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晚晚皆安,楚楚動人
晚晚皆安,楚楚動人 連載中

晚晚皆安,楚楚動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木子不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晚 楚百川 現代言情

安晚總說自己是個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她的青春里沒有肆意張揚的少年,也沒有一眼萬年的相遇,有的只是上不完的課和寫不完的作業
二十六歲這年,她為色所迷,閃婚嫁給了相親對象楚百川
她一直以為這是自己跟月老進行的一場豪賭,直到她發現丈夫隱藏了十年的秘密……展開

《晚晚皆安,楚楚動人》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相親?


南島今年的冬天異常溫暖,安晚在這個海邊小城絲毫感受不到冬季特有的浪漫。

空氣里瀰漫著若有似無的年味,街上掛着一排排紅彤彤的大燈籠,海風吹過,輕輕晃動,在路燈的照映下,泛着朦朧的紅光,將遠處孩子們的嬉鬧聲一陣陣暈散開來。

今天是大年三十,電視里播放着喜慶的節目,安晚和雲婉坐在沙發上嗑着瓜子。

廚房裡,安爸和安昀還在準備年夜飯,下廚這種事在安家就沒有女人插手的份。

雲婉把手裡瓜子殼丟進垃圾桶,抽出一張紙擦了擦手,轉過頭打量着眉目清秀的女兒,安晚長得並非大眾審美下明眸皓齒的大美女,她的五官趨於平淡,眉眼也不夠立體,但是一雙鹿眼卻為這張臉增加了幾分靈動,笑起來的時候露出淺淺的酒窩,有種治癒人心的力量。

安媽越看越是歡喜,試探地開口道:「晚晚,你清姨前兩天打電話說有個不錯的男孩子想給你介紹一下,想不想去見見?」

安晚瞬間覺得嘴裏的瓜子不香了,微轉過頭、委屈巴巴地看着安媽:「相親!?媽~我才多大呀,你就這麼著急想把我嫁出去嘛~」

「你都二十六了,還小啊?媽媽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你哥哥都會打醬油了。」安媽媽不理會安晚的撒嬌,拉着她的手繼續苦口婆心道:「你就去見見嘛,媽媽看過照片的,那個男孩子劍眉星目、唇紅齒白的,你肯定會喜歡。」

安晚無語,親愛的媽媽,你女兒就是那麼膚淺的人嗎?寫小說這麼多年,什麼樣的帥哥她沒寫過,長得帥在小說里那也就是基本配置,還不一定能夠着男主的邊呢!

再說了,誰知道對方是不是有啥隱疾啊,真那麼帥還得靠相親找對象?

安晚兩手挽着雲婉的胳膊,繼續發動撒嬌攻勢:「媽~我又不是看臉的人,人家就是想找個家世、人品、樣貌都像爸爸一樣稱心如意的郎君嘛。」

安平正好從廚房端菜出來,聽見女兒這番話,笑得合不攏嘴:「晚晚,像爸爸這樣的可不好找,是得慢慢找,找不到咱就不嫁,爸爸又不是養不起,可不能讓我寶貝女兒受一點委屈。」

雲婉聽了這話,不樂意了:「你就慣着她,你還能陪她一輩子啊,別擱這瞎摻和。」

安平見老婆生氣了,連忙哄到:「是、是、是,聽你媽的,見見嘛,又不吃虧。」

安晚無奈地看着安爸這顆牆頭草,永遠只往老媽那邊倒,看來是指望不上了。還在想着怎麼繼續和老母親的這波極限拉扯,安昀從廚房裡走了出來。

安晚小鹿般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她用嘴型示意「哥,救救我」,安昀見狀朝安晚拍着胸脯點了點頭,長腿一跨,在另一邊的沙發上坐了下來。意思很明顯:放心吧,包在我身上。

他喝了口水,正襟危坐,一本正經開口道:「晚晚,你就去見見,別辜負了咱媽的一番良苦用心,聽說對方條件挺不錯的,也不一定能看得上你,你就別想那麼多了。」

安晚不可置信地怒瞪着安昀,真是她的親哥哥!三比一,看來相親這事是跑不掉了,認命吧,安晚在心裏默默祈禱,但願對方是個正常人。

第二天,晚安閑來無事約了閨蜜沐晴,準備好好跟她吐槽一下關於相親的事情。

沐晴是安晚的大學室友,她們兩個都是中文系的,大一剛開學的時候,沐晴見義勇為地幫了她一次,後來發現原來她們都是南島人,自然而然就成了形影不離的朋友。畢業後,安晚留在星港工作,沐晴讀完研究生後也留在了星港。

她們約在一家咖啡館,名叫「有間咖啡館」,安晚高中寒暑假時曾在這裡打過工。

當時只覺得這個名字十分有趣,最重要的是,這家咖啡廳的老闆娘是個大美人,不是落入俗套、千篇一律的那種美麗,而是那種不管看了多少次,還是忍不住的那為之心動的那種魅力。

安晚從小就對異常美麗的事物沒有抵抗力,當然也包括人,她把這個解釋為:缺啥補啥。

咖啡館門口的木板凳上窩着一隻小灰貓,它的眼睛是藍灰色的,像裝滿了整個夜空的浩瀚宇宙,安晚俯身蹲下,溫柔地撫了撫貓頭:「楚楚~有沒有想我呀?」

小貓抬起頭看着安晚,蹭了蹭她的手心,喵喵叫着,安晚感覺心都要化了:「真他喵地可愛死了,還要什麼單車呀?」

沐晴看不下去了:「喜歡自己養一隻唄,多大點事,反正我是受不了這些貓貓狗狗的,麻煩。」

「我倒是想養,但你覺得我敢養嗎?」安晚邊說邊邁步往前走,推門進入咖啡廳,人並不多,她們找了一個安靜的角落坐下。

想到安晚大學時養死的那些花鳥蟲魚,甚至連仙人掌都難以倖免,沐晴不禁打了個寒顫:「還是放貓一條生路吧」。

安晚把相親的事情跟沐晴說了說,沐晴只關心對方長得帥不帥,呵~果然,同一個世界,同一群膚淺的女人。

「我媽說他長得劍眉星目,唇紅齒白,眼見為實,反正我先持保留意見。」

「阿姨的審美還是有幾分說服力的吧,看看叔叔不就知道了!」

安晚不敢苟同:「今時不同往日好吧,再說了,我都見過老闆娘這種絕色了,我現在的心態早就除卻巫山不是雲了。」

「見見唄,又不吃虧,你這鹹魚偶爾也該翻翻身了,不然早晚得糊了」沐晴打趣道,從她認識安晚以來,她就是這副「我不需要,謝謝」的人生態度。

「呵呵,我就喜歡吃糊的。」安晚一副莫管老子的嘴臉,沐晴心想着早晚有個人能治治你。

嘴上雖然硬着,安晚還是不得不屈服於**,看着清姨發過來的名字和聯繫方式不聲不響地在聊天界面躺了三天。

終究是拖不下去了,她只好拿起手機寫下:你好!我是安晚,如果方便的話,明天下午三點,南島廣場「又見書店」見,可以嗎?」

十分鐘後,安晚收到回信,只有短短地一個字「嗯」,甚至連個標點符號都沒有,這該不會也是被家裡逼着來相親的吧?那不就同是天涯淪落人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