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白月光她回來了
白月光她回來了 連載中

白月光她回來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退羅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朱玉 棠梨

多年前死了的大師姐飛升了
眾人:(⊙x⊙;) 棠梨飛升後發現師門給她找了個替身
大師兄:抱歉,我不能辜負她 小師弟:對不起 小師妹:青梨仙子可好了,你不要傷害她
嘿嘿,別被簡介騙啦,主要講女主成長故事
(❁´◡`❁)展開

《白月光她回來了》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方外之地


天色灰濛濛一片,讓人無端以為要下雨了。

「我拿五靈丹換培元丹。」

「好的,您稍等。」老闆樂呵呵的應着這單生意,熱情洋溢,轉身眼珠子從眼眶脫落,老闆習以為常地塞回去,動作熟練像是做過了千百遍。

行人行色匆匆,並未對這詭異之事感到恐慌。

老闆將瓶子包好交予穿一身黑袍的女子,她的手邊拄着一把劍,劍鞘被幾片襤褸的布條包裹着,布條裹不住的地方露出黝黑髮亮的劍鞘。

還未下雨,大多數人卻已將傘撐開了。

棠梨心知他們並非在躲雨,而是在遮避陽光。棠梨看向被霧氣遮擋看不大清的太陽,並不晃眼,甚至不仔細看根本發現不了微弱的烏輪。

可是這裡是鬼界,日光怎麼都不是受歡迎的東西。

把自己交換來的東西收好放進包里,棠梨疾步朝住宿地方走去,別看她就在小攤面前停留一會,暗地裡跟上了不知道多少只蟲子。

黑牆白瓦,前面好像是衚衕。

棠梨攸的一轉,拐進巷子,人影消失不見。

過了幾秒,巷子里出現兩個身影。一大一小,一人光着上半身,肌肉像要爆炸樣的;個子較小那人的背像是被什麼狠狠壓了一道,身軀彎成常人難以想像的角度,頭都快碰到鞋底了。

正當兩人以為目標跟丟了,準備換個目標。

大個子前面濺出一道血色,忽地看見有個東西咕嚕咕嚕的滾了幾圈,他感覺到自己身體變輕了,正好這時那東西停了,定睛一看,原來是自己的頭。

啊~,幽暗的巷角里傳出一聲鬼叫。貨真價實的鬼叫。

聽到這聲音,巷子外路過的鬼打了個哆嗦,散開十米遠。

那把黝黑的劍抵着另一人的脖子,棠梨目光冰冷,警惕,「誰派你來的?」

那人試圖穩住身體,卻三番幾次擦過劍尖。「我說我說......」

懷裡的符紙還沒掏出來人就倒了,他倒在地上,雙眼死死的瞪着天空,似乎不明白他花大價錢買的後手怎麼還沒使出來這麼就沒了。

隨後,巷子又傳來一聲鬼叫。

好了,方圓五里看不到半個鬼影。

棠梨遙看這兩抱頭鼠竄的鬼也不去追。

不是尋仇的,卻也沒殺錯。

把兩人身上的東西搜刮殆盡。劍入鞘,只剩兩具無聲的屍體躺在地上。

回到客棧,時間還早,把昨天採集的白宣草拿出來,和剛剛在那兩人身上搜到的一起用個黑布包裹得嚴嚴實實,不留一絲縫隙,倒不是棠梨有多愛惜這草,是這草見不得光,見光死。

在鬼界,草可比人值錢。

棠梨抱上黑色包裹,往東南方向行去。來到鬧市一矗立的酒樓前。

靈寶閣

棠梨看都不看招牌的幾個大字,抬腿就進去了。

大堂里坐滿了人,有人進來了眼神都不動一下,棠梨把黑色包裹遞給左手邊一個不起眼的櫃檯,黑漆漆的手從看似沒人的窗口伸出,將包裹取走。

「品相上佳1005顆,折損20顆不計數,兌10上品靈石。5靈石」伴隨抑揚頓挫的聲音窗口扔出一個寶綠色用金色綉線勾勒出祥雲的小袋子,咚的一聲。

不少坐客眼神看了過來,暗自打量棠梨,記下了她的穿着和手裡那把劍,有準備等會去套個近乎,也有準備以後看到這人就盡量離遠點的。

至於為什麼他們這般想,只因白萱草難摘是難摘,但只要膽子大點,運氣好點,一天摘1,2百也不是不可能,但最關鍵是要能護住才行,不然你還沒焐熱就到別人手裡了,還沒進門就給你搶了。

那些人可專門守在門口。看客看向門口,好像是有幾個影子。

你說萬一搶到了大佬怎麼辦?這群人早練就了一雙鼠眼,什麼人可以招惹,什麼人不能招惹,掃一眼他們就知道了,不然剛剛為什麼沒有人搶黑袍女人。

那要是還是搶錯了怎麼辦,一個聲音**來,看過去一個年歲不大的小夥子,坐客撫平自己衣領褶皺,撇了他一眼,那就死唄,反正鬼魂不論砍多碎都能拼回來,頂多就跟在那些常年在大街遊盪的遊魂一樣嘛。

