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後,我成了電競大神的富婆
重生後,我成了電競大神的富婆 連載中

重生後,我成了電競大神的富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一個馬鈴薯豆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阮林笙 陳秋遇

【多才多藝美艷大佬vs能屈能伸男德忠犬】 阮林笙死在了25歲那年,遺憾、不甘卻無能無力
意外重生回到18歲,除了報仇以外,她要保護家人,遠離陳秋遇
偏偏,怎麼也甩不開陳某人
某天,一營銷號爆出「電競大神陳某疑似被富婆包養」的新聞
很快,便衝上了熱搜
阮林笙的照片也被扒了出來,吃瓜群眾紛紛表示:美女富婆求包養! 陳某再也按耐不住,發微博自錘
「沒錯,是我,我胃不好,這是我家富婆,誰都別跟我搶
展開

《重生後,我成了電競大神的富婆》章節試讀:

第一章 逝去


白牆和白色瓷磚組成的小小房間,透亮卻壓抑。房間里只擺放了一張床,床上躺着一個臉色蒼白的瘦弱女孩。

「吱呀」一聲,房間的門被打開,一陣高跟鞋踩地的聲音響起,在這安靜的環境中,很是刺耳。

女孩閉着雙眼,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反應。

彷彿沒有收到影響,依舊在沉睡。

「阮林笙,兜兜轉轉,你還是輸給了我。」周若卉關上門,雙手環臂抱着倚靠在牆上,望着毫無動靜的女孩,面露嘲諷,「二十年前,你就該死了。」

阮林笙睜開眼,消瘦的臉顯得眼睛大的突兀,她艱難地坐起身來,直視周若卉,有氣無力地問:「你什麼意思?」

周若卉勾唇一笑,道:「你總算捨得醒了,和一個裝睡的人說話我很累的。既然你想聽,那我就告訴你。」

阮林笙默默抓緊被子不說話,她有預感,自己被拐賣到陽光福利院,和周若卉有關。

「當年啊,我用一顆糖騙你第二天到雲山上,你可真好騙,居然一下答應了,就為了一顆糖,還是有錢人呢!」

周若卉譏笑着說完,又搖了搖頭,似是有些惋惜,接着道:「可惜的是,我那短命的妹妹居然和你互換了衣服裝扮,背對着我坐山邊上,被我一推,直接摔死在了山下。否則,那天,死的應該是你,被賣到福利院的應該是周若靈。」

「為什麼?」

阮林笙咬牙切齒,自己淪落到福利院,果然和周若卉有關。

可是她實在是想不明白,二十年前,自己不過五歲,周若卉也才七歲,哪裡來的深仇大恨,讓她做出這麼惡毒的事。

「為什麼?」周若卉收起笑容走到阮林笙面前,俯視她,惡狠狠地說:「你說為什麼?憑什麼你一出生就是富家千金,父母疼愛,錦衣玉食。

我呢?有一個在你家低聲下氣當保姆的媽媽和一個無所事事只知道賭博的酒鬼爸爸。

他根本不配當爸爸,喝醉了酒就打罵我,最後還把自己小女兒賣了還賭債,他不配。」

阮林笙皺起好看的眉頭,原來自己悲慘的一生,就是因為周若卉的嫉妒心。

自己過的不好,也見不得別人過的好。

周若卉瞥見她皺眉,又露出開心的笑容:「好在,人定勝天,你出生比我好又怎麼樣,還不是被我算計成了現在這副模樣。還有阮家,阮氏集團破產,最後灰溜溜的去了雲海市,錯過了找上門來相認的你。你們阮家這一家子真可笑,被我耍的團團轉。」

「你…」阮林笙怒視周若卉,沒能和父母相認是她的遺憾,可是她渾身沒有力氣,什麼都做不了。

「就是這個眼神,你媽知道我和你們組織聯手奪了阮氏集團之後,也是這個眼神,憤怒又無力。」周若卉玩味地看了看自己新做的美甲,「你們兩個簡直一模一樣,不愧是母女。好心告訴你,你媽也不行了,二十年前,都以為你死了,你媽為了你哥撐到現在,可惜啊…」

