別說的這麼難聽,我這叫邀請,懂嗎?邀請!」賀清翻了個大大的白眼,揪着他的耳朵說。

時歲趕忙捂上她的嘴,明明是在密謀,明明旁邊就是被「算計」的對象,她還這麼大聲。

然而,被算計的「對象」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們,嘴角抿出淡淡的笑容,眉頭微挑,看不出是在嘲笑還是真的覺得好笑。

時歲:「……」

這下好了面子里子全都沒了,他也不知道顧淵聽到了多少,反正對上這雙漆黑的眼睛,他心虛了。

腦子裡只剩下一個念頭:逃!

氣鼓鼓的少年轉過身,頭也不回走了。

走了兩步,他想再刺激一下顧淵,讓他最好栽到賀清手裡,被折磨,被逼着穿五顏六色的衣服。

只要一想到顧淵倒霉,他的血液都要沸騰了。

時歲背過身衝著樹下的兩個人揮揮手,挑釁般的說:「清姐,顧大神幹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你怕是要白跑一趟了。」

溫柔的夏風亂了發梢,陽光穿透身體照出了形狀,意氣風發的少年可與仲夏爭個高低。

顧淵緊緊的盯着那道身影,直到被連帶的風也消失不見,他輕輕的說了聲:「再見。」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