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腹黑庶女的上行攻略
腹黑庶女的上行攻略 連載中

腹黑庶女的上行攻略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撼龍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南寒川 古代言情 宋二月

二月本是富家小姐,卻因生母地位卑下,受盡欺負凌辱
被逐出府後,在魚龍混雜處謀生存
多年後,為查清姐姐死因,她重回宋府,替嫁成了南寒川的續王妃
南寒川不喜商人,她卻集合了愛錢、狡詐、無賴於一身,可謂是長在了他厭惡的點上
所有人都在等看笑話,斷定不出半月她就會被休出府去
誰知她不僅聰明,臉皮還夠厚,能上能下最會打怪獸,讓南寒川以及整個王城一步步為她陷落
南寒川本是性涼意寒之人,遇上二月這樣的不明生物,想不認栽都不行
「讓她自己入府,我不會去迎
」 「王爺,恐怕不行,她正敲鑼打鼓在府門坐等
」 「告訴她,新婚夜不用等了,我沒空去
」 「王爺,王妃已經睡了
」 「我的畫怎麼不見了?」 「王爺,王妃給賣了
展開

《腹黑庶女的上行攻略》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一把鹽豆引你來


這是一條官道,路面鋪沙,走這條道的人一般都非富即貴。

宋二月女扮男裝守在這裡,盼星星盼月亮,期待有馬車從這經過,這是去鹽城的唯一官道。

太陽由日出到西沉,二月已經守候了整整一天,心情由望眼欲穿變成了百無聊賴。

若是再碰不到活人,估計她也不能好好活了。二月眉間的憂慮不止。

噠噠噠……,是馬蹄的聲音,還有車輪的聲音。

來生意了,二月一下子站起來,興奮的向前看去。

兩匹純白色的五花馬正拉車疾馳,離她越來越近。

沒有任何猶豫,她把心一橫,閉眼跳到了馬路上,直接逼停了馬車。

不管車上的人是誰,她必須把他變成她的客人。說不定這幾個月那麼多人的活路,可就全指望這一把了。

她沒得選擇,這條路上的人都是可求不可遇的。既然遇到她就必須攔下,能用五花馬來拉車的人絕對不是一般人。

車上的人緊急拉動繩子,止住了馬車,生氣的大吼了一聲。「何人?」

真的是好險,再有一點,馬就踏到二月身上了。

二月緩緩睜眼,暗自慶幸自己剛才只是虛驚一場,而不是命喪馬下。

她打量眼前,眼睛吃驚到要掉出來。

馬車上一個白衣少年,白面英氣,持劍而立,洒脫奔逸,他正怒目看着二月。

但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手中所用的馬鞭竟然是金鞭,金鞭呀······二月看得是兩眼冒光。