門突然被粗暴打開,進來兩個穿黑色西裝,戴墨鏡的高大男人,兩人將阮林笙輕鬆提起。

阮林笙沒有反抗,幽幽的視線一直看向周若卉,她突然大笑起來:「周若卉,你高興什麼?相信我,你很快也會下來陪我的。」

組織是什麼地方,她這個待了十三年的人,自然比周若卉更清楚,知道了組織的事,周若卉必定難逃一死。

果然,她們這邊剛走出門口,又有兩個大漢進了房間,抓住了周若卉。

聽到周若卉驚聲尖叫,阮林笙心裏暢快無比,笑出了眼淚,沒想到,替自己手刃仇人的,居然是組織。

阮林笙任由那兩個男人把她摔在車上,然後裝進行李箱里,疼痛感也不能讓她臉色有一點點改變。

她已經麻木了,掙扎反抗她早就試過,沒有用,一點也沒有。

車子行駛了一段時間,阮林笙感覺自己被提起。

好長一段時間後,她被放了出來。

她觀察着周圍的環境,是一個天台,她面無表情地向下望,很高很高,應該比當初的雲山高。

跳下去會摔得血肉模糊吧。

阮林笙看見其中一個黑衣男人打開一個小箱子,拿出一支注射器,不是熟悉的黃色藥水。

她忍不住渾身發抖。

男人直直向她走來,按住她,給她注射藥物。

很快,她便痛苦地在地上打滾。

疼,真的很疼,比以往每一次都疼。

阮林笙淚眼模糊,她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真的好疼啊。

她忍着疼痛爬上圍牆,雙腿顫抖着直立在邊上。

「不要!」男人大聲到嘶啞的聲音突然出現。

阮林笙尋着聲音看過去,是陳秋遇啊,他找過來了。

傍晚時分,晚霞在他身後燒紅了一片天,他原本就毫無血色的臉顯得更加蒼白。

他急匆匆的跑着,腳步踉蹌,一不小心趔趄這摔趴在地上,額頭瞬間被磕破,血流不止。

顧不上痛,他掙扎着站起來,卻被守在兩邊的黑衣男子制服,跪在地上,直視前方。

阮林笙將這一幕盡收眼中,他震驚痛楚的眸子,讓她心疼不已,都怪她,害他變成現在這樣。

想起初見時,那個春風得意的少年。

她努力拉扯嘴角,憋出一個笑容,語氣溫柔,說出來的話卻像被撥動的琴弦一般顫抖:「陳秋遇,我好痛,讓我走,好不好?」

「不要,不要。」陳秋遇面色痛苦地搖頭,奮力掙脫,可是毫無用處。

「對不起。」阮林笙痛到抽搐,她忍着痛斷斷續續地說,「拜託你,如果可以的話,幫我,照顧我的父母。你要好好活着,幫我照顧他們。」

陳秋遇絕望地大喊:「不要,你別丟下我,不要丟下我。」

阮林笙向後倒去,小聲地說:「對不起。」

陳秋遇目眥欲裂,猛地吐出了一口鮮血,眼中的光也一點一點熄滅,最後無力倒下。

阮林笙看着天,她是個膽小鬼,也很怕疼。

死,好像是她最好的選擇。

她死了,陳秋遇就沒有軟肋了,沒有了她,組織就脅迫不了陳家。

可惜的是,她還沒和父母相認,沒能盡孝,也沒能感受到他們的愛。

這輩子,她最渴望的親情,陳家人給了她,她卻害了陳家。

她真的好失敗啊,毫無作為,只能懦弱地尋死。

阮林笙緩緩閉上雙眼,淚珠迅速掉落,風中傳遞着她微弱的嘆息聲。

如果有來生,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