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神蟲學道記
神蟲學道記 連載中

神蟲學道記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九天懸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九天懸壺 都市小說 陸蟲兒

【神醫】【學道】【斬神】【喚醒九大女帝】【聽鴻鈞講道】【輕鬆搞笑】【苟道離譜】 試想白天你看到的是一個繁華的現代化都市
當夜晚降臨,繁華的都市又被另一股未知的文明所籠罩,兩個世界交織重疊,相映成輝
穿越後,陸蟲兒因為一本《修真秘籍》,一步一步走上了修仙之路
看我陸蟲兒:手拿風神榜,腳踩西遊記,跟着鴻鈞道祖學法力; 於燈紅酒綠外,紙醉金迷中,以金手指,化解萬千劫難,還人間一片凈土
展開

《神蟲學道記》章節試讀:

第1章 貢院雷劫


話說唐朝年間,科舉大興,長安街上人頭攢動,一副繁華熱鬧的景象。

八月,秋高氣爽。

清晨伴着柔軟的陽光,無數考生來到貢院門口,等待進入考場。

我叫陸蟲兒,萬千考生中的一位,長得不算英俊,但是能看,即使臉上長了不少麻子,依然擋不住我,迷倒萬千少女的翩翩氣度!

「噹...」幾聲刺耳的銅鑼聲,打破了貢院門前,嘰嘰喳喳的吵鬧聲。

「蟲兒,快走,還在那臭美!」一位身穿麻布粗衣的書生模樣,一邊走,一邊扭着頭對着後面的陸蟲兒喊道。

他叫袁寶,一枚書獃子,身穿麻布粗衣,可絲毫掩蓋不了一副老學究的風範,同時他也是來參加科舉的考生。

「知道了,土鱉!」他是我發小,儘管人長得很帥,但是依然擋不住,我罵他的衝動。

我倆一起走進貢院大門,檢驗身份,標明挂號,找到自己對應的考棚,坐了進去,半月吃喝拉撒都在裏面,想想都回味無窮!

如果順利就能進入前三甲,光宗耀祖,高官厚祿,嬌妻美妾...想想都讓人激動。

要是落榜,哪來的回哪去!

陸蟲兒坐在考棚里,看着發下來的考題,一時間讓他陷入沉思,貢院的氛圍讓陸蟲兒感到一絲絲的壓力,歷經千辛萬苦,來到這個朝思暮想的地方,短短半月便能決定一個人命運。

就在他走神的時候,貢院里傳出一陣殺豬似的叫聲,是一個年逾古稀的考生,走路一瘸一拐的被幾個考官押着,一邊走,一邊喊着:「考官大人,就再給一次機會吧,家裡的小妾還等着我高中,回家給我生兒子呢!你這樣把我趕出考場,回家我該怎麼說啊?」

竟是他在考試中私夾小抄,被考卒當場逮住。

一邊的考卒罵罵咧咧,說道:「作弊,你還有理了!回家該怎麼說,就怎麼說,這個我管不着」,說完氣呼呼的走開了。

貢院每次的科舉,都會出現個別考生私抄夾帶的現象,進而被清出考場。

然而接下來這個考生的行為,就讓人看不不懂了。

離着陸蟲兒考棚,有個幾十米的距離,只見外面冒着滾滾濃煙,嚇得旁邊的考生,四處亂竄。

原來那個老哥在考棚學道士作法,保佑自己能夠高中,由於操作不當,把自己的考棚點了,幸虧考卒發現及時,拿水澆滅了,不然旁邊的考生,就可能變成烤乳豬了,當考卒把那老哥拉出來時,老哥口裡還在念叨。

「就差一點點,一點點...傳達上天的符紙就快到了,你們不要這樣嗎!能不能再商量一下,我保證下次不會了!」考生苦求着。

「行不行,大哥?給個機會,就一次,我給你跪下了。你不要拉我出去,大哥?不,祖宗?」儘管老哥苦苦哀求,考卒還是禮貌地把他請出了場。

就聽到「撲通」一聲。

那老哥,被考卒重重的扔出貢院大門,嘴裏啐道:「什麼玩意,哪來的神棍!」

經過兩人的折騰,貢院又恢復到之前安靜的狀態:靜的只能聽到毛筆,在紙上書寫的刷刷聲。

看考生,有的在紙上奮筆疾書,引經據典;有的苦思冥想,不知所以;有的抓耳撓腮,六神無主;有的望着天空,痴傻呆萌.....

就當考生沉寂在,無比歡快的考試氛圍中時,一股妖風打着滾,從貢院外的牆頭飛奔襲來,直衝考棚,一瞬間貢院內,豬飛狗跳,考生亂作一團。考卒四處奔走,安撫考生的情緒,考官趕忙命人上告朝廷。

就在眾人亂成一鍋粥時,陸蟲兒抓起背簍就往外跑,他的原則就是:保命第一。

當陸蟲兒看到那股妖風,帶着六親不認的氣勢,向這邊席捲過來時,他瞅了眼,不遠處袁寶的考棚,吼了一句:「土鱉,快跑!」

然而他還沒有走兩步,就被一股氣浪掀到漩渦當中。

閃電帶火花,衝著氣浪中的漩渦就劈了下來,陸蟲兒一捂頭,心道:「完了,這次躲不過去!」

真應了老爹說得話:「莫裝筆,裝筆招雷劈!」

陸蟲兒看着自己漂浮的身體,又看了眼,下面的烏煙瘴氣的貢院,一束白光從漩渦中向四面八方散開,就在他意識模糊之時,從嘴裏蹦出一句「袁寶,永...別..了」!

了字還沒有說完,那束白光瞬間變成一道耀眼的白線,吞沒了陸蟲兒僅存的一點意識。

耳邊的風似乎比平時更加凌冽,帶着他漂浮的身體消失在烏雲滾滾,雷電密布的蒼穹之中。

也不知道那道白光飛了多久,一道強光照在了一處現代的屋頂之上。

好在此時正值半夜,人行道上沒有多少人。

白光照到屋內一處黑暗的角落上,隨後消失不見,嚇得堂內的人,紛紛往後退着,眼睛還在盯着那處角落,心道「這是怎麼回事?怎麼還出現一道白光」

眾人露出一絲絲驚恐的表情。

陸蟲兒模模糊糊的睜開眼睛,一片漆黑的木板擋在了自己的頭頂,藉著微弱的光,隱隱約約的聽着,有人在小聲地哭泣,斷斷續續。

因為隔得遠,陸蟲兒也沒有聽清說得什麼,心裏似乎想到了什麼。

「有人的哭聲,就證明老子,沒死!」為了確認,他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嘿,真疼!」陸蟲兒藉著縫隙,往外面瞅了瞅。

「有人說話」一個小女孩天真的指着角落黑暗處。

「別說話,讓我聽聽,裏面好像有人」中年男子小心翼翼上前一步,臉上露出一絲不可置信神情。

「哥,你別嚇我!我膽小,」一位穿着打扮時髦的女子小聲嘀咕着。

忽然,一陣風從外面刮進來,吹地屋內的燈芯,開始左右搖擺......

「咚,咚咚,咚......」的響聲,從忽明忽暗的角落處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