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紈絝嫡女重生後,被寵上天了
紈絝嫡女重生後,被寵上天了 連載中

紈絝嫡女重生後,被寵上天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蜜蜂與喵咪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池允笙 顧泓策

【重生 虐渣 甜寵 有點搞笑】 【只想復仇的鋼鐵直女VS隱忍深情的毒舌王爺】 前世:「你把本王害成這樣,還想跑?」「是,我罪該萬死
」 後來:「笙笙,疼了你這麼久,你還跑嗎?」「我準備禍害你一輩子
」 前世,她是京城第一紈絝女,痴戀渣男,傾盡所有助渣男登上帝位,卻落得個家破人亡、淪為渣女的洗腳婢! 死前才知道,那人為了她竟然謀反了,拚死從皇宮裡殺出一條血路,救她出來
重活一世,她扇飛虛偽閨蜜,手撕捧殺她的姨娘和庶妹,手刃渣男
在宮宴上更是驚艷了各國皇族世子,一不小心被團寵了! 更有妹控哥哥 忠犬毒舌男主保駕護航!展開

《紈絝嫡女重生後,被寵上天了》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一國皇后竟淪為洗腳婢


「姐姐,你貴為震海國的皇后,如今卻淪為本宮的洗腳婢……可心有不甘?」

夏知夢邪肆地勾起唇角,又掩面輕笑了一聲,眼底是寫不盡的得意張狂。

「姐姐怎麼不出聲?」夏知夢見她一直低着頭不語,讓她覺得自己的拳頭楞是打到了棉花上!一肚子悶氣撒不出去!

她費盡心思地將池允笙踩在腳下,此時此刻自然是想好好奚落她一番,讓她跪在地上給自己求饒。

可見她哪怕是如今落魄至極的模樣,脊梁骨仍然挺得直直的,還是繼承着她外祖父家的英烈風骨,還當自己是將門虎女呢?

夏知夢越想越氣,直接用腳狠狠地踹了池允笙的肩膀。

池允笙在冷宮裡,被這對狗男女折磨了半年多,身子早已虛弱不堪,此刻挨了她一腳,倒在地上想爬起來都沒力氣。

「本宮最討厭的就是你這幅強裝鎮定的賤模樣!」

夏知夢眯着雙眼,咬牙切齒道:「從小到大,本宮什麼都不如你,被你踩在腳底下,被當做你身邊的一條狗,被當做襯托你的工具……」

「可是那又如何?你如今不還是淪為本宮的洗腳婢?」夏知夢輕笑了一聲。

夏知夢跟她可是義結金蘭,兩人從小一同長大,「情同姐妹」!自然知道刀子往哪裡捅最痛!

於是夏知夢便放輕了聲線,故作疑慮:「怎麼?你那權勢滔天的外祖父怎麼不來這裡救你啊?」

「哦~」夏知夢似乎恍然大悟,雙手一拍,樂呵呵道:「本宮想起來了,你外祖父現如今背上謀逆大罪,明日午時整個家族的男丁,就要在城門口的行刑場凌遲處死了!」

殺人誅心,夏知夢臨了還要補上一句,「這都是拜你這個好外孫女所賜啊!」

「夏知夢!枉我如此信任你!你這個賤人!咳咳……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池允笙終於開口,大聲吼道。望向夏知夢的眼神中有着滔天的恨意!

