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乃酒劍仙
我乃酒劍仙 連載中

我乃酒劍仙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巫山般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巫山般若 李墨寒

李墨寒一個骨灰級仙武愛好者,意外得來到了一個修仙者的世界
在這個滿是修仙者的世界,無屬性靈根的他又該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何去何從
正當他,已經準備接受這一世做個凡人的時候,金手指出現了......展開

《我乃酒劍仙》章節試讀:

第5章 孕養劍意的方法


「系統,怎麼孕養劍意?」

「宿主可以參考一下這本,無極劍意。」

系統直接彈出商城界面的一本技能書。但是李默寒點下去後,卻發現他居然需要付3000酒氣才能閱覽。

「系統,你連點基礎福利都不給?好歹給點酒氣值,或者送個新手禮包吧。」

「摳門宿主,就三千酒氣值而已,你去喝三斤酒不就得了?」

「你過分了吧,我現在的酒量最多也就是三斤,喝完了我啥也不用幹了。」

「那跟我沒關係。」系統界面上出現了一個仰頭吹口哨的兔子表情。

李默寒雖然,不爽,卻又是無可奈何。但隨着他的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轉,瞬間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系統,只要喝一斤酒就有一千酒氣值是嗎?」

「沒錯。」

「梨花,你去給少爺的酒窖里,拿一罈子葡萄酒過來,要五斤那種罈子。」在得到系統肯定的回復後,李默寒一臉笑意的沖自己的身後為自己揉肩的梨花說道。

「是,少爺。」

不多時,梨花便抱着一罈子酒走了回來。

李默寒也不多說,拎起罈子開始大口大口地喝酒。五斤酒雖然多,但是,對李默寒來說完全無懼。畢竟地星的酒都是未經過蒸餾的濁酒,酒精含量也就和咱們唱和的啤酒差不多。

五斤也就五瓶大綠棒子差不多。這點酒也就是李默寒平時塞牙縫而已。

伴隨着五斤酒下肚,系統略顯無奈的的提示音也響了起來。

「酒氣值+5000」

李默寒嘴角上揚,點在了無極劍意的購買劍上。

接着李默寒就感到自己的腦袋中多了什麼東西。正是無極劍意的全文。

想要修成無極劍意,總的來說有四境:一境:凌厲剛猛,無堅不摧;二境:殺盡寇讎,敗盡英雄;第三境;舉重若輕,第四境:飛花摘葉。

看過金老爺子的《神鵰俠侶》的想必對於劍冢里的四柄劍並不陌生,第一柄是天下少見的神兵利器,剛猛鋒利,第二柄則是,鋒利軟劍,敗盡天下英雄,到了第三柄玄鐵重劍,重劍無鋒,大巧不工。第四件,是一把腐朽的木劍。到了這一境界,其實就已經不在是單純的劍氣,而是一種劍意。

李默寒回憶着腦海中的無極劍意,李默寒瞬間知道了自己需要做什麼。

「少爺,您要的東西,我只找到了一部分。」在李默寒 思考的時候,李牧之回來了。

「嗯,先放書房裡去吧。牧之,一會你去演武廳拿幾柄劍過來。」

「是。少爺。」

李默寒說完這句話,便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哈欠。雖然雖然,酒度數不高,但是李默寒本就是醉酒狀態,現在又喝了這麼多,再厲害也頂不住。最終還是泛起了深深的倦意。躺在竹椅上,昏睡了過去。

「少爺,劍取來了。」

「噓,少爺睡著了。」梨花沖李牧之比了個噤聲的手勢。

李牧之沖點了點頭,將劍放在一旁,從袖口掏出一本書坐在涼亭一旁的石凳上看了起來。

等李默寒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日上三竿了 。

「少爺,您醒了?」梨花看着剛剛醒過來的李默寒柔聲道。

「嗯,你和牧之一宿沒睡?」李默寒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兩人。

如果說,這個家裡李默寒最信任的人,除了自己父親李陌城和叔叔李陌心以外。最信任的就是李牧之與梨花二人。

「少爺,蘇家怎麼處理。」李牧之見李默寒醒後,詢問道。

「一切照舊,不需要特別處理。」李默寒抓了抓頭髮,然後接過梨花遞過來的熱毛巾,擦了把臉。

「少爺,退婚真的沒事嗎?」梨花眼神有些擔憂的說道。

「沒事。」李默寒放下毛巾,拿起了一旁的李牧之拿來的劍。一邊練着太極劍,一邊沖梨花說道:「梨花,一會你去拿些東西吃,對了中午咱們吃火鍋。」

「好,知道了少爺。」梨花應聲離開了翠屏園。

「牧之,夜蝶怎麼樣?」

「除了那些修真者門派,基本上已經涵蓋了整個大秦王朝。」

「做的不錯。」李默寒緩緩地打着太極劍。

心中卻在詢問系統。

「系統,李牧之適合修鍊什麼功法。」

「天炎決。怎麼,你想讓他修鍊天炎訣?」

「嗯,我需要組建自己的勢力,你需要培養修真大佬完成kpi,李牧之就是最好的實驗品。」

「可以,但是我的運行機制,沒辦法白給你,需要你的酒氣值。」

「知道了,這次需要多少酒氣值?」

「天炎決,是天階功法,價格很高,至少也要3千萬酒氣值。」

「噗。」李默寒差點噴出一口老血來。三千萬酒氣值?他得喝到那百年去。看來只能自己釀酒了。

「系統,我要是賣酒的話,能不能獲得酒氣值?」

「可以,但是我得提醒你,賣出去的酒,一兩隻給你算一點酒氣值。」

「那也不錯啊。」李默寒自語道:「對了,系統,只要我釀出一種酒後,交給其他人是不是也可以,還是說必須自己親手釀?」

「除去,第一次,需要宿主親手釀造意外,再往後就不用了。」

「果然。」李默寒嘴角,微微揚起,然後一臉賤兮兮的看着系統界面。

「你在打什麼主意?防備ing。」

「沒什麼,你看,這大秦銷售最好的驢打滾還有葡萄酒都是我釀造的,是不是應該給我計算下酒氣值啊。」李默寒壞笑的看着系統說道。

「可以啊。但是你有證據嗎?」

「有啊,我可是有賬本的。你要看嗎?」

「你是覺得我有興趣看哪些東西?不屑ing。」

「那你想怎麼樣?」李默寒無奈的說。

「算你一千五百萬。」

「我賣出去的酒可不止60萬壇了吧」李默寒撇嘴道。

「我不知道,你要是再糾纏不清,那就一點也不算。」

「行吧,那以後總要算上了吧。」

「可以嗎,從今天開始賣得出去的酒,都算。」

李默寒聽到系統的回答,咧嘴一笑。之前要多少,都不是重要,只要以後開始算,那系統要的酒氣值,還不是簡簡單單的事情。要知道,李家可就是靠酒起家的。

尤其是在李默寒五歲的時候,釀造出來的悶倒驢以及李氏葡萄酒,在大秦更是供不應求。如果不是李默寒一直要求走精品路線,恐怕早就沒有其他酒水的活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