年輕人看向門外飄蕩的遊魂,下意識咽了下口水,那些東西他知道,常年遊盪在大街小巷,沒有意識,沒有記憶,什麼的沒有,時不時還會發瘋攻擊他人,還做出奇怪的舉動,這些遊魂鬼界是不承認他們是鬼的。

如果變成那樣,倒還真不如死了......忽的升起一股寒意,年輕人搖了搖頭,試圖把這種可怕的驅逐出去。

「那為什麼不藏起來,一個月來換一次,他們總有被騙過去的時候吧。」

此話一出,周圍人彷彿看什麼怪異物品似的審視着他。剛才那個回答他問題的坐客將凳子移出他周身範圍一米外,才問他:「你來鬼界多久了?」

「剛來七天。」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這麼看着自己,年輕人還是感到挺不好意思的。

離遠了看才發現這小夥子衣袍乾淨潔白,袖口和衣擺都綉着五片花瓣組成的黃色小花,領口還用絲線編織了精緻的花紋,一看就沒遭受鬼界的毒打。

「你一進來是在城西那邊吧。」坐客不自然的扯了下領子,試圖讓自己看起來更加挺直。得到年輕人肯定的回復,坐客摸了摸自己並沒有續鬍子的下巴,「難怪,一年前城西那邊歸給新的閻羅,據說是叫什麼『玉面羅剎』。」

有不少人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消息,忙追問;「那原來那個『鬼面閻羅』呢?」說完就被同伴敲了一下,「是不是傻,肯定死了呀。」那坐客等人群安靜了點,才故做高深道:「死倒是沒死,不過和那些,」手指在空中饒了幾圈指向門外,「差不多了。」

有人倒嘶一口氣。

「那玉面羅剎接管城西後的第一條命令就是:凡是降臨在城西,或從西門進來的,城西區內任何人一個月內不得搶奪、傷害對方,除非......對方先動手且造成嚴重傷害。」

年輕人恍然大悟,一拍腦門,「我說呢,怎麼總有鬼沖我嘰哩哇啦亂叫,原來......不是歡迎我呀。」難怪說本來他想着要熱情點,笑得頰邊的酒窩都出來了,結果那些鬼反而更激動了,他想一定不能辜負人民的熱情,笑到最後臉都僵了

眾人無語……

不過也不能全怪年輕人,魂力不夠的鬼魂是不怎麼能說清楚話語。魂力不夠,智力自然也不夠,很難說明白一個句子。

「那些鬼不會這麼聽話吧。」有個人遲疑的提出疑問。

「嘿,問到點子上了。」剛剛那坐客忽然抬高音量,眾人嚇一跳,坐客看自己一嗓把注意力拉回來後,繼續說道:「誠如你所說,鬼是不會這麼聽話的,更別說那些人修,魔修,鬼修了。」

「然後,從新規頒佈之後,這玉面羅剎逮住一個就殺一個,要知道鬼是殺不死的呀。那怎麼辦?要知道鬼他死一次就是神志受損些,功力受損,」眾人着急他說的凈是些廢話,還好這次他沒賣關子,「那怎麼辦,那就殺他成百上千次,讓他神智全無不就好了。」

「這麼說來,前任閻羅也是這樣沒的吧。這麼說,他不是要和一個人在短時間內打幾百次!」有人驚呼。

雖然說鬼修死一次實力就會弱上幾分,但這也是分鬼的好吧,像鬼面閻羅那種魂力死一次後也比這裡所有人加起來強。這種打法不是沒有人想過,而是太累了。

瞬間所有人意識到一點,不幸遇上那羅剎可一定要躲着走。

「不是,老伯,你還沒回答我剛剛那個問題。」年輕人執着於白萱草的問題不放。

坐客沒好氣地瞪他一眼,「白萱草摘下來後只能存放兩天。」年輕人還想問什麼,坐客卻不再理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閉目養神。

眾人故事聽完了也就散了。

也有人拍拍年輕人肩膀,一臉感慨,「你小子運氣可真不錯。」搖頭感慨了一會兒,又像是想起來什麼,上下打量他一眼,「那你跑到北區來幹嘛?北區可沒這種待遇。」

年輕人瞠目,剛剛那人看他這呆樣不忍直視,哈哈大笑,拍拍其肩膀,「你呀,好自為之。」,後大步向門外走去

只余他一人慾哭無淚地呆坐着,不知道要不要走出門。

另一邊

棠梨茶已換了兩次,她等的那個人還沒來,棠梨內心暗嘆:罷了,明日再來看看。

將手中的土陶色花紋茶杯放下,起身準備離去。

忽地有人越過她,在她對面的桌子坐下來。

來人頭髮盤起,用黃桃木簪將將插着,手持一面白旗,白旗已經不白了,破了好幾個洞,白旗上面寫着一字「褂」,腰間別著個葫蘆,身穿一黃色大褂,隨意地躺靠椅背上。

這形象,

棠梨終於從腦海深處模糊的記憶里翻了出來。

這不是凡人道士嗎?還是騙錢的那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