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清穿之皇太子的側福晉
清穿之皇太子的側福晉 連載中

清穿之皇太子的側福晉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卿卿121388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元卿 古代言情 胤礽

身為元氏家族的唯一繼承人,千億身家等待繼承,某一天睜開眼 穿越了,但是錢還沒花了 既然回不去,那就躺平吧展開

《清穿之皇太子的側福晉》章節試讀:

第2章 完顏•元卿(二)


小格格取名字,羅敏沒搶過自己的阿瑪阿奇林,最後在據理力爭之下,總算是爭得了取小名的權利。

羅敏前思後想、左思右想,列舉了幾十個小名。

但是又覺得哪個都不滿意,於是在全家投票下選擇了——糯糯!

元卿就這樣變成了完顏•元卿、小名糯糯,作為家裡目前最小又唯一的女兒,開啟了被家人寵溺的生活。

四個哥哥:這個好玩—給妹妹!

羅敏:這個好看—給閨女!

阿奇林:這個貴重—給孫女!

這就導致元卿還在襁褓里的時候,隨便往哪個一揮手都能爪到家人送來的禮物。

元卿在現代雖然有花不完的錢,但是親情方面幾乎是沒有的,有爸媽等於沒爸媽。

因為爸媽雖然面上是一家人,實際上各自在外都另外有家。

留下元卿隻身一人,兩邊都無法融入……

元卿只能用表面上奢靡的生活和大量的酒精來麻痹自己,讓自己顯得不那麼孤單。

元卿很喜歡現在這樣的家庭氛圍,當然如果不用學那些亂七八糟的規矩,她會更喜歡這裡。

「糯糯,糯糯,阿瑪的小糯糯…」羅敏散值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抱着元卿在房裡走兩圈。

