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他等的人
他等的人 連載中

他等的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廢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南疏 沈故沉 現代言情

南疏做為京城紈絝子弟的頭頭 ,追着沈故沉跑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就在人快到手的時候,南疏失蹤了,沈故沉翻天覆地的找人找不到
三年後南疏回來了,沈故沉成為了新晉影帝,南疏依舊追着沈故沉跑,甚至進了娛樂圈,不過生氣的沈故沉很有底氣 沈故沉:我是那麼好哄的 眾人:你摸着良心說話 粉絲:好了哥哥,知道你喜歡她,求你收斂一點展開

《他等的人》章節試讀:

第3章 經紀人


楚君書的雙眼一下閃出八卦的光芒。

「詳細說說。」

南疏給他講了一下,楚君書:「這就生氣了,不應該呀,難道生氣你趕走了他的艷遇。」

南疏給他一個白眼:「你以為他是你呀!」

南疏隨手拿過一杯酒一飲而盡:「走了,你自己玩。」

楚君書看着她的背影,眼神難測,最後終於變得堅定,沖南疏的背影大喊:「那疏疏你結個帳,我姐給我卡停了,我沒錢。」

南疏瀟洒的擺擺手,楚君書轉身又融入了五顏六色的燈光中。

南疏喝了酒就沒有開車,打電話讓人來接自己,自己就順着路邊慢慢走着,霓虹燈是黑夜的太陽,閃爍着撕開夜的沉寂,南疏已經三年沒有見過城市的熱鬧了,只是並不懷念。

夏季的晚風是涼爽的,街道也是熱鬧的,南疏拿出手機對着周圍一頓拍,想着可以洗照片給寄過去,讓大家看一看她長大的地方。

日子過得飛快,在南疏的再三要求下,南父磨磨唧唧的給她找了經紀人。

喬夢在公司幹了七年,突然被大老闆傳召,內心很是慌亂,接着又被通知放下手中的工作去帶一個新人,喬夢大膽猜測是不是大老闆的某個小情人。

在車子進入南家別墅時,喬夢覺得自己的猜測出了偏差,這不能是小情人,估計是大小姐。

喬夢內心非常坎坷,大小姐脾氣好不好,她的職業生涯不會到此結束了吧。

南疏從樓上下來,喬夢突然就沒了那些想法,只是覺得,原來真的會有人生的如此絕代風華。

紅色的裙子映襯着白瓷似的肌膚,似是雪夜裡綻開的紅梅,立於世間,濃厚的大雪遮不住它的熱烈,那一抹艷麗,承載着世界的生機。

南疏很滿意喬夢的反應,她喜歡別人因為她的好看而失神,那是對她的美貌的最大的讚揚。

南疏眉眼彎彎的和喬夢打招呼:「你好呀!我是南疏。」

喬夢回神,笑的十分殷勤,甚至有些狗腿:「你好你好,我叫喬夢,南總讓我來的。」

喬夢此時內心非常蕩漾,這麼一張臉,這身段,放娛樂圈裡,那不妥妥的炸彈嗎,還是大小姐,已經可以看到自己的小金庫被塞滿的場景了。

南疏似乎看出了喬夢在想什麼,笑眯眯的給她一個重擊:「我進娛樂圈主要是有自己的事情,不太可能一直營業。」

喬夢覺得自己的小金庫刷的就扁了。

南疏看着喬夢的表情覺得十分有趣,喜怒都在表面的人總是容易讓人覺得真誠。

「當然,我給的工資要比別人高一點。」

南家的娛樂公司叫娛藝,在圈裡很出名,它的經營方式很出名,手下藝人的業績與經紀人工資掛鈎,不是死工資,藝人多干點,經紀人也會多拿點,相反,藝人有什麼負面新聞,經紀人連坐,而且還有專門的部門去檢查藝人是否有不當行為,另類的經營方式,讓公司非常出名,曾被粉絲稱為鐵房子,顧名思義,不塌。

喬夢在公司幹了七年,是個老手了,人紅是非多,她從來只帶新人,在人紅後就轉給其他經紀人,公司里不少出名的人都在她手下呆過。

喬夢對帶誰沒興趣,她只對錢有興趣。

「你放心大小姐,我的業務能力非常可以,不營業我也能給你捧紅。」

南疏笑笑不說話,從客廳的茶几下拿出一個劇本給她:「我準備去試鏡這個。」

喬夢看一眼名字《帝王謀》心裏咂舌,不愧是大小姐,《帝王謀》是今年權謀大作,已選定人員全是科班出身,沈影帝雲影后出演男女主,衝著明年的大獎去的。

「大小姐你想試鏡哪個角色。」

「蘇悅。」

喬夢心裏有底了。

作為一個合格的經紀人,自然要對娛樂圈的風吹草動了如指掌。

《帝王謀》講的是男主從傀儡皇帝到掌權天下,女主一直是最強輔助。而南疏看中的角色蘇悅,是一個囂張跋扈的貴妃,戲份不多,但她是男主的青梅竹馬,男主的初戀。男主的崛起就是從她被奸臣害死開始的。