再往後看,二月的眼睛更貪婪了。

少年身後是一駕奢華七香車,有七種香木所制的車,其名貴程度一般是只有王侯將相才能使用。

天吶,這次她可是要走大運了。二月欣喜着,一邊猜想馬車裡坐的是誰,一邊已經開始構思要如何狠狠敲他一筆。

馬車前面的那個少年又出聲質問了,「你究竟是何人?敢這樣攔車。」

二月快速回神,開始營業。

她伸手去自己的衣服里掏東西,想把客棧的旗子拿出來。誰知那少年一下子從車上飛下來,用劍抵住了她的喉嚨。「你想幹什麼?」

「不不不,別誤會。」二月小心拿出旗子解釋,儘力陪着笑臉。「我是這附近的客棧掌柜,想請你們去店裡休息。」

「讓她走」馬車內突然傳出聲音,低沉陰寒,讓人望而生畏。

白衣少年立馬收劍,對着馬車的方向點頭行禮,然後示意二月快點離開。

二月不死心,試探性的擠着笑勸客。這可是到手的大財主,怎能輕言放棄呢。「那個,你看天都快黑了,要不就去………下我的客棧?」

「滾」一聲來自地底的聲音旋風而出,能嚇退山獸。

白衣少年的劍立馬又從劍鞘里出來,對準二月。

二月半張的嘴趕緊閉上,不情願的讓到路邊,讓馬車通過。

風吹起了馬車的帘子,二月看到了一張絕美的臉。

高挺的鼻樑,一雙眸子如湖海一般深邃,像星辰一樣耀眼,就是有點冷。唇在臉上就是紅梅踏雪般的存在,誘人。

黑髮飄逸,輕撫在高山鐫刻般的臉部線上條。整個人俊朗,帥氣,美到山水畫的那種極致。不可複製,一氣呵成,天之饋贈。

僅是個側臉,就足以讓二月一時沉淪失我。

二月搖搖頭,努力使自己回歸清醒。雖然他長的是很好看,但說話太沒禮貌又凶,足以說明他不是什麼君子,不值得她傾慕。

她平日雖然也喜歡美色,但自認為是有文化之人,不會膚淺到只看樣貌。

做正事要緊,她從衣服里拿出一袋東西,打開看了看,然後別有意味的笑了。

從她眼前經過的客人,她怎麼能讓他這般完好無損的就離開了呢?怎麼著也得留下些買路錢吧。

二月抄近路提前到達馬車下一個的必經地,然後將袋子里的東西沿路撒上,一直到自己的客棧門前。

這可是她招攬客人的必殺技,用鹽水煮過的豆子,是馬的最愛。何況裏面還加入了她特製的香料,馬一旦吃了就只能跟着豆子走,打死都不挪步。

二月回到客棧就吩咐春壽去準備食物,滿是信心的坐等客人上門。

魚餌已經撒出去了,不怕那個黑臉魚不上鉤,還敢凶她,看她不讓他脫層金裝。

二月暗自計划著,自顧自的開心到不行。

果然,拉車的馬一聞到香味立馬就停下來,任憑白衣少年怎麼驅打,都不肯按照原來的方向前行。一路吃着豆子,來到了二月的客棧。

車內的南寒川察覺到異樣,問侍衛白羽。「什麼情況?」

「回主子,我們的馬像是被什麼引到了此處。」

南寒川撩開帘子查看,二月一臉笑嘻嘻的出來迎接。

「呀,怎麼是你們呀?」二月笑的好假,誇張掩飾自己的無辜。「我們還真是有緣,這麼快就又再見啦。」

「主子,屬下覺得有異,我們還是離開這裡吧!」白羽提醒。

「客官,天色這麼晚了,不如休息一晚再趕路。」二月以為自己的計謀沒被識破,繼續攬客。「前面可是沒有休息的地方了,就算人不餓,馬也是要吃東西的呀。」

南寒川從馬車上下來,示意白羽留下來。不就是一家黑店嘛,他堂堂一個馳騁沙場的寒王還能怕了不成。他倒想看看這人要玩什麼花樣,能想到用豆子來引他的馬,也算是有心了。

「主子,……」白羽有些擔憂,他怕有人會對主子不利。

「無妨。」

南寒川是真的好看,無法形容的俊美,身材配上臉蛋,這種完美像是只存在於傳說中。

二月的目光不自主的跟着南寒川,時不時的就想晃神。她捫心自問,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無知,對這樣一人花痴。

「我的馬·······用你剛才撒路邊的豆子喂。」

南寒川黑臉經過二月的時候,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二月猝不及防,緊張得表情全亂了。「啊,豆子?什…………什麼豆子?」

「有還是沒有?」這張冷臉問得極其認真。

二月臉上青一陣紅一陣,然後點頭咬牙擠出了一個「有」字。

太尷尬了,二月在心裏將此人的祖宗八代都問候了個遍。

二月在南寒川身後狠撇嘴,然後迅速跟上,溢出滿滿的笑意。

「客官,我們店裡有上好的酒菜,您要不要嘗嘗?」

南寒川冷着一張臉,不為所動,態度是相當傲慢無禮。

二月隱下心中不爽,繼續滿笑推薦。雖然眼前的這個人不怎麼樣,怎麼看都怎麼讓她倒胃口。除了長相,還有那身財氣,所以她才會這麼賣力。

「我們這兒的可都是美味佳肴,天下獨一份,錯過您就遺憾了。」

南寒川許是被二月的滔滔不絕聽煩了,耳朵不能受,一會兒的功夫聽到的言語比一個月還要多。

何況二月這架勢,不說動南寒川她是絕對不會罷嘴的。

南寒川手一揮,同意二月上這些她推薦的美味,兩百兩的天上人間,和一百兩一壺的瓊瑤玉露。

酒菜上來後,看得人是直想笑,食慾是一點點沒有。六個菜里的五個都是青菜,只有一個雞,還是半隻。酒雖沒品,但聞不到任何酒味就足以說明一切了。

南寒川的臉更冷了,指着桌上的食物,瞟眼看二月。「天上人間?」「瓊瑤玉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