元卿出生後大多數時間都在睡覺,她每次都想多撐一會兒,可根本無法跟生理反應抗衡,每天清醒的時間除了吃奶,就是睡覺。

「於嬤嬤,今天格格吃了多少次奶?用得香不香?醒了多少次?做了什麼?」

於嬤嬤已經很習慣的羅敏每日一問,「回爺,格格今天吃了五次了,吃得很香,今天除了吃奶醒過,上午和下午各醒一次,一次半個時辰左右,是福晉親自陪着。」

「嗯,好,要時刻看顧着格格。」羅敏瞧着元卿一直沒醒,抱了一會兒就交給於嬤嬤照顧。

「福晉,糯糯的滿月得準備起來了吧。」從元卿的房裡出來,羅敏先去了覺羅氏房裡。

覺羅氏放下手裡的書,看着羅敏坐在床邊。

「爺不是說額娘身邊李嬤嬤前日給姐兒辦的洗三宴很是不錯,一事不煩二主,滿月也煩勞李嬤嬤吧。」

羅敏想了想,福晉現在確實不方便,身邊貼心的嬤嬤還是留下來照顧着。

「那行,爺一會兒去額娘那說一聲。」羅敏手裡握着覺羅氏的柔荑,漸漸就變了味道…

覺羅氏與羅敏多年夫妻怎麼會看不懂他的小心思,「爺,妾身還在月子里…」

「試試別的辦法唄…」

一個時辰後,羅敏又到了老爺子這邊院子,正好看到李嬤嬤在院子。

「嬤嬤前日里辦格格的洗三辛苦了,昨日吩咐阿喜給送您了些藥材和布料,」李嬤嬤是瓜爾佳氏的陪嫁,羅敏對她也多有尊重。

李嬤嬤行禮道:「多謝爺!老奴能辦格格洗三那是求之不得的福氣。」

「嬤嬤不必多禮,您的好,爺心裏記着,聽說您大孫女兒定了人家,趕明兒出嫁讓福晉再添一份妝。

只是現在福晉還得好好將養,所以姐兒的滿月還想再辛苦您一番。」

「老奴一定盡心辦。」李嬤嬤自然是高興得應下來了,這可是在主家這漲體面的時候,雖然她是陪嫁地位比一般嬤嬤要高,但在主家越有體面,將來家裡人也多份出路。

羅敏說完,才去拜瓜爾佳氏,「額娘,我想着糯糯的滿月宴,還讓李嬤嬤辦吧 ,覺羅氏那邊不能沒人手。」

瓜爾佳氏很早就把府里的大小事交給覺羅氏管了,自己當老神仙自在得不得了。

「你跟你福晉商量好就行,只一點,糯糯是咱家唯一的嫡女,不能委屈了。」

羅敏連忙點頭,那可是他唯一的女兒,必須得大辦的。

瓜爾佳氏道:「糯糯身邊現在就一個奶嬤嬤,我想把我身邊的傅嬤嬤放過去,你的想法呢。」

「額娘,有您身邊的嬤嬤照顧糯糯,兒子自然求之不得,況且,傅嬤嬤是宮裡出來的吧。」

羅敏就直接帶着傅嬤嬤回覺羅氏院子,跟她說了瓜爾佳氏的意思,覺羅氏自己也是這樣過來的,元卿註定將來會嫁高門、甚至入宮,早點準備起來才行。

之後,傅嬤嬤和於嬤嬤一起照顧元卿,甚至陪她出嫁。

元卿一天天長大,覺羅氏發現了元卿超強的學習能力和記憶力。

大概是奇妙的緣分,現代的元卿就擁有過目不忘的能力,在玩樂中以優異的成績,本碩博連讀,最後回家等待繼承家業。(不要羨慕,這是女主光環在閃爍✧⸜(●˙▾˙●)⸝⁺✧)

於是從三歲起,瓜爾佳氏和覺羅氏就開始了對元卿的教導:

詩書禮樂御、琴棋書畫舞

滿語、蒙語、漢語

更有瓜爾佳氏和覺羅氏親自教導後院的骯髒手段。

元卿兩歲半,瓜爾佳氏安排了四個比她年紀稍大一兩歲的丫頭,一邊照顧元卿,一邊跟在有經驗的嬤嬤身邊學習,這也是在為元卿的將來做準備。

秋明——學管事

秋時——學醫術

秋映——學廚藝

秋晗——學賬目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

「妹妹,糯糯,你是不是又偷跑出來的,剛剛去給額娘請安,可看到傅嬤嬤和烏嬤嬤在告你狀哦!」

大哥元齊和二哥元承看到元卿躲在小書房裡,元齊一把拿開她手裡的書。(準確說是話本—約等於現在的小說)

元卿氣得跳腳,小說里男女主馬上就親上了呀,怒瞪元齊,「大哥,還給我。」

「糯糯快去給額娘請安,好好學嬤嬤教導東西,下學了哥哥就還給你。」元齊一副你不去就不給你的架勢。

可恨元齊比她大五歲,又練武,實在不是她這個五歲(虛歲)小矮墩能比的,元卿只能氣沖沖的回房裡。

「糯糯,過來。」

元卿慢噠噠的挪到覺羅氏身邊,「額娘~」,隨便抱着在覺羅氏的胳膊蹭啊蹭,像小狗狗求摸摸。

覺羅氏最受不了女兒撒嬌,但在課業問題上,那是軟硬不吃。

元卿只得老老實實在覺羅氏的監督下,認真跟着烏嬤嬤學禮儀。

因為超強的學習光環加持,元卿學出來禮儀以外的任何內容,都是一點即通,嬤嬤們無不誇讚。哪怕是高難度舞蹈也遊刃有餘。

獨獨是這禮儀,每次學都得覺羅氏親自監督,不然元卿會以各種理由逃跑。元卿自己也說不好是為什麼,估計算作是對封建社會的抗爭吧。(也可能只是單純點不想見人就行禮。)

烏嬤嬤是從前宮裡的掌事宮女,出宮後被各世家爭相請到家裡教導格格們。要不說有才的人到哪裡都吃香吶。烏嬤嬤不僅教導禮儀,還有:滿語、蒙語、音律、棋、書法等等,順帶也會講解宮裡的手段。

在太太(滿族對祖母的稱呼)、額娘、傅嬤嬤和烏嬤嬤的教導下,元卿深刻理解到了,最毒婦人心。簡直只有想不到,沒有她們做不到。

元卿在心裏默默祈禱,千萬讓自己以後要嫁個普通人才好,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那種就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