看着她終於不端着貴女的架子來撐着場面了,這才算是徹徹底底的將她從高處拖了下來,饒是這會兒聽到池允笙滿口咒罵她的話,夏知夢心中居然暢快得很。

「哈哈哈哈哈……」夏知夢端坐在上頭,看着腳底下滿目憎恨的池允笙,忍不住瘋笑起來。

「你別著急啊,本宮還沒說完呢,你那嫡親小妹妹的下場難道你不想知道嗎?」

池允笙剛剛動了怒氣,此時正猛地咳嗽,臉憋得通紅。

「你妹妹這個賤人被本宮送去最下等的妓院,怕是不多時,便要出來接客了。嘖嘖嘖,真想看看你妹妹那高門貴女接客的模樣啊,一定很精彩!哈哈哈哈——」

池允笙猛地噴出一口鮮血,怒火攻心,看向夏知夢的眼神似乎淬了毒,但是她現在能怎樣?她已經輸了,輸得一無所有。

「你能不能放過我妹妹!我可以為奴為婢伺候你一輩子,但是不要牽連她……」

池允笙之所以今天淪為洗腳婢,就是為了自己的幼妹。

「好啊,那本宮就大發慈悲!讓你妹妹第一次接客,由她自己去挑選嫖客,如何?」

夏知夢望着趴在地上的池允笙嘖嘖搖頭稱嘆道:「想你這一生活得真是愚蠢至極!被本宮玩弄地團團轉、害死你外祖父一家也就罷了。自己嫡親的哥哥妹妹乃至母親,全都被你推得遠遠的……」

夏知夢俯下身來離得她更近了一些,雙眸閃爍着狡黠,「居然把害死你親生母親的姨娘和庶妹當得跟個寶一樣。你落得如此下場,本宮只怕還得好好感謝你這麼配合呢!哈哈哈哈——」

池允笙巴不得上去跟她同歸於盡,奈何她此刻被他們折磨的一點力氣都沒有,談何報仇?

「夏知夢!你不得好死啊!咳……」

池允笙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怒吼道,竟又吐了一口鮮血。

夏知夢看着她如今狼狽至極的模樣,只覺得爽快,笑得前仰後趴。

待笑夠了,她身子前傾,對上池允笙血紅的鳳目道:「本宮可不會死,本宮會在你死後坐上皇后的寶座,與皇上共享這萬里江山!」

「是嗎?」池允笙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她幾天沒進食了,此刻只能用手腕的力氣,將上半身撐起來。

「聽說辰王帶兵謀反,此時怕是已經快打到了京城呢,我倒要睜眼看看你們的江山能坐幾天!」

夏知夢徹徹底底地被她激怒了,啪地一巴掌將她扇倒在地,「賤人!你敢胡言亂語?」

倘若是池允笙此刻還有半點力氣,憑她的武功,定能將她手腳都折斷。但此刻,她鳳目渙散,全憑着最後一絲意志強撐着了。

突然門外傳來太監尖銳的聲線:「皇上駕到——」

顧泓良還沒踏進內室,夏知夢便立馬赤着腳軟着腰肢朝着他奔去,恨不得直接掛在顧泓良的身上。

「皇上~」夏知夢嘟囔着嘴巴,整個人依附在顧泓良的身上,揉揉蹭蹭的,這嬌媚的美人兒,哪個男人見了不迷糊啊?

「咳咳……」太監在顧泓良的怒目下,自覺的退下了。

池允笙不用回頭也知道這對賤男狗女在做些什麼事情,早在幾年前,自己與顧泓良商議定親之時,怕是兩人就已行了苟且之事了……

「辰王都快打進皇宮了,皇上竟還有心思在這裡跟貴妃卿卿我我。呵,皇上和貴妃果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呀。」

聽到池允笙的嘲諷,還不等夏知夢發作,顧泓良便一個箭步沖向前,往她肩膀上踹了一腳,怒目道:「你個賤人,死到臨頭了還敢嘴硬!朕殺了你!」

說著,顧泓良左顧右盼,似乎在找着稱手的武器。

見沒找到,渾身的怒氣沒地方發泄,顧泓良便硬生生扯着池允笙的頭髮,將她拖到了桌邊上,毫不留情地將她的額頭一下一下死死地往桌角上撞!

「哐、哐、哐……」一下又一下,池允笙的額頭上竟被硬生生撞出個血窟窿來,鮮血止不住的往下流。

「皇上~快別撞姐姐了,看着怪駭人的。好歹姐姐跟臣妾姐妹一場啊……」夏知夢裝作去拉顧泓良,扯着他的衣角左搖右晃的。

顧泓良這才鬆手,鄙夷地看了躺在地上血肉模糊的池允笙一眼,冷哼一聲,道:「若不是這個賤人暗中勾引了辰王,辰王怎會為了她謀反?」