小說里對蘇悅描寫不多,主要突出她的囂張和美貌,這種角色一般都內定了,這次怎麼要試鏡選。

喬夢壓下心裏的疑惑,又詳細的觀察南疏,美貌是有了,這演技還不確定。

蘇悅不是一個簡單的貴妃。

大奉四十三年,陛下病重,幾位皇子為皇位爭的你死我活,最後被奸臣利用,無一善終,最後登位的是那懦弱無能的七皇子容涉。

蘇家就是這場皇位中的犧牲品,只有蘇家小女蘇悅,被剛登基的陛下保了下來,進宮做了貴妃。

蘇悅一夜之間家破人亡,幾欲跟着去,容涉以命相逼,才留下了只剩一口氣的蘇悅。

蘇悅身逢變故,家仇難報,喜歡的人每日如履薄冰,心裏惡意不斷滋生,變得喜怒無常,成了民間口中囂張跋扈的蘇貴妃。

後朝臣逼容涉立後,蘇悅遇害,男主心死,女主登場,權謀正式拉開序幕。

容涉不是表面看起來那麼草包,只是為了給自己喜歡的姑娘一個安穩,可變化太多,結局成了最糟糕的那一個。

簡單來說,非常考驗演技。

喬夢斟酌着開口問:「如果試鏡沒有通過呢?」

南疏燦爛一笑:「砸錢。」

沈故沉的初戀,她當定了。

喬夢思索:「大製作,應該不缺投資。」

南疏:「那是你砸的不夠多。」

喬夢挺直腰板,以示對毛爺爺的尊敬。

喬夢羨慕的想,有錢真好。

「你有微博嗎?」喬夢問。

「有,新註冊的,有什麼要注意的嗎?」南疏很配合的問。

喬夢想了一下:「明天我重新去給你辦個手機卡,重新註冊一個微博號,現在這個就當你的私人賬號,注意一下不要暴漏自己是誰。」

「好。」

喬夢又想起什麼猶豫的開口:「大小姐,你沒有什麼違法的過去吧?」

南疏看着喬夢臉上的忐忑惡趣味來了:「我有三年沒在京城了,都在外邊,你知道,有些地方風俗不太好,吸毒的特別多,我……」

南疏放緩了語氣,顯得有點猶豫,此時的喬夢已經想好了該怎麼和大老闆遞辭呈,然後回家混吃等死了。

南疏看着喬夢臉上出現的驚恐,輕笑出聲:「不過我比較潔身自好,你放心,我沒有什麼不良案底,有也是好的。」

喬夢再看不出來南疏剛才是在逗她就是個傻的了,不過喬夢也不生氣,美人,總有一些惡趣味,工作保着了就好。

喬夢默默安慰自己脆弱的小心臟。

「你直接叫我南疏就好,我叫你喬姐吧。」

喬夢點點頭:「行,南疏你多大?」

「21.」

「嗯?」喬夢有些驚訝:「還上學嗎?」

南疏長得顯小,喬夢以為她十八,在外上了高中回來的。

「不上了,畢業了。」

喬夢問:「方便說一下學歷嗎?」

「A大,我從小跟的家教,後提前高考,就提前修完了學業。」

喬夢算了下,三年國外,大學四年,那證明,十四歲上大學,學霸呀。

喬夢又和南疏交代了一些事,最後說:「那我今天就先走了,三天後我來接你試鏡,如果不忙的話可以看一些前輩的演戲片段,學習一下。」

南疏乖乖點頭。

南疏在家看了不少經典片段,總結了一下,眼神,表情,她學偽裝的時候都學過,南疏並不是很擔心。

就在南疏無聊的時候溫煙雨給她來了電話

「疏疏,出來陪我吃飯呀。我今天接了個大客戶。」

「報地址。」

南疏到時溫煙雨點了一桌子菜,楚君書也在。

「我明天就去試鏡了。」南疏給他們又重新說了一下拍戲的事。

楚君書皺着臉:「幹嘛要去試鏡,我們砸錢進不好嗎?」

南疏優雅的吃口飯:「我就圖個樂子。你一會出去的時候別被人拍到,你有點出名。」

楚君書有一個暖男名,長了一張硬漢臉,有一顆二哈的心,常年因為傻飄在熱搜上,很出名,畢竟這年頭誰不喜歡一個好看有錢還不聰明的傻子呢。

楚君書被嫌棄了很委屈,磨磨蹭蹭的遠離了南疏,蹭到溫煙雨的旁邊。

溫煙雨擼狗一樣摸了把他的寸頭,這時候就不得不感嘆一下楚君書的臉了,長得就硬,結果還理了個寸頭,還把那扎手的頭髮染了個白色,非常不像好人。

楚君書委屈巴巴:「我剛才來的時候看到了沈故沉。」

南疏示意他接著說。

「真的,他好像和他新劇導演吃飯,你說他會不會走後門。」楚君書一臉發現真相的表情。

南疏涼涼的看向楚君書。

楚君書立刻看向溫煙雨求安慰。

溫煙雨完全把楚君書當兒子養,趕緊摸摸頭安慰他。

楚君書把手上的頭扒拉下來:「你和摸狗一樣。」

南疏把挑好的魚推給楚君書,楚君書從小就愛吃魚,但從小就不會挑刺,保姆有時候又不認真,也看不住他,在第三次被卡進醫院的時候,南疏忍無可忍的接過了給他挑魚刺的工作。楚君書比南疏小三個月,他們一群人從小就認識,楚君書從小就聽南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