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甜桃改編劇
甜桃改編劇 連載中

甜桃改編劇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做個素人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甜桃 軒航

本書講述了甜桃和兩個姐姐艱難之堅持不懈.努力奮鬥到甜桃和一個陽光男孩奇葩相遇到相愛至甜桃由於家庭原因,甜桃依舊選擇男孩至一起經理多個坎坷,本書由真事改……待更新……展開

《甜桃改編劇》章節試讀:

第2章 爸媽要離婚


終於,手機叮鈴鈴的響起來,隱隱約約的聽到了姐姐的聲音,默默的說了一句「姐姐沒事了啊……別擔心,一會就回家」我聽到這句話哇~的大哭了起來,嘴裏一直說著「好,我等你…等你回來」。

姐姐回來了,我大步向前撲向大姐說道:「姐,你嚇死我了」,我的眼淚大顆大顆的往下掉,而爸爸反倒說,也沒啥事,你哭什麼。我現在看見他的眼神就像惡犬盯上獵物一般,奶奶看見我眼神不對,上前安慰,可是我真的不是很想理他。

晚上大姐回來,我們這邊準備睡覺了,親戚們也都要回去了。他們走了以後,我們也打算睡覺了。

這一晚下起了下雨月亮宛如冰鏡,照着這一夜所有的事情,掉落的雨滴如人的一生,一點一點的被打地稀釋,慢慢的………掉落到土裡。而這時的我們已經睡著了。

第二天,太陽緩緩升起,彷彿和我說,昨天的事情已經過去,今天是新的一天,要開開心心的。可!再回憶昨晚的事情,還讓我恐怕至極……。

過了一段日子,那段時光家裡沒有打架的時候,基本都不主動說話,反而我們姐妹三個經常在一起溜達玩耍。可更可怕的事情發生了,我到至今都不想回憶。

那天……我和二姐剛放假回到家,可爸爸不知又因為什麼事,一直酗酒,我怕了,可是就因為這次酗酒,二姐被激怒,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向自己的脖子懟去。

突然我恍惚看到一個似女人的東西漆黑一片的在她身後,我搶過她手中的水果刀,和她說:「姐,你不用這樣,不是還有大姐還要我拿嗎,如果你走了,我和大姐都會很傷心的」。慢慢的我從二姐身上看到的人也不見了,只聽見二姐傷心的哭聲,我能感受到她的控訴。

慢慢的我和二姐都上到了初一,剛開始去感覺特別特別的好,可是過了段日子,我們也有些許的叛逆或者無奈。

從小學習不是很好,長大了和同學的差距也大了,和二姐去學校上學,也努力過,可依舊是徒勞,大姐說讓我們努力,會有好的回報,可我們努力了一個多月,迎來了第一次考試第二次考試。

可成績提升了幾分,父母開始貶低,老師開始叫辦公室,慢慢的習慣了,也不怎麼說話了。迎來了最低谷的時候。

和最沮喪的時候。還記得大課間和二姐說的一句話:「照顧好爸媽和姐姐還有你自己」。說完我便走了。可這時來了一個女同學,我不是很認識她,可她說:你二姐怎麼了,為什麼一直哭。我便只能回應到你去哄她吧。不知道過了多久來了一個短頭髮的女生,和我說你怎麼了。我支支吾吾的半天,不知道如何和她說話,便淡淡的說了一句:「累了」。

她安慰我,一直和我述說她的經歷,我直接就大哭了起來,這事宛如一場夢一樣,突然操場上飛過來一個球,正要從我的腦袋飛來,那個女生直接把球給我擋了一下,這個場景對於甜桃來說真的和夢境一樣。

緩過來以後我也不哭了,正好去準備吃飯,可是和二姐沒吃就走了,我對她說:我受不了、累了、煩了、不想再被嘲笑,不想再受爸爸的折磨了,以後再也不想這樣壓抑的活着,我帶着哭腔說這。然而我離開二姐回到教室,緩緩的從手裡拿出了刻刀,由於在刻刀有點生鏽的狀態,割手腕割的不是很深,就流了點血。

晚上回到寢室甚至到了放假的時候,晚上都沒有入眠。放假了和二姐回家,寫好作業,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就睡了,也不想醒了。上學的時候的事情二姐說不想去,難受累了,就沒有去,媽媽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打算帶二姐去醫院檢查。媽媽給老師打電話說:二姐得了抑鬱症,要去給二姐治病,老師也就答應了。

我答應媽媽我自己去上學沒事的,可到學校的時候,老師和我說要不要我去陪陪二姐,和她說說話,可是我沒有去。我哭了,和老師說能不能借點紙,老師拿給我之後我去廁所想了結自己的生命。從手裡拿出刻刀,在手腕上的舊痕割去,白肉翻開了但拉得不是很深。老師叫我去辦公室,我就去了,她問我:要不你也回去吧,陪陪你二姐,我看你的狀態也不是很好,可我一句話不說,一直眼睛往着窗外。問了老師一句:「咱們整棟樓多高啊,想去看看」可老師讓我斷了這個念頭,我就只能說對不起。過了四節課,我坐不住了,不想活在這個世界上了,就把手裡一直攥着的刻刀拉向自己的手腕,老師看到了把我刻刀搶了過去。

老師打電話要給我爸媽,我本以為來的……可能只有媽媽,沒想到!他也來了,沒錯他「就是我的爸爸」 。我轉頭就跑,到了露台上,被一位老師給拉了下來。

他們把我接走了,回到家,看到二姐,我忍不住的哭了起來,默默的流着眼淚,二姐說:「你這樣太讓我心疼了」。我和大姐二姐淡淡的話「我累了姐,想睡會」,她們給我拿了枕頭,我躺下昏昏的睡了下去,醒來的時候只見大姐在我的手腕處抹葯,給我纏好了紗布一直說我「太傻了」。

我說姐:「你知道我的,我以前不是這樣的啊」!

大姐說:「我知道,你以前不是這樣」。

我坐了起來,看到飯桌上有些飯菜,我便吃了起來。爸爸看我吃飯了,他端來一杯白酒。

一邊喝一邊說:「你們是不是不想學了,一天天凈給我整事,你覺得我的壓力還不大嗎」

我和二姐一邊哭一邊吃飯一句話也不敢說,吃完飯收拾完,就這樣爸媽也吵了起來要開始離婚。我和二姐還有大姐都不敢說話,只能默默的聽着。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